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一擊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一擊

    “據我所知,寒髓隻有小極宮才有的。要不是小極宮以前也有化神修士存在,並且太陽精火實在難尋。此物早就被其他修士強搶了過來。現在小極宮雖然沒有了化神修士,但寒髓早在許久前就莫名的失蹤了,老夫也曾經親自潛入小極宮尋找過,卻一無所獲的。你這寒髓是如何得到的。難道就是小極宮丟失的那一瓶!“呼老魔陰沉的傳聲過來。

    “自然不是了。這世間哪有如此巧事,那瓶丟失的寒髓會落在韓某手中。在下隻是在小極宮的虛靈殿玄玉洞中,從萬年玄玉中重新得到的一點。而這次和道友交換,在下也不可能全拿出來。稍微分一下,勉強也夠兩份回陽水的煉製了。”韓立似乎早就預料到老魔會如此一問,麵不改『色』的說道。

    “哼,老夫管此物從何而來。這東西原本就多服不宜的,夠我一人用就行了。但你若真打算用它作為交換,本尊還另有一個條件。若是答應了。老夫就答應放紫靈丫頭離開魔陀山。”木冠老者目光一轉,突然停止了傳音,直接開口道。

    “什麼條件?”韓立一絲訝『色』閃過,對方另提條件出來,這倒讓他真有些意外了。

    “很簡單,除了你說的東西給我外,你還必須硬接老夫一擊。不準躲閃,也不準使用滅仙珠。但無論你是否接下,老夫都不會再做為難了。”木冠老者目中寒光在紫靈身上一掃後,麵無表情的說道。

    向之禮聽到此條件,神『色』為之一動,但瞬間恢複如初了。倒是風老怪詫異的望了老魔一眼。

    其他人更是神情各不相同!

    原本呼老魔神態大變已經讓他們一頭霧水,不知道韓立拿出的是何罕見寶物,竟讓一名花神修士也驟然神『色』大變的。但現在一聽此條件,頓時又無語起來。

    “硬接你一擊,還不能躲閃?”韓立瞳孔一縮,反複確認的喃喃一句。

    “不錯,就是此條件。老夫要不稍給你一些顏『色』看看,恐怕其他人真以為我堂堂的魔宮之主連侍妾都保不住呢!”老魔陰森的說道。

    一時間,大殿中再次的安靜下來。不少人心中暗自思量著。呼老魔難道殺心未泯,打算借此機會一舉擊殺對方不成。畢竟以元嬰修和化神修士的驚人差距,不躲避之下,又怎能安然接下一擊的。

    而就在所有人目光都望向韓立時,紫靈的臉龐則白的近乎透明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後,她突然一咬銀牙。

    “不用韓兄交換什麼,妾身改變主意了,不打算離開魔宮。韓兄你自己走吧。”此女艱的說道,聲音有些苦澀。

    韓立一聽這話一愣,但隨即明白了此女的心意,輕笑了起來。 但是尚未等他開口,那呼老魔卻冰冷的先說道了:

    “你當我魔宮是何等地方,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嗎?隻要老夫答應了作此交易,你這就是打算留在此地,也是癡心妄想的。姓韓小子,你不會答應此事吧。”

    “在下的確不會答應的。若是隻是一擊的話,韓某還真想嚐試的接下。”韓立衝紫靈搖搖頭,毫不在意的一口答應下來。

    老魔嘿嘿一笑,單手一抬,一根手指衝不遠處的紫靈一點。

    此女立刻感到丹田處一陣麻癢,不禁花容失『色』的輕呼一聲,隨即嬌軀一顫,數道黑絲從此女體內一下飛出,仿佛靈蛇般的一個盤旋後,就沒入了老魔手指中不見了。

    紫靈這才的再次直起了身子,體內法力略一流動後,臉上頓時變得又驚又喜起來。原本根本無法調動的靈力,再次的狂湧而出。

    韓立見此,神念也朝紫靈體內一掃而過,片刻後,麵上終於『露』出了滿意之『色』。

    此女體內的禁製果然不複存在了。

    “東西呢!”

    呼老魔倒也毫不客氣,這邊剛解除了紫靈體內的禁製,就望著韓立冰冷的問道。

    韓立嘴角一翹,驀然的手一抬,一道白光從袖口中飛『射』而出。

    呼老魔雙目一亮,單手虛空一抓,白光就到了其手中。

    竟是一個『乳』白『色』的玉瓶!

