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飛升修士與天淵城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飛升修士與天淵城

    向下走了足足近千丈後,韓立豁然一亮,眼前出現一座近千丈的巨廳,在廳中有近百名甲士,正在匆匆而過,似乎忙碌異常。

    而整座大廳的四周,有十幾個和他所處通道一般無二的出口,正有人進進出出。

    韓立臉上訝『色』一閃,走到廳上不禁下意識的抬首一看,結果大吃了一驚。

    這所謂的大廳一望過去,根本看不到廳頂,竟是一個環形的巨大圓筒狀存在,仿佛一座空心巨塔一般,而他們方才從出來的地方,應該隻是此塔的夾層塔壁而已。

    如此巨大石塔,韓立自是第一次見到,足足震驚了好一會兒,才神『色』回複正常。

    在前邊帶路的那名碧眼大漢,對韓立的震驚毫不奇怪,也沒有催促的意思,直到韓立重新地下頭來,才又帶著韓立向大廳出口走去。

    當韓立一走到大廳出口時,向遠處一望後,心中咯一下,再一次駭然了。

    隻見目光所及之處,遠處一座座高聳入雲的青『色』巨塔,密密麻麻的分布著,足百餘座之多。而這些巨塔的根部,則全都圍著一片片樓台閣樓,一間挨一間也不知有多少座,高的有千丈之高,矮的也有百餘丈,每一處建築都仿佛普通建築放大了數倍一般。

    這怎不讓韓立,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了。

    這時,同樣走出大廳的一名名甲士,紛紛化為一道道遁光向此塔下方建築飛遁而去。碧眼大漢一聲招呼後,也帶著韓立朝下激『射』而去,直奔不遠處的一座千丈殿閣而去。

    那座樓閣從上到下分作十層,每一層都有一個入口,而最中間一座高約三十丈的大門,掛著一個書寫著“飛靈殿”三個大字的銀『色』牌匾。

    大漢帶著韓立飛入了此殿第四層,一進入麵是一小廳,四周四通八道的有六七條走廊通往其他方向。

    而在小廳中有數名服飾各異的修士聚集在一起,含笑的說些什麼。

    韓立目光一掃,立刻探出這些人都是和他一般的化神初期修士。

    韓立和碧眼大漢一進入其中,這幾人立刻也發現他們,當即目光“唰”的一下,一齊掃了過來。

    “咦,這不是卓賢侄嗎?怎麼,這位也是新來的同伴嗎?”一名滿頭白發、臉『色』泛青老者,笑著問了一句。

    碧眼大漢也已經是元嬰後期大成,此位倒不敢過於怠慢。

    “原來是柳前輩,這位前輩可是天衛大人親自從外邊帶來的,並非本城進階的修士。”碧眼大漢一進入此殿,原先的肅然之『色』馬上『蕩』然無存,竟仿佛換了一個人似得,客氣異常的衝老者解釋道。

    韓立臉上一絲詫異閃過。

    “從外界帶來,難道是飛靈台帶過來的修士?”

    “是從哪一界飛升來的?

    “咦,怎麼是化神初期的修士。不是說初代飛升者,起碼也要有化神後期的修為嗎?”

    ……

    那幾名化神初期修士一聽此言,一陣『騷』動了起來,均用異樣的目光掃向韓立。

    韓立微微一笑,隻是衝這幾人一抱拳,並未說什麼,但心中同樣的嘀咕不已。

    這些人難道其他下界的飛升者,但看起來不太像,但若是靈界本土的修士,又怎會出現在此地。

    這“飛靈殿”一聽,可就是和飛升者相關的處所。

    碧眼大漢向其他幾人問候了幾句後,再含糊回答了兩句,就帶著韓立走進一條走廊中,並找了一處數間屋子連成一片的套房。

    這出數間屋子煉成一起的處所,仿佛一座小型洞府,不但有修的專門密室,還有一間丹方和一間煉器室。而且幾間屋子還被一套獨特的禁製封閉著,隻有屋子主人使用一塊禁製令牌才可以打開進出的。

    韓立見了很滿意,當即點點頭。

    碧眼大漢見此,說了數條此地的忌諱之處,就馬上留下禁製令牌,說有任務在身告辭離去了。

    這倒讓韓立想趁機拉住對方,詳細打聽下天淵城情況的打算落空了。

    如今他坐在客廳的一間木椅上,背靠椅背,單手把玩著那塊銀燦燦的禁製令牌,心中卻在思量著雷劫發生後的一切。

    原本按照他原來的計劃,一度過這所謂的小天劫,自然是要在靈界選取一處靈氣絕佳的隱秘之地,暗暗進行修煉,先進階煉虛期,進階永生大道再說。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飛升的修士竟然還帶有什麼“異界氣息”,小天劫一下變得如此恐怖了。

