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天鵬聖子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天鵬聖子

    不知過了多久後,陰柔青年腦袋一陣頭痛欲裂後,一個機靈的醒來了。

    他方一睜開雙目後,立刻警惕萬分的一蹦而起,兩旁赫然是仿佛同樣蘇醒的黑甲大漢和韓立。

    “怎麼回事!我想起來了,魚老賊最後竟然沒有給我們寶物,反而用引雷珠暗算了我們。”青年馬上回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不禁變得驚怒之極。

    而黑甲大漢搖了搖還有些昏沉的腦袋後,立刻盤膝而坐,,用神念仔細的檢查著體內的情況起來。

    片刻後,他才長出了一口氣:

    “還好,是被震傷了些元氣,並無大礙的。”

    韓立卻低首的一語不發,但目光閃動不停,似乎也在思量著眼前事情。

    “二位可知道後麵發生了何事?“陰柔青年目光在韓立和大漢身上分別一掃後,問道。

    “不清楚,我被那五『色』雷電一及身,立刻震動元神的人事不知。”大漢苦笑了一聲。

    “韓兄弟,記得你當時好像發現了魚老賊圈套,並沒有中計去接那個引雷珠。”青年忽然向韓立問道。

    “在下區區一名飛靈將怎能真幸免!我雖然躲過了五『色』天雷,但隨後卻被那隻雷獸用雷電之力偷襲了一下。就和二位一般的昏了過去。”韓立歎息了一聲,說道。

    “被雷獸偷襲?也對,此獸被魚老賊用晶核寄付在身,的確可以被其暫時『操』縱雷獸肉身的。”聞聽此言,陰柔青年反信了幾分。

    “有點奇怪,這老賊既然翻臉。怎還會留我們安然在此。”黑甲大漢卻開始思量這透著一股詭異的事情來。

    “有何奇怪的!多半這老賊一見大功告成,忽然又舍不得許給我們的東西了。我當時就覺得有些奇怪,隻是降服一頭靈獸,竟然會用如此珍稀的東西交換。看來他原本就打著賴賬的心思。虧的此人的萬雷坊,在聖城也算算鼎鼎大名。”陰柔青年卻臉『色』一變的大罵起來。

    “若是隻想舍不得那些寶物的話,的確沒有下殺手的必要。不過我們昏『迷』的這段時間,此人早就逃走了吧。”韓立點點頭的說道。

    一聽韓立之言,大漢若有所思,顯然接受了這種說法。

    “不能讓這老賊真這般跑掉了。現在去他住處。就算真跑掉了。說不定還能找到什麼線索呢。”青年目中寒光一閃,不甘說道。

    黑甲大漢略一猶豫,也就讚同了。韓立卻目光一閃,卻搖了搖頭:

    “在下修為低下,這次能留得『性』命,就算僥幸了。不想再追究此事下去了。我在這就和兩位前輩告辭了。”

    一聽韓立這話,大漢和青年都是一怔,不禁互望了一眼。

    “韓兄弟,魚老賊如此戲耍我們,你真能忍下這口氣。我看韓兄弟一身雷電神通非同小可,應該也是大有來曆之人吧。就算這老賊修為遠勝我等,但先前施法抽取雷獸精魂時,明顯元氣大傷了。我們聯手的話,他不足為懼的。實在不行的話,我們三人也可去幾位長老那申訴。他縱然有些修為,難道還敢對抗族中長老不成? ”青年咬牙切齒的勸說道。

    “族中長老。沒有必要驚動他們把。此事我等還是自己處理就是了。”黑甲大漢臉『色』微變,這般的說道。

    “算了。在下在聖城中還有其他要事,這次出現在此也是順勢而為。既然事情另起來變化,就不便過多分心此事了。二位前輩, 晚輩就告辭了。”韓立平靜的搖搖頭,衝二人一抱拳後,背後雙翅一扇,人就驀然騰空飛起,化為一團青光遠去了。

    “不知好歹。隻要能找到魚老賊,我二人聯手也足以應付的。”陰柔青年望著韓立遠去遁光,臉孔陰沉下來,轉首對大漢說道。

    “嘿嘿,區區一名飛靈將,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但魚老賊竟敢做出毀諾的事情,恐怕還留有一些後手的,我們的機會還真不太大的。”黑甲大漢卻有些擔心起來。

    “不親自追查一番,怎知道真無法堵住老賊。”陰柔青年卻連連的搖頭。

    “此話,也有些道理。我們走吧。”黑甲大漢哼了幾聲的說道。

    隨即這二人不管早已見蹤影的韓立,聯襟直奔店主住處遁去。

    這時,韓立卻大搖大擺的返回了貴賓館,一副將此事轉眼放置腦後的樣子。

    剩下日子,韓立在貴賓樓中打坐不出,不停服的用丹『藥』,還鞏固自己的化神後期境界,同時他苦苦的參悟驚蟄決的“天鵬變“,這一變化口訣。

    好爭取早一日,真的將此變化神通掌握的爐火純青,可用在實戰上。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過去,兩個月的轉眼間就到了。

