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飛蛾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飛蛾

    “這個自然了。那名叛逆先前已經被我們打成了重傷,再加上被下了感應標記。隻要死死的守住人族的出口,就絕無法逃掉的。一等援手趕來,他就『插』翅難飛的。”黃石公說道。

    綠裙女子點點頭,表示讚同此看法。

    隨後兩名靈族之人又低聲商量了一番後,當即靈光閃動,再次沒入樹木中不見了蹤影。

    同一時間,落日城中的一間密室中,數名氣度不凡之人圍著一張石桌團坐,在說著什麼。

    “藍城主,你說那名靈族之人被困在了落日之墓中,等著我們前去相救?”一名身材瘦高,脖頸上掛著一串烏黑佛珠的頭陀,對一名白袍中年人問道。

    “不錯,這是我剛才收到的消息。對方在逃亡途中,被靈族的追兵擊成了重傷。在落日之墓中傷勢發作,再加上靈族追殺的很緊,故而無法直接到落日城了。需要我們前去接應一二的。”那名白袍人緩緩的說道,麵『色』有些沉重。

    “藍兄,那名靈族人倒底身上帶著何物,到現在可以對我等說實話了吧。光我等二人不算,竟然連黃粱前輩都被你請出了山。一般的東西,應該不會讓道友這般慎重吧。”另外一名鐵塔般的黑膚大漢,也開口問道。

    最後一名身穿寬大黃袍,麵『色』異常蒼白的男子,聽到大漢提到了自己的名子,就淡淡的說了一句:

    “靳道友可說錯了。我可不是被藍城主請來的,而是最近心血浮動,自己出府走走,正好趕上了此事。但我對那名靈族之人帶的東西,同樣大感興趣的。藍城主不妨明言一二了。”

    這位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黃粱靈君! 而‘藍城主”自然是這座落日城的城主了。

    “呂前輩、靳道友,蘭某若是真知道是何物,又怎會一直對幾位不說。在下真不清楚靈族那人帶來了何物。不過,我收到的命令是聖皇宮傳出來的。”藍城主苦笑了一聲,這般的說道。

    “聖皇宮的命令?”頭陀和大漢聞聽此言都是一驚,原本神『色』不驚的白袍人也目中精光一閃。

    “這麼說,此事是聖皇他老人家親自關注的。”頭陀有些將信將疑。

    “這個,就不知道了。但就算不是聖皇親自下的命令,也是那二位其中之一發出的命令。這和出自聖皇大人之口,又有何區別。而且生皇宮發出此命令的同時,還派出一位特使向我們落日城趕來。但本城和天元城距離太遠,中間還隔著數片空間裂縫頻繁爆發的區域,沒有一定時間,特使是無法及時趕到這的。我們就是要保證到這位投奔的靈族,完好無損,讓其帶著那物和聖皇宮特使見上一麵。”藍城主肅然的說道。

    “既然是聖皇宮命令,我等自然無話可說的。不過,我對那靈族小子帶來的東西,更感興趣了。”黃粱靈君輕笑了起來。

    而頭陀和靳姓大漢互望一眼,也不再開口說什麼了。

    “好,既然呂前輩和兩位道友都沒意見,過兩日就出進入落日之墓,找到這位靈族之人。他現在藏在落日之墓的……”

    “誰在那!”就在藍城主向說出靈族之人的藏身之地時,忽然黃粱真君單手向密室的一麵牆壁上一抓,口中大喝一聲。

    “轟”的一聲,一隻黃『色』晶手在牆前浮現而出,一把抓下。

    灰光一閃,什麼東西被一下從牆壁上抓出,但隨即“噗嗤”一聲,那東西在晶手中爆裂開來,一下化為無數根灰絲,密密麻麻的朝四麵八方激『射』而去。

    “不好,萬魂絲!”黃粱靈君失聲叫道,不加思索的袖跑一揮,大片黃霞翻滾而出,一下將身形淹沒其中。

    其他幾人聽聞此言,也全都大驚失!

    頭陀急忙將脖頸上的佛珠一把抓下,化為一團團黑雲護住了全身。而黑袍大漢卻一聲冷哼,手中突然多出一麵黝黑鐵盾,擋在了身前。

    那位藍城主一張口,竟吐出一朵晶瑩剔透的冰蓮。藍光閃動中,人形竟驟然間消失不見了。

    就在所有人都打算硬接這一記意想不到的大殺招時,漫天灰絲在眾人的防禦之前靈光一閃,全都變淡的消失不見了。

    這一下,所有人都不禁怔住了。

    “幻術!”

