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靈族浮現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靈族浮現

    韓立隻在穀口附近略一耽擱,就感到了十幾道神念連連從身上掃過。

    他不動聲『色』的待了一小會兒,並一連拒絕了數波看出他是高階煉體士,急忙前來邀請的小團體後,就同樣飄然進入了峽穀中。

    這個峽穀,隻是落日之墓人族方麵的數個入口之一。

    其餘地方都被修士用數種奇陣人為的封鎖住了。而這唯一的入口附近,自然駐紮著落日城的一些修士,專門監視著入口情況,以防有什麼意外發生。

    隻是這些修士全都隱藏在暗處而已,據說其中修為最低的也有結丹修為,並且由一名化神期修士坐鎮著。

    在峽穀中,韓立一邊緩緩前進,一邊暗思量著這些天來從他人手搜集到的一些落日之墓的情報。

    此刻他青袍下麵,罩著一件灰撲撲的不起眼戰甲,後麵則背著一杆用布條罩住前端的長槍.

    槍杆黑黝黝的,但末端鑲嵌有數顆青『色』晶石,幽幽放光。

    而長槍本身則淡銀『色』的的,一時無法看出是何材料煉製而成。 而那杆地蛟筋則纏在手腕處數圈,被袖跑遮掩的嚴嚴實實。

    當然韓立最為依仗的殺手,敢冒險進入落日之墓的依仗,自然還是儲物鐲中那兩顆滅仙珠了。有這兩顆至寶在手,隻要不是碰到煉虛期級別以上的東西,就足以保了。

    峽穀越來越寬廣,當韓立走出百餘後,最後一條淡淡的道路也消失不見了。

    韓立站在原地四下眺望了一下,輕歎了一口氣。

    神念無法外放的話,還真的很不方便,無法判斷各處的情況下,他隻好隨意挑選了一個方向而行。

    開始數日中,除了一些偶爾蹦出的小獸和一些蛇蟲外,並未有任何異常出現,也未碰見任何妖獸或他人。

    不過以此區域的廣大,這倒不是什麼奇怪之事。

    但是五日後,韓立麵前出現了一眼無法望到頭的原始密林。

    樹木全都三四十丈之高,枝葉肥大,幽暗陰涼,並且不時能從麵隱隱的聽到一些低沉獸吼聲。

    韓立雙目微眯的看了一會兒,驀然抬腿走進了其中,幾個晃動後,身形就消失在了高大樹木之後。

    以韓立現在的肉體強大,施展在凡人時修煉過的羅煙步,即使森林中藤蔓遍地,灌木成群,他仍然猶如鬼魅,仿佛成了無形之體一般的在麵行進自如。

    若是有其他煉體士或者修士見到此幕,說什麼也不會願意在此片區域輕易招惹韓立的。

    忽然行進中的韓立,銀光一閃,一道銀線激『射』而出,圍著附近的一顆數丈粗的大樹一繞,又飛『射』而回了。

    一聲淒厲的吼叫從樹後爆發而出,接著腥風一起,一頭頭上生有獨角,兩丈來高的黃『色』巨熊,從樹後一閃而出,並在吼聲中狠狠撲向不遠處的韓立。

    但韓立身形連晃幾下,就到了數丈外,絲毫停留之意都沒有,對這隻巨熊視若無睹的樣子。

    “噗通”一聲,巨熊方撲出幾步,就鮮血激『射』,整個身子從腰部一下分成了兩截。

    而身後的那顆巨樹也發出一聲悶響,樹幹一分二,上半截直接倒落而下,正好將巨熊的屍體掩蓋住了。

    韓立一出手,竟然同時斬斷了巨樹和斬殺了巨熊。但那跟地蛟筋所化銀線太過鋒利,直到現在才顯現出一切來。

    而這時的韓立,早已在閃動中再次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於是韓立在落日之墓中的殺戮之行,才真正的開始了。

    三個月後,在一片陌山脈的深處傳來一連串巨響,尖鳴聲和嘶吼聲交織成一片,但“轟”的一聲巨響後,一切又再次的安靜下來。

    而在剛才響動傳來的地方,韓立雙手倒背的站在一個離地十餘丈高的橫木上,神『色』平靜異常。

    而在他四舟,一群青『色』猿猴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趟了一地,足足有二十多頭的樣子。

    這些猿猴一個個膀大腰圓,身上猿『毛』粗硬之極,同時口中『露』出兩根數寸長獠牙,讓它們的麵孔猙獰異常。

    不過這些猿猴屍體,要麼身體被撕裂成數塊,要麼胸口、咽喉等部位多出一個個致命的血洞,鮮血流淌了一地。

    但最讓人心驚的,卻是十餘丈外的一顆粗大樹杆上,一隻渾身紅『毛』、生有一大兩小三顆頭顱的巨大妖猴,被一杆黑『色』長槍從心髒處洞穿而過,硬生生釘在了那。其七竅流血,渾身傷痕累累,剛剛一命嗚呼的樣子。

