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心寒入體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心寒入體

    許姓女子在如此多人注視下,雖然心中忐忑不安,也隻能袖跑一抖,一道白光飛出,一個盤旋後,化為一口晶瑩飛劍浮現在了頭頂處。

    正是她修煉的本命法寶冰晶劍!

    說起來,此女也同樣大感無奈的。

    其實就算綠波刃被做了手腳,但隻要給她一段時間,將新的萬年玄玉全都溶入飛劍中,冰晶劍威力大增下,也不是沒有希望將此刃冰封住的。

    現在雖然放出了飛劍,許姓女卻不敢冒失的馬上斬向那口綠『色』飛刀,而是遲疑的望了韓立一眼。

    韓立在冰晶劍和那口綠『色』飛刀上各看一眼,忽然單手衝飛劍虛空一抓。

    許姓女子隻覺本命法寶,一下巨震,隨後”嗖“的一聲,竟一下脫離其控製,被韓立攝到了手中。

    韓立一手抓著劍柄,另一隻手手指在劍身上一彈,發出了鳳鳴般的長『吟』。

    聲音悅耳動聽,天籟之音一般。

    三角眼老者看著這一幕,先是一怔,隨即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雖然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地步,的確可以施展功法秘術來加強自身法寶威力,但憑空增加他人的本命法寶威力,卻絕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畢竟無論靈力,還是功法衝突,都極難克服融為一體的。

    就是他這次給其徒弟本命法寶加持了如此強大威能,也是不久前無意中得到一道玄奧之極的靈符,花費了半月苦功祭煉,才能做到此地步的。

    眼前韓立隻是一名初期修士,他也絕不相信對方轉瞬間就能給飛劍加持什麼。

    況且,要冰封住綠波刃,也隻能是同樣的冰寒屬『性』威能才可。這受到的限製就大了!

    老者將這一切思量的透徹之極,這才會毫不怕韓立同樣動手腳的。

    “好劍!”韓立卻似乎看穿了老者內心所想的一切,嘴角牽動一下的,隨即握著劍柄的手掌,突然銀『色』火焰爆發而出,瞬間將整口飛劍包裹其中,然後一閃即逝的沒入劍中不見了蹤影。

    原本晶瑩剔透的飛劍,那間融變成了銀白之『色』,表麵更是浮現出一隻展翅高飛的火鳥圖案,栩栩如生,如同原本就銘印在其上一般。

    正是韓立用噬靈天火強行灌注到了冰晶劍上,呈現出了這等6異像出來。

    這也是噬靈天火具有吞噬諸多靈力的不可思議神通,本身又是太陰真火和太陽精火融合而成,可以隨意轉化成至寒至熱的屬『性』,才可如此輕易的融入飛劍中無事的。

    見到此幕,老者三角眼一下睜大了幾分,瞳孔微微一縮,其餘之人也都大吃一驚。

    韓立手掌一動,飛劍就“嗖”的一聲,被拋擲了回去。

    許姓女子驚喜的急忙劍訣一掐,頓時恢複了對飛劍的『操』控,然後口中念念有詞,玉指十指連彈,一道道法決一閃後沒入飛劍上,同時將全身法力也灌注到了劍身之中。

    頓時飛劍發出陣陣的嗡嗡聲,猛然一顫下,表麵浮現出一層銀『色』火焰來,然後一卷下,那間化為了一隻丈許大的銀『色』火鳥。

    整座殿堂的空氣,在火鳥出現的一瞬間,溫度驟然間急降極致,甚至附近地麵上浮現出一層層的雪白寒霜,晶瑩閃動。

    在許姓女子的一聲嬌叱中,火鳥雙翅狂扇幾下,一頭紮向不遠處的綠『色』飛刀。

    見冰晶劍明顯被韓立同樣動了手腳,威力大增樣子,矮子麵上現出幾分驚惶,但事到如今,隻能一咬牙下,同樣一掐訣,催動起自己的本命法寶。

    綠『色』飛刀一晃,在光芒大放下,也一滾的化為一條頭生獨角的綠『色』蛟龍,凶神惡煞的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

    綠蛟和火鳥撞擊到了一起,綠芒銀焰方一交織,火鳥大口一張,一口就將綠蛟身軀咬去了小半,直接吞噬的無影無蹤。

    矮子口中一聲大叫,噴出了一團鮮血來,一臉驚恐的尚未另行施法。

    火鳥“砰”的一聲輕響後,化為一團銀濛濛冰霧,將殘缺不全的綠蛟籠罩進了其中。

    銀芒大放間,“呲啦”之聲大響,一塊十餘丈高的巨大冰塊浮現在了高空中。

    被冰封其中的綠蛟一聲哀鳴,身軀潰散消失起來,現出了一口光芒黯淡的飛刀。

    碎葉沒有注意到,在飛刀剛一現身的同時,一縷纖銀芒從冰霧中悄然無聲的『射』出,一閃即逝的沒入飛刀中,就此消失不見了。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明明距離自己本命法寶足有二十餘丈距離的矮子,在飛刀被冰封的同時,“竟砰”的一聲,仿佛僵屍般的倒在了地上,直接昏『迷』了過去。

    噬靈天火是何等逆天神通!

