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四煞化甲術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四煞化甲術

    韓立目光在青甲人身上一掃,心中大凜。

    這青甲人修為深不可測,絕不在出麵的聯席會三大長老之下,怪不得這三人都對此人如此客氣的。

    而且韓立這人身上青甲實在有些奇特,式樣看似簡單異常,表麵灰暗普通之極,也沒有任何符文法陣等類似花紋。但是韓立神念在甲上一掃後,卻有一種熟悉異常的感覺,再多望了兩眼後,驀然雙目大睜,仿佛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沒有感應錯的話,這件所謂的“青甲”竟然是用濃厚之極煞氣凝聚而成。怪不得此甲氣息這般熟悉的。

    但如此多煞氣在身,非但身體無恙,反而能『逼』出體外,再幻化成形。

    這種神通實在匪夷所思之極。

    韓立心驚之下,目光一轉,又注意到了青甲人身後,那數萬懸浮空中的飛靈族之人。

    每一人身上也都穿著五顏六『色』的各式戰甲。

    韓立目中藍芒一閃的細看下,瞳孔不禁一縮。

    這些人身上的戰甲,竟和青甲人身上如出一轍,也是用煞氣幻化而成。隻不過因為修為深淺和煞氣數量的多寡不一,有些戰甲凝固如同實體,有些卻模糊異常,若隱若現的樣子。

    望著這些個個煞氣非同一般的甲士,韓立大為駭然,同時心念急轉不停起來。

    就在這時,青甲人目光在聯席三大長老身後的眾人一掃後,竟『露』出一絲笑容。

    “本族三百年才有一次的試煉,金某怎會疏忽大意的。不過,最近地淵中妖物有些躁動不安,若是再遲個一兩年,金某說什麼都不能同意此試煉的。”

    “哈哈,所以我等收到鐵兄弟消息後,立刻將試煉之期提前了一些。現在地淵黑『潮』應該還沒有開始吧。”老者微笑問道。

    “沒有。從監測寶物反應來看。雖然現在的黑暗之氣比平常時候危險了一些,但是離正式爆發起碼還有一年時間,但是地下的黑暗妖物可能會離開所屬巢『穴』層次,所以我可不能保證試煉的前三層中,隻是靈將級別的的黑暗妖物存在。意外遇到高階地淵妖物的幾率,肯定要大許多的。但妖王級別 ,還不至於出現的。其中的危險,你們聯席長老會可以自行掂量其中的厲害關係,若是損傷太大,可不要怪金某沒有出言提醒。”青甲人淡淡道。

    “隻要沒有妖王級的出現,就無大礙,可以進行試煉的。”白發男子毫不猶豫的說道。

    “我也沒有意見。錯過眼下這個機會,試煉之期起碼百年內鬥無法舉行的,不少分支可無法等待這般長久的。”老『婦』人眉頭一皺後,也緩緩道。

    刺青老者卻首沉『吟』了許久,才輕歎一口氣的點點頭。

    見這三人都同意了,青甲當即一聲低笑,單手衝空中一揚。

    一顆拳頭大青『色』光球飛『射』而出,一閃後,就詭異的出現在數百丈高空處。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光球爆裂開來,一團青『色』光暈一隨之狂漲開來。