    “才不過走到這,就碰到了結丹期妖獸。落日之墓,果然名不虛傳!”韓立仔細打量著巨猿屍體一會兒,口中喃喃的說了一句。然後抬手虛空一抓。

    頓時手指上靈戒青光一閃,黑槍從樹幹上一顫,就自行拔出的倒『射』而回。

    巨猿屍體也一下從樹幹上墜落而下了。

    韓立單手抓住了長槍,隨即身形一動,就化為一道虛影的直接沒入了密林深處。

    一時間,這再次寂靜無聲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附近一顆大樹表麵青光一閃,一團翠芒浮現而出,光濛濛的瑩光中,竟有一名身不足尺許的小人。

    此小人身穿綠『色』長裙,頭眉目如畫,身材妙曼凹凸,竟是一名縮小了十倍的美女。

    她眉頭望著韓立消失的方向,眉頭微皺著。

    ”天櫻,剛才為何不願出手。這人隻是一名人族的高階煉體士而已,你我聯手完全可以輕易收拾掉他的。”另一團黃光從某片灌木中悠悠升起,一名身材同樣大小的黃袍老者詭異的浮現,手中還拄著一根白『色』拐杖,用不滿的口氣對綠光中女子說道。

    “黃石公!這次我們潛入此地,可不是為了多殺幾名人族和妖族中人的。而是為了追殺本族的叛逆,追回神血的。能不要多事的話,還是不要多事的好。”綠袍裙女子瞅了老者一眼,淡淡回道。

    “這人頂多相當於元嬰期修士,你我兩名靈將出手,還不是舉手之勞的事情。何用顧及這麼多。我們靈族和人妖兩族可是大敵,能趁機削弱人族力量,還是盡量去做的好。”黃袍老者搖搖頭,不太同意女子的說法。

    “若真能輕易擊斃此人,我也不會介意出手的。但這人卻有些古怪,還是不要打草驚蛇,壞了大事的好。”綠裝女子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出自己的心話來。

    “古怪?天櫻,你發現了什麼?”黃石公心中一怔,急忙問道。

    “你覺得這人真是一名煉體士嗎?”女子目光閃動一下,反問了一句。

    “這話什麼意思?此人手持靈具就擊斃結丹妖獸,身上也沒有靈力波動,不是煉體士還是什麼?”黃石公有些不明所以了。

    “你應該知道,我本體是木櫻成靈,可以直接觀察到一些常人無法觀察到的東西。而這個人神識非常強大,幾乎不在你我之下的。據我所知,人族的煉體士不可能有這般強大神識的。應該隻有人族中的化神修士,才可能擁有的。”女子緩緩說道。

    “強大神識!你是說,這人不是煉體士而是一名化神期修士假扮的?”黃石公臉現驚異之『色』來。

    “我可沒什麼說,我並未在這人身上發現絲毫靈力存在。不過也不排除這種可能的。畢竟人族的許多功法不在我們靈族的天賦神通之下,就算真有這種秘術,也並非稀奇之事。我們此行目的是追殺叛逆,奪回神血。我可不想冒險行事,誤了真正的大事。”女子肅然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若真是化神修士的話,我們也沒有十足把握擊殺的。萬一跑掉,可就得不償失了。不過真是如此的話,人族可真夠狡詐的!那些妖族的高階存在碰見之人可就要到了大黴了。它們怎麼也想不到,一名化神修士竟會假扮一名煉體士,就算是同階的存在,不及防之下也會吃了大虧。”黃袍老者又有些幸災樂禍了。

    “對了,鐵利和赤滅二人也應該進入了此地了吧。出了這等大事,我們五行靈族都應該出動了人手,就不知水靈族派出的是哪一位靈將?”綠裙女子想起了什麼,突然這般問道。

    “這個就不太清楚了。但水靈族是我們五行族中最神秘的一族,神血又是對他們最為的重要。派誰來,都不是稀奇的。”黃石公嘿嘿一笑。

    “這倒也是,不過我來時倒聽聞一些,似乎器靈族似乎也想派人『插』手此事。”女子臉上現出一絲遲疑的說道。

    “器靈族?他們還有臉麵派人,那叛逆就是器靈族之人。”黃石公一聽這話,卻勃然大怒起來。

    “話是這麼說不假,但是器靈族卻似乎認為,就因為如此,它們才更應該派人追殺叛逆的。”女子輕聲的回道。

    “哼,說的好聽。還不是想貪圖我們五行族的那點神血。”黃石公冷哼了一聲,怒容不消。

    “好了,不管怎麼說,器靈族的人大都是對人妖兩族極為了解之人。對追殺叛逆大為有利的。我估計叛逆竟然敢跑到此地來,肯定早就和人族方麵有了聯係。人族估計也會派人接應他的。我們一定要在他們匯合之前,先找到叛逆奪回神血才可。”綠裙女子森然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19 19:38:25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