    不久前,就算他真的有能力度過第一次的兩『色』雷劫,但是下一次的絕對無法抵擋的。

    他這才幾乎沒有多加考慮,立刻跟那二人來到這天淵城。

    但真到了此地,這的一切似乎的確和普通的修士之城大不相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這讓他心中實在沒有底。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座天淵城中像他這般的從下界飛升來的修士似乎不少。

    韓立想著想著,有些坐臥不寧了。

    他暗自思量,是否趁現在到外邊打聽一下天淵城的事情,以及自己這樣的飛升修士會被如何安排。

    就在韓立心動,想有所行動之時,忽然大門的禁製外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

    “道友可在屋中,老夫柳河道,可否和道友敘談一二。”

    韓立一聽這話一怔,隨即輕笑了起來。

    看來不用他主動出去,就有人過來先套近乎了。

    “原來是柳道友來訪,韓某榮幸之至!”韓立口中回道,然後將手中令牌對大門方向輕輕一晃。

    一片銀霞狂湧而出, 大門咯吱一聲後,就自行打開了。

    門外站著一名青麵白發的修士,正是那名在廳堂匆匆見過一麵的老者。

    “道友原來姓韓,柳某貿然打擾,還望道友不要見怪。”老者一臉笑容,滿口的客氣。

    “,在下怎會如此想。就算柳兄不來,韓某也打算去拜會幾位道友呢!”韓立是何等人,從人界的凡人一步步的修煉至今,對人情世故的老練,絕對隻在眼前這位柳姓老者之上,當即春風滿麵的說道。

    如此一來,兩人隻是聊聊數語,卻仿佛多年好友般的熱情之極。

    “剛才聽卓賢侄言,道友是天衛大人親自帶回城中的,那道友肯定是下界剛剛飛升本界的修士,就不知道友來自下界哪一處人界之地。”柳姓老者說著說著,話題一轉的問道。

    “哪一界?這個……在下也不知靈界如何稱呼諸多下界的,倒不好回答了。這樣吧,等韓某以後了解清楚相關事宜後,再告訴道友如何?”韓立目光一閃,微笑的回道。

    他可不會輕易透漏自己的真正出身,畢竟在人界的時候,他可頗牽扯到一些和靈界大人物有關的事情中,無論哪位天瀾獸本體還是銀月口中的天奎狼王,都絕不是現在的他能招惹起的。

    “這是老夫糊塗了。道友初到靈界不久,對這一切自然不甚了解的。不過,像道友這般初代飛升修士,個個都潛力驚人,進階煉虛的比例遠非我等這樣的飛升修士後裔和靈界的本土修士可比,更受長老會重視。多半道友不用經過什麼考核,直接就會被任命青冥衛的。”柳姓老者哈哈一笑起來。

    “初代飛升修士?柳兄能否給在下解釋一二。”韓立目中疑『惑』之『色』閃過,笑容一斂的直接問道。

    “這不是什麼秘密,自然可以的。其實韓兄隻要在本城多住一段時間,對這些事情就一清二楚了。”柳姓老者嘿嘿一笑的說道。

    “其實所謂的初代飛升者,就是指韓兄這樣的直接從靈界飛升本界的化神修士。你們身上帶著的異界氣息非常濃重,即使每年服用一粒滅塵丹,也足足要花費三百年之久才能清除幹淨的。而初代飛升者的嫡係後代,在數代之內也會帶有部分的異界氣息,隻要一進階元嬰期,同樣會有兩『色』雷劫降臨。就像我這樣,是初代飛升修士的二代嫡係,在一進階元嬰期後,就必須馬上趕回天淵城,要服用滅塵丹壓製異界氣息,否則同樣死路一條。隻有等異界氣息徹底被清洗了,才可以自由離開天淵城的。從初代修士算起,大概五代之外的嫡係血脈,就不會含有異界氣息了,完全和本土修士一般無二了。”青麵老者解釋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柳兄已經是化神修士,想必異界氣息早已被洗去了,怎會還留在這。”韓立眨了眨眼睛,突然問道。

    “韓兄一眼看出問題所在了。不錯,即使我等洗去了身上的異界氣息,但是願意自行離開天淵城的,據我所知根本沒有幾個。不光是初代飛升修士和我等如此,就是從三皇七地補充進來的本土修士,也是決不願輕易脫離天淵城的。”柳姓老者笑嘻嘻的回道。

    “哦,韓某有些感興趣了,還望柳多指教一二。”韓立心中一動,麵上含笑的問道。

    “很簡單,在天淵城的話,修煉速度是其他地方的一倍以上,並且三境七地有的東西,天淵城肯定有,而三境七地沒有的東西,我麼天淵城還會是有的。韓兄想必明白在下的意思了吧。”老者望著韓立,大有深意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21 18:26:51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