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五龍海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五龍海

    在臨走前,韓立卻將那石堅一同帶回了天南,讓其去那極西之地,將那千竹教之主位子搶下,也算繼承了大衍神君衣缽!

    石堅早就聽韓立說過大衍神君之事,對此自然毫無意見。

    一傳送到了天南,他就拜別韓立獨自去了極西。

    以他此刻的元嬰修為,拿下一個區區的千竹教,自然是手到擒來之事。韓立倒並沒有因此擔心什麼。

    而在此回到墜魔穀的韓立,立刻開始了化神期的修煉。因為有了從風希那得到了的靈『藥』移植秘術,韓立將芥子空間中的那些原來無法移植的靈『藥』,全都帶到了芥子空間之外,如此一來,原先因為原料問題,無法煉製的絳雲丹終於可以不受***的煉製了。

    雖然絳雲丹是元嬰期丹『藥』,但是此丹『藥』『藥』『性』過於霸道,就是對化神期助力也不小。

    如此一來,在這種靈丹無***的供應下,原本應該極難修煉的化神初期,韓立反而修煉的飛快。

    經過百餘年的苦修,他一口氣中修煉至初期的頂峰態,將那青元劍訣的最後一層修至了大圓滿境界。

    下邊再服用絳雲丹,絲毫效用沒有了。而且因為人界天地元氣稀薄的緣故,再進階化神中期,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故而,他毫不猶豫的出關了。

    而在他閉關修煉元磁神光和突破化神瓶頸的期間,曾經通過萬符和向之禮等大晉的化神老怪物聯係多次,將當年銀月留給自己的未拿出資料,一點點的透漏給對方。

    結果向之禮等人發動經過一番番苦苦追尋,,還真讓他們從中尋到了一個可以使用的空間節點。

    這讓這些老怪物全都大喜過望。韓立得到消息後,自然同樣如此。

    結果在準備了百多年時間後,向之禮、風老怪和呼老魔繼車老妖之後,聯手進入到了空間節點中。

    但不久,三人遺留在人界的本命元神燈,就一下滅了兩盞,隻有呼老魔的元神燈尚還亮著,但也變得黯淡之極。

    再過幾日後,老魔元神燈同樣的熄滅了。

    不知是老魔已經成功升到了靈界,所以隔斷了元神感應,還是也隕落在了節點中。

    韓立最終通過萬符,從三人門下弟子得知這些消息後,心中自是一凜。

    看見這空間節點的危險猶在他預料之上的,以向之禮三人的神通,竟也幾乎全軍覆沒。

    這讓他心中不安了。

    看來銀月當年所說的空間節點的危險程度,絲毫沒有誇大之言,的確是一條九死一生之路。

    好在向之禮倒也算守諾,那空間節點的位置早就留給他了,不必擔心找不到的問題。

    現在他既然無法在修為上有寸進了,自要先親自看看那空間節點的入口,好早些做準備了。

    畢竟準備的越充分,通過此節點的把握才能多一分的。

    光是通過萬符的描述,他根本不放心的。

    不過,那空間節點的位置不是在大晉,也不在天南等他所熟知的地方,而是在一座叫做五龍海的陌生海域上。

    這地方大晉也是罕有人知,但是向之禮等化神老怪卻掌握著一座直接通往此片海域的傳送陣。他還必須先去大晉,才可以順利的傳送。

    這一來一回時間可不短,他在離開前,必須先返回『亂』星海一趟再說。

    心中有了定計,韓立繼續讓人形傀儡看守著芥子空間,自己則飄然離開了墜魔穀。

    ……

    一座風景秀麗的小島上,數名元嬰級別的修士,正聚集在某座小山上的石亭中,含笑談論著什麼。

    “碧仙子,聽說你這次煉製出了一爐馨香丹,這可是易經洗髓的上好丹『藥』,不知小老兒能否討要幾顆過來。”一名身穿寬大灰袍的白須老者,正手撚胡須的衝對麵坐著的一名綠衫女子,笑著說道。

    “闞兄說笑了!誰不知道道友自己就精通煉丹之術,又怎會看上碧仙子的一點馨香丹。倒是君某這一次,要為門下幾位弟子,交換一些此丹的。”對麵眉清目秀的女尚未回答,另外一名藍袍的中年儒生,卻搶先輕笑起來。

    “趙道友此言差矣!老夫精通的丹『藥』,大多是在促進修為,精進法力的幾種靈丹上,對這馨香丹可是的確不會煉製的。現在難得有此機會,自然不會放過的。”那老者也沒生氣,反而笑眯眯的回道。

    “兩位道友不用相爭。這一次,妾身到此參加交換,已將馨香丹帶了大半,足夠兩位相分的。倒希望兩位道友拿來交換的東西,不要讓妾身太失望才是。”那名綠衫女子說話輕柔斯文,不像修道之士,倒像一名大家閨秀一般。

