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雷袍現世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雷袍現世

    韓立也曾經留心過天淵城有關一些和銀蝌文有關的禁製設置,發現雖然有幾種禁製和自己研究出來的萬瓏珠功能有些相似,但是絕對沒有這般隱匿小巧的。

    除非神念比他強大數倍的修士仔細搜查地麵,否則即使身處監控之下,也無法發覺異樣的。

    故而這種法器雖然煉製簡單,卻的確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當然這種簡單也是相對製而言,若不是精通那殘頁上的符籙之道,也根本無法煉製出此等法器來。

    以前在人界時,韓立也曾動心想煉製一套的。

    但偏偏一種主材料在人界已經滅絕了,隻能有心無力而已。

    當年他在落日城坊市中,無意中發現此種主材料並且不太貴的樣子,當時心中一動下,也就順便購買下煉製此珠的所有材料。

    現在看來,此舉倒是做對了。

    他既然知道了靈地中真有人在鬼鬼祟祟的圖謀什麼,自然不可能一點布置不做的。

    不管如何處理,先將對方監控起來卻絕對是必要的。

    韓立化為一道青虹再次離開洞府,並以洞府為中心,將儲物鐲中煉製的無數萬瓏珠按照一定規律,都施法埋入了地下深處。

    以他的遁速,僅僅小半日工夫後,幾乎三分之二的靈地都被無聲無息的設下了禁製。

    然後韓立不動聲『色』的返回了洞府,在洞府中的某間大廳中,親手在擺下一個古怪法陣,將那隻八角法盤放在了陣眼處。

    他隨後將數十塊高階靈石嵌入法陣四周,接連打出數道法決沒入其中,將整座法陣激發了起來。

    一陣低低的嗡鳴後,整座法陣泛起陣陣白光,隨後在白芒閃動中,八角法盤突然浮現出一層銀『色』光幕。

    在光幕上麵,點點白光閃動不已,幾乎遍布整個光幕。

    韓立目光在這光幕上一掃,滿意的點點頭,當即向密室走去。

    雖然不知道闖入靈地的是何等之人,但多半和那位爭搶過靈地的吊眉漢子有關。在沒有掌握相當消息前,他是不會輕舉妄動的,還是暗中旁觀一段時間的好!

    現在,他準備先將那神秘雷紋參悟一下,同時煉製幾枚金闕玉書殘頁的上的銀蝌文靈符。當然在此期間,還需要催熟一批靈『藥』,將那玉清丹同時煉製出來。

    韓立進入了密室中,反手將大門合上,幾步走到中間,盤坐在了蒲團上。

    一抬手在儲物鐲上一拂,頓時青光閃動下,一枚玉簡,一塊金『色』錦帕和一枚圓珠,浮現而出。

    韓立先將神識浸入玉簡中,將所有雷紋圖案重新看了一遍,才用手撫『摸』了身上的金『色』錦帕,細想了一下後,忽然將錦帕往空中一拋,滴溜溜的祭了出去。

    隨後韓立想也不想的時一張口,頓時一團赤紅火球噴了出去,正好擊在了金紋之上。

    結果霞光一閃,“火球”噗嗤一聲的自行泯滅後,金『色』錦帕竟然完好無損的樣子。

    韓立眉梢一挑,手指衝著錦帕再是一點,一道晶瑩冰錐又激『射』而出。

    結果同樣在靈光閃動中,冰錐化為了無形。

    韓立臉上現出了一絲訝『色』來。難道這塊雷紋之物竟可以不懼五行之力不成。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手指再微微一彈,一道金『色』劍氣激『射』而出。

    一聲輕響後,錦帕輕易的被一斬兩截,化為無數根纖細金絲,彈『射』爆裂開來,化為了無形。

    韓立眉頭一皺,先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他轉首間,又開始研究手中的那枚金『色』珠子。

    此珠子中蘊含的雷電之力,似乎狂暴異常的樣子。

    半個時辰後,密室中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原本被層層禁製包裹的密室牆壁驀然間寸寸的碎裂,隨即一道道碗口粗金弧狂湧而出,金光交織閃爍,如同無數金蛇在『亂』舞。

    就在這時,金光中心處傳出一聲清鳴之音,隨即一座黑乎乎小山從中浮現,接著小山通體靈光大放,放出一圈圈的灰濛濛光環。

    在灰光一卷之下,漫天的金弧全都被一掃而空,在元磁神光中被凝聚成了一條金『色』電蛟。

    此電蛟搖頭擺尾,掙紮著個不停,似乎想脫困而出。

    而在小山下邊,除韓立盤坐下的丈許大方圓外,其餘之處竟全都空『蕩』『蕩』的,出現了一個五六丈深的巨坑。

    韓立竟仿佛身處巨坑中心孤零零的一根石柱上,看起來實在詭異萬分。

    韓立抬首望了望空中小山和金『色』電蛟,再掃了一下附近的情形,臉上現出大喜之『色』。

    “雷紋之珠的威能,何止將原先的辟邪神雷威力擴大了十倍。剛才若不是提前用元磁神光護住全身,恐怕連自己也要被卷入問雷珠威能之中。若是能多凝聚幾顆出來,還用什麼法寶法決,豈不是可用此珠,硬生生的輕易擊殺同階對手了。”韓立心念急轉的想道。

