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圖謀真蟾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圖謀真蟾
  十餘日後,忽然冰屋外傳來一清揚的長嘯,雖然聲音不大,但也足夠將韓立從入定中喚醒了。
  韓立眉梢一動,睜開了雙目、
  目光一閃,他偏下頭顱的想了一下後,就身形一長的站了起來,推開冰門走了出去。
  隻見冰屋前麵的那片空曠之地上,不知何時的多出一間百丈廣的寒冰大殿。大殿用幾是跟粗大冰柱支撐而成,雖然粗糙異常,但在陽光下晶瑩閃爍,倒也別有一番氣勢。
  在大殿中有一個數丈高的冰台,上麵正站著一對男女。
  男的是一位滿頭銀發、卻麵若處子的俊美年輕人,女的則是青絲高盤,身材豐滿,美豔異常,蓮藕般的手臂和一對玉足都赤『裸』在外,似乎對山頂的寒氣,完全視若無睹。
  這二人竟然都有煉虛級的修為,銀發男子更是有中期的境界。
  那長嘯聲正出自那銀發男子之口。
  在冰台下已經有四五人站在那堣F,赫然是瑩仙子和柳姓老者等人。而聽到長嘯聲,從冰屋中出來的,也並非韓立一人,其他人也陸續從屋中走出,。
  轉眼間,整座山頂之上,竟然出現了近二十餘名修士。
  這些人全都是化神修為以上,聞聽嘯聲後,神『色』各異的紛紛往大殿而去了。
  韓立不動聲『色』下,也尾隨了過去,步入了殿中。
  眾修士一進入其內,當即不少人立刻向冰台上男女,恭謹的問候起來:
  “見過祝前輩、青前輩!”
  “兩位前輩也到了!晚輩見過二位前輩!”
  ……
  韓立隨意找了一個不起眼的位置,就淡然的站在那堣ㄟ吨F。
  當初親自上門邀請他之人,就有這一對在天淵城金衛中名氣不小的男女修士。
  雖然和這二人第一次打交道,但是這二人的風聞倒還不錯,並且也是從下界飛升的修士。否則縱然許諾再大,他是否會答應參與此事,還真不太好說的。
  祝姓男子口中的長嘯已經嘎然而止,並含笑回應著他人的問候,最後大聲的朗朗道:
  “人都已經來的差不多了,諸位道友先坐下吧。我等好好商量下如何清剿那群碧眼真蟾巢『穴』的事情。”
  他方一說完這話,站在旁邊的美豔女子立刻單手往身下處打出一道法決去。
  頓時冰殿兩側白光閃動,一把把精致異常的玉椅,在一個個簡易法陣作用下,接連的浮現而出。
  眾修士見此,依言的紛紛落座,然後才重新注視冰台上同樣坐下的這一對煉虛期夫『婦』。
  銀發男子目光朝兩側一掃後,才笑著又說道:
  “看來和我夫『婦』預料的差不多了,當初發出邀請的道友,如今真能到此的不過四成而已。其他道友要麼任務纏身,無法趕來,要麼出了什麼事情,無法跋涉萬堛漕鴞馱F。不過就算如此,我等隻要齊心協力,也能將那群碧眼真蟾順利剿滅的。到時候我等各取所需,諸位道友分得真蟾靈血,而我夫『婦』則得這群古獸守護的數株千心花。這些都和諸位道友事先說過了,都沒有什麼異議吧!當然那些真蟾靈血的劃分,還要根據諸位道友的表現才可,不可能完全平分的。還希望有其他心思的道友,不要妄想不勞而獲。”
  俊美青年說出了這麼一番話來,說到最後幾句時,身上隱隱散發出煉虛級的強大靈壓,同時神『色』一下肅然下來。
  其他修士聽得此話,全都安坐位,似乎對此都無他議。
  “好,既然大家都心中有數了。我們就商討行動的具體步驟吧。這群碧眼真蟾是瑩仙子等人率先發現的,就由瑩道友先解說一二。”見此情形,俊美青年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笑容,扭首衝下方坐著的蒙麵女子說道。
  “祝前輩有命,晚輩怎敢不從。”
  瑩仙子一笑下,婀娜的站了起來,目光在其餘修士臉上一掃後,就從容的講述起來:
  “如何發現碧眼真蟾巢『穴』的,小女子就不多說了。能告訴大家的是,這一群真蟾有接近十隻的樣子,兩隻雌雄成年真蟾大概有煉虛中期的實力,其餘的幼蟾相當於元嬰級的修士。這群真蟾一直躲在地下深處的巢『穴』中,平常根本不會出來的。若想在巢『穴』中擊殺它們的話,恐怕難度會增加不少的。畢竟巢『穴』附近的環境,非常不利於我等出手圍剿的。”
  說到這堙A此女的聲音頓了一頓,但馬上又說道:
  “若是是僅僅這些,其實也無需同時請來如此多道友的。關鍵是這碧眼真蟾巢『穴』附近,還有兩種厲害的伴生獸,一種是黑血蟻,另外一種則是影蟲獸。這兩種蟲獸雖然個體也許不算什麼,但都是群居種類,大約各有百餘隻左右的樣子。要想清剿碧眼真蟾,必須同時解決這兩種伴生蟲獸才可。”
  “黑血蠍?”
