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做事如山


    “這樣吧,我馬上去和連,咱們見麵再談!”關厚德有意買了一個官子,道。

    許立一愣,不知道關厚德有什麼重要事情,竟然還一定要麵談,不過關老不說,許立當然也不好多問。雖然自己現在事情較多,但關老要來和連,自己當然要熱情招待,忙道:“關老,您訂了飛機票沒有?如果沒有我讓人給你送去!”

    “訂了,下午兩點半的飛機,晚上應該就能到和連!”

    “好,到時我去機場接您,晚上給您接風!”許立笑著道。

    關厚德剛剛放下電話,坐在關厚德身旁的焦成祥馬上急道:“老關,怎麼樣,許立答沒答應?”

    關老微笑著點點頭,道:“許立這孩子還是十分念及舊情的,說好晚上會給我接風!不過具體事情我沒說,到時你與許立見麵再談吧!”

    焦成祥聽到這話雖然有些失望,不過能見到許立就好,不管許立有什麼條件,自己都可以無條件應承下來,隻求能度過眼前這道難關。

    “老焦,許立這孩子不忘師恩,可我作為他的老師也得勸你幾句,這次的和連新港事故確實是你們做得不對,沒有擔當!當年咱們在學校時,王老可曾經訓導我們,人生在世一定要有做人如水,做事如山這樣的境界和情懷。水有它的純淨、透明、輕靈、柔軟、隨和;而山,則有它的俊朗、沉穩、紮實、倔強和堅韌。古人雲:水唯能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及天。做人如水,就像水一樣包容萬物。至柔之中又有至剛、至淨、能容、能大的xiong襟和氣度。做事如山,要踏踏實實地做事,像山一樣穩重,像山一樣給人以信任。這次我答應幫你,可你也不能讓我太難做,要拿出一些氣魄,至少要勇於承擔責任!”

    這次焦成祥找上門來求自己聯係許立,關厚德也確實曾經猶豫過,不知道自己這張老臉到底管不管用。不過當年與焦成祥曾經同窗四載,後來自己兒子曾碰到過難事,被人設了陷阱,差點被判刑,還是多虧當時任副省長的焦成祥幫忙,才查明真相,還了兒子的清白。正是因為欠下焦成祥的這個人情,關厚德才會給許立打這個電話。但許立如此念及師恩,自己也同樣要為自己這個弟子著想,不能讓許立吃太大的虧!

    焦成祥聽了關厚德的話,點點頭,想起當年在學校時,一群年青人意氣風發的情景,立誌要為中華崛起而奮鬥的誓言,可如今自己卻會為了逃避責任而百般推拖,如果不是真被逼到絕路上,自己恐怕也不會想起關厚得這位老同學,更不會聽他念起:做人如水、做事如山這句警句。“你放心,這次我是帶著萬分誠意去見許立的!隻要能見到許立就行,一定不會讓你為難!”

    關厚德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想來焦成祥也是個明白人,不然當年的同學中也不會就他現在職位最高、權勢最大,既然他已經做好準備,就不用自己再費心了。

    剛才關厚德說是已經訂了兩點半的機票那是焦成祥的示意。不過以焦成祥的權勢,訂兩張機票隻是小事一樁,畢竟現在各大航空公司所用燃油除了小部分能夠自供外,還要供助於中華石油的渠道,兩家也算是關係單位。一會兒功夫,就有人為焦成祥送來兩張機票。這次焦成祥可是擺正了身份,隻是做為關厚德的朋友去見許立,當然不能帶任何隨從人員,與許立的對話也是朋友間的對話,而不是公事交涉。

    當天傍晚從京城飛往和連的飛機緩緩降落在停機坪上,而此時許立早已經等在一邊,仔細觀望。許立很快就從正在下機的人流中看到了自己曾經的老師關厚德關老!許立臉上lu出了幾分微笑,抬步剛想上前去迎接,可緊跟著關老的那個人卻讓許立一愣,竟是焦成祥!他怎麼會來和連?之前可沒有聽到風聲啊?許立不禁停下了腳步,可在焦成祥身後的人是一個抱著小孩的少fu,應該不是中華石油的人,難道這次焦成祥是孤身前來?或者是和關老相識?難道關老所說的幫忙就是幫助焦成祥?

    雖然許立此時不想接觸焦成祥,但想必他們居高臨下早已看到自己,更何況關老就在麵前,自己總不能掉頭就走吧!許立隻能大步迎了上去。來到關老麵前,許立如同當年一般,恭恭敬敬的叫道:“關老師!”

    “哈、哈!許省長還記得我這個老頭了?你跟當年上學時基本沒變……”

    “關老師,您還是叫我小立吧,要不然總感到有些別扭!”許立親切的拉著關厚德的手,笑著道。不過對於跟關厚德身後的焦成祥許立卻是仿若未見一般。

    “好,小立,來我給你介紹一個朋友!”關厚德當然知道許立早就認識焦成祥,可許立有意把焦成祥當成空氣,焦成祥又有些不好意思開口,關厚德隻能做起和事佬,拉過著身邊的焦成祥,道:“這是我的老同學,也是中華石油的董事長焦成祥!他這次來是誠心誠意向你承認錯誤的!”關厚德有意將老同學的身份擺在前麵,就是希望許立能看在自己的麵子上,不要太過為難焦成祥。

    許立當然理解關厚德的良苦用心,可心中的氣如果不出,怕自己為憋出病來,為了自己身體著想,許立可沒打算輕易放過焦成祥。直到聽了關厚德的介紹,許立才正眼看了焦成祥一眼,冷冷的道:“焦董事長怎麼會有錯?您日理萬機,新港的事故對於您來說不過是小事而已,怎麼敢勞動焦董事長大駕!”

    聽到許立夾槍帶棒的話,焦成祥心中當然難受,自己已經多少年沒有聽到有人這樣跟自己說話了?就算是見了總理,恐怕也不會是這個待遇吧!可今天被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了幾輪的年青人訓斥著,焦成祥豈能沒有想法?可現在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如果這次來和連,不能妥善處理進口渠道被封一事,自己這個董事長恐怕也要當到頭了。一旦被免職,沒有今時今日的地位,恐怕一個買菜的普通人也能訓自己幾句。與此相比,被許立冷潮熱諷幾句好像也沒有什麼。ro!。

    

Snap Time:2018-07-16 04:53:26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