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兩千四百四十章得果

  
  小瓶隻是迎風滴溜溜一轉,驀然一閃的憑空在原處消失不見。
  下一刻,密林上空狂風大作,五色靈雲滾滾而出。
  一聲晴空霹靂,一個遮天蔽日般大瓶口突然從靈雲中浮現而出,隻是朝下微微一晃後即無數墨綠符文從中一噴而出。
  這些符文方一飛出瓶口的瞬間,紛紛化為一團團青氣的爆裂而開。
  那間,一股龐然的法則波動一下籠罩住了整片大地
  轟隆隆聲一響!
  空氣隻是微微一顫,無數樹木泥土潮水般的衝天而起。
  開始還不過是一顆顆樹木和一團團泥球,轉眼間就變大片密林和成塊土地。
  無論多少東西一被吸入瓶口附近千餘丈內,就紛紛一震的化為粉末,全被一吸殆盡。
  方圓萬堛熊磢禳A一時間全都模糊去扭曲,盡數被一層淡淡青光籠罩其中,地麵則憑空多出一個黑乎乎的巨大盆地,底部光滑無比,草木皆無,還在十分詭異的飛加深。
  一聲怒喝,一團白光突然從中盆地中某處泥土下一衝而出, 一個閃動後,就化為一頭千餘丈高的猙獰巨象。
  此象通體晶瑩雪白,背後更是多出一對紫紅色火翅,隻是略一扇動,就立刻泛起一圈圈的紫色雷火,氣勢洶洶的奔韓立所在激射而來。
  “原來是天象尊者,怪不得擁有化木為靈的神通了。”
  韓立一見白色飛象,瞳孔微微一縮,但是一根手指隻是衝高空瓶口虛點了一下,口中則無聲的念動起來。
  “砰”的一聲。
  巨大瓶口青光再次微微一閃,隱約什麼東西從中一閃射出。
  白色巨象一聲哀鳴,身上就鬼魅般多出一條墨綠鎖鏈,並在一個模糊中,被捆束了個結結實實。
  巨象雙翅狂舞,通體一層白色晶光流轉不定。一股股驚人氣浪狂卷而出,但墨綠鎖鏈卻跗骨之蛆般的緊緊粘在其身上,並在四周空氣一陣模糊,驟然間粗大收緊。
  一聲低吼!
  巨像就仿佛瓷片般的寸寸碎裂而開,從中顯露出一名身披白色袈裟的中年僧人。
  此僧麵容清秀,但此刻滿臉驚慌,眼見鎖鏈一晃的再纏而上時候,頓時一咬牙。袖子一抖,從中一下抽一柄血紅細長怪刃來,一閃之下,就狠狠斬在了鎖鏈之上。
  “轟”的一聲!
  一股濃濃腥氣在在血光中滾滾散開,天空中綻放出一朵刺目之極的血花,幾乎將僧人身形全都淹沒進了其中。
  墨綠鎖鏈卻在血花飛滾動中安然無恙。並一個模糊後,再次穩穩的套在了僧人身上。
  與此同時,附近虛空中一片片綠光浮現而出,往中間同時一聚後,頓時一道綠濛濛颶風衝天而起,一股難以置信的巨力在其中一湧而出,就將血花硬生生撕成了無數碎片。
  接著颶風並在一陣晶光中,驀然化為無數片青刃的往中心處僧人滾滾斬去。
  這些片狀青刃每一枚都薄若紙片,表麵遍布一層詭異的墨綠靈紋。同時有淡淡的法則氣息散發而出。
  僧人在被捆束下神念一掃這些青刃,臉色一下蒼白無血,未等它們的激射斬來就猛然大喝一聲道:
  “住手,貧僧認輸,願意將道牌主動交出。”話音剛落,他就急忙一張口,噴出了一塊淡銀色的牌子來。
  韓立口中咒語嘎然一停,目光在銀色牌子上一掃後,卻麵無表情的說道:
  “一枚?其他的呢。大師若是不肯全部放棄的話。就休怪在下真的出手無情了。”
  “好,我全交出來!既然碰見道友這般強大之人。算是貧僧倒黴了,隻能徹底退出爭奪了。”中年僧人聞言,瞳孔微微一縮,但略一考慮後,也就苦笑一聲的說道。
  接著他再一張口,又噴出另外兩塊銀色牌子來。
  這一次,兩塊牌子方一力離開僧人的瞬間,頓時其身下波動一起,一座五色光陣憑空浮現而出。
  此光陣隻是滴溜溜一個轉動,就和僧人同時從虛空中消一閃的失不見。
  原處隻留下了三隻銀牌和一條墨綠鎖鏈。
  韓立目睹此景,絲毫不驚,反而一笑後,抬手一招。
  “噗嗤”一聲後,墨綠鎖鏈和空中瓶口全都一個模糊的消失不見,四周綠色光幕和空中陰雲也憑空潰散而滅後,一個綠色小瓶從高空徐徐一落而下。
  與此同時,三枚銀牌也一顫的衝韓立自行激射而來。
  韓立大袖一揮,青濛濛霞光在身前一卷而過,銀牌和綠色小瓶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身軀再一動後,就化為一道青虹的衝天而起,遁光幾個閃動,就離開了這片區域。
