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九玄明玉潭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九玄明玉潭

    一聲嬌叱後,一道黑『色』火焰隨之飛出,驀然化為一隻漆黑油亮的丈許大怪鳥。

    此鳥隻是雙翅一展,就不知怎麼的一下橫跨三十餘丈,出現在了老者身後處,一撲而上。

    那黑袍老者顯然也不是等閑之輩,雖然尚未回頭 但似乎已經知道身後發生的一切,不加思索的一聲大吼,一隻袖跑向後一甩,另一隻手則一『摸』天靈蓋,頓時一把灰『色』小幡和一件碧綠玉扇同時出現在了身後,一下化為灰綠兩『色』的凝厚光霞,將身形淹沒進了其中。

    但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那隻黑『色』大鳥一撲到光霞之上,就化為洶洶的黑『色』火焰。

    原本看似不同一般的光霞,竟“噗嗤”一聲後,紙糊般的化為烏有。隨即老者自身的護體靈光,更是直接被黑『色』火焰點燃一般,瞬間也化為了妖異的黑『色』。

    老者坑都不吭一聲,就連軀體帶元嬰都在火焰中化為了灰燼。

    然後黑『色』火焰往空中一卷,再次化為了一隻黑『色』大鳥,往原路飛『射』而回。

    這時數十丈的紫袍大漢屍體旁邊,空間波動一起,一名妙曼人影現身而出,衝著遠處飛來黑鳥一招手。

    此鳥頓時化為一股黑煙, 一下沒入其手腕上的手鐲中消失不見了。

    而那人影,正是明明已經離去的那名宮裝少『婦』。

    此女目光朝遠處的老者葬身的地方冷冷望了一眼,又瞅了一眼詭異懸浮在身前的屍體,臉上『露』出一絲譏諷。

    “區區一名冥屍穀的元嬰修士,連本宮的靈禽都對付不了,也敢跟隨本宮後麵鬼鬼祟祟的!不過,冥屍穀的化屍術倒也頗為神妙,這具臨時改造的軀體,正好借來一用的。”

    一自語的說完這話,宮少『婦』一張口,立刻飛出一拳頭大的烏光,一閃即逝的沒入了紫袍大漢軀體中。

    隨即少『婦』兩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片刻後,屍體表麵驟然間浮現一層黑芒,隨即又一閃的消失掉了。

    大漢身形一動,雙足就落地的站到了少『婦』身前,隻是目光呆板,毫無靈『性』的樣子。

    宮裝少『婦』手掌一翻,那隻血紅圓珠再次出現,手一揚,圓珠就衝大漢『射』去。

    紫袍大漢木然的一張口,一下將圓珠吞進了腹中。

    見到此幕,少『婦』臉上『露』出一絲詭異,嘴巴動了幾下,但沒有任何聲音出口。幾乎與此同時,但身前的大漢忽然『露』出了和少『婦』的相似的表情,口中驀然傳出了和紫袍大漢生前一般無二的聲音:

    ”不錯,不錯。隻要沒有元嬰以上修士出現,應該不會發現這具軀體的異常。一點點的分神,足以應付眼下的一切了。”

    隨著少『婦』口中“咯咯”一陣嬌笑,身形一晃的再次消失不見。

    隻剩下紫袍大漢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後,忽然大漢目光一閃,抬腿就走,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密林中。

    如此一來,這片區域很快恢複了原先的平靜,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同一時間,方夫人所在的木屋中,韓立已經聽完了對方講述的一切,臉上現出沉『吟』之『色』。

    “聽夫人剛才所說,是想讓我協助秦仙師等人去一座妖獸巢『穴』中,取一株叫‘七葉陰血芝”的靈草,但通向此靈草的唯一通道,被那些妖獸設置了一種金行禁製,需要一名皮糙肉厚,並且力氣極大的煉體士前去破除此禁製。是嗎?”韓立緩緩的開口了。

    “韓兄弟所說不錯!以我們的修為雖然也能強行破除此禁製,但動用法力的話,被很可能被看守妖獸提前發現,搶先吞下此靈草。故而隻能找沒有法力的凡人去悄然破除禁製。當然秦某絕不會白讓韓兄弟冒險的,事後一定有重謝的。”錦袍男子誠懇異常的說道。

    “重謝?” 韓立目光閃動了幾下。

    “不錯,道友是否聽說過本宗的九玄明玉潭。此潭深處之水具有不可思議的古怪力量,對我們修仙者用處不大,但是對凡人修煉的煉體術來說卻有極大用處。可以刺激全身,助其突破一次瓶頸。當然這種效用隻有一次。再次浸泡的就沒有用了。因此不少煉體士和本宗是交好的,其中不乏中高階煉體士。隻要閣下答應助我們拿到靈『藥』,我們師兄弟幾個就聯名給道友求下一次浸泡的機會。韓兄弟覺得如何。“錦袍男子期盼的說道。

    “九玄明玉潭!在下還真的第一次聽說過。“韓立眉梢一動,『露』出一絲遲疑來。

    “道友似乎出身極遠地方,不知此事倒也不稀奇。畢竟金玉宗也並非太大宗門。但是附近煉體士卻是人人皆知此事的。稍微向他人打聽一二,就可知真假了。”秦姓男子微笑的說道。

    韓立聞言,再次沉默了下來,半晌後,才沉聲的問道:

    “隻是協助破除一道金行禁製即可,其他的一切無需我出手?”

