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惡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惡客
  就這般,在韓立神念催動下,不停用空中電絲按照雷木結構,組成一個又一個一般無二的雷紋。
  但是這種『操』縱顯然極難,即使以韓立強大神念和明清靈目下的微妙『操』作,也接二連三的失敗,紛紛爆裂開來。
  七八次後,終於一塊金燦燦“錦帕”浮現而出,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此錦帕巴掌大小,中間銘印著一個惹眼異常的雷紋,閃動神秘異常。
  韓立一見此物形成,臉上異『色』閃動,抬手一招下,頓時錦帕一動的飛飄而落,被一把抓住。
  錦帕柔軟異常,表麵光滑,竟比真正的絲綢還要細膩幾分樣子,不用明清靈目細看,根本看不出任何的不妥。
  韓立撫『摸』著金『色』錦帕,又研究了一會兒,目光一閃下,忽然將此物往空中一拋,一道法決打了出去。
  錦帕化為一道金光飛到頭頂處,滴溜溜的一轉下,低沉雷鳴聲傳出。
  錦帕寸寸的碎裂開來,在金光中,一個虛影般雷紋浮現而出,顏『色』淡金,半透明般的存在,同時一股巨大靈壓從雷紋上衝天現出。
  正是先前感應到的那股神秘力量。
  韓立雙目微眯,凝望著空中頭顱大小的金紋,心中興奮異常。
  他雖然尚未用法決徹底激發空中雷紋, 但其中蘊含的靈力強大,已經是組成錦帕的那些辟邪神雷的十倍以上。若是攻擊『性』的力量,恐怕眼前的這間石室有禁製護住,也絕對無法承受起的。
  心中如此思量著,韓立抬衝空中雷紋一招。
  一聲霹靂傳出,雷紋光芒一閃的重新還原成了錦帕,再次被攝到了手中。
  隨後韓立再次噴出金弧,又用辟邪神雷,開始凝練第二個雷紋之物。同樣一番失敗後,另一個雷紋之物出現眼前。
  這一次出現的東西,不是錦帕,而是一顆金燦燦的圓珠,此珠表麵一個近似的雷紋淡淡閃動著。
  韓立一隻手抓住一個,用神念細細感應著兩者的不同。
  片刻之後,他想到了什麼,一張口,驀然一團銀『色』火焰噴出了口外。
  兩手掐訣,衝火焰一點。
  頓時火中一聲清鳴傳出,“砰”的一聲,火焰爆裂開來,無數銀花四散飛濺。
  韓立口中念念有詞,神念一裹下,銀『色』火花凝聚變形,化為一條條細細火絲。
  同樣的一幕出現了,但是這些火絲才交織到了一半,就轟隆一聲的爆裂開來,重新化為一團銀『色』火球。
  看到這一幕,韓立『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同時心念一動下,銀『色』火球頓時化為一隻火鳥,雙翅一展的飛『射』而回,一頭紮進了韓立身體中不見了蹤影。
  隨後韓立又用本身的法力,凝聚出青『色』靈絲也嚐試了一番,結果和噬靈天火一樣,在施法一半的情況下,潰散消失了。
  韓立未在有繼續嚐試下去,而是苦苦冥思起來。
  明顯兩者中的神秘力量同出一源,但是細微處又大為不同。錦帕中的雷力穩定純淨,而金珠中的雷力卻蠢蠢欲動,大為危險,似乎一觸即發的樣子。
  韓立把玩著兩件雷紋之物,細細思量一番後,麵上現出淡淡微笑。
  若是他所猜不錯,這種雷紋應該是一種天然自成的奇妙符文,每一種花紋都應該有獨特的效用,是有些類似銀蝌文這等仙家真文般的存在。
  不過這些雷紋有何神效,以及如何熟練運用,不可能是一時半時可以做到了解的
  韓立將兩樣雷紋之物收到了一個玉盒中,小心的貼上了幾道禁製符籙,才和那枚玉簡一同收進了儲物鐲中。
  剩下時間,韓立將心神一斂,閉上雙目,真正入定休息起來。
  第三日早上,韓立睜開了眼睛,將靜室禁製一收,推開石門走了出去。
  方一離開石室,按照韓立的一向習慣,神念馬上四下放出,下意識的將整間殿堂一掃而過。
  結果耳中立刻傳來什麼聲音。
  結果他頭顱一偏,眉頭皺了一皺。
  但足下腳步絲毫未停,朝大廳走去。
  尚未完全走出通道,韓立就驀然聽到一陣男子的狂笑:
  “許仙子,願賭服輸,你無法做到約定之事。是不是,該答應小徒的求親了。”
  這笑聲陌生之極,仿佛破鑼般的難聽。
  韓立不動聲『色』的走出了通道,目光一掃,將廳堂中一切都納入了眼中。
  隻見大廳中,正有四人仿佛對峙般的兩兩相對著。
  其中一男一女站在一起,女的正是那位許姓女修,但此刻麵『色』煞白,而另外一人卻是碧眼大漢卓衝,臉『色』同樣的難看異常。
  對麵二人卻兩名黑袍人!
