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侍妾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侍妾

    “原來韓道友是和玲瓏妖妃認識,並在昆吾山滅魔之戰中也出了大力。嘖嘖,最近陰羅宗發生的事情,也是道友所作。真讓呼某有些意外了,我還以為是哪位化神修士所為呢。韓道友如此神通的話,的確有資格和我等平輩相交了。”等向之禮傳音完畢後,呼慶雷望向韓立的目光變得緩和下來來。

    “在下對呼兄也久仰大名的。這次冒昧而來,還望道友不要見怪。”韓立微微一笑,同樣客氣異常的說道。

    “韓道友這樣的奇才,呼某自然願意交結的。對了,這次來恭賀的其他道友,你們兩個老家夥也都有些印象吧”呼慶雷『露』出一絲笑容,隨即又對向之禮二人說道。

    站在木冠老者身後的元嬰修士,一聽韓立竟然和他們剛剛談論的陰羅宗之事有關,原本就都怔住了。後來再見木冠老者真打算和韓立平輩相交的樣子,再也忍不住的『露』出了吃驚之『色』來。

    現在一聽呼慶雷如此一說, 這些人這才有機會,紛紛上前給向之禮和風老怪見禮。

    這兩位卻擺擺手的,就算作罷了。不過,其中一人在拜見了想老怪二人後,突然衝韓立一抱拳,麵帶羨慕之『色』的說道:

    ”恭喜韓兄,如此長時間沒見,道友終於進階後期了。”

    這人綠袍白發,麵容仿佛少年,竟是韓立人形傀儡初時,為了烏鳳之翎,而讓傀儡與其交手過的那名苦竹老人。現在的他仍然是元嬰中期頂峰修為,看來這般長時間還是無法突破後期的瓶頸,此生在修仙路上也隻能到此地步了。

    “韓某也沒想到,會在此地再見到苦竹道友的。在下的進階隻不過是僥幸之舉罷了。”

    韓立對這苦竹老人印象雖然一般,但是對方的烏鳳之翎對他煉製三焰扇可是幫助不小,故而一笑的回應道

    苦竹老人聞言,幹咳兩聲,還想再說什麼時,那呼慶雷卻有些不耐的打斷道:

    “好了,這不是談話之地,諸位道友不妨先跟我到殿中一敘吧。”聽到木冠老者如此一說,苦竹老人即將出口的言語自然咽了下去,衝韓立笑笑不語了。

    於是一行人,隨即向下方飛去,目標正是呼慶雷等人出來的那座大殿。

    一進入大殿,分主賓重新坐下。

    呼慶雷口中一聲吩咐,頓時一群侍女重新將一桌桌宴席換上,而韓立和向之禮三人坐在了緊挨著呼慶雷的位置,和他人明顯身份大不一樣。

    對和呼慶雷同樣化神的向之禮和風老怪有此待遇,其他人自然不會覺得有些意外,但明明同時元嬰修士的韓立,也得到了一般無二的待遇,這可叫其他修士心中嘀咕起來,同時不停的打量起韓立,並暗自猜測他的底細。

    在坐的修士,哪一個在修仙界都是非同小可的人物,雖然心中腹誹著,但麵上卻一個個恍若無事子。但是和苦竹老人緊挨著的一名修士,則好奇的低聲詢問起韓立的來曆來。那修士隻是一人詢問,並且聲音也極低的樣子,但以殿中諸人的修為,自然聽得清清楚楚,

    但是苦竹老人當年和韓立隻是一麵之緣,又如何知道的太多。故而其他元嬰修士對苦竹老人回答大都感到失望。

    韓立則一直端坐在位子上,神『色』絲毫不變,好像根本未聽到有人打聽他之事一般。

    下邊,木冠老者和向之禮二人則交談不已,其他元嬰修士也互相閑聊著。

    既然三位化神修士,都沒有主動介紹韓立來曆的樣子,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冒然詢問相關的事情,隻能故作不知了。

    如此過了一頓飯工夫後,那名藍袍儒生深深看了韓立一眼後,忽然站起身來衝韓立一抱拳道:

    “韓道友,剛才聽呼前輩所言,最近陰羅宗發生的事情,似乎和閣下有關,不知此事可是真的?”

    韓立聽到對方此問,並沒有感到任何意外,隻是平靜的點點頭:

    “陰羅宗的事情和韓某的確有些關係。怎麼,道友和陰羅宗的有什麼淵源嗎?”

