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動搖根本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動搖根本

    焦成祥接起電話,道:“喂,洪平,有什麼事嗎?”

    “董事長,出大事情了!”電話那邊袁洪平急切的道。

    “別著急,慢慢說,是不是和連那邊又有變故?”焦成祥道。

    “不是!和連那邊並沒有新消息,是我們的原油進貨渠道出現了問題!”

    焦成祥忍不住坐直了身體。和連事故雖然嚴重,可相對於中華石油這個龐然大物來說,不過是賠償和善後問題,可原油進貨渠道卻是中華石油生存的根本,一旦進貨渠道出現問題,整個中華石油的運轉將麵臨巨大危機。而且中華石油是央企,同樣肩負著保持全國汽、柴油供應的重要責任,如果鬧油荒,引起全國民眾搶購風『潮』,就是他焦成祥的嚴重失職,這可比和連新港事故嚴重百倍的事情。

    “怎麼回事?是那個渠道出現問題了?”焦成祥雖然急迫,但一想中華石油這些年通過海外擴張,早已建立了穩定的進貨渠道,在非洲、南美、中亞、中東、亞太地區都有原油供貨商,而且還有國家支持,進口石油已經實現多樣化,就算那一條渠道出現問題,應該也無法嚴重影響中華石油的根本。

    “所有渠道全部出現了問題!非洲、南美、中亞、中東、亞太地區與我們合作的供貨商以各種理由拒絕出貨,幾艘已經到港正準備卸貨的運油船也轉靠其他碼頭,幾條輸油管道也被以故障原因關閉,有的合作公司甚至單方麵撕毀合同,目前隻有一些我們控股的公司沒有停止供貨,可這些公司出貨量有限,而且我們根本找不到運送石油的船隻……”

    “他們敢!他們有什麼理由這樣做?他們就不怕咱們索要巨額賠償?”

    “這些公司認為我們中華石油是一家沒有信譽、沒有責任感的公司,與我們合作有巨大風險。至於賠償,一旦打起官司,至少要拖幾年時間,他們等得起,我們等不起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真正的原因是什麼?”焦成祥狠狠抓了一把頭發。他當然知道這些公司所謂的理由根本就是一個笑話,中華石油與各大企業合作這麼多年,什麼時侯不講信譽了?

    “我聽說是因為和連新港火災事故!這些企業指責我們,在自己國土上出了問題都不積極解決,一旦合作出現問題,我們一定會逃脫責任……”

    “胡說八道!”焦成祥怒道:“這根本就是謠傳!”

    “可現在人雲亦雲,根本沒有人聽我們解釋!”袁洪平道。

    “馬上啟動應急預案,引導輿論,控製出油量!再聯係菲斯公司,不,還是我親自聯係吧,看他們能不能緊急調一些運油船應急!”焦成祥知道現在想去平息謠言根本來不及,雖然靠中華石油現有的油量儲備足可應付一個月以上,但如果三天沒有一滴油輸入,一定會造成群眾恐慌,引發搶購熱『潮』,就算有再多的石油儲備也不夠用。更重要的是一旦中華石油失去了信譽,客戶轉向其他石油公司,再想挽回可就難了!

    “是,我馬上安排!”袁洪平知道現在時間緊迫,沒有廢話。

    焦成祥翻了翻隨身協帶的電話薄,找到一個電話,急忙撥了過去。可沒想到聽到的卻是電話關機的提示。焦成祥立刻急出一頭冷汗,不過焦成祥卻還不死心,再次撥打辦公電話。電話響了半天才終於有人接起,焦成祥無暇細聽對方甜美的聲音,急道:“夏董在不在?我是在中華石油的焦成祥!”

    “焦董事長,對不起,夏董不在辦公室,她昨天去歐洲考察去了,您有什麼事需要我轉告嗎?”秘書輕聲道。

    “出『門』了?”焦成祥一愣,急問道:“她的手機號碼沒換吧,還是139……的那個?”

    “是的,要不您親自聯係夏總?”秘書依舊細聲細語的道。

    “手機關機,還有沒有什麼緊急聯係電話?”焦成祥急道。

    “對不起,沒有!”聽到焦成祥已經撂了電話,秘書才笑著對坐在辦公桌後麵的夏菲董事長笑道:“夏董,焦董可是真急了!”

    夏菲笑著道:“他不是最沉穩嗎?和連發生那麼大的事故他都坐得住,這次也該讓他著急著急了!”

    焦成祥撂了電話後,一手緊緊抓著電話,站在客廳來回踱步,自言自語道:“到底是那出了問題?難道是有人在背後『操』縱?”

    沒等焦成祥想明白,手中的電話再次響起,焦成祥看了看來電顯示,竟是呂副總理。焦成祥強自鎮定,深吸了口氣,平靜了一下焦慮的情緒,才接起電話:“喂,呂總理……”

    “成祥,我聽說你們中華石油進貨渠道出了問題?”呂副總理問道。

    “是!進貨渠道出了點小問題,我們正在抓緊解決,請呂總理放心,我們一定能夠妥善處理!”焦成祥聽到呂副總理雖然是用疑問的口氣,可他既然能打這個電話,就說明他已經了解了真實情況,隻是想聽聽自己是不是能夠解決問題。

    “問題恐怕不小吧!我聽說你們在非洲、南美、中亞、中東、亞太地區的進貨商都停止供貨,輸油管道也被停止輸送原油,這麼大的問題你們需要幾天解決?一旦消息傳出去,造成群眾恐慌,你這個董事長恐怕就要當到頭了!”

    聽了呂副總理的話,焦成祥額頭的冷汗都出來了。呂副總理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就等於是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要是不能妥善解決此事,自己還是引綹辭職算了,不然等被免職更加丟人!

    “呂副總理,我已經讓洪平同誌與各供貨商進行洽淡,並與中央宣傳部聯係控製輿論,我也正在聯係菲斯公司,看是否能緊急『抽』調一些運油船以解燃眉之急!”

    “成祥,看來你還是沒有抓住問題的關鍵!你以為發生這麼大的事隻是巧合嗎?”

    “您的意思是……”焦成祥雖然早已猜到是有人在針對自己,而嫌疑最大的就是和連市長許立!可焦成祥卻不敢相信許立真有這麼大的能力,竟能影響到全球各地區的原油出口。

    

Snap Time:2018-01-22 22:37:30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