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金庭舟與天淵衛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金庭舟與天淵衛

    一連接下十幾波雷球後,法力轉眼間就消耗了大半,天上雷劫還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韓立麵『色』有些發白了。

    他雖然神通頗多,但真能低語天劫的沒有幾種的,比如那噬靈天火所化的火鳥,從天劫一開始時,就立刻縮到新修煉的元嬰體內,根本無法驅使出去。

    那那五子魔和啼魂等一幹生靈,在這天劫下同樣的畏縮異常,一副也不堪大用的樣子。

    至於八靈尺和六丁天甲符等一幹寶物,早在空間節點時就已經被毀了,否則倒是抵禦天劫的不錯手段。

    如今剩下的對策,也就隻有寥寥兩三種了,都是準備用來保命的後手,但現在看來不動用也不行了。

    不過,靈界的小天劫怎會這般厲害。要是都是如此恐怖的話,其餘化神修士又是如何度劫成功的。他可不信這些人每一個都比他還厲害的多,麵肯定有什麼度劫竅門才是。

    他心中大為鬱悶了,同時暗暗後悔為何不降有關小天劫的事情,先打聽清楚再說。

    韓立自然不知道,自己所經曆天劫已經遠超小天劫的範疇了。

    也就是他身具數種逆天神通和同時擁有虛天鼎和元磁山這種頂階寶物,換了一個普通的化神修士,早在第一波降下的雷弧時,就無法支撐的灰飛煙滅了。

    現在他深吸了一口氣,身上淡淡血芒隱現,似乎有什麼東西就要浮出身體。

    就在這時,韓立度劫之處數外的地方,空間波動一起,靈光大放下,一團『乳』白『色』光陣在虛空中浮現而出。

    此光陣十餘丈之大,法陣中符文飄動,閃動著刺目的光芒。

    雖然韓立大半心神都用來抵擋天劫,但是如此詭異的一幕出現,自然無法瞞過神念的。

    心中一凜,他身上剛剛浮現的血芒立刻一閃的不見了,同時一邊繼續用元磁神光抵擋著雷球,一邊轉首冷冷望了過去。

    難怪韓立如此慎重了,現在是他度天劫的關鍵時候,附近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從未聽聞過的古怪東西,自然警惕心大起了。

    不過這個光陣,怎麼看的有些熟悉,竟然好像是……

    韓立神念一掃法陣,心中一怔的嘀咕起來。

    『乳』白『色』光陣出一陣嗡鳴聲,接著白光一閃,一輛四方的金舟不可思議的在光陣中浮現而出。

    此金舟仿佛赤金打造,精致異常,但通體遍布密密麻麻的淡銀『色』符文、

    韓立一看清楚這些符文,臉『色』頓時一變。

    “銀蝌文!”竟是這種仙界靈文!

    整隻金舟五六丈大,表麵全都銘印靈文符咒,而那個巨大光陣竟是一個可以憑空傳送法陣。

    韓立心中有些駭然了。

    更讓他吃驚的是,在金舟中心處,有一個半圓形的黃『色』光罩,罩壁凝厚異常,即使以他神念強大,也絲毫無法侵入。

    就在金舟徹底顯『露』出身形的片刻後,下邊傳送光陣就寸寸的碎裂開來。與此同時,金舟中心處的黃『色』光罩也一下消失不見了,現出出兩名身穿金『色』戰甲的修士出來。

    一名年紀略大些,五六十歲的樣子,留著一撮山羊胡子,另一名則三十許歲,麵白無須。

    兩名修士身上金『色』戰甲同樣銘印著銀蝌文,並不時有淡淡的符文飄動圍繞,讓人一見就知道兩件戰甲的珍貴了。

    在神念一掃對方修為後,韓立頭上元磁神光一顫,竟差點就此潰散掉。

    煉虛期修士!並且其中一人還是一名煉虛中期的修士!

    這種等階的存在,怎麼會出現在此地,還是恰好自己渡天劫的時機,難道就是衝自己而來的?

    韓立目盯著這二人,臉『色』有些難看了。

    遠處的黃袍修士等人,自然也看見了突然出現的金舟和兩名金甲修士。

    那些結丹修士一頭霧水不知發生了何事。但火老一見這一切,卻如見鬼魅般的神『色』大變起來,並立刻失聲起來:

    “金庭舟,天淵衛!”火老的聲音都一下尖利起來。

    “天淵衛!是來自天淵神城的前輩?”黃袍修士聞言,臉『色』也一下雪白,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會錯的,我想起來了。這人度的的確是小天劫的,但他是罕見的下界飛升修士,並未經服用過滅塵丹洗髓過法體,所以引發的小天劫才是這種要命的兩『色』雷劫。那些天淵衛肯定察覺到了此處天劫動靜,才直接傳送來解圍的。不過有些奇怪,天元衛為何會如此湊巧的經過這的。”火老兩眼直直的望著金舟,茫然的喃喃道。

