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五色天雷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五『色』天雷

    一見毫芒獸到了跟前,雷獸毫不猶豫大口一張,一口將絲毫反抗沒有的小獸吞到了腹中,然後滿意的低吼幾聲,體形瞬間縮小起來,同時附近冒出一層黑氣,將其身形徹底遮蔽住了。

    禁製中,一切都恢複到了先前韓立所看到模樣。

    “這雷獸是什麼靈獸,在下自問也精通各種上古典籍,可從來未聽說有這種靈獸的。”陰柔青年有些駭然的開口了。

    “在下不是說過了嗎?此獸來曆奇特,不希望幾位多問什麼。隻要能助我將此獸降服,就可了。”枯瘦男子一掃青年,竟帶有一絲警告的意思。

    青年臉『色』微變,但果然住口不問了。

    韓立看到此幕,目中異『色』一閃,忽然開口說了一句:

    “前輩剛才誇口,此獸是靈界獨一無二的,是不是可以理解,此獸並非靈界之物。”

    店主聞言一驚,臉『色』驀然大變,但馬上強笑的回道:

    “韓小兄弟胡說什麼。此獸不是靈界之物,如何會出先在此地的。”

    大漢和青年能修煉成如今的神通,自不是一般之人,一眼都看出了店主欲蓋彌彰的樣子,二人不禁吃驚的互望一眼。

    “雷獸真的不是靈界之物,難道是哪個下界的特有靈獸。不對,以此獸剛才展現神通,幾乎不下於煉虛修士。下界根本不可能誕生此種靈獸的。不是下界,那就隻有靈界的上界,傳聞中的真仙界了。”青年再也不理會店主的警告,一字字的說道。

    大漢盯著禁製中黑霧,雙目也漸漸發亮起來。

    “怎麼,你們真認為此獸是仙界靈獸不成?”這時,枯瘦男子反而鎮定了下來,隻是眼中現出了奇怪的表情。

    “難道我們猜錯了。就算不是,魚兄想讓我們助你降服此獸,還是將其來曆交代一下吧。我等三人對其了解一下,說不定有利於後麵的相助呢。若真不想說,我三人也不勉強,但隻能將其真當做上界靈獸來看待了。“青年歎了一口氣。

    “你敢威脅我!”店主臉上霞光一閃,眉宇間驀然浮現出了一股煞氣。

    “我等三人就算聯手,也不是魚兄對手,怎敢威脅魚兄。但家兄好歹是族中最年輕的長老。魚兄不會真做什麼不智之舉吧。”青年被對方煞氣一衝,臉『色』一變的倒退半步,但隨即鎮定自若的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這陰柔青年竟然是天鵬族長老之弟,讓韓立和大漢都為之一怔,不禁重新打量了青年兩眼。

    枯瘦店主聽了這話,忌憚之『色』一閃即逝,臉上一陣陰晴不定後,才冷冷的說道:

    “此獸來曆告訴你們也無妨,也並非什麼真需要特別保密之事,省得你們胡『亂』猜想什麼。之所以說它本界獨一無二之物,因為此獸根本是本人采集雷電之力,然後用秘術加以催育,才從雷電中誕生的雷電之靈。本人花費了大半生時間,也就成功這麼一隻,天下間自然也就隻有這麼一頭雷獸了。”

    “雷電之靈!”韓立三人頓時睜大了雙目。

    “這麼可能!就是傳聞中的靈族,也根本無法從雷電中催生出生靈的,魚兄縱然神通不小,若是能做到此事也決無可能的。”青年最先從驚訝中恢複過來,麵『露』不信之『色』。

    韓立和大漢也眉頭緊皺起來。

    “嘿嘿,單憑我自己『摸』索自然毫無可能的。但是我昔年曾經在幾處異族之地遊曆過,結果從某族高人坐化之地,意外得到了從真仙界流轉下來一份靈獸培育秘術。這雷獸催生秘術,就是其中記載的唯一完整之術。”大出韓立和青年等人的意外,店主麵『色』陰沉了好一會兒,又說出了讓三人嚇了一跳的話語。

    “從仙界流轉的育獸術,這倒大有可能的。小弟剛才多有得罪,還望魚兄不要見怪。”陰柔青年目光閃動了幾下後,忽然態度截然一變的賠笑起來。、

    大漢『摸』了『摸』下巴,同樣嘖嘖稱奇不已。

    店主卻滿臉的不快,隻是冷哼了一聲而已。

    一旁的韓立,盯向禁製中的雷獸,目中閃過感興趣之『色』。

    從雷電中誕生靈物,雖然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但看此獸***縱的雷電之力如此驚人,就算不是如此,也是天生的雷電之體。

    不過縱然雷獸有煉虛級的神通,又能驅使雷電之力,也絕對不值店主花費這般偌大心思來降服的。畢竟光是許諾給他們的三樣物品,價值之大就決不再一頭煉虛級靈獸之下的。更別說照其所說,催生雷獸所花費的精力和時間了。

