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求助劉家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求助劉家

    焦成祥早就料到會有人出來唱反調,不過焦成祥卻並不急於反駁,而是對總經理袁洪平道:“袁經理,你是什麼意見?”

    袁洪平剛才聽到原油進口問題得到緩解時就猜出此事一定與許立有關,現在又聽焦成祥拋出這個大項目,更加明白,這恐怕就是許立放手的原因。畢竟投資幾百億的大項目真能落戶和連,許立這個市長臉上也有光彩。猜出幾分的袁洪平當然不會反對,沉思片刻後,道:“我認為這個辦法可行!這個項目投資到那都是我們中華石油的項目,而且和連本就有煉油項目,如果建在和連更容易形成規模優勢,最重要的是如此以來可以得到和連政fu方麵的諒解,也避免了賠償問題,對我們是百利而無一害!”

    有了焦成祥和袁洪平的表態,其他人就算有意見也不會再表現出來。隻有那個收了別人好處的人急著跳出來,道:“董事長、總經理,畢竟是幾百億的投資,一定要慎重啊!而且經過這次的新港大火更讓我們看到了和連市有關領導對我們的態度,現在和連的工人還圍在我們分公司『門』口,我怕對和連繼續投資,將來要是再發生類似事故,這些人也會以此來要挾我們!”

    焦成祥本不想說出許立的事情,可麵對下麵人的質疑,焦成祥也知道,雖然憑自己的威信如果此時強行表決,一定能夠通過,可卻難免給人留下自己囂張跋扈的印象。再說今天這個投資本也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中華石油,自己當然沒有必要為此搞什麼一言堂。

    焦成祥淡淡看了出言反對這人一眼,道:“我昨天才剛剛與許立達成初步協議,今天一早就有運油船靠岸禦貨,你說這其中有沒有什麼必然聯係?如果此時反悔,我們原油進口問題你能不能解決?”

    出言反對的副總經理一聽就是一愣,他還真沒想過原油進貨渠道受阻一事會與許立有關,畢竟此事可是牽涉了許多國際大公司,憑許立區區一個副省長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能力?“我……”

    總經理袁洪平在一邊『插』言道:“我同誌董事長的意見,不管原油進口問題與許立有沒有關係,至少在新港大火這件事上我們確實有責任,項目落戶和連也算是兩全其美。”

    在座眾人聽到原油進口受阻竟與許立有關,當時再無人敢反對,畢竟大家都沒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好,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那就舉手表決吧!”說完焦成祥先舉起了手。袁洪平也隨著舉起手,在場眾人當然不會再有人站出來,此項提議全票通過。“既然大家沒有意見,洪平,這件事就『交』給你親處辦理,一定要盡快……”

    焦成祥雖然沒有說別的,但袁平既然知道進口受阻一事與許立有關,他當然更明白隻有盡快與和連簽訂正式協議,才能解決這次的危機。“我馬上辦!”

    “和連常務副市長海全已經趕來京城,相關申請材料在這,具體事情你們談吧!”焦成祥將今天一早海全『交』給自己的相關申報材料『交』給袁洪平。

    散會後,焦成祥親自給海全打去電話,讓他找袁洪平商談煉油項目一事。海全接到電話,當然明白焦成祥的意思,是想通過自己告訴許立。海全放下電話,打了輛出租車趕往中華石油,在車上向許立匯報了詳細情況。

    此事早在許立意料之中,昨晚在酒桌上焦成祥就已經拍板兒,隻要自己掐住中華石油進貨渠道,由不得焦成祥反悔。

    “好,你盡快與他們商談,不過正式簽約最好是在和連,到時召開新聞發布會,消除輿論對中華石油和我們的不利影響!”許立吩咐道。

    “是,我馬上去辦,盡快達成協議!”海全此時可以說是躊躇滿誌,能親手簽下這麼個大項目,不僅對和連有好處,對自己的政績也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此時在會上受到焦成祥責問的劉陽並沒有回到醫院,打發了吳敏後,一個人趕到了劉家,麵見劉家家主劉晨熙,向他述苦,希望能得到劉晨熙的幫助。

    劉晨熙此時同樣對許立恨之入骨,不過眼下劉家因連立田一案,再加上得罪了蘇總理,已經是自身難保,可麵對劉陽的求助,劉晨熙又不能沒有表示。畢竟劉陽這次也是因為想替劉家出氣,才會惹到許立。

    “劉陽,這次的事情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劉家,我也不瞞你,眼下正是他們得意的時侯,我們也是有苦難言,若是不行就先讓讓,退一步海闊天空,總有他們走下坡路的一天,到時再新帳舊帳一起算!”劉晨熙勸道。

    “大哥,我倒是想退,就怕他們連退的機會都不給我!這次新港事故的黑鍋要是扣到我頭上,少不了一個處分,我怕如果這次你不出麵,焦成祥得寸進尺,直接將我掃地出『門』,到時我可就難有翻身機會了!”焦成祥一聽劉晨熙不想幫自己,馬上急著道。

    劉晨熙又豈能不知,但現在自己的麵子倒底管不管用還是個未知數。原本連立田走『私』一案就已經讓劉晨熙焦頭爛額,再加上現在蘇在起又有意針對自己,僅僅是幾天時間,京城內凡是與劉家有關的娛樂場所被項未禹如果犁地一般犁了一遍。

    這麼爆炸『性』的消息當然瞞不住任何人,就連京城普通百姓茶餘飯後都在議論此事,那些有些『門』路的各級領導幹部更是將此事當成談資,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傳遍整個京城。一些原本與劉家走得比較近的人見情況不妙都有意疏遠了劉家,劉晨熙甚至感到自己仿佛一夜之間成了孤家寡人一般。此時就算自己真給焦成祥打電話,焦成祥也不見得會買自己的帳!

    雖然情況不容樂觀,可劉晨熙更知道,自己要是不打這個電話,情況隻會更糟。劉陽本就是劉家嫡係,在這個時侯都沒有棄劉家於不顧,反而頂風而上,想給許立點顏『色』瞧瞧,要是真因此受到什麼處理,外人還以為劉家真的要完蛋了,到時不但不會有人雪中送炭,反而會落井下石,瓜分劉家手中的利益。而劉家的一些朋友要是知道自己不出麵保劉陽,也會寒了心,更沒人會與劉家同心同德麵對難關。

    *

    

Snap Time:2018-06-19 12:42:55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