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暗流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暗流
  一團淡淡白光從樹林中騰空飛起,麵隱隱有一條二十餘丈長樓舟。
  此舟分為兩層,通體潔白仿佛美玉煉製而成,而舟體表麵銘印著一朵朵雲霧般的古怪花紋,泛動著金銀兩『色』的符文,顯得氣勢不凡。
  玉舟一顫之下,忽然那些金銀『色』符文砰砰的爆裂開來,一下化為片片白雲將此舟包裹進了其中,化為一朵看似普通的巨雲。
  隨後巨雲一個盤旋後,就朝某個方向無聲無息而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此雲明明看起來輕飄飄的,仿佛飛行極慢,但是轉眼間就到了百餘丈之遠,似乎速度絲毫不比一般化神修士差哪去。
  “不錯,不愧為掌控人族拍賣行的隴家,連這等適合遠行的靈舟都有。靈雲舟雖然不算多稀罕,但是遁速如此之快,恐怕也是此類中的極品了。”筱虹站在船頭之上,四下打量著舟上一切,麵『露』一絲滿意的稱讚道。
  “嘿嘿,筱仙子真是過獎了。貴族身為七大妖族之一,什麼樣的寶物未曾見過。我這靈雲舟也不過遁速還算可以。不過,此舟空間倒還真算大,足有十餘間靜室的。除了每日需要一人在外麵留神下動靜外,其餘之人都可以在靜室中休息的。若是順利的話,對我等來說半年時間也不算太久,也許一個次修煉,就過去了。”隴東客氣的說道。
  “如此也好,我等每人輪值十日,其餘之人則可在舟上自由行動。先一人挑選間自己的靜室吧。”少『婦』點點頭。
  聽到二人之言,韓立等人自然沒有反對意思。當即人人在此舟上選了一間滿意屋子。
  當然既然是自己休息打坐之地,自然都會在屋中另行設下禁製,以防被他人偷窺什麼。
  隨後五人再稍一商量下,也就安排好了輪值順序。
  說來也巧,韓立恰好的被安排在了最後一位。也就是說輪到他的時候,也是四十天後的事情了。
  等這一切都安排完畢。韓立也不和其他人多說什麼,就自顧自的進入自己靜室中,將禁製打開了。
  黑裙少『婦』等人的表現也都差不多的。
  除了輪值的隴東外,其餘也都馬上進入了自己的屋子中。
  隴東見此情形,嘴角微動了下後,就再次來到靈舟首端,單手一翻轉,驀然多出了一個翠綠『色』蒲團。
  往地上一放,他就盤膝坐在了其上。
  “哼,半年……,真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啊。”血痣青年嘴唇微動幾下,用低不可聞聲音喃喃自語了幾聲,就緩緩閉上雙目,但臉上一絲古怪笑容久久不散。
  玉舟一間數丈大靜室中,筱虹和那白眉青年麵對麵的個坐在一把木椅上。
  “什麼,你說那叫葉穎的小丫頭身具天鳳之血,也是真靈世家的子弟。”白眉青年似乎聽少『婦』說了什麼驚人之事,一臉駭然的樣子。
  “李道友何必如此驚訝?你們玄鷹族也算是罕見的天禽類種族,我不信對此丫頭身上的天鳳血脈絲毫感應沒有的。至於我們黑鳳族雖是鳳族旁支,但是單論天鳳之血的精純,還無法和這小丫頭相比的。不過感應到此女身上的天鳳之血,卻毫無問題的,絕不會出錯。”筱虹肅然的說道。
  “原來如此!我說怎麼一見此女,就心緒不寧之極,隱隱幾分忌憚之意的。這才在樹林中時,舉止有些失措的。但筱仙子和李某說這些事情,難道有些什麼想法嗎?”白眉青年輕吐了一口氣,臉上卻『露』出了一種奇怪的表情。
  “沒什麼。若是此女身上是其他真靈之血也就罷了。但偏偏是號稱萬禽之王的天鳳之血。這代表什麼,李兄不會真的不明白吧。”少『婦』嫣然一笑,但雙目卻陰寒下來。
  “哼,我當然懂的你話意思。但不要忘了,出發前族長老的交待和這次任務對我們妖族的重要。若是因為私事而誤了族的大事,你我二人就算得了天鳳之血,也沒命享用的”白眉青年沉默了一會兒,才冷笑一聲。
  “咯咯!小妹什麼時候說過要在到目的地前出手了。此行任務自然要首先保證完成的。但完成後,我們再出手也不遲的。”筱虹輕笑的說道。
  “事成後出手?嗯,要不影響任務,倒不是不行的。但其餘兩人會不會出手幫他,就算真取到了天鳳之血,你我二人如何瓜分。此血可無法一分為二的。”白眉青年目光一閃,略一沉『吟』下又搖搖頭。
  “天鳳之血雖然對你們也有用處,但效用對我們黑鳳族來說卻更重要的。這樣吧,隻要李兄助我得到了靈血,我原意用三顆黑炎丹作為報酬。至於其餘兩人,我自然會設法先調開他們的。況且黑石森林是何等凶險之地,他們能否安然身退還是兩說的事情。”少『婦』微一咬牙,開出了一個驚人的條件。
