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噬靈之威(一)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噬靈之威(一)

    以血影遁速度,韓立幾個呼吸之間的工夫,就已經到了穀口處。

    以他現在的修為,原本因為此遁術過於霸道,在結丹元嬰時無法掌控方向和速度的弊端,在化神後自然而然的解決了。

    故而韓立一邊瞬息百的飛遁著,一邊神念同時向後掃去。

    結果發現了黃粱靈君三人所化遁光並沒有真被甩開多遠,在身後竟然緊追不舍,心中不禁大凜。

    既然麵對的是煉虛期修士,韓立也沒寄希望真可以單憑血影遁就這般簡單的逃掉。

    身處血光中的他,單手一翻轉,驀然多出了紅黑兩顆閃動神秘符文的圓珠,毫不遲疑的向身後一拋。

    隨即兩手掐訣下,口中暗暗的念動有詞起來。

    這時,他所駕馭的血光一閃的掠過了混沌穀的穀口。

    後麵三人急追之下也同樣接近了這。

    兩顆圓珠滴溜溜一轉手,嗡鳴聲一起後,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

    一紅一黑,兩輪直徑十丈的驕陽在虛空中閃現而出。

    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波瘋狂四散開來, 那間形成了一股狂猛無比的颶風,將方圓數內的一切都席卷而進。

    後麵緊追韓立的三人,以那旭天法力最為高深,追的也最靠前一些,再加上以秘術催動遁光追的過快,一下就那颶風卷入了其中。

    倒是稍落後的簧粱靈君二人,因為距離稍遠,頓時一驚的遁光方向一變,險險的從颶風兩側一下繞了過去。

    但就如此,這一人一妖還不忘趁機對旭天落井下石一回。

    寰天奇袖跑一抖,一股灰『色』妖風滾滾而出,而黃粱靈君則單手衝颶風一揚,頓時一道黃『色』光柱一閃即逝的『射』出。

    兩者攻擊一沒入颶風中,頓時轟隆隆的爆裂聲大作,麵馬上傳出了旭天驚怒異常的大吼。

    看來吃了一個小虧,並一時無法馬上脫困出來了。

    這一人一妖卻相視一笑,遁光閃動後,也到了穀口上空。

    這時韓立所化遁光,因為滅仙珠略一阻擋,已經在天邊變得模糊異常了。

    二人卻毫不在意,正要信心十足的再催動秘術追趕時,忽然穀口一側的石壁上“噗噗”兩聲傳來。

    在陰光閃動中,兩道銀『色』火柱狂噴而出,直奔二人狂卷而去。

    因為穀口並不寬廣,再加火柱噴『射』速度驚人異常,銀『色』火焰瞬息就到了他們身前處。

    黃粱靈君心中一驚,不及多想的單手猛然虛空一劈,一道黃『色』劍氣就一斬而出,想將火柱就此劈開。

    但是劍氣方一接觸銀焰,竟“騰”地一下自行燃燒起來,眨眼間就被銀焰化為了烏有。

    銀『色』火柱大盛之下,更加氣勢洶洶的撲來,尚未真撲到身上,一股炙熱高溫,就先就讓這位人族修士一陣的口幹舌燥。

    黃粱靈君見此,卻臉『色』驀然大變,脫口的失聲道:

    “滅靈白骨火”

    隨後如見蛇蠍的兩手一掐訣,身形驟然間從原地消失不見,銀『色』火柱一下卷到了空處。

    另一邊的寰天奇,情形也差不多。

    他一口妖風吹出後,同樣被那銀『色』火焰一下吞噬的幹淨,其駭然的身形連晃數下,帶著一連串的殘影連變動了數個方位,才擺脫那銀焰的追擊。

    “不對,不是滅靈白骨火!白骨火雖然是銀『色』的,但充滿了邪氣,隻有白骨老祖一人能掌控的。絕不可能外傳他人的。”寰天奇方一在黃粱靈君身旁站穩身形,卻臉『色』難看的一口否認道。

    對麵兩股銀『色』火柱卻往中間一聚,形成了一顆直徑丈許的巨大火球,然後火球略一收縮變形,一隻銀『色』火鳥就優雅之極的顯現而出。

    “火靈”

