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沙蟲獸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沙蟲獸

    “韓大哥年紀還未到三十吧,如此年紀就將那金剛決修煉到了此境界,怪不得張領隊如此看重呢。”藍衫少女似笑非笑的問道。

    “柳兒姑娘過獎了。倒是在下雖然簽了血咒文書,但是對天東商號還真沒有多少了解,不知姑娘可否給在下介紹一二。”韓立微微一笑,這般說道。

    “看來韓大哥不是我們天元境之人,否則不會問出這等話來了。”柳兒眼波流動下,掩嘴輕笑起來。。

    “怎麼,天東商號在附近很出名?”韓立目光一閃,有些感興趣起來。

    “出名?韓大哥真是說笑了。我們商號是天元境內三大商號之一,數以百計的大小城市都有我們的分號,總部甚至設在了天元聖城中的。”藍衫少女族嘴角翹起,頗有些有些自得模樣。

    但可惜這一切對剛剛飛升到靈界韓立來說,根本絲毫意義沒有。

    在他心目中,上百城市似乎也不算多,在人界隨便一個小國家都遠不止這些城市的。但看此女樣子卻似乎已經了不起了。就不知是眼前的小丫頭是井底之蛙,還是靈界的確和人界情形不太一樣。

    韓立心中有些奇怪,但是麵上絲毫未『露』異樣,反而故作不知的點點頭道:

    “哦,這麼說我們商號的確不算小了。不過我剛才聽幾位姑娘議論,說是現在的車隊要去安遠城,不知此城是何地方,還有幾天的路程?”

    “你這人不太老實,竟然偷聽我們姐妹的談話。”一名看起來最小的紅衫少女,突然在一旁嘻笑起來。

    韓立輕咳了一聲,有些無言。當初這些丫頭談論的時候,聲音如此之大,哪有絲毫想避諱的意思。

    “筌兒不要無禮。韓大哥不要見怪,筌兒有些年幼,其實沒有什麼惡意的。”藍衫少女訓斥了紅衫少女一句,歉意的說道。

    在此女心目中,韓立雖然是一名新加入天東商號新人,但如此年輕就有如此高明的煉體術,以後肯定會受商號重用的。

    她自然不想自己幾個姐妹和眼前之人交惡的。

    韓立聞言笑了一笑,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間車廂微微一晃,巨龜竟然停了下來。

    這一下藍衫少女一怔,但隨即馬上反應過來的一聲嬌叱:

    “王伯,出了什麼事情?”

    “幾位姑娘,前邊赤靈雀發現了一群沙蟲獸,似乎盯上了車隊。”坐在車廂外的那名車夫般老者,回答道。

    “區區一些沙蟲獸,隻是靠本能行動,派些人趕走就是了。何必讓車隊停下,我們行程已經有些晚了。”藍衫少女有些不滿起來。

    “但這些蟲獸中有一隻低階蟲妖,已經初步開了靈智。不擊殺它的話,恐怕會有大麻煩的。”老者苦笑了一聲。

    “低階蟲妖,這可有些棘手的。不過張領隊的虎霸訣也修煉到了第五層了吧。如此的話,配合夫人親自賜下的金瑩劍靈具,對付此妖不成問題的。”藍衫少女不加思索的說道。

    “柳兒姑娘說的是,隻是這隻蟲妖身邊還有幾隻變異的蟲獸,張領隊他們應付起來,恐怕還有些風險的。”車廂外老者頓了一下,又遲疑說道。

    “變異蟲獸!,那是有些危險了。不過,車隊中不是還有南歧子道長幾名修仙者嗎。讓他們出手下吧。”藍衫少女思量了一下,口氣變緩下來了。

    “張領隊已經請求過了,但被拒絕了。道長幾人都是出身岣嶁山的修士,在蟲獸主動對他們攻擊前,他們不願出手的。”老者歎了一口氣,如此說道。

    “如此麻煩。我早就說了,不要雇傭這些出身岣嶁山修士,他們限製和規矩最多。”紅衫少女鼻子一皺,有些不高興了。

    “這倒怪不得南歧子道長他們。岣嶁山原本大多修煉的就是驅蟲神通,對付其他種類妖獸卻沒有這般多顧忌的,碰上蟲獸也是一件意外事。這樣吧,夫人臨走前將那東西臨時交給我掌控了。我放它出來,助張領隊一臂之力吧。你先告訴他一聲,我馬上就出去一趟。”柳兒沉默了片刻,神『色』凝重了下來。

    “那東西的話,對付蟲獸自然沒有問題的。”車廂外老者聞聽藍衫少女此言,似乎安心了下來。

    “柳兒姐姐,你真要放那東西出去嗎?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夫人恐怕會責罰你的。”香兒卻有些擔心起來。

    “放心,那東西經過夫人馴化如此多年,已經具有一些靈『性』了。就是和低階妖獸對抗都不會落在下風的,用來對付幾隻變異蟲獸,絕沒有問題的。”藍衫少女卻一笑,胸有成竹的說道。