    “這個自然。請韓兄弟出手,就是為了對付這金行禁製的。其他事情都交給我師兄弟幾人了。獸『潮』一爆發,那妖獸巢『穴』中附近的普通獸類肯定大為的減少,潛入妖獸巢『穴』,就大為的簡單了。唯一可惜的是,安遠城被攻破的太早了點,洞『穴』中的幾隻妖獸恐怕並未減少多少的。”錦袍男子見韓立有些意動,當即大喜的說道。

    韓立聞聽這話,則心中念頭再次急轉起來。

    說實話,若沒有這個所謂的九玄明玉潭,而給其他的好處。韓立根本就不會去替這幾個小輩取什麼陰血芝。這種對結丹修士有用的靈草,早就對他半點吸引力沒有。但是可以助其突破煉體術瓶頸,這一個不大不小的好處,足可以省卻他十餘年苦修之功。這對現在爭分奪秒,想早一步將金剛訣修煉大成的他來說,卻是一個不小的誘『惑』。而區區一個金行禁製,對他這樣半個陣法大家來說,即使不用法力,破掉也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好!隻要能讓我確信,幫助幾位取到陰血芝後,真可以進入九玄明玉潭中一次,我就答應此事。”韓立心中有了決定後,也不客氣,盯著秦姓男子鋒芒畢『露』的說道。

    既然對方已經察覺到自己不是普通的煉體士,自然也無須在隱瞞什麼了。

    見到韓立說話的口氣一變,方夫人和潘青都有一些意外。但方夫人是七竅玲瓏之人,略一思量,也就有些恍然了。雖然不知心中如何所想,但臉上含笑不語,並未再開口參與進什麼。

    “韓兄弟想要一個保證,這還不容易。幾位師弟,將那東西拿出來吧。”秦姓男子說著,單手往手腕上儲物鐲一『摸』,頓時一件白濛濛的玉佩出現在了手中。

    潘青和另一對年輕男女也拿出了同樣一件東西。

    錦袍男子將這些玉佩一收,就遞給了韓立。

    “這是……”韓立瞅了這些玉佩一眼,,眉頭微微一皺。

    “這是們金玉宗弟子的每人必備的靈心佩。麵都被門中長輩施法過,蘊含我等一絲精魂在麵,原本都是一對的。隻要本宗弟子離開宗門,必定會將另一隻留下。萬一遇害,或者出了什麼差錯。本宗長輩就可借此尋到我等的。當然此佩被毀的話,我等也同樣心神受損,對以後修為大為的不利。現在我們幾人暫時將此物交給韓兄弟保管,可見我等的真心了。若是韓兄弟還是不信,在下也沒有太好的辦法了。”錦袍男子鄭重的說道。

    “在下相信秦兄等人不是無信之人,就如此辦吧。”韓立雖然神念無法放出體外,但是雙目卻是經過明清靈水洗滌無數遍,即使不用灌注法力,如此近距離,也可看出這些玉佩上隱含一絲魂力,似乎真的所言不假,故而微微一笑的說道。

    隨後他將這些玉佩收進了懷中。

    就算這些玉佩真的有些問題,但憑他的神通,幾人事後真要反悔的話,又怎能由得他們了。

    見韓立真的答應下此事,錦袍男子等人均都高興異常,再閑聊了一會兒,約好了休整一日,後天再出發的時間,幾人就紛紛告辭了。

    韓立則被安排在了附近另一座稍小些木屋中,讓其好好的養精蓄銳。

    轉眼間,一夜一日無事,當第二天夜晚再次降臨時,這個臨時的人類聚集點卻忽然熱鬧起來。。

    因為安遠城的城主,竟然安然的出現在了營地中。如此一來,自然引起其他人的一陣『騷』動。

    甚至連方夫人都離開了木屋,前去親自拜見這位趙城主一麵。

    韓立聽到此消息後,腦中隻是一閃那名叫“黛兒”的女童麵容,隨即心中就波瀾無驚了。此女能找到自己的至親之人,應該真的無事了。

    但是沒多久,就有人前來叫韓立過去一趟。

    原來這趙城主和手下略一商量,就打算帶其孫女去天元城,投奔一位好友去。不過在臨走前,那叫“黛兒”女童,一定要再見一見韓立。

    趙城主似乎也想順便謝謝他這位其孫女的救命恩人!

    韓立聞言略一思量,也就答應的走出了木屋。

    

Snap Time:2018-01-20 21:21:30  ExecTime: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