    黃粱靈君最先反應過來,抬手一招。

    黃『色』晶手一下飛『射』過來。

    仔細瞅了一眼,隻見晶手表麵多出一些銀『色』的粉末,磷光一般的閃動不停。

    黃粱靈君伸出一根手指,沾了一些,放到眼前細看了一下。

    結果這些銀『色』粉末,片刻後就開始一會兒變紅,一會兒變黃的顏『色』不定起來,到了最後,竟然憑空在手指上消失不見起來。

    “是成熟體的幻焰蛾分身,竟舍得自爆掉了。也隻有此靈蟲可以將身體短時間變成無形,才可以侵入此地。但應該有一縷分神借機逃遁掉了。其本體一定就在落日城附近。剛才我們的談話,估計被偷聽了不少。對了,這些蛾粉上有其他的妖氣,應該是妖族之人飼養的此靈蟲。”黃粱靈君臉沉似水的說道。

    一聽黃袍人此話,藍城主臉『色』一下變得難看之極。

    “明天就出發,決不能讓妖族之人搶先了。”藍城主不加思索的說道。

    一個時辰後,離落日城百之外的一座無名小山的山腰處,一名容貌清秀的少年盤坐在一塊山石上,正動也不動的閉目打坐。在其頭頂上,卻有一隻拳頭大小的彩『色』飛蛾,雙翅輕輕扇動著,散發著豔麗異常的點靈光。

    而在少年背後,還站著一名身材修長的宮裝少『婦』,鳳目黛眉,眉宇間隱帶煞氣,赫然是當年韓立見過一麵的黑鳳族的妖女。

    隻是原本傲然之極的此女,如今乖乖的站在少年背後,一臉恭敬的一語不發。

    一聲輕微的破空之聲響起,隨之一道纖細灰絲從高空激『射』而下,一閃即逝後,就沒入了少年頭頂的飛蛾中不見了。

    與此同時,清秀少年睜開了雙目,雙目清澈異常。

    他衝頭頂一招手,並伸出了一根白皙的手指。

    飛蛾立刻優雅的飛下,仿若無物的落在了少年手指的前端。

    隨後飛蛾身上靈光,突然的忽暗忽明,並且顏變幻不定起來。

    足足一炷香的工夫,飛蛾的靈光才停止了變化,重新恢複了平靜。

    “我說黃粱老兒為何出現在城中,原來竟和靈族之人牽扯上了關係。連聖皇宮的人都出動了,那靈族叛逆身上的東西,看來非同小可了。幻焰蛾的分身倒也不算白浪費了的。“少年輕輕的自語道,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沉默了好一會兒後,他才將飛蛾再往頭上一拋,就從山石走了下來。

    “筱侄女,聽說你們黑鳳族上次找回來的小丫頭,體內竟然是變異的真鳳族之血的,天賦驚人之極,短短時間就已經突破到了五級的水準。此事可是真的?”少年竟衝身後的宮裝少『婦』問道。

    “寰前輩所言不假,黛兒那丫頭的確有些天賦!”宮裝少『婦』不敢怠慢,恭謹的回道。

    “嘿嘿,說來也巧,我們瓊鼠族也出了一名天賦不錯的年輕人,年紀也不算大。不如你我兩族結下一門親事如何?”少年忽然一笑起來。

    “這個……前輩厚愛,晚輩自然應該答應的。但黛兒是少族長的嫡親孫女,不是晚輩能做主的。”宮裝少『婦』聞言一驚,但麵上賠笑的回道。

    “此事我自然知道。我隻讓你跟公孫兄傳下此口信而已。我說的年輕人,身份也不同一般的。足以配的上小丫頭的。”少年淡淡說道。

    “是,晚輩一定將此口信傳到。”宮裝少『婦』聞言,暗鬆了一口氣,馬上答應道。

    “好,隻要公孫兄同意此事。此間事了,我就派人向貴族提親。剛才我說的話你也聽到一些了,有一名靈族之人來投奔人族,身上似乎攜帶了什麼重寶,連聖皇宮的人都被驚動了。此事我不知道也就罷了。但既然知道就決不能讓人族得手此事。你們鳳族都有空間天賦的神通,立刻潛入落日之墓中,召集我們妖族之人將此消息放出,一定要搶到人族之前,找到那名靈族。我則暗中跟著黃粱老兒等人。“少年紛紛道,聲音一下變得清冷起來。

    “是,晚輩遵命!”宮裝少『婦』恭敬的說道。

    隨即她單手在身前一劃,頓時一道白濛濛光弧閃現。

    此女身形一晃,就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少年則站在原地又沉『吟』了好半天,才身上黃光一起,帶著那隻飛蛾,竟身形徐徐的沉入地下,同樣隱匿不見了。

    不久後,落日之墓中的人族修士和妖族之人,幾乎同時得到了一道傳自高層的命令,不惜一切代價要找到一名潛入落日之墓的靈族之人。並且雙方都開出了,讓人目瞪口呆的重賞,其中既包括可以讓人修為突飛猛進的靈丹,也有數以百萬計的天價靈石。而黃粱靈君的那一瓶天心丹,赫然也在重賞之中。

    整個落日之墓『騷』動了起來,如此重賞之下,自然人人盡心尋找這位靈族之人。

    原本人妖兩族碰到一起,有時覺得實力相差不大,互相忌憚之下,還可能安然的各行其事。

    現在重賞之下,不由的變得驚疑火爆起來,兩族的爭鬥一時間頻繁之極!

    對這一切,孤身一人的韓立一無所知。

    此刻的他,正麵臨著進入落日之墓以來的第一次凶險之戰!

    

Snap Time:2018-01-24 02:12:50  ExecTime: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