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折羽而歸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折羽而歸

    文天看到江忠民和薑立軍的臉色,暗中冷笑。好在自己與許立早料到會有這逼宮的一天,有所準備,不然今天還真被他們得逞了。不過關於提議鄶俊海任和連市委書記一事,文天卻同樣是迫不得已,在文天和許立心中其實並不想讓鄶俊海真的回到和連。

    文天到遼海時日尚短,雖然與吳維、高文華等人相交甚好,可這些人都是朋友關係,手下真正可用的人並不多,在副省、正廳一級的親信更少,如果讓鄶俊海回和連任職,雖然和連可以經營的風雨不透,可文天在省政府可就成了孤家寡人,一個真正的親信也沒有。同時文天和許立也有顧慮,鄶俊海今年不過四十八歲,正是精力旺盛的時侯,如果回到和連,與許立搭班子,他真能甘心沉默下去,全心全意配合許立嗎?如果兩人因此產生矛盾,豈不是自毀城牆?這是文天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但江忠民和薑立軍卻不知道這些,隻感到有些頭痛。自己能提出人選,那文天提名鄶俊海也是無可非意。而且不論從各方麵來講,鄶俊海確實要比兩人提出的康明德和應廣明更加合適,讓準備不足的兩人一時間找不到理由回絕!

    其他常委看著文天獨戰江忠民和薑立軍卻仍處上鋒,與文天交好的幾人當然不著急,不過政法委書記趙國權和陽城市委書記胡可信卻有些坐不住了。幾人雖然一直沒有徹底靠向那邊,可也知道一旦文天在省內占據決對優勢,對自己將來的發展也十分不利。

    趙國權雖然不想開口,可也不能束手待斃,道:“既然人選問題有爭議不好決斷,大家回去再考慮考慮,畢竟這是事關遼海全局的大事!”

    江忠民看了薑立軍一眼,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江忠民也就順坡下驢,道:“好,大家回去再醞釀幾天,下次常委會再繼續研究!”

    這次的常委會江忠民再次折羽而歸,散會後,麵色深沉的走出會議室。文天卻是一臉微笑,與其他點頭打了招呼後也走了。

    如今關於和連市委書記以及省公安廳長人選難產問題已經被擺到了桌麵上,就不可能再成為秘密,很快全省各級領導幹部就都得到了消息。與此無關的人隻想看熱鬧,可幾名在會上被提到的人卻坐不住了,各自找門路,希望能夠得到升遷。

    江忠民回到辦公室後,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天,才下了決心,也不避諱旁人,打電話找來薑立軍研究此事。而文天當然不會閑著,與許立通了電話,又叫來鄶俊海。

    此時距常委會結束已經過去兩個小時,鄶俊海也聽說了今天常委會上的爭論,對文天能夠提名自己也是心懷感激。聽到文天叫他,他不敢怠慢,馬上來到文天的辦公室。

    文天一進辦公室,卻看到許立也在,先與文天打了聲招呼,轉頭對許立笑道:“許省長好久不見了!今天既然來了陽城,晚上可別走,咱們好好聚聚!”

    許立站起來笑著與鄶俊海握了手,才道:“不行啊,和連有一大堆事情等著處理,我真是分身無術,等忙過了這段我請鄶大哥,到時咱們不醉不歸!”

    文天笑著道:“大家都不是外人,就不要客氣了!俊海,你把門關上,有些事情需要研究一下!”

    鄶俊海當然知道一定是關於這次常委會上爭論的問題,去關好了門。而此時文天也走出辦公桌,坐在沙發上,對鄶俊海道:“俊海,來,坐這兒!”文天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沙發道。

    鄶俊海雖然跟在文天身邊也有一年時間,與文天相交莫逆,但還是很少受到這種優待,心中不由有些不安。

    文天看鄶俊海坐下,笑著道:“俊海,今天上午常委會的事你應該也聽說了吧!”

    鄶俊海點點頭,道:“聽說了一些……”雖然因為事情關係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可當著文天的麵,鄶俊海也不好說自己已經打聽過了,那會顯得自己有些心急。

    “今天上午常委會上,江忠民突然提出和連市委書記和省公安廳長職位的問題,關於省公安廳長我提名和連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於光啟,而和連市委書記一職我則提了你。”文天說完看著鄶俊海。

    “謝謝文省長……”鄶俊海馬上道。

    文天卻一搖頭,道:“俊海,不要高興的太早!關於這件事我以前曾與許立談起過,要說和連市委書記一職,至少在遼海省沒有人比你更勝任。可這次是江忠民提起的,他也同樣提出兩名侯選人,分別是現任省人大副主任的康明德和現任和連市委副書記的應廣明。雖然這兩人不論從年齡還是從資曆都不如你,可江忠民和薑立軍卻是聯名提議,這件事不好辦啊!”

    “文省長,我明白!您能提起我就是對我最大的肯定,就算這次不能任和連市委書記,我也十分高興,跟在您身邊我可以學到更多東西!不過如果江忠民真的太過份,我是否需要向齊老匯報一聲?”鄶俊海本就是齊家一係的人,正是因為許立和齊老的關係,鄶俊海才會投靠文天。隻是現在鄶俊海也不知道文天到底是什麼意思,是想讓自己聯係齊老給江忠民施壓,還是另有打算。

    “俊海,目前遼海的形勢你也了解,如今省委十二位常委中大部分人都與我們關係不錯,如果真的與江忠民撕破臉,雖然不敢保證讓你上位,但至少江忠民和薑立軍提的人選也決不可能,最後的結果可能是由中央下派一名領導幹部。隻是這樣以來我們與江忠民的矛盾就算是徹底暴發了,除非有一方徹底被打壓,甚至調離遼海,再沒有和解的可能!”文天逐字逐句斟酌著道。

    鄶俊海也不是笨人,馬上明白了文天的意思,看來文天雖然在常委會上推出了自己,但並沒有下定決心讓自己上位,反而有可能將和連市委書記這個職位做為重要的籌碼與江忠民一方討價還價,最後雙方達成和解。雖然鄶俊海理解文天,可事情落到自己頭上,鄶俊海還是有些心中一堵。

    !#

    

Snap Time:2018-06-22 00:00:00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