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聚集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聚集
  將手中晶瑩羽翅往空中一拋,韓立噴出了一股青霞,就將其一口吞進了腹中。
  下麵的時間,韓立將那些損傷的青竹蜂雲劍取出,開始用一口口的重新煉製,慢慢恢複它們的靈『性』……
  一年後,蠻荒界的一片無名山脈低空處,一道淡淡青光若隱若現的飛『射』而走著。
  在遁光中,一名神『色』淡淡的青年雙手倒背,正是離開土山藏身處已經數月之久的韓立本人。
  他一將飛劍都修補完畢,竟然絲毫沒有在土山處停留下去,而是立刻駕馭遁光直奔此處而來。
  因為孤身一人,韓立一路小心異常,雖然足足飛馳了半年之久,倒也安然無恙。
  而這片無名山脈看起來略有些不同平常。
  無論山上還是山下,所有樹木都顯得頗為矮小,都仿佛略高大些的灌木叢一般,並且隻要飛的略低一些,就能感受一股股濃濃的濕氣迎麵撲來。
  這片山脈窪地之處,竟然到處遍布大大小小的湖泊,其中大的固然方圓數千堙A小的卻也有區區堻\大小,好似水坑般的存在。
  不過,韓立飛遁這些湖泊上時,可不敢太過大意的。
  誰知道這些湖泊中,是否藏有什麼厲害的古獸,或者什麼異族人。
  自從進入這片山脈上,他已經先後擊殺了十幾頭主動撲向其遁光的異獸了。其中有一隻仿佛鰻魚的湖中巨獸,幾乎相當於化神期的存在,一身極厲害水係神通,讓其也頗費了一番手腳的。
  再往前飛行了小半日後,前邊山勢一變,現出了兩座高約千丈的筆直山峰。
  一見著兩座山峰,韓立卻目中一亮,麵上『露』出了一絲喜『色』來。
  若論山峰大小,這兩座小山自然毫不稀奇,但是偏偏二山一座銀白無比,竟然大半山峰都被一層晶瑩冰雪覆蓋著,附近奇寒無比的樣子。
  另一座山峰,則紫燦燦的一片,上麵長滿了一種仿佛楓樹般的林木,樹葉全都是泛著詭異的紫芒。
  兩座山峰相隔不過十餘媦豸l,偏偏除了山上紫『色』怪樹和冰雪外,無論外形還是山勢都非常相似,不能說一般無二,但也有十之八九的酷似。
  “這堿J然真有這麼兩座山峰,看來他們倒也真不是虛言了。”韓立喃喃了兩聲,隨即遁光一閃,竟直奔那座冰山而去。
  方一接近此山,一陣狂風呼嘯而來,竟然冰寒刺骨,仿佛刀割一般。
  韓立神『色』一動,但身上驟然冒出一層青光來,然後視若無堵的繼續激『射』而至。
  大門尚未等一頭紮進此山,驀然從山上輩冰雪覆蓋最厚處有兩道驚虹激『射』而出,幾個閃動後,就到了韓立三十餘丈外。
  韓立一怔的遁光一散,在靈光閃動中現出了自己身形。
  “哈哈,原來是韓道友來了。我就知道,以道友的神通,區區一件任務絕對無事的。”前方同樣光芒一斂,現出了兩名男子,其中一人竟一眼認出了韓立,滿臉笑容的說道。
  此人青麵白發,仿佛五六十歲模樣,正是韓立當日初進天淵城,在飛靈殿中認識的那名柳姓老者。
  而旁邊一人,卻是一名病怏怏的儒生,同樣深『色』和藹異常。
  “原來是柳兄和歐陽兄。二位來的不是比在下還要早嗎?看來二位任務,比在下還要順利的多。”韓立嘿嘿一小,絲毫不提自己在木族差點小命不保的事情。
  “我二人任務又如何能和韓道友相比。老夫不過跟隨幾位金衛大人掃『蕩』幾個異族人的小據點而已。隻要自身小心一些,自然不會多大風險的。”柳姓老者連連搖頭的說道。
  “除了二位道友外,還有其他道友到了嗎?”韓立微微一笑,卻忽然話題一轉。
  “當然有。我們此行需要人手不少,雖然早就做了近半道友可能無法趕到的預測,但是現在已經到來的人手,也差不多了。我帶韓兄去見見。”柳姓老者笑眯眯的說道。
  “那就有勞道友了。”韓立一抱拳,倒沒有反對的意思。
  隨即在這二人帶引下,韓立化為一道青光朝冰山飛去。
  但是方飛行一小段距離,前邊帶路的老者就從懷中掏出一麵玉牌來,衝著身前虛空處一晃。
  頓時一片白光從牌上飛『射』而出,所過之處,一片片白蓮浮現而出,靈光閃動不已。
  柳姓老者一催遁光,率先進入了白蓮中,一閃即逝的消隱不見了。
  韓立目光一閃,就和儒生緊隨其後。
  這堻熊M還被人布置下了一層幻陣,他先前沒有一眼看出。看來應該頗有些神妙!