  “三顆黑炎丹。此話當真?”白眉青年一驚,隨即大喜起來。
  “小妹在黑鳳族也算有些地位之人,三顆黑炎丹縱然在外界價值連城,但是小妹如此多年的積累下來,倒也煉製出了三顆來。原本是打算衝擊煉虛境界之用的。”少『婦』『露』出一絲苦笑。。
  “就如此說定了。隻要任務完成,再回來路上我會助你一臂之力的。不過,真靈之血可也不是那麼好抽取的。特別是這種真靈世家不知延續了多少年真血,幾乎已經徹底融入這些人族身體之中,更是難以得到。”白眉青年又想起了什麼,眉頭一皺的說道。
  “放心。我們黑鳳族也許對別的真血沒有什麼好辦法。但是天鳳之血的分離,早就不知研究多久了。我起碼有七八分的把握。”少『婦』傲然的說道。
  “仙子有這般有自信,那就好。”白眉青年聞聽此言, 才滿意的點點頭。
  ……
  另一間靜室中,白袍少女葉穎,兩手掐訣,雙目微閉的盤坐在一張玉床上。頭顱後竟有一個直徑數尺的青『色』光暈緩緩轉動著,
  細看之下,此光暈乘不但奇圓無比,邊緣處還有尺許高的白『色』火焰閃動,而在光暈中間竟有一道人形虛影盤坐在那、
  此光影看外貌竟然隱隱約約和少女有些近似,隻是身形小了數倍,但同樣雙目微閉,手中掐訣的樣子。
  不知為何,忽然少女嘴角一動,『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譏諷笑容,而幾乎與此同時,光暈中虛影臉上也『露』出了一般無二的表情,竟仿佛兩者間根本就是同一人般。
  這般情形,實在詭異之極。
  ……
  韓立在自己靜室中踱步走動著,臉『色』毫無表情,但是目光閃動,似乎在思量著什麼事情。
  在靜室一角,一張玉桌上卻另有兩個小東西在那。
  一個野貓般大的小豹子,四肢散開,毫無形象的趴伏在那,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在小豹子『毛』茸茸的頭顱上,又端坐著一隻數寸高的『迷』你小猴,一身烏黑發亮的『毛』發,兩眼滴溜溜的盯著韓立,顯得靈『性』十足。
  忽然韓立腳步一頓,手掌一翻,手中多出了一個小瓶和一塊『乳』白『色』玉簡。
  小瓶上花紋古樸,銘印著三個上古文字,細看之下赫然是“滅塵丹”三個大字。
  韓立用手指撫『摸』了『藥』瓶一會兒,輕歎一口氣後,靈光一閃,『藥』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隻剩下那塊玉簡了。
  玉簡正是他離開天淵城前,那幾名神秘修士拜訪後,所留下之物。
  韓立把玩了玉簡一會兒,驀然將玉簡往額頭上一貼,將神識浸入了其中。
  玉簡中竟是一副巨大之極的地圖,但此地圖卻似乎缺少了一大半,而在地圖缺少的邊緣處,有一個圓點閃動著淡金『色』光芒。
  雖然已經看過了不止一遍,韓立還是忍不住的又仔細查看起來,似乎想從中找到些什麼似的。
  ……
  不知多少萬外的天淵城,一間隱秘異常的地下密室中,一僧一道圍著一張看似普通的青石桌,麵麵相對的坐在那。
  道人年約四十餘歲,濃眉大眼,臉『色』淡金。
  僧人卻是一名留有半尺長白須的老僧,麵皮上皺紋一層接一層,兩眼更是眯成一條縫,似乎老的連眼睛都無法睜開的樣子。
  “算算時間,派往那幾族的人都應該差不多匯合一起,在途中了吧。”老贈有氣無力的說道。
  “嗯,的確時間差不多了。我實在有些不太明白,為何金越兄出關後,忽然改變原先的計劃,一定要將這幾名晚輩派到異族之地去。這幾人可都是新近飛升修士中,最出『色』的幾人了。別人不知道,你應該很清楚,這些去帶回異族情報的任務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危險之極。妖族方麵所派人手明麵上配合你我,但實際上可能另有一番計劃的樣子。”道士回答了一句後,卻麵帶一絲疑『惑』起來。
  “這次各族異動因何蠢蠢欲動,你應該很清楚吧。“老僧沒有直接回答道士之言,卻徐徐的反問道。
  “這一點貧道怎麼不知。不就是混沌萬靈榜上新出現了一件玄天之寶,而且是排名前三的玄天之寶。聽說叫什麼‘玄天斬靈劍’!“道士一聽老僧此問,心中一凜,神『色』不覺凝重了幾分。
  

Snap Time:2018-12-19 17:25:19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