    老魔目光閃動兩下,袖跑在往瓶上一拂,頓時瓶蓋自行打開。而與此同時,一圈圈黑芒往四周『蕩』漾開來,形成了一層黑『色』光罩,以防止有人也用神念偷窺瓶中之物。

    木冠老者這般慎重的態度,讓其他人更加好奇,就連向之禮也不禁手拈胡須的沉『吟』不語起來。

    僅僅一會兒工夫,呼老魔檢查完瓶中之物後,麵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將瓶子重新蓋上後,手掌一翻轉,此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做完這一切後,他再次抬首望向韓立,臉上笑容一斂,卻浮現出濃濃的煞氣來,突然周身黑光一閃,驀然化為一道烏光奔殿外激『射』而去,同時殿中留下他絲毫感情沒有的話語聲。

    “韓小子,我在殿外等候你了。可不要讓本尊等的太久了。”

    此話尚未說完,烏光就已經消失在了殿門處,嫋嫋的回音卻仍然在大殿中回『蕩』不已。

    韓立見此,神『色』並未見慌『亂』,反而悠然的給子再倒上一杯靈酒,幾口喝完後,才從容的站起身來。

    “韓兄,你真的要去硬接他的一擊。他可是化神修士?”紫靈黛眉緊鎖,忍不住的擔心道。

    “放心!若隻是一擊的話,我還有幾分把握的。”韓立望了此女一眼,平和一笑的說道。

    當年他未進階元嬰後期時,連古魔始祖分魂的一擊都硬生生的擋了下來,麵對化神修士,心中有一定把握的。

    “那我和韓兄一塊兒出去,妾身在旁邊替韓兄觀戰。”紫靈一對眸子燦然發光下,堅決異常的說道。

    韓立雙目一接觸此女眸中的異『色』,微一遲疑下,還是點了點頭。

    他身上靈光一閃,一把拉住紫靈,同樣化為一道青光激『射』而出,也在殿門處消失的無影無蹤。

    殿中的藍袍儒生等人,也紛紛駕馭起遁光,一哄而散的湧出了大殿。

    這場熱鬧,他們自然不會輕易放過的。就連另外兩名和紫靈一般要成為侍妾的絕『色』女修,略一遲疑下,也帶著宮中侍女走了出去。

    那間,大殿中就隻剩下向之禮和風老怪二人。

    他們竟然默默的坐在原地,根本未動一下。

    “向兄,你如何看?”風老怪開口了。

    “什麼怎麼看?”向之禮神『色』不變的反問了一句。

    “自然是那韓小子用什麼東西,讓呼老魔連侍妾被奪之事都能放置腦後的。這世間能讓老魔動心的東西,可實在不多的。“風老怪冷笑了起來。

    “既然是不多,又不是沒有。這又有何奇怪之處。”向之禮仍然平靜異常。

    “向兄真不想知道那東西是何物。能讓呼老魔這般失態的寶物,恐怕對你我也大有用處吧。”風老怪深深的望了向之禮一眼,大有深意的說道。

    “就算那東西是可以助我等突破眼下瓶頸的至寶,或者是可以延年我們一二百年的聖『藥』,那又如何?風道友是覺得突破眼下境界就可以飛升靈界了,還是多活個一兩百年,就可以一口氣修煉至化神後期?若無法做到此事的,我等還是別為外物分心了,專心尋覓空間節點即可。隻要能夠尋到合適的節點,你我等人就可以長生有望了。何必舍近求遠的多此一舉。”向之禮歎了一口氣,說出這般一番話來。

    “不錯,向兄之言有理。倒是馮某一時犯了貪心了。其實不管哪東西是什麼,到了呼老魔手中我們肯定是沒戲了。而看呼老魔樣子,也根本不想告訴任何人的。不過,這老魔竟然要韓小子硬接其一擊。可存心不良。不會真想趁此機會,壞了那小子的『性』命吧。”風老怪先思量一會兒,最後又苦笑起來。

    “不會有事的。我事先已經提醒過呼道友了。況且韓師弟既然敢一口答應,自應該有幾分把握的。但是話說回來了!這老魔脾『性』古怪,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出去看看吧!他別一時糊塗,真做出了什麼意外的事情來。”向之禮隨即想起了什麼,眉頭一皺後,竟有些坐不住了。

    風老怪點點頭下,也站起了身來。

    二人身形一晃之下,人就驀然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而下一刻,二人身影就在殿門附近浮現,隨後一閃,就再次的不見了。

    當然向之禮二人身影在大殿外的某處地麵上出現時,在離他們百餘丈遠的高空中,韓立和木冠老者已經互相對峙的懸浮在了半空中。

    一個神『色』如常,一個麵無表情!

    地麵上稀稀拉拉的站著其他修士,但附近的其他幾座宮殿中,同樣湧出來數百名花枝招展的魔宮侍女,望著空中的情形,一個個竊竊私語的交談著,臉上均都『露』出了興奮之『色』。

    這也難怪,像這樣由魔宮主人親自出手的機會,就是她們也難得一見的。

    “若是呼老魔出全力的話,向兄覺得韓小子有可能接下此擊嗎?”風老怪眯縫著眼睛看了空中一會兒,忽然一轉首,麵帶詭異的問道。

    

Snap Time:2018-04-23 19:14:17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