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真靈世家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真靈世家

    “下邊拍賣的東西,是一位名動人妖兩族的合體後期前輩的主修功法。也許這位前輩名字,許多道友並不知道,但是提起“大周天滅絕神針”神通,嘿嘿,恐怕在場道友大半都聽聞過吧。此神通在和異族大戰中數度大放光彩,也曾經有不同版本的修煉之法流傳出來,甚至在妖族那邊也有人修煉過此秘術的。而此術就是這套功法附帶的威能之一,是那位“五靈真君”前輩,在上古時候親手創立的最初功法版本。故而價值之大,不用老夫多說了。這套功法最重要價值還不在此,而是修煉之後,可以將自身法力的五行屬『性』,加以臨時轉換變化,威力深不可測。此套功法的修煉條件頗為苛刻。一是開始修煉之人,既不能修為過高,也不能過低,隻能是元嬰期和化神期的道友可以考慮修煉,修煉之人還必須身具五行靈根,否則很難有成。當然,修煉此功法還有其他一些苛刻條件,但卻並非不可克服的,老夫就不再細說了。功法的完整『性』,也絕無問題。交割法決時,拍賣得主可以親自檢驗的。 還有一事要提醒諸位道友的,這套功法固然威力不小,但曆代修煉過此法決的修士,唯有五靈真君前輩進階到了合體期,其餘之人不知是修煉不當,還是未參悟透此功法,大多還是停留在了化神期,連煉虛境界進入的都寥寥無幾。當然,這自是修煉之人的機緣未到了。否則,五靈真君前輩如何依仗此功法進階合體後期的。好了,這套名叫“陰陽化極決”的利弊,赤某都給諸位道友說清楚了,對此感興趣的道友,現在可以出價了!底價兩千萬,每次加價一百萬,開始競拍。”

    白袍老者朗朗的介紹了一番後,最後那名儒雅的中年人,含笑從儲物鐲中拿出了一個木匣,麵裝著一枚金光燦燦的玉簡,顯然就是記錄法決的玉簡了。

    “大周天滅絕神針”的名頭的確不小,飛天屋中不少修士都目『露』奇光,臉現興奮之『色』。

    至於修煉的條件,在場的修士倒大都不在意的。

    畢竟拍賣會原本就是化神以上修士才可參加的,至於五行靈根更是進階煉虛的最主要憑借,就算此功法沒有這要求,在場修士也多半都會設法補全五行靈根的。當然其中能有多少真能成功的,自然隻有天知道了。

    不過白袍老者明言此功法的修煉艱難,甚少有人能夠憑修煉進階的言語,也同樣打消了不少人的心思。

    其中就有韓立!

    雖然“陰陽化極決”似乎真是一種非同小可功法,但是既然修煉如此不易,讓他一下就失去了興趣。

    若論功法神通威力,他那套法體雙修的功法威力絕對不會比其小的。

    況且同樣兩千萬的底價,也讓他眉頭一皺下,徹底絕了爭奪此雞肋法決的心思。

    不過自持自己天賦過人,仍對此功法感興趣的修士還著實不少。兩千萬的高價,仍然無法阻擋一些有心人的出價。

    但是隻過了兩輪,忽然一個冷冷聲音傳來。

    “四千萬!”

    這個價格一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起來。

    而出價之人,赫然正是那名和韓立爭奪真靈鱗片、懶洋洋聲音的主人。

    如此高的價格,不但那些化神修士目瞪口呆,就是連數名對此感興趣的煉虛修士,也一下閉口不語了。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在暗自思量這,這位倒底是何人,竟然能有這般不可思議身家。如此多靈石,恐怕足以讓一名煉虛修士傾家『蕩』產了。

    韓立也同樣的暗自嘀咕不,但事不關己,也不去多想什麼。

    既然法決已經拍掉,這次拍賣會自然到此結束了。

    在白袍老者宣布拍賣會結束的一瞬間,飛天屋中突然禁製發動,在白光中,韓立被一光陣憑空傳送出去,竟出現在了拍賣大廳外的某處走廊上。

    整條走廊靈光接連閃動,同樣有其他修士被陸續傳送而出。

    但所有人身上都銀霞晃動不已,倒無慮被誰認出身份來。

    韓立也不理睬任何一人,大步向太玄殿大門走去了。

    既然拍賣會已經結束了,他也不打算返回石塔,準備直接離開天淵城區,返回自己的洞府。

    離下次巡查還有半年光景,他要趁此機會,趕緊回去催熟出一批所需靈『藥』,先將那玉清丹煉製一批出來再說,有了源源不斷的此丹『藥』,他近期的修煉,起碼無需在為丹『藥』發愁了。

