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黔驢技窮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黔驢技窮

    不到半個小時,在全國各大網站上就有人爆料稱中華石油因在和連受到不公平待遇,正準備撤回和連的各個投資項目。此言一出,立刻在網絡上引起眾人圍觀。不過在網民中卻是罵多讚少,不少知道此次和連火災內情的人紛紛指責中華石油沒有擔當。更有好事者給中華石油算了一筆帳,如果真要撤資,中華石油至少要損失幾百億,這豈不是拿國家和人民的血汗錢在鬥氣嗎?

    遠在和連的許立聽到這個消息後,卻是冷冷一笑。雖然現在還隻是謠傳,但許立猜得出應該是中華石油方麵自己搞的鬼。如此看來中華石油也是黔驢技窮了,竟敢拿這件事來做文章,給自己施加壓力。要知道撤資一事事關重大,可不是中華石油自己能夠輕易決定的,沒有中央領導點頭,涉及幾百億的資金,他焦成祥可沒有這個權利!

    因為網上的消息,現在和連群眾對中華石油的不滿情緒再次達到頂峰,原本已經控製局麵的和連分公司經理莽元麵對越聚越多的工人群眾也是無計可施,隻能再次給焦成祥打電話匯報。

    可此時焦成祥卻正是心火中燒,根本沒有給莽元好話,反而訓了莽元,讓他自己處理!

    放下電話,焦成祥坐在車卻感到有些無力。剛才麵見呂副總理,本以為呂副總理會支持自己,可沒想到呂副總理不但沒有安慰自己,反而責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妥善處理此次和連火災?

    焦成祥被呂副總理問得一愣,好在焦成祥與呂副總理『交』情深厚,當年曾在一起搭過班子,等呂副總理訓完了,焦成祥才小心道:“呂總理,我們也是『逼』不得已啊!和連方麵提出五億元賠償和五億元無息借款,我們倒不是缺錢,可這錢一旦拿出來,我們就再也脫不了這個責任了,無法向國資委和中央領導『交』待啊!而且這個口子一開,以後再發生類似事故,我們也無法處理了!”

    呂副總理當然也明白焦成祥的難處。

    這些年焦成祥任中華石油董事長以來,中華石油也出現過不少各類事故,特別是前幾年在鬆江發生的那次汙染事故,如果不是有呂副總理從中幫忙,恐怕也不會那麼簡單結束。正是因為有了前例,焦成祥才會急著來找呂副總理,希望呂副總理再幫忙說句話。

    “成祥,這次的事故可不比以前,事故的嚴重『性』不用我多說,最難辦的還是和連市長許立這個人!”

    “許立不過剛剛提為遼海省副省長,如果您說句話,他還敢不聽嗎?”焦成祥雖然也聽說過許立的名字,可在焦成祥眼中,許立不過是個『毛』頭小子罷了,不知道怎麼得到了主席、總理以及一些中央領導的青睞,才會平步青雲。可焦成祥今年已經六十多,按照規定正部級領導隻能到六十五歲就要退下去,而想再進一步成為國家級領導人才能七十歲退休。

    但在全國國級領導人職位也不過二十多個,焦成祥自知自己已經基本沒有再進一步的可能,隻能在現在的位置上再幹幾年,就要找地方養老了,他許立再本事也管不到自己頭上。正是因為如此,焦成祥才會不給許立麵子,他不想在自己臨要退休前,在自己的政績薄上留下一個汙點。

    呂副總理聽了焦成祥的話卻搖搖頭,道:“你也太小看許立了!這些年許立可是沒少惹『亂』子,遠的就不說了,就是前段時間查辦連立田時,林老親自坐鎮和連,甚至引發了兩國海軍對峙,至今日本方麵還在抗議,許立卻不受任何影響,反而更進一步,升為副省長。許立升遷一事,可是主席親自下令、蘇總理親自安排的,當天在會上,滕副總理為許立也說了不少好話,可見許立背景深厚,能不『交』惡最好還是和善解決!”

    關於許立任命一事,焦成祥並不了詳情,聽到呂副總理的話,焦成祥難免大吃一驚。

    “許立與蘇總理、滕副總理都有關係,我也不好幫你說話,不然反而會使事情更加複雜,所以這件事還是要你自己妥善處理,最好是能與許立達成默契,不然要是真惹惱了許立,事情結果恐怕不會太好!”

    聽了呂副總理的警告,焦成祥雖然心中對許立有了一定認識,可他依舊未把許立真正放在眼中,想來他本事再大也不過是個『毛』頭小子,難道自己這麼大年紀還要向他低頭認輸嗎?

    焦成祥放下莽元的電話,『摸』了『摸』頭,感到有一些頭痛。自己為官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感到如此被動,想讓自己向許立服軟是不可能的,不過聽了呂副總理的話,也不好繼續『激』化與許立的矛盾。反正事情已經『交』待下去,焦成祥也不想再回中華石油大廈麵對那些無孔不入的記者,徑直回到家中,靜待事情發展。

    可在和連,許立卻不會讓焦成祥這樣輕鬆。你想拖延,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和連卻等不起、拖不起,也受不起這個損失。許立在辦公室中拿起電話,拔通了號碼。一會兒功夫電話接通了,“媽,我是許立!”

    電話那邊的夏菲聽到許立親切的叫聲,心中也是一暖,不過她卻知道許立如果沒有什麼大事是不會給自己打電話的。“小立,有什麼事嗎?”

    “媽,有點小事想請您幫個忙……”幾分鍾後,許立笑著放下了電話。隨後又一連幾個電話拔出去,很快都得到了滿意的答複,許立才徹底放下心,靜靜的坐在椅子上。自己已經是手段盡出,步步緊『逼』,想來馬上就要將軍了,就看焦成祥如何應對!

    第二天一早,舒舒服服休息了一夜的焦成祥恢複了往日的『精』力,不過心中惦記著和連新港事故,匆匆洗了把臉,剛拿起電話準備詢問一下具體情況。可還沒等他電話打出去,手機就已經響了起來。焦成祥一看是總經理袁洪平打來的,不禁一皺眉,難道事情又有了變化?

    

Snap Time:2018-01-22 09:49:12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