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北大關老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北大關老

    “是!”高瑩見許立意誌已決,她當然不會再勸。雖然不知道許立是如何辦到的,但能讓焦成祥主動給許立打電話,就說明許立已經逼得焦成祥低頭,既然許立已經是勝券在握,讓他們急一急也好,誰讓他們當時擺出那副嘴臉!

    依舊坐在家中的焦成祥沒想到許立竟然有意不理睬自己,按說自己作為央企當家人親自給他一個剛剛升任的副省長打電話,已經是給足了他麵子,而且更是做好了讓他隨意勒索自己的準備。可人家不接電話,根本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這可如何是好!

    這時焦成祥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是袁洪平打來的。電話剛一接起,就聽到袁洪平急道:“董事長,我剛才聯係了中宣部有關領導,可他們卻吱吱唔唔,一直不肯給一個準確的答複,您看該怎麼辦?”

    焦成祥當然明白,連呂副總理都顧忌許立,不願出麵,中宣部的人消息比自己靈通,當然更不會幫自己!“好,我知道,你盡力吧,我剛才給許立打了電話,希望能夠和解……”

    “給許立打電話?那不是表示認輸了?這時他們一定會狠狠咬我們一口,當初說的五億賠償、五億貸款恐怕就不夠了吧?再說現在給他們打電話有什麼用,難道他們還能給咱們變出一條輸油管道、還是能變出運油船?”袁洪平以為焦成祥是病急亂投醫,這時侯想與和連方麵和解可不是什麼好時機。

    “原油進口渠道被封應該就是許立他們做的,這時不找他們找誰?別說他們當時在和連提出的條件,現在我已經做好了被宰的準備,可想聯係許立,許立卻不理我們!”

    “許立?他真有這個本事?”袁洪平聽了焦成祥的話也是一愣,不過他還是不敢相信,區區一個副省長的手能伸得這麼長?

    “好了,不多說了,你隻要做好份內工作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來運作!”焦成祥沒有詳細解釋,解釋的越多,自己臉上就越掛不住,如果被外界知道自己堂堂中華石油董事長卻被一個娃娃市長逼得走投無路,以後還有什麼臉麵出門?

    可許立這次是擺明了不理自己,就算自己想把臉送到許立麵前,任由許立來扇,人家卻根本不在乎,這可如何是好!焦成祥甚至想到馬上乘飛機趕往和連,可剛才高瑩已經說了,許立下鄉鎮了,就算自己去了和連,恐怕許立也不會出麵,反而更是把臉丟盡了!

    坐在沙發上的焦成祥此時可真有些慌了!在沒有做好妥協的準備之前,還有些猶豫,可一定下了決心,等來的卻是這個結果,卻更讓焦成祥心驚!他知道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能再次找機會與許立坐在一起好好談談,如果能夠妥善解決最好,如果許立真的擺明了要讓自己難堪的態度,焦成祥甚至已經做好了在媒體上公開向和連道歉的準備。雖然這樣以來,意味著中華石油要在這次的新港事故中承擔主要責任,自己恐怕也要背上一個處分,但也好過搞亂了全國石油市場,讓主席、總理向自己問責的好。要是真到了那一步,可就不是一個處分的問題,很有可能會被就地免職,再也沒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焦成祥坐在沙發上不知應該找誰做中間人調和自己和許立之間的矛盾,可事情拖得越久,就對自己越不利。而呂副總理提過的齊家、林家等與許立交好的人偏偏自己沒有什麼交往。畢竟自己早已明確是呂係的人,如果再去與別人眉來眼去,隻會讓呂副總理也看不上自己,兩邊都靠不上,更加為難。焦成祥想了一會兒卻沒有合適的朋友,這件事又不敢大聲張揚,最後焦成祥想起網絡,也許看看許立的簡曆,可以從中找到與雙方都有交情的人。

    許立坐在辦公室為了防止有人上門說情,甚至關了工作手機、拔了辦公桌上的電話線,一切交給高瑩應付,自己卻翻看起桌上急需處理的文件。

    一上午時間就在緊張忙碌中度過,眼看就要吃中午飯了,高瑩來請示許立是否需要食堂準備午餐。許立剛想開口,許立的私人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許立一看來電卻一皺眉,是個陌生的號碼,許立本不想接,怕是有人為焦成祥說情,可知道這個號碼的都是自己的親朋好友,外一有什麼急事豈不是耽擱了正事?

    許立示意高瑩等一下,接起了電話。電話中傳來厚重的聲音:“喂,是許立嗎?”

    許立聽著聲音有些耳熟,隻是一時想不起曾經在那聽過。“我是許立,請問您是……”

    “我是關厚德!”

    “關老?”許立驚訝過後,馬上熱情的道:“關老您好,好久沒見關老師了,前段時間還和於亮他們通電話時還說起您,想要找時間去看望您呢!”

    關厚德可是全國赫赫有名的學者,許立在北大時曾教過許立兩年古代文學。關厚德以他出色的人格魅力影響了一代又一代北大學子,許立當然也不例外,曾經受教於關厚德的學生都會親切的稱呼關厚德為關老以示敬重。

    電話另一邊的關厚德現如今雖然已經是北大副校長兼北大中文係係主任,也算是半個體製中人。不過關厚德做了大半輩子學問,他的本行還是教書育人,不然也不會以副校長一職兼任係主任,並且堅持親自給中文係的同學上課。聽到許立如此說,他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一半,畢竟早就聽說許立如今已經是遼海省副省長,如果他能念及師生情份自己也許還說得上話,可如果許立根本不念舊情,自己這個電話就等於是給自己丟人。

    關厚德哈哈一笑,感到自己為人還算成功,教出來的學生並沒有忘記自己。“許立,找你還真是不好找啊,還是李賓給我的號碼,這次找你是有事想請你幫忙!”

    “關老您說,隻要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許立雖然不知道關厚德打電話找自己是什麼事,但關老今天既然開了這個口,許立總要給些麵子的。

    b

    

Snap Time:2018-01-17 15:00:32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