    看來此獸不是有其他更厲害神通並未在剛才展顯出來,就是此獸對枯瘦男子另有什麼極大用途的。讓其不惜花費如此大代價。

    其實有關此點,不光韓立,大漢和陰柔青年也都心知肚明的。

    但三人心懷不同心思下,再加上畏懼店主的可怕修為,卻不約而同的故作不知了。

    一頭煉虛級的古怪靈獸,就算來曆和用途都大有可疑,也不值得他們真得罪眼前枯瘦男子的。而且就算三人中有人真有什麼想法,也絕不會在此地流『露』分毫的。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下麵事不宜遲,該辦正事了。我將禁製變幻一下,將此獸暫時製住。然後你們進去,往此獸身體中注入你們的雷電之力就行了。記住,一定要堅持住我說可以,才可停下來。否則可能前功盡棄的。“店主不容置疑的說道。

    這一次,韓立三人倒沒有什麼意見,均都表示同意。

    店主點點頭,當即袖跑一抖,那副須彌洞天圖畫軸再次出現在手中。這一次,他將手中之物往身前一拋,頓時畫軸一展的垂直展開。

    五『色』靈光大放間,須彌洞天圖再次展現在了諸人眼前。

    枯瘦男子念念有詞,一根手指衝畫卷中的某處飛快一點。

    韓立瞳孔中深處藍芒一閃,頓時將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了。

    枯瘦男子點指之處,赫然是小山上他們所處的高大閣樓。

    下一刻,須彌圖白光大放,驀然冒出了淡淡的『乳』白『色』霧氣。在霧氣中,圖上閣樓的一層到二層四壁,竟若隱若現的向四麵徐徐的倒開,然後潰散消失掉了。

    韓立神『色』一動,尚未來及細想此事代表何意時,忽然腳下一震,真實閣樓竟在一陣劇烈晃動下,四周牆壁白光大放,然後就仿佛大門般的向四麵八方一倒而下,最後消失在了虛空中。

    轉眼間,韓立等人還有廣場中的雷獸都身處蔚藍天空之下了,身下的閣樓地麵竟然成了一處平台般的赤『裸』廣場了。

    禁製中的黑霧一陣翻滾,麵的雷獸明顯也被驚動了。

    韓立『摸』了『摸』下巴,而青年和大漢互望一眼,現出一絲訝『色』來。

    就在此事,店主一聲低喝,竟然從口中噴出一道血箭,一閃即逝的沒入畫軸中

    高空中頓時晴空一聲霹靂,隨即狂風大作,陰雲滾滾而來。

    在轟隆隆聲不斷之下,一道道銀弧在烏雲中若隱若現,仿佛妖魔降世一般,全都聚集到了韓立等人所處的平台上空處。

    未等韓立三人開口詢問,枯瘦男子倒主動的開口解釋起來:

    “以我以前失敗的經驗,單憑你們三人的雷電之力恐怕還不足,所以我激發了這須彌洞天圖的所包含的所有天地元氣,讓他們幻化出天雷之力,來助你們一臂之力。這次事了後,此圖多半也就毀掉了。所以這一次,老夫算是孤注一擲了。希望幾位道友一定要盡力相助,隻要降服此獸,我不但會按約將約定之物交給你們的,另外還會各贈送諸位一大筆靈石的。”

    說到最後幾句,店主表情竟然變得凝重異常起來。

    韓立三人一喜,自是紛紛表示一定盡力相助。

    枯瘦男子聞言點點頭,然後背後雙翅猛然衝身前的畫軸一扇,頓時一片白霞滾滾而出出,一下將須彌圖卷入其中。

    而此圖在白霞中滴溜溜一轉後,突然泛出無數顏『色』各異的符文,最後轟隆隆一聲後,竟然就此化為一道五『色』光柱,一閃即逝的沒入高空烏雲中不見了蹤影。

    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空中的陰雲一陣翻滾後,驀然發出天崩地裂般的一聲驚雷,隨即雲中浮現出碗口粗的一道五『色』電弧,顏『色』豔麗之極,在雲中彈『射』閃動不停之下,仿佛一條五彩巨蟒才雲中翻滾不定一般。

    “五『色』天劫?”黑甲大漢一見這五『色』雷電,一下在原地蹦了起來,如同見鬼一般的驚懼起來。

    “閣下放心,這並不是飛靈真王度劫時的真正五『色』天雷,隻是我借用那一絲天地元氣之力,模擬出來的而已。威力尚不足真正五『色』雷劫的千分之一。幾位盡管放心就是了。”店主卻肅然的說道。

    原本同樣『露』出恐懼之『色』韓立和青年,一聽此言,總算神『色』一鬆。

    韓立望向空中的五『色』雷電,更是目中仍不時閃過一絲駭然。

    這五『色』天雷,可是傳聞中的大乘修士等階存在所度的特有雷劫,遠不是合體修士的紫金雷劫可比的。

    哪怕隻有千分之一的威力,在這五『色』雷電一擊之下,在場幾人是否真能抗下,可誰也說不準的。

    此刻的枯瘦男子,已經顧不得再理會韓立三人了,衝身前的八十一根銅柱,開始另行施法催動禁製起來了。

    

Snap Time:2018-07-20 22:45:35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