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狂獸之潮(四)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狂獸之『潮』(四)

    “韓兄弟,你金剛訣不是僅僅修煉到第三層吧!”從疤麵漢子口中傳出了這樣的問話。

    “張兄為何有如此一問?”韓立目光一閃,不動聲『色』的反問一句。

    “沒什麼,隻是覺得金剛訣第三層,似乎還無法讓一隻妖狼退卻的。看來韓兄弟真的前途遠大啊!”張奎大有深意的說了這麼一句,就立刻轉身離開了,竟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

    韓立看著疤麵漢子的背影,『摸』了『摸』下巴,嘴角也隨之泛起一絲淡笑。。

    這人似乎話有話啊!

    沒多久,大批安遠城士兵和一批青壯,在另一位低階軍官帶領下登上城牆。天東商號等人總算得以走下了城頭。

    不過,他們自然不可能返回客棧的,而是在當日聚集的廣場附近,統一的被安排在一片石屋中休息一二。

    大部人一進石屋中,都顧不得其他的立刻倒頭大睡。

    韓立雖然絲毫疲倦沒有,但也沒有在如此混『亂』情況下出去『亂』闖的意思。當即就在床上打坐調息,繼續默默參悟金剛訣的功法。

    一夜無事,轉眼間就過去了。

    第二日一早,震天囉鳴聲驀然再次響起,狼嘯聲與之呼應的遠遠傳來,不久後,城牆方向喊殺聲大起,拉開了獸群的第二次攻城。

    這一戰,似乎比昨日還要猛烈,廝殺之聲從早上一直持續到晚上,一隊隊後備士兵和青壯不時的從石屋中拉出,然後匆匆的被拉上城頭支援,短短一日光景,光是韓立身處的這片廣場,就有三四批人被拉上了城頭。

    一直到了夜幕再次降臨時,獸群才再次撤離而退。

    當韓立心中一動的走出石屋時,廣場上出現從城頭上撤下的輪換人員。

    如此多人人支援上去,隻剩下兩三成的樣子。大部分人更是渾身是血,缺手缺腳的重傷模樣。

    比起韓立等昨日的守衛人員來說,似乎淒慘的多了。

    不光韓立,廣場附近也有許多人走出了石屋,見此情形,也大吃一驚。當即有人上去詢問今日之戰的詳情。

    這才知道,今日攻城狼獸中竟出現一種體形仿佛狸貓的小狼。它們不但身輕如燕,而且身上狼『毛』,竟然仿佛刺蝟般的激『射』而出。而這些硬『毛』竟然帶有劇毒,一被『射』中,片刻工夫就喪失了戰鬥之力,再不加以施救的話,就會毒斃而亡的。

    這種小狼眼前從未聽說過,可能是一種新變異的青狼獸種類。這種事情在獸『潮』中雖然不是經常之事,但也並非太稀奇。

    隻是每一次新變異獸類的出現,自然讓人類一方傷亡不少。但是這種新的變異獸類,卻很快就會被淘汰消失的。否則,現在狼群中的變異狼獸,絕不會就這簡簡單單一兩種的。

    但現在來說,這種變異小狼一大量出現,立刻讓不及防備的守衛傷亡了大半。要不是指揮者,不計傷亡的調動大量後備人員上去,並且那批“靈隊”數次出手相助,今天一戰恐怕危險之極了。

    聽到這些撤下來人員的回答,在場人的心都沉重了起來。

    所有人都隱隱覺得,這次獸『潮』似乎比傳聞中凶惡的多。對能否守住此城,不覺有了幾分動搖。

    韓立雙目微眯的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後,就二話不說的重新返回石屋,臉上始終波瀾無驚。

    他心中也的確對這一切無動於衷的。

    即使這座安遠城真的被攻破了,憑他身手和身上的兩顆滅仙珠,衝出獸群而去並不是多難的事情。

    至於城中其他人,他就算有心想救,現在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自然不會做什麼超出自己能力的打算。

    不過眼下獸群如此凶猛,恐怕第一批換下來的守衛無法真休息到兩日,說不定明日就會換上他們了。

    韓立的預料還真的沒錯。第三日清早,天上剛有一隻太陽浮現時,就有人大聲的在門外吆喝,讓他們天東商號的護衛全都出門,在廣場集合。

    當他平靜的出現在了廣場時,發現除了天東商號的人外,還有其他數百名彪悍之輩站在那。其中小半赫然都是煉體士,並且其中不乏手帶有“靈戒”“靈鐲”,身具靈具之輩。 還有那些身騎狻狼獸的騎士,也一個不少的騎在坐騎上,列在一旁。

    這些人顯然全是此處最精銳之輩了。

    韓立眉頭一皺下,就不慌不忙的走到了人群中。

    片刻後,廣場上最終聚集了近千人,這時一人出現在了眾人麵前,正是那位銀甲中年人。

    他臉『色』陰沉的說了幾句話,大概意思就是另一方向的防線吃緊,需要調他們過去加強防守,然後手一揮,就讓隊伍出發了。

    這個消息自然讓在場種人都大吃了一驚。

    他們這兩天隻是知道麵對的青狼獸十分不好對付,沒想到另一麵的情形似乎更加的糟糕。好在聚集在這的都是一些見識不凡之輩,倒也沒有因此議論紛紛,隻是一陣掃『騷』動後,大部分人就紛紛坐上一隊獸車,直奔安遠城另一麵而去。

