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天劫降臨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天劫降臨
  這時,韓立已經身處二千之外的一處小山腳下,臉上容顏大變,成了一名三縷長髯的中年人,身形也矮了數寸下去。
  此刻的他身上靈氣全無,重新變回了一名再普通不過的煉體士,並且雙目微閉的盤坐在一塊青石上,臉上絲毫表情沒有。
  過了一會兒,韓立忽然睜開了雙目,嘴角帶起一絲笑意,喃喃了一句:
  “總算將體內的最後一絲火靈氣也散盡了,除非他們親自到跟前盤查,否則絕對無法辨認出的。”
  不過即使如此,韓立也沒有現在就動身離開的意思。
  如今正是風頭上的時候,即使他已經變化了相貌和氣息,也不願冒什麼風險的。
  於是他從青石上一躍而下,幾個跳躍後向山上飛縱而去。
  不久後,他就到了一塊被無數藤蔓和灌木遮蔽的嚴嚴實實的山崖前。
  韓立四下打量了幾眼,滿意點點頭,隨即深吸了口氣,兩隻拳頭驀然金光燦燦,對準身前的石壁連環擊出。
  “轟隆隆“的巨響接連傳出後,一個數丈深的石洞,頓時浮現而出了。
  他身形一晃,人就詭異的一下閃入其中。
  然後對著洞口處,反手又一拳擊在洞頂上。
  頓時一堆碎石掉落而下,一下就將洞口堵死了。
  石洞立刻變得一片烏黑起來。
  韓立卻毫不在意,手掌一翻,一顆早就準備好的月光石出現在了手中。
  他抓起此石往洞頂上輕輕一拍,頓時在巨力之下,月光石輕易的嵌入了洞頂處。
  在淡淡瑩光之下,石洞中頓時清晰了大半。
  韓立找了一處幹淨的地方,坐了下來,這才手上靈戒一閃,從儲物鐲上取出了那個血紅小瓶,目放奇光的打量起來。
  此瓶除了不停散發著血紅光芒外,其他一切倒也普通之極,材質『摸』上去光滑異常,似乎就是普通的瓷器。
  韓立用手指輕輕撫『摸』著小瓶,心中暗自嘀咕著,同時腦中不禁浮現出那名叫噬炎靈族對神血的一切記憶。
  半晌後,他眉頭一皺下,又從儲物鐲中取出一個巴掌大的碧玉圓缽,這才將血紅小瓶的蓋子打開,對準圓缽輕輕一斜的倒下。
  瓶口紫芒流轉,好半天才有七八滴深紫『色』『液』體緩緩倒出,掉在圓缽中全都一滴滴的立刻分散開來,竟然無法融合一體。
  韓立雙目一眯的仔細凝望了一會兒,才伸出一根手指,在其中一滴紫『液』上輕輕一點。結果在其手指似觸非觸的一瞬間,這紫『色』『液』體竟驀然自行跳而起,一下將其指尖包裹進了其中,就想要就此侵入似的。
  但是韓立眉梢一挑下,手指上金光一閃,就將這紫夜隔斷在了肌膚之外,然後輕輕一抖之下,『液』體就再次滑落入了圓缽中。
  “不錯,果然是靈族神血不假。”韓立目中閃過興奮之『色』。
  下麵,他將這些紫『液』再次倒入小瓶中,然後小心的收進儲物鐲中,自己則靜心的在山洞中打坐休息起來。
  雖然他現在法力全無,但辟穀能力卻未失分毫,根本不用吃喝什麼的。
  不久後,一道道神念從韓立所在小山上一波波掃過,韓立身上絲毫靈氣沒有,自然都一掃而過了,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開始的數天內,這些神念的搜索頻繁異常,恨不得一天十幾次的掃過。
  但過了半月後,立刻變得隻有兩三次了。
  而再等兩個月後,則隻有一天一次了,而且動用的神念也明顯遠遠比不上以前的強大,明顯搜查之人換了。
  但韓立不動聲『色』的仍躲在石洞中未出去。
  就這般半年時間一閃而過,再也沒有神念出現了。
  韓立在洞窟中一感應到此變化,心中一喜。
  但又等了數月後,才在某日雙目一掙,一拳擊碎洞口碎石,人才緩緩走了出來。
  他看了看附近一切,並未任何異樣變化後,當即嘿嘿一笑的袖跑一甩,大步流星的直奔山下而去。
  不久,他身形就在山林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年後,落日之城較近一座小城中,到來了一名麵孔陌生的青年煉體士。他匆匆在采購了一批東西後,就揚長而去,不知所蹤了。
  因為最終沒有追回東西,故而有關神血的事情還是漸漸流傳了開來。
  再加上當時參加過三族大戰的一些修士和煉體士也逐漸證明了此事,事著實一連轟動了數年。
  黃粱靈君等煉虛級出手的情況下,東西還讓一名區區化神修士奪取了,自然讓人嘖嘖稱奇不已。
  黃粱靈君仍有些不甘心,在回到落日城後,仍一連好幾年的追查此事,對奪寶修士身份也下了一番心思的去尋找。
  結果讓他無奈之極,奪寶之人顯『露』的幾種神通,個個都非同小可,但卻仿佛是從石頭中蹦出來的一般,竟然絲毫線索沒有,。
  再過一兩年後,簧粱靈君離開了落日城,和那寰天奇相約去了蠻荒世界,就沒人再關注此話題,神血之事就這般不了了之了。
  數年後,在遠離人煙的一處高大巍峨巨山的山腹中,一個四周漆黑如墨的空間中,一個人影靜靜的盤坐麵,身上金光微微閃動著不停。
  在人影一旁卻放著一個血紅小瓶,橫躺在地上,仿佛麵已經空空如也了。
  盤坐人影卻隻是動也不動,要不是輕輕起伏的胸脯,就仿佛泥雕一般……
  百餘年時間對靈界的凡人來說,代表了一生的大半已經過去了。但是對法力高深的修仙者來說,卻隻不過是生命的一瞬間光景。
  百餘年後的一日,巨山一切依舊,但卻一隊騎著巨狼的全副武裝騎士,護送著數輛美異常的獸車,從山腳下徐徐經過.