    見到此幕,一人一妖看見火鳥,卻又怔住了。

    但是銀『色』火鳥冷冷的望了二人一眼,雙翅隻是輕輕一扇。

    銀光閃動間,無數拳頭大的火球就在附近浮現而出,一聲清鳴後,火球就全都一顫激『射』而出,密密麻麻的將人妖二人全都罩在了攻擊範圍之內。

    黃粱靈君聽聞不是滅靈白骨火, 心中頓時放了大半,再見這些火球後,一聲冷哼,手一揚,一麵八卦鏡頓時狂漲的浮在了身前。

    另一邊的寰天奇則單手一翻轉,灰『色』電光再次在手中浮現而出。

    二人雖然未弄清楚這銀『色』火焰的真麵目,但卻再也沒有輕視之意,打算全力應對了。

    但就此時,激『射』到途中的漫天火球,銀光大放,突然隨之一顫的全憑空消失了。

    要不是那鋪天蓋地而來的高溫仍在附近空間存在,這些火球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簧粱靈君一怔,不禁雙目一眯的望向了那隻銀『色』火鳥。

    結果方一瞅去,就聽到“砰”的一聲輕響。

    火鳥竟自行爆裂開來,四散的銀焰就像那些火球一般,詭異的一下在空中消失了。

    黃粱靈君臉『色』一下陰沉下來,轉首看了一眼寰天奇。

    這位瓊鼠族的長老,麵容同樣好看不到哪去,有些鐵青。

    “此火即使不是滅靈白骨火,恐怕也非同小可。那名人族修士是何來曆,在人族不應該這般默默無名吧!”寰天奇冷聲的問道,並隱隱透出一絲懷疑之意。

    “不認識,也許是其他兩鏡的修士,反正在我們天元境,我是第一次見到的。不過他要以為單憑這些小伎倆,就真能的逃出我們的掌控了。也未免太自以為是了。雖然沒有來及在他身上種下神念標記,但是以我們的神念強大,一個化神修士在這落日之墓中,隻要沒有跑出萬之外,就絕對無法瞞過我們的神念追索。“黃粱靈君先是凝重的搖搖頭,隨即又向穀外瞅了一眼,冷笑了一聲。

    此刻,韓立遁光早已在天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寰天奇聽了這話點點頭,顯然也讚同此話。

    於是下麵,二人均都在空中閉上了雙目,強大之極的神念緩緩放了出去。

    但是片刻工夫,二人的臉『色』一下變得精彩萬分,似乎有些驚疑,又有些難以置信的模樣。

    “怎麼可能,那人靈力氣息消失了,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黃粱靈具驀然睜開雙目,滿臉的震驚。

    “我也沒有找到那人。這種情況,要麼對方修為遠超我等,要麼就是這人施展什麼獨特秘術,可以將氣息遮蔽的連我們的神念都無法探查到分毫。否則,哪怕他已經隕落掉了,氣息短時間內也不會散的如此徹底。”寰天奇也喃喃道。

    “那肯定是第二個原因了!別忘了,先前此人曾經潛藏在附近,我們卻絲毫都沒發現了。看來這人真是精通某種極其厲害的隱匿神通。”簧粱靈君眉頭皺成了一團。

    “ 這可麻煩大了!有這等通,我豈不是根本無法找到此人了。”寰天奇嘴角不禁抽搐一下。

    “這可不一定,我還有機會的。那人隱匿起來了,肯定無法再施展先前那種遁術逃出多遠了,就在數千之內的樣子。我們隻要發動人手,將這些區域全部控製住。一點點的尋覓,並且用你幻焰蛾的千蛾之術協助尋找。我就不信他還真能藏到哪去。”簧粱靈君雙目寒光一閃,倒想出了一笨辦法出來。

    “千蛾之術!這可有些損耗幻焰蛾的精元。算了,為此動用一下此術,應該還算值得的。不過,那塊落日晶……”寰天奇有些不太情願的點點頭,並忽然提到了落在簧粱靈君手中的寶物。

    “嘿嘿,隻要能尋回靈族之物,落日晶在下一定雙手奉上。就算追不回的,在下也會分給寰兄一半此晶。”簧粱靈君似乎心中早就有了決定,毫不遲疑的回道。

    “好,有道友這話就行了,我這就將……”

    寰天奇微微一笑,正想在說什麼,忽然二人身後處一聲長嘯傳出,接著仿佛天崩地裂的一聲巨響,一股驚人靈波隨之在後麵衝天而起。

    一人一妖心中一凜,當即一回身望去。

    就見身後不遠的颶風此刻已經消失了。但在原來的地方卻有一朵十餘丈大血蓮滴溜溜的轉個不停,在蓮花中心處,旭天正麵沉似水的望著二人,隱有凶光閃動。

    

Snap Time:2018-04-26 04:30:01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