  如此的話,一般的古獸從附近經過,還真無法發現山上動靜的。
  三人遁光閃動幾下後,就在山頂白皚皚一片處一個盤旋,落在一片晶瑩冰亭子前。
  附近還有一小片式樣各異的冰屋,而亭中正坐著一男兩女,在聊著什麼。一見三人出現,目光“唰”的一下,全都落到了韓立身上。
  男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灰袍大漢,絡腮胡子,滿臉豪邁之像。
  女的,則一名四十餘歲,麵容普通,身穿青裙,靈一名卻似乎極為年輕,一身翠衫,頭戴麵紗的樣子。
  韓立一見那麵紗女子微微一怔,口中發出了一聲輕咦。
  “瑩仙子,想不到道友也被邀請來了,還真是巧了。”韓立衝此女訝然的打了聲招呼。
  “妾身卻是知道道友會到此地的。在下也算此間事情的發起人之一的。”麵紗女子卻衝韓立嫣然一笑。
  此女赫然是飛升修士聚會時,邀請過韓立同執行任務的那名‘瑩仙子’。
  “發起人?這倒真出乎韓某的預料了。”韓立嘿嘿一笑。
  當時邀請他的那些人中,雖然沒有此女在,但想來對方沒必要在此事上虛言相欺,應該不假的。
  至於那幾人帶頭召集他們進行此事的,他還真不太在乎的。
  韓立目光一轉,在其餘二人身上上一掃。
  這二人麵孔也有些眼熟,似乎也是飛升修士聚會中出現過之人,隻是沒有和他打過什麼交道而已。
  這三人也都是化神中期以上的修為,特別是那名『婦』人,已經化神後期的樣子。
  於是,韓立衝二人也略一抱拳。
  大漢和『婦』人對韓立也不敢怠慢,同樣回禮一下。
  蒙麵女子隨即邀請韓立也入亭一坐,韓立略一思量下後,卻笑著搖了搖頭:
  “韓某這一次執行任務受了些小傷,外加日夜趕路耗費了些法力,還是先恢複一下吧。我沒有記錯的話,似乎距離約定的出發時間,還有半月之久呢。”
  “,這倒是我等疏忽了。韓兄一路而來,自然要先休息一二再說的。這些屋子,出了最左邊幾間尚未有人,道友盡管挑選一間就是了。當然道友若是不滿意的話,施法自己另行再建也行。”柳姓老者一撚胡須,和顏悅『色』講道。
  “那在下就不客氣了。”韓立一聲低笑,也沒有多說什麼,向幾人說一句告辭的言語後,當即寵其中一座冰屋從容走去,幾個閃動後,就沒入屋子中不見了蹤影。
  亭子附近的幾人望著韓立背影,一時沉寂一會兒。
  “韓兄如此急著調息休養,不會身負重傷了吧。”『婦』人眉頭微皺下,緩緩的先開口了。
  “應該不會!韓道友氣『色』很好,可能真的隻是法力有些損耗而已。”旁邊的灰袍大漢卻搖了搖頭。
  “這可不一定,如實韓道友精通什麼遮掩氣『色』的秘術法,我等看不出來也是正常之事。但是話說回來了,既然能按時到這堣F,已經說明此人不同尋常,就算有點小恙,相信也不會對我們此行圖謀,有什麼影響的。先來的袁道友和靜遠大師,不是同樣一來就入屋靜休了嗎?”瑩仙子卻對韓立頗有信心,淡淡的說道。
  “瑩仙子所說有理!雖然韓道友隻有化神中期修士,但是據我推測,論神通在已到的道友中足可排進前三的。”那名病怏怏儒生,卻一笑的如此說道。
  “歐陽道友此言,未免有些誇大吧。韓道友隻是化神中期修士,這點老身還不會看錯的。”『婦』人聞言一愣,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趙姐姐在天淵城這些年間,一直忙於苦修,又甚少參加我等的聚會,不知道這位韓兄事情倒也不奇怪。韓道友可是曾經多次斬殺和生擒過同階異族之人,在我等新晉的飛升修士中,可名頭不小的。特別他修煉的一種神通,對付那影族更是大有克製之效。這也是我等,會一力邀請他來的主要原因。”蒙麵女子悠悠的說道。
  “瑩道友意思是,用此人專門對付那些影蟲獸的。”『婦』人有些恍然了。
  “不錯,我等是這個意思的。否則的話,那些影蟲獸頗為棘手的。萬一因此大耗法力,神智驚走了我們此行的真正獵物,那可就糟糕透頂了。”柳姓老者也含笑解釋了兩句。
  趙姓『婦』人聞言,點點頭,不再說什麼了。
  於是這幾人就坐在亭中,東一句,西一句的閑聊起來。而韓立卻已在一座冰屋中盤膝坐下,雙目微閉,整個人一動不動。
  

Snap Time:2018-10-23 12:06:00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