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飛靈諸族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飛靈諸族

    “韓道友自身已經煉化了一枚鯤鵬之羽,再加上我等又助其融入鯤鵬真血和舍利,說是我等天鵬族人,其他族也沒什麼話可說的。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關韓道友事情,你等二人還是對外不要聲張的好。隻說他是本族在海外培養的一名族人即可。可明白了。”少女叮囑的說道。

    “ 謹遵大長老之命。”這一次,一對男女同時低首應聲。

    少女滿意的點點頭,又對韓立凝重說道:

    “韓道友,我已將天鵬之誓副卷從密室中請了出來,並且石長老也恰好返回,正好也可參與解開卷軸上的封印。你準備在卷軸上留名吧。”

    所謂的“石長老”自然就是一旁那位黑袍男子了。

    “有勞幾位長老了。”韓立沒有客氣,口中答應道,目光落在了桌上的木盒上。

    見韓立此舉動,金悅單手木盒一招。

    “嗖”的一聲,此物直接被攝了過去,落在了少女手心中。

    這一下,不光韓立,其餘幾人視線也集中了過來。

    金悅神『色』不變,數根玉指一拂盒上的那幾片翠葉。

    頓時綠芒大放,這些樹葉被她輕巧的一拿而下。

    “噗嗤”一聲,沒有了數片靈葉的鎮壓,赤紅木盒竟一下洶洶燃燒起來,化為一團赤紅火球。

    金悅單手托著此火,卻若無其事的一抖。

    火光一斂下,從中現出一個半尺長的赤紅卷軸出來,卷軸兩端,各有一個青一紅兩個鬼頭咬在那。栩栩如生,如同活的一般。

    口中念念有詞,將卷軸往身前一拋,頓時穩穩的漂浮在了低空初。

    接著少女背後雙翅中一隻一扇,一根羽翎化為一道金芒的激『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了卷軸中。

    “石長老,你等也出手解開印吧。”少女施法完畢,轉首衝那黑袍男子說道。

    “此事關係到本族存亡,我等自該會盡力的。”黑袍男子微微一笑道,背後烏翅上同樣一道黑光『射』出,也將一隻黑羽『射』入到了卷軸中。

    至於赤須老者和美『婦』,不等少女主動說什麼,做出了一般無二的舉動。

    一下吸入了四名天鵬族長老翎羽的卷軸,終於在空中起了變化。

    通體紅光一閃之下,它一下膨脹了數倍,同時兩端鬼頭緊閉雙目一下張開了,『露』出了鮮紅如血的眼珠,兩口一鬆,原本被鎖住卷軸終於朝下展開了。

    書卷上紅濛濛光霞閃動,並有無數大小不一的符號在上麵翻滾不定。

    韓立目中藍芒一閃,將此卷軸上內容看的清清楚楚了。

    在紅光中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多半都是一個個人名。

    在卷軸頂端,則用飛靈族文字書寫著”天鵬之誓”四個金『色』大字。

    下麵就數寫有排有誓約內容的淡銀『色』文字,內容和那些天鵬族典籍記載的一般無二。

    再往下才是一排排的黑青『色』人名。

    韓立神念往此卷軸上小心的一掃。

    結果方一接觸上麵紅霞,就突然有一長長清鳴從卷軸上發出,隨即光霞一陣翻滾,從畫軸上飛出一隻青『色』大鵬虛影,方一飛出時隻有尺許大小,但馬上通體靈光大放,一下變得山嶽般高大,將整座大殿都填滿了大半,將韓立等人全都遮蔽在了其下。

    韓立和白璧等人一驚,金悅等幾名長老則不動聲『色』,似乎並非第一次見到此驚人景象。

    “退”

    金悅單手一抬,手中多出一麵青濛濛的銅鏡,對鳥影隻是一晃。

    頓時此虛影一聲低鳴,身形馬上寸寸的碎裂,最終化為一股青霞沒入了卷軸之中。

    “你用自己的精血,在上麵署名吧。一定要用自己真名,否則被誓約反噬的話,誰也無法救你的。”金悅將銅鏡一收,衝韓立大有深意的說道。

    韓立一凜,原本有的一點其他思終於暫時放置在了腦後。

    他深吸了一口氣,當大步走了上來。

    張口噴出了一根金絲,金光一閃的在一根食指上劃出了一個小口,全身靈力一『逼』下,就從傷口中『逼』出一滴淡金『色』精血出來。

    “咦”那名原本端坐的石長老,目『露』一絲奇『色』來。

    “怎麼,石長老發現了什麼不妥嗎?”赤須老者手撚胡須的問道。

    “沒什麼,韓道友大概修煉什麼特殊功法或者吞噬過一些異果吧,否則精血不會呈現此種顏『色』的。”黑袍男子遲疑一下後,緩緩的說道。

    “這倒是,這金『色』精血精血的確非常少見,但大半都是肉身強橫到一定程度後,才會出現的異變吧”老者目光在韓立身上一掃,若有所思的說道。

    黑袍男子一笑,不再接口什麼了。

    這時,韓立湊到了卷軸跟前,在一處空白處,用手指飛快書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淡金『色』精血一粘到卷軸,立刻字字的沒入其中,再一閃後,就化為黑青『色』文字重新浮現而出,幹枯無光,仿佛已經寫字其上多少年的樣子。