  片刻後,從其他幾個方向飛來幾道遁光,遠遠用神念掃視了一番這堳寣A就互相小心的各自離開了。
  ……
  數日後,一片詭赤紅色沙漠上空。
  韓立所化的三頭六臂的金色巨猿,一拳將一隻百餘丈長猙獰巨蟲憑空擊的粉碎,從其體內竟然掉出這一塊銀牌來。
  巨猿中間頭顱張口一吸,將銀牌憑空攝入口中後,就將法相變身一收,恢複人形的騰空而走了。
  ……
  半個月後,一片一望無際的海洋之上。
  韓立和一名黃袍老者,一名紅袍婦人,呈三角狀站立的遙遙相對著。
  其他二人神色凝重,唯獨韓立麵上毫無表情。
  在三人中間,一頭體長千丈的金色巨鯨憑空懸浮在那堙A身上遍布各種傷痕,氣息若有若無,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
  “此幻獸如此難纏,體內肯定不止一枚道牌。二位道友看來也是不打算退出了,既然這樣,二位那就不要走了,將你們的收獲一同拿留下吧。”韓立終於開口了,但聲音冰冷刺骨,讓人聽了為之心驚。
  “閣下縱然神通過人,但要以一敵二,也未免太看不起我和花容夫人了。在下二人,說不得要和道友爭上一爭了。”黃袍老者心中一凜,但鼻中卻一聲冷哼的說道。
  話音剛落,他兩手虛空一抓,各自浮現出一口漆黑如墨的巨劍和一尊綠油油寶塔。
  黑色巨劍隻是略一晃動,頓時漫天黑色風沙一卷而起!
  綠色寶塔一祭而出後,則迎風一晃的化為巨山般龐大,底部泛出一層層豔麗霞光的衝韓立直接一壓而去。
  旁邊紅袍婦人,則二話不說的單手掐訣,體表股股赤焰衝天而起,在就地一滾後,就化為一頭通體赤紅的巨大火風。
  此鳳揚首一聲清鳴後,雙翅猛然一扇,就夾帶滾滾火海奔對麵一衝而去。
  “來的好”
  韓立則一聲低喝,單手一揮,身前三座不同顏色山峰浮現而出,一晃的將其護在了其後,同時另一隻手掌一個翻轉,綠色小瓶閃現而出。
  他口中念念有詞,將綠色小瓶往高空一拋而出……
  ……
  一個月後,神秘空間的中心處,一座高聳入雲的高台上,數名龍族長老正站在其上的向某個方向的眺望著什麼。
  忽然遠處遁光一現,一道刺目青虹激射而來,幾個閃動後就到了高台上空,遁光一斂後,一人輕飄飄一落而下,正好出現在了幾位龍族長老麵前。
  這人正是韓立。
  他目光向對麵一掃後,立刻在其中一名金袍老者身上為之一頓,並露出了一絲淡淡笑容。
  “哈哈,韓道友果然是第一名湊足道牌,來到道台之人。”金袍老者卻哈哈一笑的說道。
  “金前輩謬讚了,在下也是僥幸才能這般湊夠足夠道果令牌。還請幾位長老看看,數目是否夠了。”韓立回道,袖子一動, 頓時上百枚銀色牌子從中一飛而出,全都穩穩懸浮在了幾名龍族長老身前。
  “嗯,一共一百零八枚,這些足夠換取一枚廣靈道果了。風長老,將道果取出一枚,交給韓道友吧。”金長老神念從這些牌子上一掃而過後,微點下頭,十分幹脆的衝旁邊另一名白袍中年男子說道。
  白袍男子聞言一笑,一手衝袖中一探,取出一隻潔白如玉的盒子,將其一打而開後,露出一枚拳頭大的紫紅色晶果。
  此果通體仿若翡翠般剔透,隱隱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清香之氣。
  韓立相隔如此之遠的輕輕一聞,也頓時感到腦中一涼,耳聰目明起來。
  “不愧為號稱千界第一靈果的寶物,果然不同凡響。”韓立沒有客氣的伸手接過玉盒,目光炯炯的打量媊悀妒咱b晌後,才有些感慨的說了一句。
  “嘿嘿,此靈果功效不用老夫多說了,想來韓道友也清楚的很。可惜此果一生隻能服用一次,否則我們一族又怎會舍得拿出來舉辦盛會的。對了,廣靈道果不宜長時間露在外麵,韓道友還是些收好的好。”金長老先自傲的說道,又帶有善意的提醒一句。
  “多謝前輩指點,不過晚輩倒不用這般麻煩的。”韓立衝金長老一笑,就一把盒中靈果抓出,再一抬的直接送進了口中,發出清脆幾聲的咀嚼後,就一滴不剩的全都吞進了腹中。
  這一幕,頓時讓在場的龍族長老全都有些目瞪口呆起來。
  韓立卻嘖嘖幾下嘴巴,還有幾分意猶未盡的模樣。
  ·
  

Snap Time:2018-10-20 18:36:35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