    但老者和儒生聽了此言,均暗鬆了一口氣,口上才客氣起來。

    這幾名修士,竟是在這舉行小型交換會的。

    同坐在石亭中沒有說話的另外兩人,見此卻不禁相視一笑。接著其中一名麵『色』蠟黃的大漢,突然抬手將一隻金『色』木盒拿到了石桌上,往中間一推,就盯著老者凝重的說道:

    “這一樣東西,是範某和孫道友合力才到手的,要換闞兄的那兩顆‘化蛟丸’隻有此丹,才能讓在下的疾風蟒,進化成蛟。”

    “化蛟丸?上次交換的時候,老夫不是說過了嗎,這東西不換的,在下的碧靈蛇,同樣需要此丹的。”老者臉『色』不快下,連連的搖頭。

    “嘿嘿,闞兄不必回答的這般快,還是先看看在下拿出的東西,再說吧。”範姓修士一聲低笑,頗有自信的說道。

    “道友除非有青靈芝這等材料,否則盒中東西就算再珍貴,老夫也不會答應的。”老者心中一動,但口中仍毫不鬆口的樣子,但手卻已經一招,將那盒子直接攝到了手中,然後打開了盒蓋。

    一顆藍燦燦的拇指大圓珠出現在其內。

    ”雷鯨獸內丹!”老者一見此物,驀然失聲起來。

    其他人也一驚,均不禁望了過去。

    “闞兄果然見多識廣,竟然一眼就認出此物了。這的確是一隻七級雷鯨獸的妖丹。雖然隻是七級妖獸,但是此獸珍稀,諸位同道都應該知道的,是我和孫兄足足追殺了其三天三夜,才最終得手的。拿此物交換,不知道友覺得如何?”範姓修士如此的說道。

    老者望著手中的盒子,眼都不眨一下,顯然對這妖丹渴望之極的,但是那化蛟丸同樣大有用處。

    他一時間躊躇不定起來。

    “雷鯨獸的妖丹,這倒的確不大常見的。能讓在下看上一看嗎?”

    就在這時,忽然一淡淡的男子聲音從亭外傳來,陌生之極!

    “誰?”幾人均都一驚,全都隨聲望去。

    隻見不知何時,在亭子外邊出現一名青袍男子,隻有二十許歲,麵容平凡,但雙目清澈異常。

    石亭中的這幾名修士,不禁麵麵麵相覷起來了。

    他們誰也不認得這人。 而且這看似普通,但應該被布置的禁製遮蔽住了才是。如何會有陌生人出現?但讓他們沒有馬上翻臉大怒的原因,卻是對方一眼望過去,竟仿佛體內一絲法力都沒有的凡人。但是若真是一名凡人又怎可能出現在這,說出這樣的話來!”

    “閣下是……”那範姓修士似乎是此地的主人,略猶豫一下,謹慎的問道。

    “沒什麼,在下隻是來問下路而已。若有打擾之處,望幾位道友不要見怪!”青年抱拳一下,神『色』淡淡。

    他自然就是從大晉傳送過來的韓立了。 而這就是五龍海的某片海域。

    韓立對此陌生之極,自然需要打聽一下此地的位置,再設法買一份海圖了。

    而這的幻術禁製雖然也算不凡,但又怎能瞞過他的明清靈目,故而從這島嶼上空經過時,一見這有高階修士聚會,當即不客氣的降落下來。

    “問路?”範姓修士一呆,隨即麵『露』不信之『色』。

    “道友,若能有份附近的海圖,那自然更好了。對了,你這枚雷獸妖丹雖然看似完整嗎,但丹內的妖力已經散發的差不多了。就去哪去配『藥』,也無法大用的。”韓立卻根本不在乎對方如何所想,反而瞅了一眼老者手中的盒子,微笑的說道。

    “此事當真?”

    “閣下胡言『亂』語什麼?”

    老者聞言,心中一驚。而範姓修士卻麵大變後,大怒起來。

    “信不信,自然隨幾位道友了。在下隻是隨口一說,不過若是哪位道友願意出售海圖給在下,並回答幾個問題。在下也有一枚雷鯨獸妖丹相贈,雖然級低了一點,但用來煉『藥』也足夠了。”韓立不動聲『色』的說著,手掌一翻轉,一顆外形相似的妖丹就浮現而出。

    同樣藍光燦燦,但是明顯比先拿出的那隻了一圈。

    這一下,亭中的幾名五龍海修士,先是一陣愕然,隨即神『色』各異起來。有的目中神光閃動不已,有『露』出難以置信表情,還有的則死死盯著韓立,似乎想從其臉上看出一朵小花來。

    “閣下倒底是何來曆,故意到此戲耍我們的嗎?”範姓修士將目光從韓立手中妖丹上挪開,忽然麵現厲『色』的喝道。

    

Snap Time:2018-01-24 09:46:23  ExecTime: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