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傳承珠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傳承珠

    “ 一具傀儡不配和你對話,那本宮如何?”土包上空忽然空間波動一起,一團黑『色』火焰詭異閃現,隨即變形凝聚,化為了一名麵『色』清冷的宮裝少『婦』。

    此女一現形而出,立刻用不善的目光望向韓立,確認韓立的確隻是一名普通凡人後,嘴角一絲不屑閃過,一根隻手緩緩抬起,驀然對準了韓立。

    韓立神念無法感應到什麼,但是修為到他這種可以溝通天地元氣的境界,自然對危險有一種無法說清的莫名預測。

    宮裝少『婦』出現的一瞬間,他就腳步一停,臉『色』大變了。

    而當此女再用手對準他的一瞬間,韓立更是激靈一下,全身汗『毛』一下倒豎了起來。

    一種自他踏入修仙界一來,從未感覺到的強烈危險,驀然降臨到了身上。

    幾乎是條件反『射』,韓立不加思索的袖跑一抖,兩件圓乎乎東西一下滾落而下,落到了手心中,再飛快將手中之物往身前一托,,盯著空中少『婦』一言不發起來。

    是一黑一紅兩顆拳頭大圓球!表麵隱有神秘流芒閃動,顯得神秘萬分。

    “滅仙珠!還有兩顆。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此寶!”宮裝少『婦』一見這兩顆珠子,卻如同見鬼般的臉『色』大變,手鐲上原本剛剛泛起的一縷黑『色』火焰,頓時驟然而止了,用驚怒異常口氣的大聲問道。

    一見此女果真認得手上的滅仙珠,而且流『露』出忌憚之『色』,韓立心中卻為之一鬆了。

    “嘿嘿,道友認得此物就好。” 他淡淡說道,但先前暗捏了一把冷汗,害怕此女修為還遠在預料之外。連滅仙珠都無法對其造成威脅的話,那就絕無幸理了。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暗暗叫苦不迭的。

    本因為此趟出來,隻是麵對區區一具『操』縱屍體妖獸分魂而已。卻沒想到竟一下麵對一名修為在化神境的高階妖修。

    人類境域中,怎會出現這種等階的妖修?

    眼下雖然用滅仙珠鎮住了對方,但稍有不慎,就此隕落身亡,絕對大有可能的。化神期修士的厲害,原本就有化神級境界的他,自然最清楚了。

    宮裝少『婦』臉『色』同樣陰晴不定,盯著韓立的目光像刀劍一般的犀利,絲毫不加掩飾身上的殺意。

    “你真以為憑借滅仙珠,就能擊殺本宮?”少『婦』紅唇一啟,森然說道。

    “也許不能,但兩顆滅仙珠,重傷道友應該又七八成的把握。”韓立不為所動。

    “是嗎,但滅仙珠這種寶物,以你區區一個煉體士施展,同樣無法跑出威能之外,你想『自殺』不成!”少『婦』冷笑了一聲。

    “不用話,同樣小命不保。在下為何不做此一搏。”韓立輕描淡寫的回道。

    “就算這樣,你真以為本宮不敢拿一些小傷,來換你的狗命。”少『婦』怒極反笑起來。

    “嘿嘿,當然不敢!道友身處人類境域,負傷之後,恐怕就無法掩飾身上妖氣。就算能跑得了一時,又如何能逃得過其他高階修士的追殺。我沒記錯的話,化形以上妖修進入人類境內,原本就是違反協議之事。人人都可誅殺的。”韓立幹笑一聲,但雙目微眯了起來。

    “區區一名凡人,還敢威脅本宮,你的膽子還真是不小。“少『婦』忽然聲音變得有些詭異,仿佛有些飄渺不清,同時瞳孔隱有紫芒閃動,浮現一種將人心神全吸進去的詭異魔力。

    韓立原本緊盯著對方,此刻目光自然不可避免的被吸引而進,冷咧眼神一下變得有些茫然起來。

    宮裝少『婦』見此,心中大喜,肩頭一動,似乎就想要有所行動。

    但是這時,韓立有些呆板的麵孔上,一絲譏笑顯現,接著瞳孔驀然藍芒大放。

    少『婦』隻覺雙目一陣眩暈,心神巨震之下,身形一個跌的差點從空中墜落而下。

    “『迷』魂大法,你也會『迷』魂大法。”少『婦』到底神識足夠強大,雖然出其不意的被韓立用靈目反噬一下,但馬上清醒了過來。不過就是如此,再望向韓立時,此女一臉的震驚,如同見鬼般的失聲起來。

    麵對少『婦』的駭然,韓立卻高深莫測的一笑,站在原地未動,絲毫沒有趁此機會出手的意思。

    宮裝少『婦』臉上很快回複了常『色』,但望向韓立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多出了幾分驚疑。

    就算此女再自傲,此刻也明白對方絕不像表麵上看的如此簡單,並非普通的煉體士。

    “你想怎樣,就這樣和本宮一直僵持下去。”少『婦』掃了一眼韓立手中的兩顆滅仙珠,又望了一眼土包上顯得有些無措的女童,聲音陰寒無比。

    “將這小丫頭留下,道友盡管離開就是了。”韓立略一思量後說道。

    “不可能,黛兒是我們黑鳳族的直係血脈,一定要帶回本族的。”宮裝少『婦』想也不想,一口拒絕了。

    見到對方回答的這般果斷,韓立心微微一沉,陰沉的一語不發起來。

    對麵的少『婦』也同樣沒再說什麼的意思,兩者竟一時僵持在了那。

    一陣微風吹過,沙沙之聲作響,附近一下變得寂靜之極!

