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內部協調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內部協調

    許立看出鄶俊海臉色有些不對,笑著道:“鄶大哥,關於這件事我也曾問過齊老的意見,齊老隻送了我一句話:欲速則不達!目前我們到遼海時間還短,卻已經團結了幾位常委,至少在常委會上已經穩穩壓製住了江忠民和薑立軍這些人,可以說在決策層中我們已經穩穩站住了腳,逼得江忠民輕易不敢在常委會上表決問題。可相對而言,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在基層的力量卻有所欠缺,如果這次真與江忠民等人對峙起來,他們一旦發力,恐怕省政府的命令除了在我們和連,將出不了政府大院。”

    鄶俊海點點頭,道:“江忠民是從遼海基層一步一步升遷到今天的位置,雖然中間曾到西北任職過幾年,可遼海各縣市主要領導都與他有千絲萬縷的聯係,想全麵壓製他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文天見鄶俊海說出這樣的話,知道他已經基本放下了包袱,笑著道:“其實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中央領導不會願意看到遼海成為鐵板一塊,他們需要的是平衡!”

    許立也插言道:“說句鄶大哥不愛聽的話,你要是真去和連我也有壓力啊!”

    許立看似玩笑的一句話,鄶俊海卻聽懂了。確實如此,如今的和連可以說是許立一枝獨大,應廣明等人在和連被許立壓製的連句話都不敢說,不管換了誰去和連當這個市委書記,隻要許立不想讓他如意,他的話同樣無法影響到下麵。如果自己真的去和連,到時該如何與許立相處?別看許立與齊家、與文天關係密切,可自己也不可能甘心當個扯線木偶,如果自己和許立真的有了什麼矛盾,反而不美!

    鄶俊海拍了拍許立的肩膀,笑著道:“我明白!文省長,您放心,我不會有什麼想法的,我會繼續做好份內的工作!”

    “俊海,這次也許不能成為和連市委書記,但我認為省財政廳廳長兼省長助理的職位也比較適合你,你覺得怎麼樣?”

    鄶俊海一愣,財政廳可是全省重要部門,掌管著全省的財政大權。鄶俊海跟著文天雖然隻有一年時間,可對全省的局勢也十分了解。現在的廳長是原省長一係的人,文天早就對此有些看法,隻是因為文天到遼海時間尚短,不好輕易動手,而現在時機應該已經成熟了,文天當然要逐步掌控全省的財政、人事大權,不然財政大權掌在別人手中,許多事情上就無法充分體現出文天這位省長的意誌!

    “謝謝文省長!”鄶俊海當然明白這個任職不但使自己手掌大權,而且能夠兼任省長助理也為自己下步升遷為副省長打下了基礎。如此看來文天並沒有忘記自己這一年來鞍前馬後的奔波。

    打消了鄶俊海的疑慮,文天和許立相視一笑,現在自己這邊已經解決了矛盾,就看江忠民和薑立軍如何接招了!

    而就在此時,在江忠民的辦公室中,薑立軍與江忠民卻是麵色嚴肅。薑立軍坐在江忠向身側,道:“沒想到咱們計劃了這麼久卻被文天輕易化解了,反而將我們逼到了絕境!”

    江忠民也歎口氣道:“這個文天還真不是省油的燈,也許他早有考慮,隻是沒有提出來而已。這次我們的提議雖然沒有通過,但至少占了一定先機,如果等文天計劃好了提出來,我們隻會更加被動!”

    “那現在怎麼辦?如果將這兩個重要職位真的交給文天,我們的日子恐怕更不好過!”

    “當然不可能輕易交給文天,那隻會更加助張他的囂張氣焰!好在趙國權和胡可信也應該不會希望看到這個局麵,再加上錢剛和欒平,我們也並不太吃虧!”

    薑立軍點點頭,道:“我看鞠敬林態度曖昧,想必在這件事上也可以爭取一下,就算不能讓他倒向我們,也可以保持中立!”

    “不過問題的根源還在文天身上,我會與文天談一談,看他到底是什麼想法,如果可以的話,大不了做些妥協,無論如何也要爭取到常委這個位置,以後再慢慢壓製文天!”

    薑立軍完全同意江忠民的看法。所謂政治不過就是妥協!雙方目前還沒有鬧到你死我活的程度,想來文天也明白這個道理,把事情搞大了,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大家完全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送走了薑立軍,江忠民想了想,現在自己與文天的關係並不密切,如何開這個口還是要仔細斟酌一番的。過了片刻,江忠民才拔通了文天辦公電話。

    文天此時仍在與許立和鄶俊海聊天,看到來電顯示,文天笑著對許立和鄶俊海一笑道:“說曹操曹操就到!江忠民已經坐不住了!”

    許立和鄶俊海相視一笑,不敢再隨意開口,以免驚擾了文天。

    文天拿起電話,笑著道:“江書記,您好!”

    “文省長,忙著呢?”江忠民對文天也不敢擺出領導的架勢,反而如同老朋友一樣打著招呼。

    “沒忙什麼,江書記有什麼吩咐?”文天明知故問,不過江忠民不開口,自己當然也不能主動去找江忠民談人事任命的事。

    “文省長,如果有空麻煩你到我這坐坐,咱們也很久沒有好好聊聊了!”江忠民故意以輕鬆的語氣道,就是怕被文天聽出自己的急迫,以免文天自以為拿到了自己軟肋,瞞天要價。

    “好,我馬上過去!”文天笑著答道。放下電話,文天對許立和鄶俊海道:“我去江忠民那一趟,你們先坐一會兒,等我回來再聊!”

    許立此時也不急著走了,他知道這次江忠民邀請文天必然是要攤牌,自己當然要聽到結果才能放心回和連。

    鄶俊海站起來笑著道:“許省長,要不到我那坐坐?”

    文天離開,許立和鄶俊海雖然與文天關係密切,可也不好留在這,不然就算文天不介意,下麵人也會有閑話。許立站起來道:“好,聽說鄶秘書長有些好茶,今天可不能藏私,有好東西可要大家分享!”

    “也好,等我回來再叫你們!”文天笑著送走了鄶俊海和許立卻並沒有急著去見江忠民,反而又在辦公室坐了片刻,才吩咐司機備車直奔省委。

    !#

    

Snap Time:2018-04-25 13:01:19  ExecTime: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