    這一日韓立盤坐床上,身上一片片青霞流轉不定時,忽然神『色』一動的睜開了雙目。

    幾乎同一時間,一聲晴朗的聲音從外邊悠悠傳來。

    “在下白璧,奉大長老之命,前來迎接前輩前去赴約。”

    韓立雙目微眯了一下,馬上就恢複如初了。

    身形一動下,他鬼魅般的從床上一下到了了床下處。

    自從修煉果了驚蟄決的“鵬變術”,他感覺身體越發的飄靈,身法比以往更上一籌的樣子。

    一推屋門,韓立走出了臥室,直奔大廳處而去。

    果然當他出現在了廳中時,那兒正有一名黃衫青年,雙手倒背的站在廳中。

    這青年看起來並不太英俊,但是眉清目亮,一見韓立出來,就溫和的問道:

    “是韓前輩吧。在下奉大長老之命, 特來請韓兄動身的。 ”青年雖然隻有化神初期修為,但一舉一動瀟灑異常,寥寥數語,竟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白璧?看閣下氣宇不凡,不會就是兩位聖子之一吧”韓立打量了青年一眼, 忽然輕笑起來。

    “晚輩慚愧,愧對幾位長老厚愛,正是族中現存的聖子。有關韓兄之事,其實在下早就從兩位家族長輩口中得知一二了。在下還未多謝韓兄相助之恩,否則在下至親長輩就真要有『性』命之危了。” 白璧微笑一抱拳,說道。

    “ 長輩妹?你說的是……”韓立『露』出意外之『色』了。

    “家叔白雷,小姑白凝。”青年笑道。

    “你是白雷兄的侄子。”韓立目光在青年背後金燦燦羽翅上一掃,臉上現出一絲奇怪之『色』。

    “韓前輩不必覺得奇怪。晚輩是成年後才激發出伏體內的鯤鵬真聖血脈,羽翅才變成這般模樣的。”似乎看出了韓立的疑『惑』,白璧含笑解釋道。

    “原來如此,看來閣下也造化不小啊。”韓立淡笑一聲。

    隨即他跟著這位天鵬族聖子,離開了住處。

    數個時辰後,韓立出現在了一座用古樸白石砌成的宏偉大殿中。殿中莊嚴肅穆,在正中間擺放著一張仿佛供桌的白石桌子,兩側分別擺放著五把石椅。

    此刻殿中除了金悅,赤須老者和美『婦』等二人外,石椅上竟還多出一名身黑袍的高廋男子。

    男子渾身散發著淡淡黑氣,麵容被遮擋的無法看清,但背後一羽翅烏黑發亮,竟是一對烏翅。

    在石桌上則放著一個赤紅如火的匣子,上麵縱橫交錯的貼著數片翠『色』的古怪樹葉,泛著和木盒顏『色』截然不同的綠光。

    韓立早就站在四人麵前,白璧則早已站到了一側。

    殿中氣氛凝重異常,但幾人全都默然不語,似乎在等什麼人一般。

    而那名新出現的黑袍人,上下仔細打量著韓立,一副頗感興趣的樣子。

    在過了一一會兒後,突然殿外傳來腳步之聲,一名背生白翅的銀衫女子,帶著一股飄靈之氣的走進了殿中。

    此女麵白如玉,目如秋水,身上一塵不染。

    ”雷蘭,你好像來遲了。“金悅望著此女,黛眉一皺的問道。

    “啟稟大長老,我臨時參悟一些法決,突然有所領悟,這才耽擱了時間。還望幾位長老見諒。”此女衝金悅等人微一躬身,口中發出了略帶沙啞的聲音。

    “既然是參悟口訣有所領會,那就算了。”金悅一聽女子此言,神『色』一緩。

    那女子口中稱謝一聲,也站到了一旁。

    “我叫你們聚集到此的目的,想來你們應該都已經知道了。這次的地淵試煉,關係到本族生死存亡,所以無論如何,你二人都必須有一人通過試煉,繼承本族聖主之位。但是我們幾人已經受到了消息,那些和我們天鵬族懷有敵意的赤融等分支,卻根本不願本族逃過此劫,多半會讓一同參加試煉的人,對你們暗中出手。你們二人成為聖子的時間因為太短,若再有他族聖子橫加阻撓,這次試煉肯定有去無回的。為此,我請來了韓道友加入了我們天鵬族,臨時充當本族的第三位聖子,到時好助你們一臂之力。”少女盯著韓立三人徐徐說道,悅耳話語聲在大殿中輕輕回『蕩』。

    白璧和新進入大殿的女子聽到這,都抬首望了韓立一眼。

    青年目光溫和可親,而銀杉女子眼神卻清澈如水。

    韓立則微微一笑!

    

Snap Time:2018-04-23 19:32:56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