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不歡而散


    望著許立等人離開的背影,焦成祥有些苦惱,這並非是他的本意,不過有些話卻不能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來。一邊的吳敏也不滿的道:“他們這是什麼態度?竟然把我們扔在這不管了?董事長……”

    焦成祥歎口氣,道:“他們確實有些不冷靜,咱們還是先回京城吧,繼續留在這也隻能讓雙方更加不愉快!”

    誰也沒想到許立與焦成祥的第一次見麵竟然就這樣不歡而散。許立帶人走出會議室,海全跟在許立身後小聲道:“許市長,他們要是真撤走了項目咱們怎麼辦?”

    許立早已xiong有成竹,答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種事攔得住嗎?如果他們不怕輿論壓力、不怕損失,由得他們去好了,離了他們和連照樣發展,群眾照樣安居樂夜!”

    聽到許立底氣十足的答複,海全不再開口,他隻是盡到自己提醒的義務罷了,具體如何與中華石油交涉,自然由許立掌控。

    當許立等人走出辦公樓時,各路記者馬上圍了上來。這些記者剛剛從船上的工作人員處了解到許立冒著狂風巨浪,不顧自身危險,親自救了兩名消防戰士,這可是大新聞。而且看許立此時的麵s表情,這些記者也不難猜出與中華石油方麵的談判恐怕並不順利,他們當然要盡職盡責上前對許立等人進行圍追采訪。

    麵對這些無冕之王,許立也要小心以對,不然那句話不得體,馬上就會被放大無數倍傳揚出去。“請大家不要擠,注意安全,有什麼問題我盡量回答大家!”許立大聲喊道。

    “許副省長,剛才我們從船員處了解到,是您親自救上了兩名消防官兵,避免了傷亡,請問你作為副省長、和連市長,當時是怎麼想的?”一名拿著某著名網站標誌麥克風的記者大聲問道。

    “許市長,請問剛才您與中華石油方麵的談判結果如何?和連六百萬群眾都希望第一時間了解事情的進展!”僅從這名記者的稱呼,許立就知道這是和連本地的記者。

    現在許立不但是和連市長,更是遼海省副省長,所以在稱呼上就有所區別。因為許立雖然到和連任職不過一年時間,但已經基本征服了和連市民的心,和連市本地人更願意稱呼許立為市長,更能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也顯得更親切。而外麵的人當然要稱呼許立的最高職位副省長,以顯尊重!

    “我首先回答這位記者的問題吧!”許立笑著對某著名網站的記者道:“對於救人一事,我真的沒有什麼多說的!從事故發生到現在,大家也都親眼看到了消防官兵盡職盡責的表現,我代表和連市委、市政府對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我相信和連六百萬群眾也同我一樣,心存感ji。如果不是因為消防官兵奮力撲救,及止製止了火災的蔓延,也許現在整個和連已經是一片火海!剛才我陪同中華石油的同誌一起去海上查看油汙情況,正看到那兩名消防官兵冒著九級以上的大風、五米高的巨浪在一艘小漁船上作業。因為設備出了問題,兩人當時不顧個人危險意然跳進大海中搶修設備,與他們相比我們又算得了什麼?救人一事更是理所應當,我在此也祝願兩名受傷的消防官兵早日恢複健康,早日重返工作崗位,我們和連離不開這樣的好戰士!”

    許立言語中沒有提及自己的功勞,反而將消防官兵捧上了一個極高的位置,這更讓現場的記者看到了許立的大氣。而現場四周也有許多輪休的消防官兵聽到了許立的話,這些人無不為之心潮澎湃,自己隻是履行了自己的本職、盡了自己的義務而已,卻得到了市長的稱讚,如果不拿出一份像樣的工作業績,如何對得起領導的讚揚?

    本該輪休的消防官兵馬上找到領導請願,再次投入到緊張的救災工作當中,進一步加快了此次事故的善後工作。

    許立不等記者再次追問,繼續大聲道:“關於與中華石油商談一事,目前還沒有實質xing進展,更多具體情況請大家問中華石油的領導吧,我不便多說!”許立說完抬步離開了現場。記者們雖然有心追問,可在工作人員的保護下,許立等人順利登車,直接返回和連。

    許立話語雖然不長,但還是讓各路記者察覺到許多問題,至少大家都聽出這次的首輪談判已經不歡而散。眼下許立雖然已經走了,可中華石油的人還在,大家當然不會輕易放棄這個大新聞,繼續圍在大樓門前等著中華石油的領導出來。

    幾分鍾後,當焦成祥等人走出大樓時,現場的記者再次蜂湧而上,將幾人團團圍住。剛才還在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此時卻不知道躲到那去了,現場一片混亂。

    “焦董事長,請您說說這次的事故吧,責任方到底是誰?”

    “焦董事長,剛才許副省長說談判沒有實質xing進展,請問主要責任在那一方?為什麼沒有達成協議?”

    麵對記者的追問,焦成祥麵s一沉,大聲道:“對不起,在國家安監局調查沒有結束前一切無可奉告!”焦成祥說完就要離開。可現場沒有工作人員維持秩序,這些記者好不容易找到中華石油的主要領導,怎麼可能讓他輕易脫身?

    “焦董事長,您的話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說您以及中華石油方麵不承認此次事故中負有主要責任?”

    “那這次事故的損失應該由誰負責賠償?受災的群眾正等著這筆資金吃飯呢!”

    不用問也知道,能問出如此尖銳問題的應該就是和連本地的新聞記者。他們早已從許立的話中聽出許立對中華石油方麵的不滿,當然不會放過他們。

    “無可奉告!”焦成祥此時隻能以這句話來回答。他現在真有些後悔公開來到和連了。

    雖然各路記者緊追不舍,但莽元還是很快從公司調來部分工作人員保護焦成祥等人離開了新港。在車行駛出新港的一刻,焦成祥才長鬆了口氣。ro!。

    

Snap Time:2018-01-18 12:18:58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