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匯合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匯合

    韓立有些鬱悶了。

    原本因為看到成熟體噬金蟲威力後的欣喜情,一下就去了大半。

    雖然他擁有八千成熟體噬金蟲,一旦放出太多,恐怕尚未見到群蟲克敵,自己就先被吸幹了神念。

    不過奇怪的是,在這些噬金蟲尚未化為成熟體時候,可並未出現不停消耗神念的現象。

    這讓他有些百思不解了。

    他可不會對這種情況視之不理的,起碼要先找出神念流逝的緣由來。

    否則怎敢再驅使靈蟲對敵的!

    韓立稍一沉『吟』後,抬手衝空中噬金蟲一招手。

    頓時此蟲一個盤旋,立刻落在了其手心處。

    一縷神念放出,往此蟲身上一繞,但一切正常,並未出現什麼異常。

    輕吐了一口氣,他又雙目微眯的思量一下,忽然想起了什麼,猛然單手一揮,頓時此蟲在空中再次飛動起來,神念再次一纏而上。

    結果片刻後,臉『色』大變了。

    神念一繞在此蟲身上,徐徐的變弱起來,正不停的被巨蟲吸入體內。。

    至此,韓立徹底明白了一切。

    原來神念大損的緣由,竟然是成熟體噬金蟲飛動起來,身體會自動吸驅動靈蟲的神念。怪不得一催動靈蟲後,神念會不知不覺的損耗如此之巨。

    知道了懼意原因後,韓立眉頭緊皺的想了半天,覺得此事還真的不好解決。

    雖然神念損耗隻是暫時情況,一般隻要靜靜打坐一日,或時間長些,就可盡力恢複了。

    但若是在爭鬥中出現此情況,可是絕對致命的危機。

    無論功法秘術施展,還是法寶法器驅動,可是都需要大量神念支持的。

    看來在噬金蟲群沒有找出解決之道前,隻能當做一種殺手來使用了。

    單憑此蟲方一現身,就嚇跑了那條赤影看,噬金蟲還真是凶名赫赫,在靈界都有這般大名頭。

    人界當年那名魔道修士的所謂奇蟲榜排名,在韓立如今的眼中早就不值一談了。以那名低階修士見識,自然會出現不少錯誤,其排名在靈界來說更是大半無用的。

    但噬金蟲成熟體的威力之大,還是遠在韓立預料之外的。

    心中思量完畢,韓立也不敢在此久待下去,當即辨認下方向後,就化為一道青虹直奔一線天方向而去了。

    若是其他幾人未隕落的話,多半還可能在哪再次匯合的。雖然他們身上以前下的靈氣標記早就潰散消失,但是互相間自然另一套聯係方式,隻要互相距離不是太遠的話,可以互相聯係上的。

    十餘日後,一道青虹孤零零的在沙漠空中悄然激『射』而走。

    遁光本身雖是青『色』的,但是不知道施展了什麼秘術,讓遁光變得暗淡無光。若不是仔細探查決不易發現的。

    遁光中自然是韓立了。

    十餘天中倒是沒有再出什麼事情,也未見有影族之人追來。

    似乎那名赤影,真被噬金蟲徹底嚇跑了。

    韓立心安之下,也就一直悶頭趕路了。

    原來消耗一空的神念,在這些天的飛遁中也自行恢複了過來。

    此刻,他手中正把玩著一個光滑異常的玉瓶,正是表麵銘印著滅塵丹三個古文的『藥』瓶,麵則裝著從天淵城出發時,領取的所有滅塵丹。

    這也是他執行此種危險任務的獎勵之一。

    就是說隻要能協助他人完成任務,他就可光明正大的恢複自由之身了。

    不光是他,這次所有執行危險人物的飛升修士都會配給足夠的滅塵丹。

    但為了防止他們在途中偷偷開溜,或者執行任務不用心,所有的『藥』瓶上都被下了一種厲害之極的禁製。除非能完成任務,否則『藥』瓶根本無法用正常之法打開的。

    強行破壞的話,此瓶反而會爆裂開來,將麵的丹『藥』全都毀掉。

    隻要真能完成任務,並通過各種不同方式驗證後,那邊自會通過萬符告訴解除禁製之法的。

    韓立撫『摸』了『藥』瓶一會兒,神『色』一動,手上靈光忽然一閃,『藥』瓶就此不見了。

    隻見在前方空中不知何時出現, 一群仿佛巨型仙鶴的長嘴怪鳥,淡黃『色』翎羽,頭上生有紫『色』肉瘤。

    這些巨鳥顯然發現了韓立所在,口中幾聲尖鳴,就方向一變的直撲而來。

    眼見這群怪鳥越來越近,韓立卻輕歎了口氣,遁光一閃,身體驟然間在虛空中消失。下一刻,他卻詭異的出現在了數十頭黃『色』怪鳥中間。

    未見韓立有任何舉動,一件光燦燦光袍先從身上浮現而出。

    此光袍狂閃幾下,無金銀兩『色』電弧從袍上彈『射』而出,將附近百餘丈全都籠罩其下了。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金銀兩『色』雷光交織閃過後,附近黃『色』怪鳥全都灰飛煙滅。

