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銀芯石與天心丹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銀芯石與天心丹

    “一個是叫銀芯石的材料, 一個本人也不知道是何物,閣下要自己看了。”老者淡淡說道,並順手將其中一個錦盒打開,『露』出一快淡銀『色』石頭,拳頭大小。

    接著將蓋子一合,手一揚,竟直接將兩個錦盒『射』了過來。

    “銀芯石!且慢,這個東西我們二人要了!”站在一旁的秀麗女子一聽銀芯石的名字,突然變得驚喜交加起來,而名青年雖然同樣一愣,但馬上反應過來的說道,並單手急忙虛空一抓。

    一股青『色』霞光直接衝那個裝著晶石的錦盒滾滾卷去。

    韓立聽到銀芯石這哥名字的時候,麵上同樣神『色』一動,等到那個青年出手要搶錦盒時,臉『色』一沉。

    一隻手臂隻是一動,“嘎巴”一聲輕響傳來,手臂暴漲數尺,一把將兩隻錦盒抓到了手中。

    這時青霞才剛堪堪到了跟前,竟然絲毫沒有停下之意,直奔韓立身上卷來,想要強行搶回的架勢。

    韓立冷哼一聲,肩膀一晃,身體就仿佛彈簧般的向後滑出丈許遠去。同時一隻金燦燦手掌對準青霞,一拳擊出。

    “噗嗤”一聲,青霞仿佛紙糊一般的就被金『色』手掌洞穿而過,一下潰滅消失了。

    “高階修士!”青年原本已經掐訣的雙手,在韓立一顯現身手後,麵『色』微微一變,變得遲疑起來。

    “錢師兄且慢。可以好好談談的,無須動手。掌櫃,這塊銀芯石應該還沒有賣給這位道友吧。無論什麼價格,我都願意出雙倍的價錢。可否先讓給我們。”呂姓女子叫住了青年,然聰穎異常的向老者問道、

    “不行。即使呂仙子是黃粱前輩的後人,也不能破了在下蒼穹閣的規矩。本店不是拍賣行,並不是誰出的價高就給誰,而是講究個先來後到的順序。除非眼前這位道友真不願要了,閣下才可以買下銀芯石的。”也不知此店是否真有此規矩,還是老者暗中故意的刁難,竟淡淡的如此說道。

    一呂姓女子一怔,不由得螓首一轉,望向了韓立。

    但韓立頭也未抬一下,正將另一隻錦盒打開,『露』出了一塊灰撲撲的長方形礦石,表麵光滑異常,仿佛美玉一般,但偏偏顏『色』黯淡的讓人覺得詭異。

    “家師虯龍尊者。這件銀芯石是呂師妹必得之物。我替呂師妹付雙倍價錢,你將此物讓出來。”錢姓青年盯著韓立,緩緩說道。話語內容雖然客氣異常,但口氣卻生硬的很,仿佛韓立已經占了大便宜一般。

    “不讓!”韓立盯著手中的灰『色』石條,用一根手指輕輕的摩擦之下,眼皮沒抬一下的說道。

    “你說什麼!”錢姓青年臉孔變得難看異常,根本沒有想到韓立會一口的回絕,連思量都沒有思量一下。

    “也許這東西真對閣下同伴珍稀異常,但是你怎麼知道在下就不需要此物了。”韓立望了青年一眼,平靜的說道。

    “我說過了,錢某願意付雙倍的價錢!”青年目光冰冷了下來,話語隱隱帶來一絲威脅之意。

    那名呂姓女子眉頭一皺,但這一次卻並沒有再阻止之意。

    “在下並不缺靈石,閣下若肯掉頭就走,在下寧願付給閣下一筆靈石。”韓立歎了一口氣,喃喃的說道。

    雖然眼前男子和女子大有來曆,都有靠山的樣子,但韓立自持自孤家寡人一個,並且馬上就要進入落日之墓,不突破瓶頸恢複自身法力,估計就不會再出來的。自然不會多在乎眼前的兩名結丹修士。恢複法力的他,兩者法力境界相差太遠了。就是他們的靠山真出手了。他打不贏,逃掉還是有幾分信心的。

    不過,毫不留情的回話,不但田興臉『色』變的蒼白無比。就是那原本麵無表情的老者,也不禁『露』出幾分訝『色』來。

    難道對方也是一位大有來曆之人,竟然麵對虯龍尊者和黃粱真君的親傳弟子,也絲毫不加以顏『色』。

    胥老卻一下有些想歪了。

    聽了韓立的回話,錢姓青年徹底陰霾了下來。

    而呂姓女子卻似乎有了和老者差不多的看法,打量了韓立數遍後,突然檀口一張的說道:

    “閣下貴姓,師從那位前輩門下?說不定令師認得家祖呢!”