    黃袍修士等人早已處在見到天淵衛士的驚駭中,自然無法回答什麼。

    似乎一切都印證了火老言語。

    金舟上的兩名煉虛期修士一現身出來,立刻望向了正在度劫的韓立和上空滾滾而下的雷球。見他仍能支撐下去的樣子,二人臉上均『露』出了一絲詫異。

    但馬上一人手一揚,驀然一張紫『色』符籙從手中『射』出,此符籙一出手後,在一聲巨大雷鳴中,現出一個身高十丈、渾身紫『色』雷電纏繞的巨大光人。

    這光人雙手抱臂,上身赤『裸』,充滿了狂暴之氣,但麵目模糊,隻能隱約感到是一名虯須大漢。

    另外一名金甲修士,也在同樣拋出了青金兩張符籙。

    兩張符籙脫手後,在轟隆隆靈光中,一下化為丈大的青錐和一隻金『色』錘子。

    兩件東西分別被青『色』電光和金『色』雷弧包裹著,散發著衝天的驚人靈壓,一看就具有非同小可之物。

    一名金甲修士麵『色』凝重的打出一道道法決,沒入空中光人身上。

    頓時那巨大光人,兩手衝漂浮的青錐和金錘一抓,兩樣符籙所化器物,當即化為兩道靈光沒入了巨人手中,重新現出了原形。

    這時,另一名修士口中則發出清朗的咒語聲,似乎再配合同伴一起施法起來。

    巨人一揚頭顱,發出了仿佛龍『吟』的嘯聲,隨即手一抬,將青錐對準韓立所在位置,另一隻手卻驀然舉起金錘在錐後狠狠一擊。

    “轟”的一聲巨響,巨人身體紫『色』電弧大作,金錘和青錐也同時泛起了刺目的電光,一聲驚天動地的霹靂聲後,一道紫青金三『色』的電弧從錐尖處狂湧而出,先是纖細如絲,但轉眼間變粗變長,狂漲無數倍,一下化為數丈寬,百丈長的龐然巨物,仿佛一條三『色』真龍在虛空中盤旋扭動,刺目光芒甚至閃亮了大半個天空。

    就在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之際,巨大電弧隻是一閃就消失不見,下一刻驀然出現在了韓立頭頂處。

    “呲啦”作響電的弧聲,閃亮的三『色』光芒,讓身處其下的韓立心中一沉,連呼吸也一下急促起來。

    但馬上,他又大鬆了一口氣。

    因為巨大電弧略一扭曲,就一下鑽入了高空中的烏雲中。

    隨即劈啪之聲大作,各『色』電光在雲中狂閃不定,原本正飄落而下的雷球頓時變得稀疏異常起來。

    見到此幕,韓立那還不知道這二人竟是在出手助自己過天劫,雖然大感意外,但自不會拒絕這種好事。

    當即不及多想之下,他身形一沉,整個人直沉而下。

    此刻的劫雲中給他的感覺極其危險,還是趁機離遠一點的好。

    他所料果然沒錯!

    在他剛一拉開和劫雲一定距離時,雲中巨大電龍的身形再一次閃現後,整個身軀就寸寸裂開了,無數三『色』電弧在雲中迸『射』跳躍,雷鳴聲震耳欲聾,轉眼間,那看似奇厚無比的劫雲竟然稀薄潰散起來,僅僅幾個呼吸間的工夫,就有縷縷陽光洞穿烏雲『射』下。

    這小天劫,就這般硬生生的給破解了。

    韓立並未因此就喜笑顏開,將元磁神光和元磁山一收後,就不動聲『色』的看向一邊,

    在遠處,那隻金舟正不慌不忙的向其飛來,兩名金甲修士臉孔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韓立眉頭皺了一下,隱隱覺得,有什麼大麻煩要找上門了。

    但他站在原地並未動彈分毫,隻是靜靜的等著。

    那隻金舟似緩實疾,幾個呼吸的工夫就無聲息的到了韓立的麵前。舟上的兩名金甲修士均仔細打量了下韓立。

    “是從下界飛升的修士?有些奇怪,化神初期如何能夠飛升到此界的。不過沒關係,既然被我們碰到了,也算你走運,給我們走吧。”那名三十餘歲的白麵修士,終於開口了,聲音不冷不熱的樣子。

    “前別此話什麼意思,要到何地方去?”韓立聽對方一語就點出了自己的下界身份,不禁心中一驚,但表麵緩緩的問了一句。

    “什麼意思?你飛升的時候,出了問題吧。既沒有在飛靈台出現,也沒有去天淵城服役,自然是飛升時遇到了空間風暴,被卷入到了空間裂縫的飛升之人了。”白麵修士嘴角一動,淡淡的說道。

    “飛靈台!”韓立聽得有些糊塗了,臉上現出了一絲驚疑。

    “不錯,我們靈界對應的下界有上千之多,每一個下界都有專門對應的飛靈台,凡是飛升靈界的修士,一出現靈界都會立刻被接往天淵城的。像閣下這樣,在飛升時恰好碰到了意外,流落到了其他地方的事情,雖然極少出現,但也不是沒有過的。不過這些人因為沒有服用過滅塵丹,基本上都會在隕落在第一次的兩『色』雷劫下。閣下能恰好碰到我二人辦事遇過這,自然算你命大了。”另一名年紀大些的修士,卻輕笑的解釋了幾句。

    

Snap Time:2018-04-26 05:42:38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