    街道上除了一些巡邏的騎士外,再也沒有什麼行人走動。

    如此一來,獸車狂奔之下,一個多時辰後,就到了安遠城的另一邊城牆處,然後眾人紛紛從車上下來。

    在附近早就有十幾名軍官等在那,一見韓立等人的到來,立刻一哄而上,一番爭吵後就將他們瓜分的幹幹淨淨,接著馬上帶著他們分赴各個城樓。

    這樣一來,天東商號之人自然也被分散了開來,除了七八名天東商號的普通護衛跟著他這位副領隊外,張奎以及杜嘯等人全都分離了開來。

    領著韓立他們的是一名大胡子的中年軍官,從身上鐵甲來看和那名肖姓軍官倒是同一等階的存在。

    此人對韓立等煉體士大為和善,特別韓立這波人中還有三人各自攜帶有靈具,讓其對這三人尤為的客氣。並且語氣中多有依仗的意思。

    而韓立的厲害,除了一同來的天東商號的那些人知道點外,其他人自然不會知道分毫,自然沒有引起大胡子軍官的特別注意了。

    韓立當然也不會『毛』遂自薦什麼,隻是一言不發的跟著人群一同登上了他們負責守護的城牆。

    結果入目的一切,讓所與人都麵『色』大變。

    城頭上原本應該整齊光滑的垛口、城樓等一切,竟然全部破破爛爛,無一完整的。更詭異的是,原本青白『色』的地麵也變得烏黑片片,並傳來陣陣腐臭般的怪異味道,讓人聞之欲嘔!

    “這是蛇毒”一名手帶“靈鐲”的漢子往地上烏黑之處仔細看了幾眼,沉聲的說了一句。。

    “不錯,的確是蛇毒。我手下因此喪失戰力的足有四五百之多了。”大胡子聞言,卻苦笑了一聲。

    “難道我記錯了,赤蟒獸不是沒有毒的嗎?”另一名同樣帶有靈具的老者,卻目光閃動的有些不解了。

    “李兄沒有記錯,一般的赤蟒獸的確是無毒的,但是這次變異的蟒獸中卻多出一種變異的帶翅飛蟒。這種蟒蛇雖然體型和普通赤蟒差不多,但是可以借助雙翅短時間內飛行,口中可以噴吐這種黑『色』毒霧。這種毒霧隻要肌膚沾上一點,立刻就可讓人皮開肉爛,噴到石頭上也同樣可以入石三分的。城頭我已經讓人用清水衝洗了數遍,否則光是空中彌漫的毒氣,就讓人五大久待的。”大胡子軍官解釋的說道。

    “這些麻煩了。原本的變異蟒獸就每一條力大無窮,現在又多出能噴毒的,這可不好防守的。”人群中當即憂心忡忡的說了一句。

    “要不是赤蟒獸如此難以對付,上頭又怎會將諸位調到這來。我聽說青狼獸那邊,似乎也出現了新的變異狼獸。”大胡子『摸』了『摸』胡子,神『色』凝重無比起來。

    “青狼獸也不太好對付的。不多為何還不見那些修仙者出手。修士可最擅長大規模殺傷的法術,對付這兩種獸群以往可都是主力的。”有人忍不住的又這般問道。

    “諸位不要忘了,那豹禽獸從獸『潮』開始至今,還從未『露』過麵的。那些修士必須拿來對付這種更加麻煩的妖禽。否則一旦法力耗盡,這種妖禽再突然出現,我們安遠城必破的。”大胡子軍官輕歎了一口氣,回道。

    聽到回複,其他人不禁都麵麵相覷起來。似乎安遠城的前景真的不太樂觀的樣子。

    “好了,諸位也無需太過擔心。那種噴毒的飛蛇隻能噴吐一次毒霧,隨後就不得不休息一段時日。而經過前兩日的一戰,這種變異飛蛇已經基本喪失了攻擊之力。上麵調諸位的意思,其實還是想用來對付那變異巨蟒的。這種巨蟒獸除了煉體士外,普通士兵很難傷到它們的。城頭的這些被破壞的地方,就是這種巨蟒的造成的。隻要諸位能牽製中變異巨蟒,普通的赤蟒獸本人還有信心對付的。”大胡子軍官一見眾人神『色』有些不對,又打氣的說道。

    “嘿嘿,這點無需大人吩咐,我等既然到此了,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的。不過……”那名帶著靈鐲的漢子,還想再說些什麼,卻忽然從城牆外的天邊處,傳來了數聲似獸非獸,似鳥非鳥的怪異鳴叫聲,讓人聽了氣血一陣翻滾,大為的不舒服。

    漢子口中言語嘎然而止,麵『色』一下變得難看起來。

    不過是他,其他聽到此鳴叫的人同樣神情大變。

    “豹禽獸,它們終於出現了!”一名煉體士望著遠處天空,喃喃了一句,五指不禁將手中兵器一下握緊了幾分。

    這時,韓立獨自站在城頭一處角落,低首擺弄著一塊低階靈石,神『色』安閑之極,仿佛根本未聽見先前的鳴叫一般。

    

Snap Time:2018-07-16 18:39:02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