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魔宮來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魔宮來客

    在大殿兩側盤坐的賓客,有男有女,個個麵帶微笑,氣度均不凡的樣子。

    片刻工夫,殿中的宮裝女子終於舞畢,然後恭恭敬敬的衝主座上老者斂衽一禮,就紛紛退出了大殿。

    “呼前輩,你這一批侍女素質似乎優勝前次所見。可餘道友他們在此事上,非常盡心啊。”坐在左側的一名藍袍儒生突然含笑的開口了。

    “嘿嘿,老夫一生沒有別的嗜好,唯有在女『色』一關上很難過了。若是等哪天能參透此點,也許就是修為再做突破之時了。餘師侄他們若真有心的話,老夫還是希望他們多將心機放在修煉上,能有人也進階到化神境界。如此一來,萬一我哪天坐化了,天魔宗也不會被人家欺上門去了。”木冠老者輕咳一聲後,淡然的說道。

    “呼前輩說的是哪話。天魔宗諸道友的修為,距離化神也不過一步之遙而已,突破至化神隻是遲早的事情。而以天魔宗如今的聲勢,人界又有哪家敢欺上門來的”藍袍儒生一臉賠笑之『色』的說道。

    “是嗎?可我聽說,最近陰羅宗好像要從魔道十宗中除名了。想當年此宗又何嚐不是穩霸魔道第一宗的地位數千年之久,論聲勢可絲毫不下於如今的本宗。不也落到了如此下場。如今就算能保住傳承,也已經淪為二流宗門了。”木冠老者卻冷笑了一聲。

    藍袍儒生和其他修士不禁麵麵相覷了,實在不知魔宮主人這般說是何用意,一時間倒也沒人敢輕易接口。

    “我倒聽說,這一次陰羅宗不但有七八名元嬰級長老莫名的被滅了,甚至連陰羅宗的房道友也未能幸免,同樣隕落掉了。陰羅宗甚至連是何人下手的,都絲毫頭緒沒有。這可有些古怪了。難道陰羅宗觸怒了哪位化神的前輩。”一名錦袍大漢忽然將話題不『露』痕跡的轉換了過去,並小心的問道。

    “,這一次諸位道友到此,恐怕多半都是為了陰羅宗之事吧。你們可以放心,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出的手的,但是絕對不是我大晉幾位老家夥所為。否則我不會絲毫消息不知的。可能是大晉外的某個老怪物順手而為吧。不過,隻要此人再次出手的話,我們幾個也不會坐視不理的。”呼慶雷微合的雙目精光一閃,隨即有消逝的無影無蹤。

    聽到老者如此一說,在座的其他修士都大鬆了一口氣。當即識趣的不再提此事,反而說起來了一些修仙界的奇聞異事來。

    “對了,呼前輩。你上次納妾都是二百年前之事。這一次,忽然再次大開魔宮之門。不知是哪家女修,能入前輩的法眼。”一名三十許歲的綠袍『婦』人,忽然這般輕笑道,倒也頗有幾分姿『色』的樣子。

    見『婦』人這般問道,其餘修士也都『露』出感興趣之『色』來。

    畢竟這位天魔宗太上長老雖然喜歡女『色』,但有真正侍妾身份的女修,在這魔宮中還真是不多的。

    “再次納妾,是老夫自己也是沒想到之事。這三女都是十成十的人才,無論容顏修為都非同一般。特別其中一女,優勝其餘二人一籌。老夫做出納妾之事來,倒是多半是因為此女的。“呼慶雷一聽到有人提及自己要納的三個侍妾,臉孔上也不禁『露』出一絲笑意來,似乎對這三女滿意非常。

    “,既然呼前輩如此盛讚,可否讓我等在典禮前,先見上一見。”一名麵容凶惡的披發頭陀聞言,忍不住的問道。

    其他幾人聽了也有些心動,都想見一見三名女修倒底是何等貌美,居然能讓這位魔宮主人都動心了?

