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猖奴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猖奴

    “有些古怪!這二人氣息,好像是本王前不久發現那群人族修士中兩個。那些家夥還真是沒用,竟連這麼點事都無法辦好。”一名夜叉臉上異『色』一閃的開口了。

    此夜叉竟是先前那位一擊斬開巨山名叫“夢祥”的夜叉首領。不知怎麼竟出現在此地了。

    “不死王!附近地下有一片靈磁石脈,這二人有本事不受影響的從地下遁走。這倒無法怪罪你那群手下的。”另一名夜叉卻嘿嘿一笑的說道,一眼就看出了韓立和肖姓女子逃出升天的根本緣由。

    “哼,這也不是讓這二人逃掉的理由,回去本王自會好好處罰他們。你二人能逃到這,也算有些本事。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第一位夜叉王冷哼一聲,單手一抬,頓時一片血紅之光浮現而出,打算馬上出手滅殺眼前二人的樣子。

    韓立和肖姓女子臉『色』大變。

    一個人背後風雷聲響起,驀然現出一隻五『色』鳳影和一隻目若雷電的青『色』大鳥虛影,兩者一閃後,就化為一對晶瑩羽翅浮現在了身後。

    另一人,則足下五『色』小舟一聲低吼,一個翻滾的化為一條十餘丈長的五首怪蛟,五種顏『色』不一頭顱張牙舞爪,凶惡異常。

    “不死王,且慢!這二名人族似乎不是一般人族修士。那人背後剛才顯現的好像是天鳳和鯤鵬的真影,另一人足下好像是真龍族變種,五『色』虯蛟的一縷精魄。有些意思啊!”另一名夜叉一見剛才韓立和肖姓女子催使的神通,卻雙目一亮,忽然開口喝住了先前的同伴。

    “轉輪王,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想讓本王放他們走吧。還有在下可不喜歡別人直稱尊號,閣下還是叫在下姓名吧。”第一名夜叉眉頭一皺,雖然依言將手中血光散去,但是卻一扭首,麵現不滿之『色』。

    “哈哈,這倒是本王的疏忽。夢祥大人,剛才你我不是還在為那事情爭執不下嗎。不如就利用這二人打個賭如何?”被稱呼‘轉輪王’的夜叉哈哈一笑,竟然真對同伴改變了稱呼,直呼姓名起來。

    “打賭,什麼賭?”名叫“夢祥”的夜叉神『色』一動,似乎猜到了對方的幾分用意。

    “很簡單,我二人就以剛才爭執之事為賭注,分別出手誅殺這二人,誰先得手,就算誰贏得賭注如何?”轉輪王大嘴一咧,『露』出了猙獰之『色』。

    “哼,區區兩名化神修士,我們一出手他們就一命嗚呼了。如何分得出什麼勝負?”不死王冷漠異常的說道。

    “這兩人都不是普通的化神修士,況且我二人自不能親自出手的,不如各自派出自身的一個猖奴動手如何。如此一來,想來這兩民人族也能應付一下,足夠你我分出勝負的。”轉輪王卻胸有成竹的說道。

    “猖奴……好,就以你之言。難道我還會怕輸你不成?”不死王臉『色』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似乎覺得此賭約沒有什麼問題,終於凝重的答應了下來。

    “哈哈,很好。你二人也聽到了我們之言了。不要說我二人以大欺小了,給你們一次活命機會。讓你們先走出千之外,我二人才會出動猖奴追殺你們。但要注意一點,你二人別想著分開而走,你們兩人之間距離隻要一超過百之外,就休怪我二人親自出手了。“轉輪王大笑的點著頭,然後一轉首衝韓立二人森然道。

    “千?”韓立單手撫『摸』了下背後的幾近透明的羽翅,神『色』鎮定了下來。

    “不錯,當然若是一炷香時間到,你們沒有遁出千之外,我也會同樣派出猖奴的。別妄想什麼僥幸。”轉輪王淡淡說道,但話語內容冷酷異常。

    韓立眼角抽搐一下,頭顱一偏的瞅了一眼附近的肖姓女子,此女衝其勉強一笑,臉上血『色』倒也恢複稍許,但配合其嬌小身形,顯得越發楚楚柔弱了。

    “好,肖道友!我們走!”韓立沉默了片刻,忽然背後雙翅一動,就驟然間化為一道虛影的在原地消失不見,而下一刻,人卻詭異的橫跨近百丈距離,直接從虛空中無聲息閃出,出現在了肖姓女子身旁處,竟然同樣落在那條五首巨蛟身體上。