    空中隨之出現一直徑數丈的青『色』驕陽,奪目耀眼。

    後麵的那些身穿戰甲的飛靈人,一見此幕,竟立刻一分為二的分成兩排,從空中讓出了一條道路出來。

    如此多人修為不一,但全一言不發的動作如此整齊,自然一股無形壓力從衝天而起。

    見到此幕,隨同到此的各支長老等人還好,臉『色』微變,但馬上就恢複如常了。而像韓立這般首次參加試煉的聖子,卻一陣的『騷』動,大多數人麵『露』吃驚之『色』。

    最前邊的三大長老,向身後一招手,就一起向前飛去了。

    頓時整個隊伍再次前進了,從空中的人牆中徐徐飛過。

    韓立坐在巨禽上,雙目微眯的打量著兩側的甲士。

    結果發現,這些甲士大都神情冷淡,不言不笑,偶爾有些『露』出好奇目光之人,也是其中修為低下,年紀尚輕之人。

    不過這個所謂的修為低下,也起碼有結丹以上的修為。

    麵相當於元嬰化神級的甲士比比皆是,甚至煉虛級的靈帥級別之人,也有不少存在。

    韓立心中嘀咕起來。

    來此地駐紮的地淵守衛,竟然近似他們人族的天淵城修士。

    隻不過,此地的守衛數量遠比天淵城少,但精銳程度卻也非天淵城可比的。再加上駐守這的人經常和地淵衝出來的妖物作戰,爭鬥經驗之豐富,更遠非平常的飛靈族人可比的。

    而且看此地建築規模,顯然並非所有天淵守衛都從住處飛出的。

    就在韓立心中暗自思量不停時,一行人就穿過了人牆,到了下麵一大片空著的閣樓麵前。

    長老會一陣分派,竟讓所有弟子暫居其中,恢複下精神法力,然後明日一早在巔峰狀下,再開始試煉。

    天鵬族等人都住進了同一閣樓中。

    金悅此女和石長老守在一層,韓立等三人則一人單住一層,好能不受影響的打坐作休息。

    韓立見此情形,心中眉頭一皺。

    能在此停留一夜,他原本大喜的。但如今被金悅二人吩咐不能離開,並且守在了一層。那他剛有的一點打算,豈不是有些麻煩了。

    韓立盤坐在床上,並未入定,目光閃動的不知再想些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似乎忽然想通了什麼,臉上竟『露』出啞然失笑的表情。隨即一起身,竟直接向一層而去。

    當他身形出現在了一層樓梯口時,原本坐在中椅子上閉目的金悅和石長老,同時睜開了雙目,精光一閃的望了過來。

    韓立心中一凜。

    “韓道友,你不好好休息到此作甚。難道有什麼要緊之事嗎?”少女沒有說話,竟是石長老開口了。

    “晚輩有一件事情去做,想到外麵一趟。”韓立一本正經的說道。

    “什麼事?要現在外出。”金悅隱隱有些不滿。

    眼看試煉在即,此女自然希望韓立老老實在閣樓中靜坐養神,不要再為他事分心。

    “其實也沒什麼!隻是晚輩見到此地守衛的凝聚煞氣為甲的***甚為奇特,想去找一人討教一二其中玄妙的。”韓立笑了一笑,竟將內心所圖坦然的說了出來。

    “煞氣凝甲!你說的是四煞化甲術嗎?此***需要身具莫大煞氣才有大用的,否則,煞氣太少可沒有什麼威能的。你問起此***幹什麼?”金悅一呆的說出了此秘術名稱,同時麵『露』一絲奇怪。

    一旁的石長老,也同樣有些詫異表情。

    韓立聞言,微微一笑,單手一掐訣下,身上金光一閃,突然冒出一股深沉的驚人氣息,一股濃濃的煞氣從身體深處驀然衝出。

    他竟將當初用金剛決煉化的煞氣,從身體各處再次『逼』了出來。

    一見此煞氣,少女和石長老同時一驚。

    “你有如此濃的煞氣,怪不得對那四煞化甲術這般感興趣了。哈哈,不過你也無需到外麵打聽此術,這種***並非什麼特別秘術,老夫就精通此秘術的。可以將整套***都傳授給你。以你身含煞氣如此之多,明日的試煉說不定還真能派上什麼用場的。”石長老哈哈大笑起來,說出了讓韓立早有幾分預料的話來。

    他當日見如此多普通的地淵守衛都懂此秘術,身為一族長老的金悅二人,多半也知道此***的。

    如今看來,果然沒有料錯。

    “石前輩真肯傳授此秘術,晚輩自然感激不盡。但不知此***是否好參悟,一晚上時間是否夠用?”韓立強壓住心中欣喜,恭敬回道。

    “嘿嘿,隻要韓道友能助雷蘭二人通過試煉,這就對老夫最大的感謝了。放心,此術並不複雜,以韓道友如今修為,一晚足夠領悟前麵幾層的。至於最後幾層的神通,需要的煞氣太大。你原本就無法施展的。”石長老一擺手,不以為意講道。

    韓立自然點頭不已。

    金悅聽到這,也沒有反對之意,反而神『色』淡然的再次閉上雙目。

    於是就見石長老從懷中掏出一根手指粗細的竹筒,拿在手中默默的不語一會兒,級手一揚的拋了過去,並說道:

    “我已經此法決輸入其中,你拿回去好好參悟吧。”

    “多謝前輩!”韓立道謝一聲,接過竹筒,恭聲的退回到了樓梯上,然後不再耽擱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往床上一盤坐,韓立單手將竹筒往自己額頭上一貼,雙目一閉的將神識滲入了竹筒中。

    頓時一個個綠『色』古文,往韓立腦中飛快映入。

    韓立麵容始終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過久後,韓立忽然將額上竹筒拿開,一閃的將其收入了儲物鐲中,然後神『色』一緩。

    這套法決果然和石長老說的一樣,看起來並不太複雜,一晚上足夠其凝聚出一層“煞甲出來的。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雙手往膝上一放,開始參悟整套法決起來。

    在此過程中,他雙目始終未睜,但身上一層淡黑『色』煞氣開始浮現、

    煞氣一會兒翻滾不定,一會兒靜靜不動。不久後,甚至圍著他開始劇烈旋轉起來,化為了一層淡淡黑風,讓韓立身形若隱若現,漸漸模糊不清起來。

    

Snap Time:2018-01-16 23:04:22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