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血咒文書與靈具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血咒文書與靈具

    一道碗口粗的青蒙蒙光柱從圓盤中心處激『射』而出,照到了韓立身上。

    韓立神『色』平靜,任憑此光在身上閃動。

    其中固然是因為他現在沒有能力躲避,另一方麵,則是一眼看出了這靈光並非攻擊『性』的,隻是在探測什麼用的。

    光芒一斂,光柱消失不見了,反而圓盤本身靈光大放。

    那青年低首看了一眼圓盤,卻突然滿臉驚容的衝身後大叫一聲。

    後麵的那些修士聞聽驚呼,也一陣『騷』動。

    隨即就見那名臉上帶疤漢子大聲問了青年幾句,聞聽回答後,望了地上的韓立一眼同樣有些吃驚起來。隨即他驅動身下巨狼也走了過來,站到了青年身邊。

    他開口問了韓立幾句話語,但韓立自然兩眼一翻,根本聽不懂絲毫。

    中年漢子『摸』了『摸』下巴,口中話語聲一變,似乎換了另一種言語。

    這種語言一入耳中,韓立神『色』不禁一動。雖然仍然無法聽懂,卻有些耳熟,似乎和人界的某種上古語言有些相近。

    名大漢見韓立的此種表情,神『色』一喜,急忙又開口說了幾句此種言語,但韓立吃力的搖下頭顱。

    大漢有些頭痛了,將武器放巨狼身上一掛,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淡黃『色』木盒,將蓋子打開。

    麵『露』出一顆『乳』黃『色』圓珠、拇指大小,閃動著微弱靈光。

    中年漢子臉上『露』出幾分肉痛之『色』,但低首看了看韓立,又看了看珠子,臉上陰晴不定一會兒後,一咬牙,將此圓珠拿到手上。另一隻手腕一翻轉,『露』出一枚式樣奇特的指環,表麵銘印著幾種符文,背部則鑲嵌著一顆豆粒大的翠綠『色』晶石。

    大漢將圓珠往那晶石上一按、驀然間光芒大放,圓珠耀目之極。

    而大漢毫不猶豫的將圓珠往韓立身上一拋,此物一接觸韓立身體,就通靈般的一下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微微一怔,頓時感到體內一股涼氣從圓珠沒入處竄出,直奔腦中而來,心中為之一凜。

    若是以前法力尚在時,他自然一個念頭過去,就可將此東西排出體外。但現在法力已失,身子還無法動彈。可就隻有幹瞪眼,無計可施了。

    好在這幾人舉動不像有惡意,韓立倒也並未『露』出驚慌表情。

    那股涼氣在頭腦中轉了一圈,就消失不見了。但頭顱猛然一下刺痛,接著神識中浮現出眾多的東西,拚命的往腦中強行灌注而入。

    韓立神念雖然無法放出體外了,但神識本身的強大卻是貨真價實的。

    他臉『色』隻是微微一變,神識就馬上將這些東西吸納幹淨,瞬間掌握了一種陌生的語言。正是先前從大漢口中聽到的一種。

    疤麵大漢見韓立將圓珠吸入體內後,還若無其事樣子,再次『露』出吃驚的表情,但隨即沉聲問道:

    “現在你能聽懂我說的話了吧。你是什麼人,為何會在這?這可是青羅沙漠深處,一般人根本不會出現在此地的。”

    “青羅沙漠?沒聽說過。說實話,在下是無意中到這來的,來到的方式有些特殊,根本不知道此地是何處。至於身份,在下隻是個普通人而已,沒什麼可說的。閣下可以叫我韓立。”韓立苦笑了一聲,如此的說道。

    “特殊方式?你也是從空間縫隙過來的。不用吃驚,此地原本就是空間裂縫頻繁爆發的區域,經常有陌生人從千萬外被卷到此地來的。”大漢卻一點奇怪之『色』沒『露』,反而習以為常的說道。

    韓立聽了,卻有些無語了。一肚子編排好的話語,似乎不用說出口了。

    “嘿嘿!看閣下的樣子似乎也不是普通人,但隻要不是異類變化的,來曆書不受也無所謂。不過你現在情形可不太妙,沒人救你的話,再過幾日就是青羅沙漠的蠍『潮』期。到時候你就算有再大本事,也是死路一條。怎麼樣,願意和我們天東商號訂份協議嗎?我們可以帶你走,但是作為代價,你必須為本商號效力十年。二十年期滿後,才可以離開。”大漢