    “在下一介散修,和陰羅宗可沒有任何關係,不過陰羅宗的房道友和在下有過數麵之緣的。在下也是隨便一問而已。房道友的隕落不會也和道友有關吧?“藍袍儒生目光接連閃動幾下,神『色』有些凝重起來。

    殿中其他元嬰修士聞言,頓時屏住了呼吸,想聽韓立這位神秘修士如何回答此問。

    上麵坐著的木冠老者也停下了和向之禮等人的交談,似笑非笑的望向這邊。

    “既然這位道友真想知道此事,在下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陰羅宗宗主的確是被我擊殺的。”韓立雙目微眯的看了儒生一會兒,才淡淡的回道。

    一聽此話,兩側的元嬰修士一陣『騷』動,神情各異起來。

    “原來如此。多謝韓兄解了在下心中所『惑』。”藍袍儒生同樣心中大凜,但表麵上隻是點點頭,就二話不說的重坐了下來,再不提此事了。

    這倒讓韓立有些意外起來,但隨即一笑的不語起來。

    呼慶雷見到此幕,嘿嘿一笑的想說些什麼,卻從殿門外走進來一名宮裝侍女,輕巧的走到他旁邊,低聲的說了兩句。

    這位天魔宗太上長老聞言目光一閃,就手撚胡須的開口了:

    “剛才向兄三人還未來時,幾位道友就打算見一見在下要納的三位侍妾。老夫也已經答應了,現在她們人已經在殿外了, 我這就喚她們進來,給幾位道友敬上一杯薄酒。,到時候諸位的賀禮,不妨先拿出來。看看能否讓她們三人滿意。特別是風兄你們二人拿出的東西,可不能太寒酸了。萬一被這些晚輩比了下去,臉麵可就不好看了。”

    呼慶雷輕笑起來!

    “哼,老夫自從和你認識,因為一次又一次的納妾,已經不知在你魔宮中送了多少寶物了。真是平白便宜你這老家夥了。”風老怪哼哼了幾聲,臉上『露』出幾分無奈表情,但還是一翻手掌,頓時手中多出一個小木盒來,往身前的桌子上一放。

    向之禮也笑嘻嘻的同樣掏出一個玉匣來,卻沒有言語什麼了。

    “哈哈,你們送的寶物,老夫可從來沒有占為己有過。寶物給美女,本就是一件佳事,兩位道友又何必如此小氣了。以你們的身家,這些寶物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還不如博得佳人一笑的好。”呼慶雷不但沒生氣,反而大笑的『露』出幾分自得之『色』來。

    下邊的其餘修士,也紛紛從身上掏出各自的賀禮來,其中既有珍稀罕見的材料,也有光彩奪目的古寶。

    韓立在來的時候,早就思量好了禮物,從儲物袋中掏出了兩瓶丹『藥』。

    這種對精進元嬰修士修為大有用處的禮物,怎麼說也不算寒酸的。

    就在韓立打量著其他人拿出的禮物時,從殿門外傳來腳步聲,接著一群身穿五『色』宮裝服飾的侍女,簇擁著三名絕『色』女修徐徐走了進來。

    殿中所有修士目光在一瞬間,同時落在了這三名女子身上,結果一陣驚歎聲同時從兩側傳了出來。

    這三名女子果然個個風華絕代,容顏驚人!

    一名身軀稍微嬌小,但是肌膚白嫩,五官輕靈,似乎尚帶一絲稚氣,另一名則體態婀娜,但明眸流轉間,風情萬種。

    最後一名卻身材修長,秀發烏黑發亮,麵容清雅,但是神『色』冷漠異常。

    猛一看,似乎三名女修無論姿『色』還是修為都一時瑜亮,難分分上下的樣子。但是那身材修長的女修,五官豔麗異常,一舉一動間都帶有一種說不出的嫵媚,但偏偏神態冷淡,目光空靈,嫵媚和冰寒交織一起,竟讓然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魅力,任誰多看兩眼,目光就會忍不被其所吸引,停留在了此女身上。

    可是原本一直微笑不語的韓立,一見白『色』宮裝的此女,身形一震,臉『色』大變起來了!

    “來來,你們三人過來給諸位道友敬上一倍薄酒,這些道友可是不願萬特意來恭賀我們大喜的。紫靈,你到上邊來,親自給向兄三人敬上一盞。”一見三女,木冠老者麵帶笑容,抬手衝那名身材修長的絕『色』女子一招,如此說道。

    其他兩女一聽老者吩咐,立刻嫣然一笑的答應道,然後旁邊馬上有侍女手捧三個玉盤上來了,麵各方著一把酒壺和數盞酒杯。 此二女分別到兩側,輕笑的敬起酒來。被敬酒的修士,自然不敢怠慢的急忙起身,口中連連稱謝。

    名叫“紫靈”的絕『色』女子,卻沒有馬上過去,而是黛眉一皺下,目光朝上邊的向之禮和風老怪等人身上淡淡掃去。當掃到了附近端坐的韓立身上時,卻嬌軀一震,木然的一對眸子突然放出了奇異之光,凝望著韓立,不再挪移絲毫了。

    此女玉脂般的臉龐更是瞬間激動的變幻萬千,先是難以置信,隨即狂喜,最後又有些不知所措……

    這名絕『色』女子這般奇怪的表現,恐怕任誰都看得出她和韓立是相識之人,而且關係不淺的樣子。

    木冠老者臉『色』一下陰沉了下來。大殿中也不知何時的安靜無聲起來,大部分人看向此女和韓立的目光,都『露』出古怪之極的表情!

    

Snap Time:2018-04-25 16:48:33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