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擱置爭議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擱置爭議

    趙國權故作沉思,片刻後才道:“於光啟同誌我也有一些了解,他從警多年、能力出眾,任和連市公安局長短短一年左右,就接連破獲了幾起大案,如今和連雖然不敢說夜不閉戶,但治安環境得到了極大改善,可以說是我省公安幹線的優秀代表人物,他確實有能力任公安廳長一職!不過光啟同誌一年前還是和連市公安局副局長正處級別,不到一年時間實現兩級跳,如果再升任公安廳長,可就是三級跳了,會不會升得太快?”

    趙國權首先肯定於光啟有能力任職,隨後又提出他資曆稍淺,可以說兩不相幫、兩不得罪,還是讓江忠民和文天自己去爭吧,自己隻要能保住現有的位置就已經心滿意足了,等那臣一事的風聲過去之後,不管誰任公安廳長還不是在自己管轄範圍之內?難道還能跳出自己的手心不成!

    “國權同誌說的比較中肯,於光啟同誌確實有這個能力,不過他資曆還有些不足,沒有過省公安廳任職的經曆。我認為公安廳副廳長赫洪革比較合適!在那臣被中紀委調查組帶走後也一直是赫洪革在主持省公安廳工作,雖然沒有太大的成績,但目前遼海就應該以穩定為重,赫洪革同誌就很好的貫徹了省委、省政fu的『精』神,維持了全省公安係統的穩定大局!”江忠民知道趙國權是指望不上了,隻好親自出馬。

    江忠民突然提起和連市委書記和公安廳長職位問題,他心中當然是早有定計,公安廳長一職他比較屬於意現任公安廳副廳長的赫洪革,當然不可能將這個職位輕易拱手讓人。不過江忠民沒想到的是文天竟提出於光啟來與赫洪革競爭這個位置,而趙國權又明顯是在和稀泥,看來自己的提議今天很難通過,但不管怎麼說,也要將赫洪革拋出來,與於光啟打對台,以免讓文天得逞。

    錢剛馬上在一邊『插』言道:“我讚同江書記的提議,讓赫洪革任公安廳長。赫洪革畢竟比於光啟多了近十年的從警經曆,並且在省公安廳任職多年,想來更能夠適應這個新位置。要是突然換了個不熟悉的人任公安廳長,彼此都要適應一段時間,在這個關皺起時刻不利於工作開展。”

    文天看了錢剛一眼,現在是自己與江忠民對話,你有什麼資格『插』話表態?

    就連江忠民也瞪了錢剛,雖然錢剛的發言是事先已經商定好的,但現在情況明顯有變,文天不但沒有被打個措手不及,反而提出於光啟競爭這個位置,想要順利通過赫洪革的任命已經不可能了,最好的結果就是擱置爭議,反正現在省公安廳是在由赫洪革主持工作,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一方越有利。可錢剛的開口,卻給了文天一係人機會,既然你錢剛能表態,那吳維、高文華等人當然也能夠開口發言。明知道文天在十二位常委中占據了絕對優勢,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錢剛卻一時間沒想到這些,反而坐在那洋洋得意。現在錢剛與許立早已是勢同水火,隻要能讓許立難受,錢剛就高興,至於其他的事情錢剛一時間沒有考慮那麼多。

    文天看著錢剛的樣子仿佛看著一個小醜,冷笑道:“錢秘書長說話越來越有力度了!”隻是淡淡一句話就讓錢剛後頸生汗,再看看江忠民的眼神,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犯了錯誤。

    江忠民雖然與錢剛相處多年,卻也發現錢剛這段時間頭腦好像不太清楚,總是犯些低級錯誤,讓他繼續留在自己身邊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文天看到錢剛低下頭,也沒有再說他什麼,而是對江忠民道:“江書記,於光啟雖然資曆有些不足,可遼海省接連發生大案,我們正需要年輕、有衝勁的領導幹部擔起這個重任,扭轉現在的不利局麵。那臣在公安廳任廳長多年,手下必然會有不少親信,難保他們沒有涉案。而且我聽說赫洪革與那臣關係也不錯,我倒不是說赫洪革同誌不能信任,但外麵會怎麼議論我們?廳長下去了,副廳長接位,會有什麼大動作?越是在這上時侯就越需要於光啟這種同誌衝上前線,也能顯出省委、省政fu打擊違法犯罪份子的決心!”

    文天活音剛落,常務副省長吳維就開口道:“我同誌文天同誌的意見,我們遼海公安係統確實需要注入一些新鮮血液了!”

    高文華剛剛與文天『交』好雖然時間不長,可他卻明白文天是許立的大哥,雖然不知道文天的深淺,可他卻見識了許立的能力,此時當然要開口幫忙。

    “關於那臣一案,中紀委調查組雖然已經撤回去了,但目前還並未全部結案。現在牽涉出的省公安廳的同誌並不多,可隨著調查深入,難保不會有人再被牽連出來,讓於光啟同誌主持公安廳工作我認為比較合適!”

    錢家平也笑著道:“近來我省可是一直站在輿論的風尖『浪』頭上,不僅我省群眾關心近日幾起大案的調查情況以及相關人事任命,全國群眾也都在關注我們遼海,此時正需要拿出一些勇氣和魄力,顯示我們遼海省委、省政fu的決心,這對我們黨和政fu的威信也是一個考驗!”

    其他人雖然沒有開口,可江忠民也明白自己關於赫洪革的提議恐怕是到此為止了,就算舉手表決自己也不占上鋒,若是強行任命,消息傳出去對自己更加不利。自己此時還沒有到背水一戰的時侯,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區區公安廳廳長的位置搞得滿城風雨。

    文天等人咄咄『逼』人的態度江忠民能夠理解,他此時最恨的卻是中央紀委委員、黨校校長薑立軍。作為遼海省委副書記的薑立軍在各位常委中的排名僅次於自己和文天,可他卻一言不發,在一邊看戲,這與自己此前與薑立軍商議的結果完不符!但自己還有求於薑立軍,他也不敢說什麼,隻能道:“既然關於人選問題大家沒有統一意見,那就下次再議吧!敬林,你負責對赫洪革和於光啟同誌進行進一步的考察,下次常委會組織部要拿出一個具體意見出來!”

    ……

    

Snap Time:2018-01-17 03:47:12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