    與此同時,韓立隱隱感到元神仿佛被什麼東西注視了一下,但此馬上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心中一驚,看來這天鵬之誓果然有些門道。

    丹越是這樣,他反而越放心的。

    有此東西束縛,想來天鵬族這些長老,想要過河拆橋,也大為不易的。

    不提韓立這邊心暗自嘀咕不停,金悅此女一等他寫好名字,立刻施法衝卷軸一點。

    此物往一顫下,往上飛快一卷,重新化為一根卷軸,兩隻鬼頭一動下,再咬住了兩端。

    再單手一招,卷軸縮小後,直接飛到了少女袖跑中。

    “好了,既然此事已了。下邊由胥長老說一下地淵試煉之事和在此期間需要小心注意的地方。你們仔細記著,說不定哪一句話,在試煉中會救下你們小命的。”少女將卷軸收起後,淡然的說道。

    “地淵試煉,是我們飛靈族七十二主支,每三百年必定舉行一次的試煉……” 一旁的赤須老者,開徐徐講來。

    韓立三人用心聽著……

    數日後,數隻通體雪白的巨鳥從聖城大門處一飛而出,然後飛出禁製,直奔某個方向一飛而去。

    在其中一隻巨鳥身上,赫然端坐著韓立。

    這些白鳥雙翅一扇就一下遁出二十餘丈去,幾個扇動後,就飛至了天邊盡頭處,化為了數個黑點。再一閃以後,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三個月後,一座巨峰頂上。

    一大片翠綠『色』建築中的巨大廣場四周,站著百餘名帶翅的飛靈族人。在中間,有一隻仙鶴般大鳥和一頭渾身『色』彩斑斕的怪鳥,在半空中正各展神通的互相爭鬥著。

    那隻仙鶴動作奇怪無比,一抓一啄之下,無不發出“嗤嗤”的破空聲,一看就犀利異常的樣子。

    而斑斕怪鳥頭生獨角背生四翅,渾身都被一股彩霞包裹其中,任憑仙鶴何種攻擊落在光霞上,都若無其事的承接下來。

    對仙鶴見此大怒,突然向後倒飛出去數十丈,然後雙翅對準斑斕怪鳥同時一扇。

    頓時數十根長翎激『射』而出,然後在途中一晃,一下化為數十口明晃晃利刃,一閃即逝後就同時紮到了對麵的光霞之上。

    豔麗光霞縱然神妙萬分,但被如此多利刃同時擊倒,也終於發出一聲悶哼的劇烈顫動起來,一副要被強行分開的樣子。

    仙鶴見此,心中大喜,剛想就再施法催動那些利刃時,對麵的怪鳥口中卻忽然發出一聲尖鳴,張口,一股黃風狂湧而出,所過之處將那些利刃給吹的東倒西歪,滴溜溜的在半空中轉動不停,徹底失去了控製。

    仙鶴一驚,也同樣的一張口,一道『乳』白『色』光柱一閃的噴出,瞬間洞穿了狂風,到了怪鳥身前處。

    怪鳥一對紫『色』眼珠異芒一閃,頭頂上的黑『色』獨角紅芒閃動,竟也噴出了一道紅光出去,正好和光柱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一聲後,兩者同歸於盡了。

    “詢兄,你還有什麼神通,盡管施展出來好了。若是沒有的話,在下可就要出手了。”從怪鳥口中竟然吐出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哼,你們角鷲族也不過就是這幾種神通而已,又能拿我怎樣。”從仙鶴口中同樣發出一聲冷冷的話語。

    “好,那就讓閣下見識一下,本人新修煉成的神通。”怪鳥不客氣的說道。

    隨即四翅同時一抖,人及在一片幻光中竟一下幻化成了一口黃『色』,丈許來高,式樣古樸。

    “不好!‘一見此幕,不少人當即一驚的後退起來。隻有其中一些自持修為身高之人,站在原地未動一下。

    黃鍾隻是自行一晃,一聲沉悶的鍾音爆發而出。

    所有聽到此音的人,全都腦子嗡鳴一聲,大受影響起來。

    迎頭正麵接下此種大半威的仙鶴,竟然一聲不吭的一頭從空中栽倒而下。

    同時身上白光一閃,一下化為一名三十餘歲的飛靈族男子,一身白袍。

    附近人群中也匆忙飛出另一名飛靈族人,一把將男子接住,然後輕飄飄的落地。

    黃鍾一晃,直接化為另一名皂袍青年,衝著下方略一抱拳,口中平靜的說了句“承讓”

    那名化為仙鶴的男子這才清醒過來,一離開同伴的相攙,臉『色』難看的望向空中的皂袍青年。

    

Snap Time:2018-07-20 22:45:44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