    麵上疤痕抽搐一下,嘴角『露』出一絲獰笑的說道。

    “十年!沒問題,我答應了。”韓立目光一閃,隻略一猶豫,就一口答應下來。

    “好,既然你答應,就寫下一份血咒吧。“大漢哈哈一笑,衝身後的一名騎士一招手。

    後麵的另一名騎士從身上掏出一疊厚厚紙片,隨意抽出一張,咬破手指再上麵書寫了一些東西,就在大漢示意下跳下巨狼,走到前麵。

    將紙片往韓立眼前一展,讓其過目一下。

    韓立眉頭一皺,看著紙片,卻半天沒有言語。

    ”怎麼,你不會連血咒文書也沒見過吧。”大漢一呆,想起了什麼,麵『露』一絲狐疑的問道。

    “沒有,在下的確是第一次見到。能說說此物有何作用嗎?”韓立盯著眼前寫滿了符文的東西,老老實實的回道。

    這哪是什麼紙片,分明是一道符籙而已。

    這符籙上麵的符文他倒也認得,是人界的一種非常古老的符文。但是這種組合排列卻是一次見到,並隱隱有一股血腥之氣透出,顯得有些詭異。

    “連血咒文書都沒見過,難道是從東邊過來的?算了,我給你說下吧。此物很簡單,隻要你看過上麵寫的東西沒有問題,再心甘情願的滴上一滴精血上去,契約就自然生效了。若是有一方反悔的話,血咒之力就會立刻取走你部分的精魂,讓你生不如死。嘿嘿,這可是血咒門獨門製作的東西,除非你真有了陸地神仙之能。否則就要受此限製。”大漢倒也沒有不耐煩,隨口解釋了幾句。

    韓立麵『露』沉『吟』之『色』!

    趁此時間,他雖然沒有將這血咒弄明白怎麼一回事,但是上麵的符文深淺卻看清楚了了幾分。

    此符籙並不算多複雜!雖然無法馬上參透,但以他在符籙上的造詣,隻要多花些時間,解開這東西絕沒有問題的。而且通過符文的複雜程度來看,這種符籙大概隻能約束築基左右的修士,隻要結丹以上根本無法束縛什麼。

    他即使體內絲毫法力沒有,但元嬰所化的龐大精元都已經灌注到肉身之上,更不會在乎這個血咒了。

    恐怕這類似詛咒禁製一入他身體中,就會自行被化解的幹淨了。

    說起來,這東西倒和當日人界九幽宗富姓老者拿出的邪器“冥河之頁”有些相似。但是兩者自然不能相提並論了。

    冥河之頁連元嬰修士都可在一定程度上約束,而這血咒文書,多半主要是凡人之間互相使用的東西。而且聽大漢口氣,似乎還是此地常用之物。

    韓立心念急轉,目光同時已將文書上新書寫的幾行文字看完,的確是救助自己之後,自己必須給對方效力二十年才可。

    “可以,沒有問題。但是我現在無法動彈,是不是以後再……”韓立口中答應一聲,但麵上卻現出不情願之『色』,一副想找借口的模樣。

    疤麵大漢冷笑一聲,衝手拿血咒文書的騎士一揚下巴:

    “小七,你幫一下。”

    那名叫“小七”的騎士,立刻將紙片往韓立胸前一放,一把將韓立一隻手腕抓住,另一隻手寒芒一閃,手指間多出一柄鋒利異常的數寸大匕首,毫不客氣的往手腕上一劃。

    “當”的一聲金屬摩擦的聲音傳來,韓立非但手腕未曾流血,匕首劃過之處,竟連一道白痕都未出現。

    這一下,包括大漢在內的所有人大吃了一驚。那騎士更是手拿匕首,直接怔在了那。

    “你修煉的是玄甲功,還是金剛訣?是否都修煉到了第二層了。”疤麵大漢清醒過來後,麵『露』一絲肅然的問道。

    “是金剛決?第三層!”聽到對方如此一問,韓立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的回答道,但心中卻其實狂喜起來。

    現在他總算可以確定,這的確就是那天瀾獸分身所說的靈界了。否則金剛決這等功法名稱,怎會出現在一介凡人口中。

    “第三層的金剛決。已經可以直接和低階妖獸對抗了。看來在下還是撿到一個寶了。怪不得小七的凡器奈傷不了你分毫。用著口‘金瑩劍’吧。雖然隻是一件低階靈具,但閣下隻要不是存心催動法決抵擋的話,劃出一個口子,還是能做到的。”疤麵大漢先是輕吐了一口氣,神『色』恢複如常,接著手一抬,一口帶鞘短劍直接扔了過來。

    “靈具?”韓立一聽這古怪名字,心中一動。

    而那名“小七”則一把接住此劍,並“唰”的一聲拔出鞘來,一團金芒瞬間四『射』開來。韓立雙目一眯的一瞅,心中大為奇怪起來。

    這所謂的“靈具”猛一看,似乎和普通的法器沒啥區別。難道靈界的凡人也可以驅動法器?

    不過隨即韓立目光再仔細一掃,終於發現唯一不同的敵方,就是在這口小劍的劍柄處有一個凹槽,並鑲嵌著一顆閃閃發光的金『色』靈石。此靈石的等階不低,竟是一塊中階的金屬『性』靈石,但體積隻有人界靈石的五分之一大小而。

    他正在心中詫異,隻見“小七”從身上掏出一隻獸皮手套,戴在了一隻手上,然後才用帶著手套的手掌抓住了短劍。

    這隻皮手套表麵符文閃動,竟然也鑲嵌有數顆豆粒大小靈石,顏『色』各異。

    

Snap Time:2018-01-23 20:09:45  ExecTime: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