《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師生之緣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師生之緣

    本來以徐錦江的身份根本不需要親自出門迎接於光啟,他能親自過來參加這個會議就已經是給了於光啟天大的麵子。

    可徐錦江卻聽說許立也趕過來了,對於許立這位全國最年輕的副省級官員,徐錦江可不敢怠慢,更何況許立背後可是文天,如果折了許立的麵子,豈不是得罪了文天?

    許立下車後,看到徐錦江也站在門口,連忙快步上前,道:“徐省長,您也來了,真是麻煩您了!”

    “許省長真是太客氣了,你們培養了於光啟這樣優秀的幹部卻支援到我們省公安戰線,我代表省公係統對你們表示感謝!”徐錦江說著緊緊拉住許立的手,表示歡迎。

    於光啟站在後麵,雖然知道徐錦江不是在迎接自己,而是在歡迎許立,可能讓徐副省長親自到門口迎接,自己也感到非常有麵子!不過於光啟卻注意到在徐錦江身後位置站著一個身穿警服的壯漢麵色不善,特別是在看到自己時,甚至眼露凶光。於光啟當然也認得這人,正是省公安廳的副廳長赫洪革。看他在眾人麵前都不知掩飾對自己的敵意,想來要在省公安廳真正站住腳還有一段艱辛的路要走啊!

    徐錦江卻不會管這些事,他雖然知道於光啟是省長文天和副省長許立一力捧上來的人物,可赫洪革同樣與省委書記江忠民關係密切。做到徐錦江這個位置的人,雖然在政見上也許會偏向某位領導,或許迫於某位領導的強勢在站位上有所倚重,但本身卻也有一定風骨,就算江忠民和文天也不可能將他說撤就撤,頂多分配些不重要的工作,閑置一段時間而已。所以徐錦江表麵上與文天走得近些,卻也不會像下麵一些人一樣為了討好領導而失去自己的原則。

    許立看了一下四周歡迎的人群,注意到今天省政法委書記趙國權沒到現場,甚至沒有政法委的同誌趕過來迎接於光啟。許立不免一皺眉,雖然這次於光啟隻是被任命為遼海省公安廳廳長兼黨委書記,並沒有按貫例,直接任命於光啟為省政法委副書記,許立甚至聽文天說過這是江忠民和趙國權的意見,想考查一段時間再說。可省公安廳畢竟是歸政法委領導,趙國權卻連麵也不見,看來他對這次的任命意見不小。

    “走,咱們上樓聊吧!”徐錦江直接分管公安係統,所以在這也算得上半個地主,當然要對許立這位客人熱情相待。

    許立點點頭,“徐省長,您請!”許立雖然同為副省長,可不論是從省政fu排名,還是從資曆、年紀上來講,與徐錦江都相差甚遠,當然要請徐錦江先行。

    徐錦江在眾人麵前也不會過於客氣,畢竟身份擺在那,不然外人還以為自己怕了許立,哈哈一笑,拉著許立道:“一起走!”

    許立也沒有拒絕,與徐錦並排走進省公安大廈,其他人當然隻能按級別、職位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麵。

    來到位於十七層的大會議室,徐錦江和許立自然是坐在首位,而組織部副部長魏明海和新上任的於光啟分別坐在兩人身側,其餘人等陪在一邊。

    許立雖然任副省長也有一段時間,可因為工作分工問題,他很少到陽城,今天還是第一次有機會到省直部門,嚐到副省長這一職位給他帶來的權勢。坐在首位,徐錦江笑著與許立聊了幾句,不過很快話題就轉到了公安係統。“許省長,光啟同誌的威名我可是早有耳聞,他在和連接連辦了不少大案,為我們省公安係統爭得了榮譽,我這個副省長臉上也有光彩!這次光啟同誌到省公安廳任職,以後全省公安係統的工作可就交給他了,希望他能繼續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優秀作風,爭取在短時間內將遼海公安工作再上一個新台階!”

    “徐省長,光啟同誌今後就是您的部下,歸您直接領導,您可不能甩手不管,看他笑話啊!”許立笑著道:“光啟,徐省長可是公安戰線的老前輩,以後在徐省長的領導下好好幹,相信徐省長虧不了你!”

    於光啟忙微微欠身,道:“徐省長,當年我剛剛從警時參加了一個省廳舉辦的培訓班,您當時是負責全省刑偵工作的副廳長,曾經親自給我們上了一堂刑偵課,您的話我至今難忘,受益匪淺……”

    “噢?沒想到你和徐省長還有一段師生之緣?”許立驚訝的道。

    徐錦江也是微微一笑,他在公安戰線奮鬥了大半輩子,才提到副省長一職。當年在公安廳任職時經常為基層警察講課,要這麼論起來,全省年紀大一些的老公安至少有十分之一是他的學生,所以所謂的師生之情根本不算什麼。但今天於光啟主動提起此事,徐錦江當然不會駁了許立和於光啟的麵子,道:“沒想到光啟同誌還記得,不過一代新人換舊人,我已經老了,今後公安的工作就要看你們這些年輕人了!”

    “徐省長可是老當益壯,光啟這些年輕人雖然年富力強,您又是他的老師,以後少不了向您請教、向您學習!”雖然要真論起年齡,在坐的這些人就連徐錦江的秘書也比許立大許多,可許立身份擺在那,卻沒有人覺得可笑,反而感到許立尊老敬老,態度誠懇。

    “哈、哈!許省長為了愛將還真是不遺餘力啊,把我這把老骨頭捧得這麼高,看來我就是想躲躲輕閑也不可能了!好,光啟,以後有什麼難事就來找我,咱們互相探討!”徐錦江本來不想參與到於光啟以及他背後的文天、江忠民以及趙國權的較量當中,但許立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是給足了自己麵子,自己也不好袖手旁觀,隻能表態道。

    於光啟聽後也是心中一喜,如果能抓住徐錦江這個靠山,以徐錦江在公安係統中的威望,自己今後的工作可就好開展了。“徐老師,這些年我一直在基層工作,從基層同誌那也學到了不少,但與您相比我還是一個學生,希望您以後對給我提一些意見,爭取將遼海公安工作再上一個新台階!”

    ……

    

Snap Time:2018-01-23 00:11:05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