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看看也好。說不定能發現什麼。”韓立竟沒淡淡的同意道。

    見韓立沒有拒絕此建議,白璧縱然心中有些不願,但也沒有開口反對什麼。

    於是三人方向一變,直奔血腥之氣傳來之地飛去。

    結果飛行了十餘,前方果然出現一抹異『色』,一個許大的綠洲出現在了那。

    三人轉眼間就飛到其上空。

    其實所謂的綠洲,看去卻是黑黃之『色』,麵的高大樹木寥寥無幾,大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和不知名的野草。

    在綠洲中心處,則有一個十餘丈大水潭,麵滾動的卻是一股股的赤紅血水。而在水潭旁邊,還有十幾具大小不一的黑淵野獸屍體趴伏地麵上,並被一根根石錐洞穿而過。

    從這些屍體中流出的鮮血,正嘩嘩的流向血潭中。

    整個綠洲血腥氣衝天,聞之欲嘔。

    “這些獸類怎會在沙漠出現,應該在先前見的密林中才是。”雷蘭在空中打量過後,有些驚訝起來。

    “才死沒多久,否則血『液』應該凝固了。”白璧仔細看了幾眼後,也作出了自己的判斷。

    韓立卻打量了幾眼後,突然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青光圍著整座綠洲盤旋起來。

    片刻後,他再次回到了原來之處,雙目微眯的盯住了那口血潭。

    “怎麼,韓兄發現了什麼?”雷蘭好奇的問道。

    “嗯,的確發現了些東西。”韓立仿佛自語的回了一句,就衝地麵驀然袖跑一抖。

    一道金光激『射』而出,一晃的變為七八道劍光,紛紛沒入水潭附近地麵中。

    雷蘭和白璧都是一怔,尚未明白怎麼回事時,忽然從劍光洞穿之處傳出幾聲慘叫,接著幾道黑『色』血水汩汩冒出。附近的地麵一下爆裂而來,從地下蹦出幾個類似猿猴的妖物出來。

    一個個數尺來高,頭生四耳,手持一根根粗糙石矛,但矛尖處散發著淡淡白光。

    “咦,怨猿獸!不好,這綠洲是巨靈花幻化的。”一看清楚這些妖猿的模樣,白璧頓時想起了什麼,一下大叫起來。。

    “巨靈花!”韓立目光一閃,雷蘭則低聲驚呼起來。

    就在這時,三人地下方的地麵一陣轟隆隆巨響,隨即都劇烈晃動不停。

    與此同時,綠洲水潭中血水朝外一翻滾,飛出一道紅影來。

    隻是一閃,就到了韓立麵前,狠狠紮向麵門。

    雷蘭和白璧一驚,這紅影也未免太快了,就算他二人想出手相助,似乎也有些不及的。

    但韓見此,隻是一聲冷哼,一隻手臂略一模糊起來。

    “砰”的一聲!

    一隻潔白如玉手掌詭異的出現在身前,閃電般反手一抓,就一把將那紅影死死抓住了。

    旁邊兩位聖子這才看的清楚,那竟是一根胳膊粗細,仿佛長舌的血紅東西,前邊有個拳頭大肉球,上麵遍布寸許長黑刺,蠕動個不停著。

    但韓立手掌仿佛不是須肉之軀,晶五指就直接抓在肉球上,視那些黑『色』尖刺如無物,也無法損傷其肌膚分毫。

    就在這時,韓立五指表麵突然浮現出五顆白骨骷髏頭,同時一張口下,一股五『色』光焰狂噴成而出,沿著長舌席卷而下。

    幾乎隻是那間的工夫,真條舌頭化為一根細長的五『色』冰條。

    韓立毫不猶豫的反手一拍冰柱前端。

    一陣波紋狀的青光一閃,“呲啦”一下,仿佛瓷器打破的脆響傳出。冰條瞬間寸寸的碎裂,化為一片晶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聲妖物的巨吼從地下傳出,似乎有負痛異常樣子。而潭中血『色』光芒一陣旋轉,眼間血水一滴不剩了,隨即“轟”的一聲,整座綠洲徹底粉碎開來,一個龐然大物在碎裂中現身而出。

    上麵巨大無比,下麵纖細異常,竟一個和原來綠洲大小相仿的巨大妖花。

    此妖花瓣和沙漠一般的淡銀『色』,但是花心處卻鮮血般赤紅,竟是血『色』水潭所化,而剛才噴出攻擊韓立長舌,是此花諸多粗大***中的一根而已。

    不光如此,在妖花奇大的巨瓣上,還站著數十隻所謂的“怨猿獸”,一個個衝著空中呲牙咧嘴著,同時手中的石矛衝空中虛投,隨後有數十根尺許長石錐浮現而出,直奔韓立三人紮去。

    “這就是巨靈花,果然有些意思。此花應該是中階妖物吧。第一層不是很少有中階以上的妖物嗎。”目睹此景,韓立不驚反笑起來。

    這一次,根本不用他出手。一旁的雷蘭和白璧四手齊楊,一片銀弧和金絲交織下,就將飛來石錐擊的粉碎。

    “韓兄!很少出現,並不代表不會出現。而且我們試煉時機選的實在不好,正是地淵妖『潮』爆發的前期。有些中階妖物提前出現一層,也不是什麼奇怪之事。”雷蘭眉頭一皺喜愛,解釋的說道。