    不過這種雷珠的成功率可並不太高,即使他有辟邪神雷,也不可能一次全用來凝聚此珠的。不過說到雷電之力,他似乎並非光有辟邪神雷的……

    韓立心中一動,一張口,一團青光噴出了口外。

    青光中一隻古『色』小鼎,正是虛天寶鼎。

    韓立也不遲疑,單手往頭頂一『摸』,驀然同樣一股灰蒙蒙光霞噴出,一下將黑『色』小山困住的電蛟包裹其中,再往下一拉。

    在雙重禁製作用下,金『色』電蛟頓時無法抗拒的直墜而下。

    韓立再用手指一點身前的小鼎。

    頓時一聲嗡鳴後,鼎蓋一飛而出,灰『色』霞光一下將電蛟強行送入了鼎中,然後自行潰散消失。

    韓立再抬手衝空中小山一招,將其收入了體內。

    至於虛天鼎,他倒沒有著急將其收回,而是任其在頭頂盤旋不定著。

    韓立看了看附近狼籍一片的情形,眉頭一皺,抬手間放出一隻身高兩丈的巨猿傀儡來,附上一縷神念,留下修複的吩咐後,就頭也不回的朝另一方向的備用密室而去。

    虛天鼎則悠悠的漂浮在其後,寸步不離的樣子。

    到了新的密室中,韓立剛一重新坐定,衝小鼎一招手。

    “嗖”的一聲後,虛天鼎直接飛到了其麵前。

    他心中默掐通寶決,小鼎青光大放,體形馬上狂漲十餘倍,化為了丈許大小。

    “當”的一聲輕響,韓立手指衝小鼎虛空一彈。

    鼎中突然間傳出陣陣的雷鳴之音,一團頭顱大小的銀光,放出驚人電光的彈『射』而出。

    鼎中仍然轟隆隆之聲不斷,似乎還有更多雷團存在其內。

    這正是韓立當初經曆小天劫時,強行收取的金銀兩『色』天雷。這些雷電威力不在辟邪神雷之下,並且數量眾多,如此一來,足夠韓立試驗和嚐試煉製雷紋之物了。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十指對準雷團連彈不已,龐大神念仿佛『潮』水般的一罩而去。

    銀『色』雷團中頓時在轟隆隆聲之中,化為無數銀『色』電絲……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韓立轉眼間就在密室中閉關了半月之久。

    這一日,被布置在某大廳法陣中的八角法盤,突然發出了陣陣的清鳴之聲,從其上噴出的銀『色』光幕,也在同一時間銀光大放起來。

    一直緊閉不開的密室大門,立刻打開了,從中一道青虹激『射』而出,閃了幾閃後,就詭異的出現在了大廳之中。

    光芒一斂,韓立身穿一件金銀『色』長袍,現身而出。

    此袍式樣看似普通,但通體金銀兩銀符文若隱若現,絢麗異常。

    韓立麵無表情的單手一翻轉,手心中多出了另一件青『色』長袍,往身上一披,頓時將銀袍遮蔽的嚴嚴實實,

    隨後他幾步上前,走進了法陣之中,雙目一閃的凝望向虛空中的銀『色』光幕。

    隻見在銀『色』光幕的一角處,突然多出了四個顏『色』各異的光點,正朝銀幕中心處緩緩移動著。

    韓立目中寒光一閃,但默默的注視著銀幕不語。但隨著四個光點離其洞府越來越近後,不禁麵沉似水起來。

    足足一個時辰後,四個光點在離其洞府兩三千遠的地方,忽然間停了下來,接著四下一散,開始在附近來轉來轉去,一副徘徊不定的樣子。

    看到此幕,韓立『摸』了『摸』下巴,終於有些反應。

    他忽然袖跑一抖,十幾隻拳頭大小的噬金蟲激『射』而出,圍著大廳頂部一個盤旋後,就呼嘯一聲的飛出了廳門,不見了蹤影。

    而韓立深深的看了幾眼光幕後,就不再理會的離開大廳,再次進入密室中。

    將身上的青袍一脫,再次『露』出那件金銀兩『色』的神秘長袍。

    韓立用手指輕輕撫『摸』一下袍角,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這件雷袍,是韓立用已經掌握的雷紋,幾乎將虛天鼎中的大半天雷都揮霍掉了,才精心凝煉成功的。

    此袍凝練了十餘種雷紋符號,隻要同時激發起來,神妙之處歎為觀止,足可當做其一件新的殺手來使用。

    至於那雷紋之珠,他也一口氣凝練了十餘顆出來,若是一起祭出,恐怕就是煉虛修士也隻能退避三尺的。

    如此一來,韓立幾乎一夜之間,實力就大漲許多。

    默默的思量了一會兒,韓立將青袍再次穿上,接著單手往儲物鐲上一拂之後,現出一塊巴掌大『乳』白『色』玉牌。

    此物正是那枚金闕玉書的殘缺外頁。

    

Snap Time:2018-01-22 04:44:23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