    四周一下空『蕩』『蕩』無比起來。

    韓立麵無表情的四下一掃,就身形一晃的化為一道青虹破空飛走了。

    ……

    一根根隻剩下半截的高大石柱,以及那些在狂風中紋絲不動的丈許高石牆殘骸i,都說明這是某片不知名的上古建築遺跡,隻是看他們風化至此,早不知存在多少萬年了。

    在遺跡中心處的一小截石牆上,盤坐著一名黑袍少『婦』,附近則有一名紫袍青年來回走動著,兩人均麵『色』陰沉的,但又一語不發。

    兩者正是筱虹和隴東二人。

    青年臉『色』如常。看來當日因為驅使那口血劍而損失的大量精血,竟然短短時間就彌補回來了不少。就不知他是吃了什麼靈『藥』,而是另行催使了何種秘術。

    否則看當時情形,他要真的恢複元氣,最起碼要數年之長的。

    一會兒後,少『婦』和隴東同時感應到了什麼,驀然扭首朝一側的天邊望去。

    隻見一道團淡淡金影無聲無息浮現而出,悄然的激『射』而來。

    幾個閃動後,金光一斂,一名白袍少女出現在高空中。

    “筱姐姐、瓏道友,久等了吧,兩位看來都無大礙。”少女笑『吟』『吟』說道,縱觀全身毫發未損的樣子。

    一見聽少女此言少『婦』勉強一笑,而隴東目中卻閃過喜『色』。

    “我就知道葉姑娘機靈異常,絕不會出什麼問題的。還有兩位道友未到。當日李兄被那影族之人擒下,恐怕凶多吉少了,而韓兄現在未聯係我等,恐怕也被影族人追上,出了意外吧。”青年歎息的說道。

    少『婦』抿了抿嘴唇,目光一閃下,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什麼。

    “李兄可能真被擒了,但是韓道友應該不會簡單出事的,不妨再多等數日吧。”少女徐徐從空中飄落而下,站到了二人身前,悠然說道。

    “再等數日?現在可是一線天沙暴一年中最弱的時候。錯過了,可要再等許久的。頂多可以再等兩日。”少『婦』淡淡開口了。

    “一日,嗯,算算也差不多的。”白袍少女也沒有多爭什麼,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隨即輕挪幾步,人就走到了一個幹淨些的角落中,同樣的坐下打坐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半日之後,忽然陣陣的嗡鳴之聲,同時在從三人身上傳出。

    三人頓時『露』出了神『色』各異的表情,忽望一眼後,隴東開口了:

    “我來激發定位盤吧,韓道友竟然真的沒有出事,這還真是幸事!”

    隨即血痣青年袖子一抖,一塊青『色』法盤出現在了手中,單手掐訣,一道青『色』法決打出,一下沒入法盤中不見了蹤影。

    法盤靈光大放,血痣青年再兩手一合,此物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做完這一切後,青年就兩手倒背的站在原地不動了。

    結果數個時辰後,從另一方向處,一道青虹悄然出現,幾個閃動後,青虹就到了三人之前,一個盤旋後,青光一散,韓立現身而出。

    “韓兄,你也無事就好。這一次中了影族埋伏,大半人都安然,也算是我等運氣不錯了。”隴東含笑說道。

    “諸位道友也都安然,的確是大幸啊!”韓立目光在幾人身上一掃,也微微一笑。

    “既然韓兄也已經到了,那我等再稍休息半日,然後馬上就出發吧。以免被那些影族之人在糾纏上了。”筱虹平靜的提議道。

    “筱仙子之言有理,此地的確不是久待之地。”隴東連連點頭。

    韓立和白袍少女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半日後,幾人就駕馭遁光離開了此地,直奔某個方向謹慎的飛遁而去。

    這一次隻飛出了萬餘後,前邊漸漸出現了狂風,並且越向前越猛烈,不久後幾人就徹底飛進了風沙走石的世界之中。四周全都是黃濛濛的一片,並且無數勁風席卷著無數黃沙圍著幾人呼嘯不已。

    要不是幾人全都打開了護體靈光,恐怕幾股黃鳳刮過,他們就被硬生生的從空中打落到地了。

    頂著勁風又前進了千餘後,忽然走在最前邊的隴東遁光一頓,隨即後邊幾人的耳中同時響起了其傳音之聲:

    ”到了,前邊就一線天了。嘿嘿,這一次要不是上麵給我們一人準備兩顆消耗『性』定風珠,恐怕就是煉虛修士也不敢隨意闖此地的。有了此珠,足夠我們安然來回往返一次了。但大家還要小心麵生活的一群風蛟。不過,也無需過於擔心。一線天如此大,我們不會如此湊巧的就碰上的。”

    “諸位道友到麵還要另外留心一下,可能還有其他危險的。畢竟那些影族仿佛早就在那埋伏我們了。麵說不定,也有什麼圈套的。萬一真遇到什麼事情,大家各自設法自保吧。”少『婦』也神情肅然起來,凝重的講道。

    

Snap Time:2018-07-21 17:35:30  ExecTime: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