    然後人就推開車廂之門走了出去。

    “我有些不太放心,要過去看一看。”年幼紅衫少女一咬嘴唇,身形一閃,竟跟了出去。

    香兒和最後一名白衫少女互望一眼,苦笑了起來,二人心有靈犀般的沒有說什麼,但蓮步輕移下,也一同走出了車廂。

    轉眼間,偌大車廂就隻剩下韓立孤零零一人了。

    他坐在椅子上,望著半掩的車廂之門,卻雙目一眯的現出沉『吟』之『色』。

    片刻後,一聲刺耳的虎吼從附近傳來,聲音中充滿一股嗜血的暴虐之意。

    韓立神『色』一動,目光一閃下,緩緩站起了身來,走向了車門。

    輕輕一推車門,韓立不慌不忙的走到了車廂之外,站在巨龜的邊緣處,抬首向四處望去。

    在空中七團皎潔月光照映下,韓立將附近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整隻車隊蜿蜒曲折,足有許長的樣子,每隔一小段距離就有一隻像腳下巨龜般巨獸,足有三十多隻。

    大部分巨龜背上全都鼓鼓囊囊,扛著一個個體積不下巨龜本身的巨大貨箱,而每隻巨龜身上都有四五名身穿格式盔甲,手持兵器的壯漢,同時在兩側還有一些騎著巨狼的騎士來回巡視著,一副戒備森嚴樣子。

    不過,這一切都沒有不遠處的一隻巨龜旁東西,讓韓立更感興趣。

    在那隻巨龜旁邊已經圍著一堆人,其中那位南歧子、疤麵大漢、以及柳兒等四名少女赫然也站在那。

    這群人的中間處,卻有一隻兩丈高的四方物體,被一團油亮發光的黑布包裹著。而從那黑布麵,隱隱傳來低沉的獸吼。

    此布表麵符文閃動,竟然還是一件低階法器。

    這時,就見藍衫少女手中拿著一件令牌,正噴出一片片藍霞,仿佛正在施法的樣子。

    以韓立用靈『液』清洗過的靈目,即使相隔如此之遠,仍有如近在咫尺一般,一眼看到在這少女手腕上帶著一件碧綠手鐲,上麵鑲嵌這數顆細小靈石,閃閃發光著。

    看到這,韓立神『色』一棟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看來這所謂的“靈具”似乎,必須先用另一件東西激發之下,才可讓凡人使用。而且既然是鑲嵌著靈石,肯定靈石中靈氣一旦耗光,這靈具也就失去了效用。

    韓立正在暗自猜測之極,那塊黑布在吸夠了一定數量的藍光後,突然間化為一片黑煙潰散消失,麵『露』出了一隻精美的銀白『色』獸籠。

    而籠中正有一隻赤紅『色』的虎形怪獸,盤臥其中。

    此虎獸從外表看來,除了通體皮『毛』鮮紅似血外,和普通老虎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四周之人望著此獸的目光,卻不禁帶著一絲畏懼。

    此獸一見籠外還站著如此多人,雙目凶光一閃,突然絲毫征兆沒有的猛然一竄,身形狠狠的撞到籠框上,讓整隻獸籠一陣的『亂』晃不已。

    四周圍著之人,,臉『色』一變下,均都不禁後退了兩步。

    藍衫少女輕吸了一口氣,卻將手中令牌再次一舉,頓時令牌才泛起了赤紅『色』的血芒來。

    說也奇怪,那虎獸一瞅見此紅光,頓時凶惡之相盡去,馬上老實的趴在獸籠中不再動彈了。

    見到此幕,張奎和其他人等頓時心中一鬆。

    就在這時,忽然從空中傳來幾聲鳥叫的清鳴聲,叫聲時緊時慢,似乎在傳遞什麼信息。

    “那些蟲獸加快速度,已經圍上來了。所有人馬上備戰,將車子全都圍成一圈,隻要堅守,不要主動出擊。等我帶人擊殺那隻低階蟲妖就可以了。這些蟲獸沒有靈智,隻要蟲妖一死,就會自行散去的。”張奎臉『色』一緊下,急忙大喝一聲。

    此話一出口,頓時整個車隊一陣『騷』動。

    中間部分沒有動彈,最前邊和最後麵的巨龜馬上往中間靠攏起來,車上衛士也紛紛亮出兵刃來,兩側騎著巨狼的騎士則飛快的往中間匯集。

    而藍衫少女則一聲令下,有一人上前,將那獸籠打開了,放出了虎獸。

    “韓小哥,你身子尚未恢複,還是回車廂中比較安全一些的。那些沙蟲獸不擅長跳躍,而車廂使用沉鐵木製成的,在麵一時不會有大問題的。”坐在巨龜前端駕車的老者,一回頭,衝韓立咧嘴一笑後,說道。

    “多謝老丈美意,但在下從未見過沙蟲獸,倒想看看是何模樣的。若真危險的話,我自會回到車中的。”韓立輕笑一聲,輕描淡寫的回道。

    

Snap Time:2018-04-21 19:57:26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