    韓立這一手出神入化的瞬移神通,二夜叉互望一眼後,目中訝『色』一閃,但隨即就若無其事起來。

    肖姓女子先是一驚,但馬上又『露』出一絲喜『色』來。

    既然二人被指明要一起逃生,自然韓立的神通越大,他們生機也就更多一分的。

    當即此女也不用韓立開口,玉足一踩足下的五首怪蛟。

    此蛟五顆頭顱一擺,立刻化為五『色』霞光將二人身形一包裹,直奔遠處激『射』而去了,速度也是同樣的驚人,幾個閃動後,就在天邊處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兩隻夜叉王真的站在原地動也沒動一下,隻是冷漠的盯著二人遁走而去,似乎對那所謂的“猖奴“都信心十足。

    以肖姓女子驅使的五『色』霞光遁速,千餘的路程,根本用不了一時半刻,就可瞬間就到的。

    但既然兩名夜叉王給了一炷香的時間,此女在剛一飛出百餘後,自然立刻就將遁速降了下來,然後單手往腰間一拍,上麵懸掛的一隻雪白玉牌飛『射』而出,化為一層白濛濛光罩將二人護在了其內。

    “這麵日光佩是用至陽之力凝練而成,縱然是合體大成夜叉王也不可能單憑神念就無聲息侵入麵的,我們下麵可以放心的交談了。”肖姓女子飛快的解釋道,但臉上愁容隱現。

    “有何可交談的。此次我們恐怕真的九死一生了。”韓立嘴角抽搐一下,『露』出了苦笑之『色』。

    “道友覺得那兩名夜叉王的實力大概如何?”肖姓女子卻目光閃動幾下,麵『露』一絲猶豫的問道。

    “怎樣?起碼也和我們人族合體期修士相當,雖然我無法探查它們的具體實力,但我也曾經見過木族的銀階木靈,但是給我的感覺還遠沒有眼前這兩名夜叉強大。這兩名夜叉恐怕在夜叉王中也不是一般的存在。”韓立仔細斟酌的回道。

    “道友的意思是說,它們可能是大夜叉王?”肖姓女子一驚的失聲起來。

    “縱然不是,恐怕也是僅次於的存在。”韓立沒有十分肯定的答道。但就是這樣,肖姓女子的臉『色』也難看起來。

    “肖道友,可知道對方口中的猖奴是什麼存在。對方好像信心十足的樣子。”韓立突然這般問道。

    “這個小妹倒真從師門長輩那聽說過一些。聽說是夜叉族中的王級存在都會豢養的一種半鬼半妖的東西,平常是以夜叉王自身的精血喂食,故而會隨著夜場王的實力增高而增強,而根據品種不同大約會有夜叉王本身的十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不等的神通,端是厲害異常的。 所以若這兩名夜叉真是大夜叉王,哪怕最次的那種猖奴,我們也根本不敵的。”肖姓女子貝齒微咬起來。

    韓立聽了,神『色』也陰晴不定了。

    “事到如今,我二人最好將自己的大概神通和實力稍微互相交代一下的好,這也方便我們聯手應敵。”肖姓女子低聲的說道。

    “怎麼,肖仙子真打算硬拚這些猖奴?”韓立眉頭一皺,反問了一句。

    “不擊退它們,我們怎逃得『性』命??”肖姓女子聞言一怔。

    “道友不會當那兩隻夜叉王是擺設吧。若是那猖奴擊殺我們還好說,若是反被我們擊敗,你以為他們真會親自出手?他們好像從頭至尾都沒有對我們許諾過,隻要擊敗猖奴就饒我們『性』命吧。”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後,陰霾異常的說道。

    肖姓女子一聽這話,臉『色』驀然又是一變,顯然她並非沒有想到此事,而隻是下意識的不願多想而已。

    “那道友可有何良策?”肖姓女子明眸晶亮的盯著韓立,凝重的反問了一句。

    “沒有,,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見機行事了。但是若是猖奴真想你所說的那般可怕,我們連眼前這一關都無法應付的。就算不交手,隻是奪路而逃,但又如何能逃過那兩名夜叉王的鎖定。除非我們突然修為暴漲無數倍,也進階合體期也有那麼一絲可能。或者能馬上再附近發現一座傳送陣,一傳送到數萬之外,這才能逃之夭夭的。”韓立抿了抿嘴唇,沉聲的回道。

    聽到韓立之言,肖姓女子臉上一絲古怪一閃即逝,但卻不有說什麼。

    “不過,肖道友所說互通神通,好聯手應敵的建議,倒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最起碼可以多保住小命一會兒。”韓立歎了一口氣,又喃喃的說道。

    肖姓女子聞言,同樣隻能無奈的一笑,隨即開口開始介紹自己的功法和所修的神通寶物了……

    一盞茶工夫後,韓立二人盡管壓低了遁速,但仍然遁出了千之外了。

    就在這時,遙遙的遠處,傳來了兩聲仿佛狼嚎般的淒厲叫聲,聲音尖利無比,直衝九霄之外。

    

Snap Time:2018-04-20 16:59:59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