    至於那墨麒麟的三枚真靈鱗片,他不會貿然的動手煉製,而打算先研究一段時間,看看有何方法能保證傳聞中的“葵水真靈丹”真能煉製成功。

    這種逆天靈『藥』,是他以後突破瓶頸的依仗,絕不會匆匆煉製的。

    就在韓立出了太玄殿,一路心思的掠過高大城牆,向遠處的荒野之地遁走時,在太玄殿的某處禁製重重的隱蔽密室中,竟有兩人在商量著什麼事情。

    其中一人,慈眉善目,一身白袍,但束手而立,神態恭敬。

    正是那名赤姓老者。

    而在老者身前的一張石椅上,大模大樣坐著一名麵容俊秀,身罩紫袍的青年。

    其嘴角邊,赫然一顆血痣鮮紅欲滴,惹眼異常。

    赤姓老者正神態恭敬的說道:

    “公子放心,那人雖然用秘術遮掩住了本來麵容,但是在老仆的紫光靈目下,還是無所遁形的。拍走陰陽化極決的人,絕對是一名女修。但是容顏卻似乎和公子給的幾名女子相貌,無一相同,反而奇醜無比的。”

    這位在天淵城大名鼎鼎的煉器大師,一名化神修士,竟然在這青年麵前,以下人自居。若是讓城中的其他修士見到,恐怕全都要跌破眼珠的。

    血痣青年聽到老者此言,嘴角微微一動,輕笑了起來。

    “赤老不必疑『惑』,既然是女修,並能一口氣拿出如此多極品靈石來換取法決,身份不用多猜,估計不是葉家就是穀家之人。這兩家和我們隴家一樣,都是上古時候就流傳下來的隱秘真靈世家,族中遺傳真靈血脈的也隻能是女子繼承而已。和我們隴家『操』控遍布三境之地的拍賣行不同,他們卻暗中『操』控著人族中數量驚人的極品靈石礦。隻是這兩家一向族人不多,甚少在外界活動,故而遺傳的是何真靈血脈一直未對外顯『露』過。但這一次看來,其中一家的先祖顯然是留有天鳳血脈的半妖,和我們瀧家的真龍血脈一般,是靈界最強大真靈血脈之一。看來這一次,我們還真是賭對了。果然那些隱秘真靈世家的子弟,都會隱藏身份,躲在天淵城會試煉一段時間的。”血痣青年自信的說道。

    “公子神機妙算!這也是那陰陽化極決對天鳳血脈之人過於重要了。畢竟隻有此種專門調和五行之力的頂階功法,才能徹底激發天鳳之血的。此女如何知道此功法,原本就是從上古時候就布下的一個天大陷阱。”白袍老者也笑嘻嘻起來。

    “嘿嘿!先祖之聰穎自然不是我們這等後輩可比的。這一次,要不是本公子體內真龍之血遠超曆代先人,終於達到了啟動此局的條件,家中的那些老怪物,也不會支持本公子行動的。這一次,為了不讓目標生疑,我可連族中儲存的墨麒麟鱗片和平海戈這等寶物,都拿出來一並拍賣了。並暗中將此消息,悄悄的在真靈世家子弟中傳開,否則,行動也不會如此順利的。好在,賣出的靈石價格並不太低。並且還換到了五株萬年靈草,也不算太吃虧的。那名拍走真靈鱗片的修士,你可看出他什麼來曆沒有?”血痣青年忽然這般問道。

    “公子也知道,老仆修煉的紫光靈目,一生隻能施展三次而已。所剩的最後一次,又怎敢用在其他人身上,隻能感覺到這人並非煉虛修士,隻是一名化神修士而已。但其身上的靈草,恐怕也並非這僅僅五株。難道這人是最擅長培育靈『藥』的閔家之人。閔家的血脈雖然不是什麼強大真靈,但是在培育靈草上,卻是獨步人族的。”老者略一沉『吟』下,才凝重的回道。

    “閔家,這倒真是大有可能的。若是此家之人,也就算了。閔家是天妙靈皇指明的附庸真靈家族,現在我們招惹不得的。”青年眉頭一皺,緩緩的說道。

    “公子明鑒,雖然我們幾家並非真的懼怕三皇,但為了區區一些靈『藥』,的確不易樹此大敵的。”老者的連連點頭。

    “這一次動用紫光目神通,讓你修為受損不少吧。此間事了後,回去我為你主持一場血祭之禮,助你修為再上一層。”血痣青年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衝老者和顏悅『色』的說道。

    “多謝公子成全!”赤姓老者聞言,大喜過望的急忙施禮。

    血痣青年滿意的點點頭,隨即又沉『吟』起來,不知在思量何事起來。

    數日後,就在韓立一路遁光的接近了自己洞府所在山脈時,在離其洞府千餘外的某窪地中,正有兩人氣氛緊張的對峙不動著。

    

Snap Time:2018-04-21 19:56:14  ExecTime:0.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