    就算當年的煉虛修士不防下遭遇到,仍然吃了一個小虧,區區一名元嬰修士的法寶,即使被加持了一些威能,自然根本不堪一擊的。

    許姓女子見到這一幕,驚喜交加急忙玉手衝一招。

    頓時銀『色』冰霧一凝,那間有還原成了銀『色』飛劍,並馬上飛『射』而回了。

    不過在途中,一團銀『色』火焰從劍身上剝離而出,一閃即逝的激『射』而出。

    片刻後,此火焰就沒入到韓立身體中不見了。。

    與此同時,一旁的黃鮑也從麵『色』大變中回過神來,當即驚怒的身形一晃。下一刻,人就出現在了自己徒弟身旁,目光一掃下就發現,地上的矮子身上竟浮現現出一層詭異的『乳』白霜,並且麵『色』發青,猶如即將被凍斃一般。

    “心寒入體!”黃鮑一見此景,當即失聲起來,滿臉的驚駭。

    但他畢竟是化神修士,不加思索下對準空中的巨冰猛然袖跑一揚,一道紅光激『射』而出,圍著空中的冰塊一繞。

    “轟”的一聲,一團火雲爆裂開來,一下將冰塊淹沒其中。

    殿堂中溫度一下狂升起來,巨冰也瞬間消融兵解,轉眼間那口綠『色』飛刀就恢複了自由,立刻一閃的飛『射』而回,沒入到了地上矮子的身體中。

    韓立目睹此景,臉上卻絲毫異『色』沒有。

    為了掩飾噬靈天火的真正神通,在消減了飛刀加持的威能後,冰封它的冰塊用是冰晶劍本身的寒力、否則以此天火的神通,所化極寒那會如此輕易被化解的。不過,韓立也顯『露』一些厲害,好讓對方知難而退的。

    他先前驅使一縷噬靈天火的極寒之力,滲入飛刀中,通過心神聯係,直接侵入了到矮子的身體中。

    說起來,這心寒入體的神通,也是韓立不久前通過噬靈天火才剛能施展的詭異神通。

    他也曾經查過相關資料,此種神通似乎來頭不小,似乎隻有靈界數種傳說中的極寒之力才有可能做到的。

    而如此做的效果的確不小。

    韓立在三角老者心目中也一下變得神秘莫測起來。

    老者飛快的從身上掏出一顆火紅『藥』丸塞進了矮子口中,見其麵上青『色』漸漸消退,長出了一口氣,才衝韓立望了過去,臉『色』有些陰晴不定的樣子。

    “韓兄神通驚人,黃某自愧不如,小徒的求親之事就此作罷了。在下告辭了。”黃鮑思量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衝韓立一拱手,勉強一笑的說道。

    接著他一把將矮子抱起,就此離開了殿堂。

    韓立淡淡的一回禮,並未多說什麼,但目睹老者身形從殿門處一閃的消失後,神『色』卻一下陰沉了下來,未等徐姓女子上來想要道謝,口中先冷冷的問了一句:

    “這人可有什麼來曆?”許姓女子一愣,尚未明白韓立話意思時,一旁碧眼大漢倒馬上領悟過來,急忙接口的回道:

    “韓前輩放心,黃鮑師徒都是出自一個叫流沙穀的小宗門,並非來自什麼上古大宗。他就是流沙穀的修為最高的長老了。”

    “這樣啊,看來倒不必我再費心什麼了!許道友,在本隊任務期間外出手幫你,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若再有這等麻煩的事情,希望你自己好自為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他忽然轉首衝女修說道。

    “晚輩明白,這次多謝前輩出手相助,下次絕不會有此類事情了。”許姓女修心中微沉,但仍恭謹異常的感謝道。

    韓立淡淡的點下頭,人就也大步向大門外走去,也離開了此間殿堂。

    “這銀焰到底是何種極寒之力,竟能施展心寒入體的神通,但傳聞中的幾種寒焰似乎都不是這般模樣的。許道友,似乎韓前輩對你頗為的照顧,你們應該有些淵源吧,可知道那是何種寒焰嗎?”碧眼大漢等韓立遠去後,苦笑了一聲,轉首衝許仙子問道。

    “韓前輩的確和妾身祖上有些關係,但這種寒焰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過。當日它一下吞噬掉合體後的蠻獸人,能有如此神通也並非太稀奇的。不過,韓前輩似乎並不喜歡別人打聽他的底細,鐲兄還是不要少問這般問題的好。否則……”許姓女子輕歎了一口氣,最後提點的說道。

    碧眼大漢聞言,麵『色』微變,隨即連連的點頭稱是。

    而這時,韓立早已化為一道青虹,直奔天淵城坊市而去。

    按照他得到的消息,拍賣會應該在中午舉行,此刻前去,正是時候的。

    

Snap Time:2018-01-24 04:05:56  ExecTime: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