    “在下一介散人,哪有什麼師承。至於姓名不說也罷。”韓立一笑,不置可否的說道。

    “是嗎,道友不願說,那就算了。不過,我用一瓶‘天心丹’和道友換下銀芯石如何?這丹『藥』可以讓神念臨時增長丹,可以彌補煉體士原本的神念不足缺陷,在突破瓶頸時,大有用處的。”呂姓女子略一猶豫後,纖手往一翻轉,手中多出一碧綠瓷瓶,冷靜異常的說道。

    “天心丹?呂師妹這可黃粱前輩的獨門秘『藥』,換取這麼區區一塊銀芯石,太浪費了。”錢姓青年見到此幕,立刻大驚的阻止道。

    就是那位一直呆在一旁一語不發的胥老,聞言也有些動容了。

    至於田興卻似乎從未聽過此丹『藥』名字,有些茫然的樣子。

    “臨時增加神念,對修士也有作用嗎?”韓立心中一動,脫口問道。

    “修士原本的神念就夠強大,效果自然微乎其微了。呂姓女子聞言有些意外,略微不解的回道。

    “若是這樣的話,呂道友收起此瓶吧,在下不會交換的。”韓立還是搖搖頭。

    這一次,呂姓女子的麵『色』也有些難看了。

    胥老則一臉的愕然!

    要知道天心丹的名聲之大,堪稱突破瓶頸用的絕佳聖『藥』,眼前之人怎麼可能為了一塊區區靈具材料,就拒絕這等好處的。要不是他天心丹對此老身上的奇毒並無作用,他恐怕也會忍不住的將銀芯石要回,親自換給呂姓女子了。

    此女能這麼隨意的拿出一瓶天心丹來,看來頗得這位黃粱靈君的寵愛。

    就在老者驚疑之際,韓立卻已經淡淡的詢問其兩件東西的價格來。

    老者心有忌憚之下,倒也沒有獅子大開口的意思,但仍然說出了一個對普通修士來說,仍是天價的數目。

    韓立聽了點點頭,手掌一翻轉多出了一枚儲物鐲出來。然後另一隻手上的靈戒在鐲上隻是一劃,一堆高階靈石掉了出來。足夠付兩件物品綽綽有餘了。

    這些都是韓立在途中,將從人界帶來的大批低中階靈石換過來的。

    在靈界,低中階靈石對韓立的修煉幾乎沒有什麼作用,如此之下,自然換成高階靈石的好。

    掌櫃二話不說,同樣用手上的儲物鐲就靈石一收,這場交易也就算完成了。

    韓立則將錦盒一收,就直接衝門外而去,田興也心驚膽戰之下,急忙跟了出去。

    青年麵『色』陰晴了好一會兒,終於在心中拿不定韓立真實身份之前,沒有阻攔韓立的離去。不過,此子心中卻已經暗暗決定,回去後就馬派人調查這人的身份,看看對方到底什麼來曆再說。

    而呂姓女子則注視著韓立的背影,嘴唇微咬了一下,心中同樣覺得鬱悶異常。

    走到店鋪外的韓立,心情卻很不錯,對到手的兩種材料,非常的滿意。

    其實這兩種材料中,還是那塊灰『色』的石頭,價值更高一些的。

    因為那是一種靈具材料的變異材料,非常的罕見。

    要不是韓立曾經因為學習靈具煉製之術時,憑借過目不忘的強大神識,特意將虞陽城中的藏書看了個七七八八,恐怕還無法想起此物的。

    但對於一般靈具師來書,這種材料實在算不得什麼好材料,反而不如一般的精品材料好用的。反倒是用在修士的某些特使法器寶物煉製上,另有一些神奇用途的。

    但對於韓立這個異類來說,這種材料卻是妙用無窮,心滿意之極的。

    接下來的數日,韓立再跟著田興將落日城其他幾處出售材料的店鋪都轉了一遍,又收集到其他幾種後,就打發田興離開了。而他本人則找了一家不起眼的靈具煉製店鋪,租下了其一整間煉製靈具鋪子,開始閉門不出起來。

    ……

    一個月後,韓立神『色』平靜的離開了落日城,走上了半個月後,一人來到了了一個巨大峽穀麵前。

    這就是落日之墓的入口。

    整個峽穀足有數許之寬,無論地麵還是兩側,都遍布鮮紅顏『色』怪異石頭,連附近空中似乎都被映成了赤紅顏『色』,看起來讓人觸目心驚!

    而在巨大峽穀附近,卻有一些修士、煉體士三三兩兩的聚集在那,有的在竊竊私語什麼,有的在麵無表情的在附近打坐不動。這些人大都是修為不太高的中階修士和煉體士,隻能找到足夠的同伴後,才敢組成一支支臨時的隊伍,走進了大峽穀中。

    當然也不時有些早就聯係好的隊伍,直接從遠處呼嘯而來,在入口處停也不停一下,直接進入到了其中。

    更有一些自恃修為高深的高階修士和煉體士,也同樣毫無顧忌的一閃進入。

    但無論修士還是煉體士,卻都沒有任何一人敢飛的太高,頂多離地十餘丈左右的在低空飛行。

    因為隻要不是腦子不清楚的人,都會都知道一旦在這片土地上飛到太高地方,就等於將自己的一條小命大半交給妖修或者其他心懷叵測之人的手中。況且除此之外,落日之墓還生活著不計其數的禽類古獸,讓空中徹底成了沒有禁製的禁空之區。

    

Snap Time:2018-01-23 08:28:20  ExecTime:0.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