    這次雖然麵對的是中階妖物,但是論麻煩程度還遠不及先前所遇的陰蛛蜂,故而詫異過後此女神『色』如常了。

    “是嗎!聽說此花的***可是絕佳的煉丹材料。既然遇到了,我們就收取一些吧。”韓立不置可否的一笑,十指衝下方突然一彈。

    “噗噗”幾聲,十口金『色』小劍從指間出一彈而出,一閃的化為十道金虹激『射』而下。

    巨花中心處發出一怪吼,隨即無數道紅影密密麻麻的彈『射』而出,想將這些飛劍擊落而下。

    若是碰到普通飛靈族人,碰到這般凶猛的攻擊,還真要大感頭痛,但是韓立隻是臉『色』一沉,單手衝眾飛劍一點。

    頓時十口飛劍金光大放,兩者方一接觸,就將這些紅影全都淹沒進了劍芒之中,全都攪成了粉碎。

    隨即金光再一晃下,驀然幻化出數十口一般無二的劍光,鋪天蓋地的落下。

    那些怨猿獸一見此景,似乎知道殺身之禍臨頭,口中發出尖利鳴叫的紛紛將手中石矛一投而出,竟然也化為數十道白光迎向劍光。

    這些石矛雖經過這些妖物粗淺煉製,又怎可能擋得住犀利的青竹蜂雲劍的劍氣,馬上就在森然寒光中化為團團石粉的爆裂開來。

    接著十幾道金虹的在怨猿獸群中隻是一繞,這些妖物就紛紛一分為二的栽倒在地。

    同一時間,其餘劍光卻毫不客氣的圍著整朵妖花一陣狂斬,瞬間就將此花斬的七零八落,重重墜落地上,大片綠『液』流淌了一地。

    這朵巨靈花連同伴生的這些怨猿獸,竟一個照麵就被韓立驅動飛劍,斬殺的一幹二淨。

    雷蘭和白璧根本沒有再出手的餘地,二人不禁苦笑的互望一眼。

    ”好了,下去取些***就上路吧。”韓立單手一招,將劍光全都收回袖跑中,淡淡說道。

    隨即他身形一晃,就落到了附近的地麵上,接著單手一翻轉,手心多出一個翠綠『色』小瓶。對準那些殘缺不全的花心一晃。

    頓時一股青霞噴出,在那些花心上一卷而過,頓時帶出了一團團粉紅『色』的『液』狀***出來,然後飛卷而回,灌入了小瓶中。

    韓立晃了晃小瓶,一股***的奇香撲鼻而來,微微一笑下,青光一閃,小瓶就此不見了蹤影。

    雷蘭和白璧也落了下來,並同樣取出容器,將剩餘的***各自分取了。

    “我們走吧。”韓立淡然說了一句,隨即雙翅一展,就再次騰空飛起。

    白璧一言不發的化為一團金光緊跟了過去。雷蘭一笑下,正想也騰空飛起時,目光一掃地上巨靈花殘骸時,心中一動下,鬼使神差下的隨手一彈。

    一聲雷鳴後,一道銀弧一閃即逝的『射』出,擊在了附近一根始終和花妖殘骸始終相連的黃『色』枝條上,頓時此枝條化為了灰燼。

    雷蘭這才兩手一拍好,雙翅一展的飛身而起,向前邊的韓立二人追去。

    轉眼間,韓立三人身影就在附近天邊消失的無影無蹤,此地再無任何聲響發出了。

    足足一個時辰後,突然附近地麵一陣晃動,接著轟隆隆的一陣巨響的***開來,從地下驀然冒出數根仿佛擎天巨柱的黑『色』須條,接著一個體積是原先巨靈花數倍大的深黑『色』妖花,從地下黑幽幽的冒了出來。

    此花仿佛一座巨山,觸須一陣拍帶地麵,就穩穩的停在了地麵上,就在這時,一聲輕咦驀然從花上傳了出來。

    “誰這麼大膽,敢動放在這祭祀的靈花。難道是六足它們!”一個女子聲音,惱怒的爆發而出。

    隨聲往上望去,在黑『色』巨花的中心處,赫然有一把銀『色』木椅豎立在花心中,上麵端坐一個身材苗條,但麵容模糊不清的身影,手中拿著還拿著一根碧綠『色』的皮鞭。

    “主人不比動怒,此處的血食中斷沒多久,那些人應該離開沒多久。讓小的去查查再說。”黃光一閃,突然一個『毛』茸茸的矮身影浮現在了銀『色』座椅前,半跪的衝椅子上的女子說道,似乎恭敬之極。

    “嗯,我還要繼續主持祭祀,此事就交給你處理了。不管是什麼人,敢破壞我的好事,一個都不要放過,”女子冷冷說道,手中鞭子驀然虛空一抽。

    尖鳴之後,一道白痕一閃即逝,附近空間一陣波動,隨即無數黑霧從白痕中狂湧而出,竟然真撕裂開了此地空間一般。

    

Snap Time:2018-01-18 23:50:58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