  “影蟲獸”
  ……
  聽到蒙麵女子之言,兩旁坐著的大部分修士都一陣『騷』動,有些人甚至甚至忍不住的和身旁之人小聲議論起來了。
  的確!這兩種蟲獸名頭可不小的。若是被蟲群圍住,恐怕就是煉虛級修士也大有危險的。
  說完話後,蒙麵女子衝俊美青年一點頭後,就坐回了自己位子。
  “不用緊張?”既然我請諸位道友到此,自然對此已經有了解決之道。隻是需要諸位的大力協助而已。”祝姓青年從容不迫的說道。
  “祝前輩!不是我等不信前輩之言,而是此事看起來的確凶險,前輩能否稍加解說一下具體的應對之策。”一名頭戴鬥笠的老翁,起身衝冰台上微一躬身的說道。
  這老者是台下不多的幾名化神後期修士之一。
  “原來是遊道友。道友請坐,即使道兄不提此事,豬某也會在下麵稍加解釋的。”青年一笑,不以為意的樣子。
  老翁聞言,不再多說什麼的,再一抱拳的坐下。
  “其實簡單。這兩種伴生蟲獸雖然有些棘手的,但是夫『婦』已經收購到了檀鶴香,此香對黑血蚊具有莫大吸引力,隻要在遠處一點燃,就可把它們輕易引出地麵,然後一起出手剿滅就行了。倒是那些影蟲獸,不太好應付。不過,我夫『婦』也從好友處借來了一套玄清天雷旗。隻要八名道友手持此寶,組成天都環雷陣,足可以困住這些影蟲獸的。除此之外,還特別請來了在功法可專門克製影蟲的韓道友和肖仙子。有二位道友輔助此雷陣,應該萬無一失了。剩下的人,再和我夫『婦』聯手專心對付那些真蟾獸即可了。諸位道友覺得如何?”祝姓青年朗朗的說出一大堆話來,聲音不算大,但傳進每一個人耳中都清晰異常。
  韓立聽到對方提及自己名字,神『色』一動的朝大殿中一掃後,,忽然和對麵斜望來一道目光對到了一起。
  這是一名身穿銀白長裙的年輕女子,二十五六歲,相貌清秀異常,見韓立望來,衝其溫婉一笑。
  “這難道就是那位‘肖仙子’?其修煉的是何種神通,竟也能克製影蟲獸?”韓立下意識的報以一笑,但心中卻好奇的如此想道。
  下麵的時間,不時有其他修士詢問其他一些疑『惑』的問題。
  祝姓青年和氣萬分,全都一一詳細回答。讓在坐的所有修士都大感滿意。
  不過韓立注意到,從始至終,在青年旁邊的美豔女子卻未曾開口說過一句,隻是一直含笑不語的站在那堙C
  這讓韓立覺得有些奇怪。
  他沒記錯的話,當日這對夫『婦』帶人到洞府找上他的時候,似乎也隻是那俊美青年說話,未見此女開過口的。
  難道此女學佛門的那些高僧一般,修煉了什麼閉口禪之類的古怪功法?否則就是天生聾啞之人,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地步,自然都可一念之間就可解決這些天疾的。
  韓立暗暗的思量道。
  當一個時辰後,再無其他人提問什麼了,祝姓青年開始分配人手起來。
  說起來,這次能被邀請來的修士,除了韓立和肖姓女子是專門用來克製影蟲獸的話,其餘修士中則有不少修士,都是修煉罕見的雷屬『性』功法,專門是用來分配給那玄清天雷旗,好用來組成天都環雷大陣的。
  這些人包裹韓立在內,都是飛升修士,或者飛升修士的嫡係後裔。並未任何一名徹底的本土修士。
  故而眾人雖然人數不少,但總算對分派的任務都無太大意見的。
  一調派完畢,祝姓青年等人倒也沒有再耽擱時間的意思,當即一聲令下,一行二十餘人當即飛離了此山,化為一道道遁光直奔西邊飛去。
  足足飛行了三日三夜後,一路無事的眾人終於來到了一片巨湖之前。
  此湖一眼望去,盡失濃濃霧氣,鹹濕異常,給人一種神秘萬分的感覺。
  眾修士見此,不少人都不禁眉頭一皺。
  一般來說,在蠻荒界這種看起來詭異的地方,大半修士都不願輕易進入其中的。誰知道霧氣和湖水下,是不是隱藏了什麼厲害的古獸,萬一被偷襲而亡,豈不是自尋死路的。
  幾乎不用誰提醒,所有人遁光一緩,都在霧氣前停了下來。
  

Snap Time:2018-10-23 11:01:21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