  其中一輛獸車上坐著三人,一名頭發灰白的老者,一名虎頭虎腦的六七歲男童,以及一名年紀相仿的纖弱女童。
  那老者額頭滿是皺紋,但脖頸之下的肌膚,卻仿佛年輕人一般的光澤彈『性』十足,而一對『裸』『露』在袖跑外的雙手,卻又仿佛老樹枯藤般的幹癟異常。
  但詭異的是,老者十指上的指甲不但數寸之長,看起來鋒利異常,而且還泛動著淡淡的紅光,顯得神秘萬分。
  對麵那對男女幼童,也眼也不眨的盯著指甲上的紅光,大感好奇的樣子。
  老者也沒有絲毫掩飾指甲上異樣的意思,隻是望著這一對童子,微笑不語。
  忽然窗口外一陣獸蹄聲傳來,接著一個男子聲音在獸車外驀然響起:
  “啟稟火老,前邊派去開路人已經回來了,穿雲山方圓千的所有獸群和妖獸,都已經清剿幹淨了。”
  “嗯,做的不錯。如此一來,本商號又開啟了一條新商路,十餘年內,不會有太大問題的”老者神『色』一動,單手一抬,將窗簾緩緩來開了。
  隻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騎士,騎著一頭『毛』發雪白的變異巨狼,正麵帶恭敬跟在獸車旁邊。
  “不過,你真能肯定此山中一隻妖獸都不剩了。要是有擅長隱匿的妖獸躲藏的夠巧妙,妖氣盤未發現,也是正常之事。”老者望了騎士一眼,口氣忽然一變的嚴肅起來。
  “這個應該不會的,除了妖氣盤外,晚輩還請了幾位仙師特別用神念掃視了整座大山,的確再沒有妖獸存在此山中了。”騎士臉『色』微微一變,但馬上肯定的回道。
  ”哦,這樣的話,看來真沒有問題了。請的那幾名修士雖然不過是結丹期修為,但是此山也不可能有太高階的妖獸存在。就這樣吧,繼續前進。“老者滿意的點點頭,隨口稱讚了一句,就想將手上的窗簾放下。
  但就在此時,空中異變突起。
  突然一聲天崩地裂般的巨響從遠處高空傳來,接著從轟隆隆之聲連綿不斷,附近空中的驟然間陰雲密布,呼嘯之聲隨之滾滾而來,整個天空一下變得陰沉異常。
  整個天變的過程,竟然僅僅一瞬間的工夫,老者甚至還未來及先將窗簾合上。
  “那是什麼……”中年騎士身處獸車外,目光一掃之下,驀然頂著巨山高聳入雲的頂部,吃驚的失聲起來。
  老者眉頭一皺,抬手驀然朝車廂“”的敲擊了三下。
  獸車一頓,馬上停了下來。
  老者一推車門,人走下了獸車,出現在了車外的平地上,然後同樣朝巨山之頂所在的高空望去。
  結果臉『色』頓時大變起來。
  “天劫,這是有修士在度天劫!有些奇怪,這好像不是小天劫,但也不像大天劫。“老者驚疑不定的望著遠處山頂電蛇狂舞的天象,有些發怔了。
  隻見遠處的巨山頂部,早已變的漆黑如同鍋底一般,一道道金銀兩『色』的電弧在雲中出沒跳躍不止,沉悶的轟隆隆之聲正是從那邊傳來。而在黑雲稍下些的地方,一股股白濛濛颶風在狂武呼嘯著,不停擊打著山頭,讓山石崩裂,樹木橫飛。
  這時整個車隊全都停了下來,那些騎士也都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這種也許一生都無法目睹的奇景。
  而其他幾輛獸車中卻有幾人騰空飛起,略一盤旋後,就紛紛朝老者這邊飛遁而來。
  

Snap Time:2018-12-17 11:45:01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