    “韓大叔,你不要和筱姑姑再爭下去的,我是自願跟姑姑走的。”土包上被紫袍大漢抱住的女童,突然聲喊道,聲音大嬌嫩異常。

    一聽此話,韓立怔住了,隨即眉頭皺起了,而宮裝少『婦』麵無表情,似乎對女童此話並不感到吃驚。

    “黛兒,你在說什麼,自願跟她走到,你知道她是誰嗎?”韓立一驚,但隨即冷然問道。

    “我自然知道了,筱姑姑已經施法讓我知道了一切。”黛兒小臉一揚,稚氣尚存的小臉上,竟『露』出一絲與其年齡截然不同的堅決。

    “施法!你對她動了什麼手腳?”韓立是何等閱曆之人,馬上就聽出了其中的蹊蹺,厲聲的衝少『婦』喝道。

    “何需動什麼手腳。本宮隻是將我們黑風族的傳承珠注入到了她體內,讓其繼承有關我們黑風族的一些東西而已。當然她現在不可能馬上消化幹淨,但是對自己的半妖身份,卻已經知道的很清楚了。”少『婦』輕撫了下肩頭的青絲,淡淡說道。

    一此話,韓立有些恍然了。

    雖然尚不太清楚,所謂的傳承珠有何具體神通,但多半是那種將承載先輩經驗、秘術、甚至部分閱曆的小部分精魂,煉製成可以讓後輩繼承的一種寶物。

    這種東西,在人界也並非沒有的。隻是人界的此類寶物,不但繼承條件苛刻之極,一個不小心,就可讓繼承者一一命嗚呼。更糟糕的是,這種傳承一般來說並非完全的繼承,在繼承過程中總會造成大量的流失,到時候繼承者能接受十之一二的內容就算不錯了。

    這黑風族的傳承珠,就算另有他不了解的靈妙,想來也不可能會完全解決這些弊端的。

    而吸收了傳承珠的的小丫頭,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久後將接受的東西完全吸收消化後,就不再是純粹的自己了。

    韓立沉默了許久,才衝女童再問道:

    “你真想好了!若是一去妖族後,就必須徹底舍棄人類的身份,以後也不能見到這邊的親人了。”

    “親人!除了爺爺外,原本就沒有什麼親人了。現在爺爺已經這樣了,黛兒留在這還有什麼用?再說我想和父親生活一起。”女童搖搖頭,神態有些黯然。

    “既然這樣,我也不勉強你了。你跟此人走吧。”聽到女童如此說了以後,韓立輕歎了一口氣,單手抓著兩顆滅仙珠一轉身,,毫不遲疑的向後大步流星而去。

    見韓立走的這般幹淨利落,宮裝少『婦』一怔。女童卻有些不舍起來,輕咬著嘴唇,還是沒有再說什麼出口。

    韓立看似步行而走,但偏偏速度驚人,隻是一會兒工夫,就化為一個黑點,徹底消失在了天邊處。

    “黛兒,我們也走吧。萬一此人向附近高階修士報告我們行蹤。就有些麻煩了。”少『婦』目含煞氣的望著著韓立背影半天,但最終還是沒有出手,如今臉『色』不太好看的低首對下邊女童說道。

    “他不會這麼做的。”黛兒臉上閃過一絲與其年齡絕對不相符的異樣神情,低聲的說道。

    聽到女童此言,宮裝少『婦』卻搖了搖頭:

    “不行,一名人類怎可以相信什麼。我們走吧。”

    一說完這話,宮裝少『婦』抬手衝下邊的黛兒虛空一抓。

    女童直接被攝到其身邊,同時紫袍大漢也在法決一催之下,肉身那間被一股黑『色』火焰包裹,化為了灰燼。接著火焰一凝,化為一團黑光的衝天而起,被少『婦』一口吸入了體內。

    接著此女手一揚,一塊錦帕在頭頂浮現,隨之往下一罩。

    在黑光閃動中,少『婦』單手抱著女童化為一股青煙,就此消失不見了。

    第二日清早,遠在百之外的人類營地中,數道遁光禦器飛起,直奔某個方向激『射』而走。

    正是出發取寶的金玉宗修士和韓立等人。

    他們一行人,這一去再也沒有回來過。但奇怪的是,方夫人、張奎等人對此卻視若無睹,其他的護衛隊員,也對有關韓立之事,個個絕口不提。

    仿佛韓立這位副領隊,從未在天東商號中出現過一般。

    

Snap Time:2018-04-26 23:40:00  ExecTime: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