  一位是臉孔瘦長,長著三角眼的老者,身穿青冥甲,另外一人則身材矮小,頭上『毛』發稀疏焦黃,竟是一名滿臉麻子的中年矮子。
  正在放聲大笑的正是那三角眼老者!
  “韓前輩!”
  韓立身形方一出現在大廳中,碧眼大漢一眼瞅到 ,先是一呆,隨即如逢大赦的急忙上前見禮。
  許姓女修一見韓立,花容上同樣『露』出驚喜的神『色』。
  韓立腳步一停,心念瞬間轉動百遍,但麵上神『色』不變。
  “閣下就是新來的韓道友吧!”老者口中狂笑聲也嘎然而止,有些意外的打量起韓立來。
  與此同時,韓立神念一掃下,就發現老者竟然是一名化神中期修士,比自己還高一層境界樣子,眉梢不禁挑了一下。
  “兩位道友是何人,為何在此地吵鬧?”韓立冷冷問道。
  一見韓立這幅樣子,三角眼老者心中大怒,自己明明修為比對方還要高,竟然這般和自己說話,真是不知好歹。
  不過此位轉眼又想到了韓立的飛升修士身份,心中怒火方一升起,又勉強鎮壓了下去,但也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老夫黃鮑,是第二十七小隊的領隊,到貴殿隻是和許仙子有些話要說而已,道友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我和沒有什麼話要說,此事似乎隻和貴徒有關係吧。前輩突然『插』手此事,不覺有些以大欺小嗎”許姓女修貝齒微咬,一字字的說道。
  “怎麼,許仙子想對小徒失約嗎?仙子事先可沒有說過,小徒不可以求助他人的。道友有本事的話,盡可也去求人。否則,可不要替你們許家招災引禍的好。”三角眼老者口氣一寒,毒蛇般的目光死死盯住了此女。
  “妾身的事情,和許家有什麼關係,前輩可不要牽連無辜。” 許姓女修目中不禁現出了驚怒之『色』。
  “嘿嘿,如何沒有關係。當初你和小徒立下賭約的時候,你們許家滿族可都是見證之人。道友不願守約,黃某自然要找這些證人了。”老者打了個哈哈的說道
  許仙子一聽此言,臉『色』又白了幾分,目光一轉下,不禁落在了韓立身上,雖然沒有言語,但目光的懇求之意,畢『露』無疑。
  一旁的碧眼大漢,也滿麵的無奈之『色』。
  “什麼賭約?”韓立『摸』了『摸』鼻子,淡淡的問道。
  說實話,若不是許姓女子是冰魄仙子後裔,他還念著這一點情分,根本不會問出此話來。
  基本上以他身份,問出這話的同時,幾乎就代表了打算『插』手此事的意思。
  三角眼老者麵『色』微微一變!
  “很簡單,在下向許仙子求親過,但是許仙子自持冰晶劍奇寒無比,曾經親自向在下許諾,隻要本命法寶可以硬接此劍一擊,不被冰封住,就願意答應此親事。而在下已經做到了此事。可是仙子卻打算反悔,竟然躲到了這堥荂C“那名矮子眼珠滴溜溜一轉,嘿嘿一笑的說道。
  “真有此事?”韓立又向許姓女子問了一句。
  “是有此事不假,但是那本命法寶被動了手腳,否則憑他一名初期修士,又如何能接住我的一擊。”許仙子滿臉怒意的說道,並用不甘目光看了老者一眼。
  老者雖然沒有說什麼,三角眼中卻流『露』一絲得意之『色』。
  “不管是何原因,現在冰晶劍無法冰封住在下的綠波刃了,這可是真的!這一點,仙子也承認吧。”矮子嬉笑的說道。
  許姓女子麵帶寒霜的不語了。
  “原來如此!但在下也不相信許道友的冰晶劍會無法冰封住閣下的法寶。你們在我麵前重新演示一遍,若是真的如此。韓某也懶的管此事。不是的話,還請二位道友還離開此地。這堿O五十六小隊的駐地,不是二十七小隊的。”韓立目中寒光一閃,口氣一下森然起來。
  “前輩,我……”
  “好,就如此辦。希望韓道友能記住自己所說的話。”
  許姓女子一聽此言,大吃一驚,想要說些什麼,但卻被老者一喜的一口答應下來。
  因為忌憚韓立的飛升修士身份,再沒有必要情況下,他也不願真結怨的。
  那名矮子也識趣的立刻一張口,噴出一口綠『色』飛刀來,在身前盤旋不定,同時臉上現出了一絲陰笑。
  這飛刀光芒刺目耀眼,閃動著驚人的靈光,看起來實在是非同小可的樣子。
  韓立雙目一眯,瞳孔中藍芒一閃,就將此飛刀砍了個堨~透徹。
  這所謂的“綠波刃”,體內竟然同時有兩種截然不同靈力凝聚其內。一種靈力較弱,一種強大異常!
  果然此寶被動了手腳。
  

Snap Time:2018-10-18 15:31:48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