    “我等修道之人,自然沒有凡俗的許多忌諱,幾位道友想先先一麵的話,自然可以的。我這就叫人喚他們給幾位道友奉上幾杯薄酒。”木冠老者微微一笑,竟然滿口的答應下來了。

    此話一出口,那名頭陀卻臉『色』微變的,連忙雙手直搖的說不敢。

    可呼慶雷卻一擺手,身後一名宮裝少女立刻躬身走到了身前:

    “去,將三位仙子請出來。”呼慶雷吩咐道。

    “是,奴婢這就去……”宮裝少女恭謹答應道,但尚未等她說完話,驀然從殿外飛來了一道紅光,一閃即逝的就到了木冠老者的身前,竟然是一道傳音符。

    呼慶雷目中異『色』一閃,單手虛空一抓,頓時火光就到了手心中,隨即化為了一團烈焰洶洶燃燒起來了。

    “哦,原來是風老怪和向老鬼到了,竟然還給我帶了一位貴客。是誰,能夠讓這兩個老家夥如此隆重對待?”呼慶雷微黃的麵孔上閃過幾分驚疑,但隨手掌一翻轉,火焰就立刻自行熄滅了。

    “來的莫非是天外島的風前輩和西靈山的向前輩?”藍袍儒生一聽呼慶雷自言自語的話語,卻驀然一驚的問道。

    其餘的男女修士也紛紛麵『色』一變。

    “除了這兩個老家夥還能有誰?不過聽他們口氣,似乎還帶了外人到此了。老夫倒有些好奇了。他們既然到了宮外,老夫到不得不前去迎接一二了。”呼慶雷嘿嘿一笑。

    “那我等也一同拜見兩位前輩吧。”錦袍大漢急忙站起身的說道。

    其他幾人也不敢怠慢的說出同樣的話語。

    木冠老者不動聲『色』的點點頭,當即起身,向殿外徐徐走去。 其他修士緊隨其後的跟了出去。

    整座魔陀山都被猛烈異常的冰雪之風包裹著,而一過此風,就是一層黃濛濛巨大光幕將下邊宮殿都罩在其中。透過此光幕,雖然有些模糊,但已能將麵情形看個大概的樣子。

    此刻在這光幕的上空某處,停留這三道人影。兩名老者一名青年,神『色』平靜的懸浮在那一動不動。

    正是向之禮、風老怪,以及韓立三人。

    “這魔宮似乎修建的比以前又大了三分,看來呼老魔的侍女也又多了一些。嘖嘖,看來做魔道第一宗的太上長老,還似乎真不錯的。”風老怪望著光幕下的宮殿群,突然嘖嘖的說道。

    “怎麼,風兄羨慕老魔了。若是如此的話,隻要你和他說一聲,想必呼老魔巴不得天魔宗再多一位太上長老的,肯定也會為你修建一座絕下於魔宮的洞府。”向之禮聞言,卻似笑非笑的說道。

    “算了,老夫功法講究的就是個清靜,若是真住在這樣地方,時間一長,心境非得倒退不可。”風老怪歎了一口氣,連忙的搖頭。

    向之禮一笑,並不再多說什麼了。因為就在這時,從下方的宮殿群中,飛出了一隊修士,直奔他們而來。

    韓立雖然一路上很少說話,此刻卻凝神細望了過去,結果一眼判斷出了為首的木冠老者的化神修士身份,但目光再在身後的幾名修士臉上一掃後,卻不禁詫異地輕咦一聲。

    “怎麼,韓師弟有認識之人的!”向之禮扭首過來,有些意外起來。 ‘

    “是有一人,有過一麵之緣!”韓立目光很快就收了回來,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向之禮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這時木冠老者已經飛到光幕之後,兩手一掐訣,口中念念有詞。

    結果韓立三人麵前的光幕,靈光一閃,就自行裂開了一道裂縫。

    向之禮和風老怪沒有客氣,立刻大模大樣的激『射』而入。韓立略一猶豫下,也同樣化為一道青虹跟隨了進去。

    黃『色』光幕隨之彌合如初了。

    片刻後,遁光一斂,三人就出現在了木冠老者一行人的跟前。

    “向兄,風道友,你們這次好像來晚了一些。我可很早巨收到消息,你們可是很早就動身了。可怎麼現在才到此地的。莫非途中遇到了什麼事情?”呼慶雷一見向之禮二人,先是微微一笑,隨即懶洋洋的問道。

    “呼兄還猜的真準!老夫二人的確在途中遇到了些事情,耽擱了一下。不過此事稍後再提,我先給呼道友介紹一位道友。這韓位道友也將加入我們,成為和我們一般的存在。。”向之禮哈哈一笑,隨即手指一點韓立,開口介紹起來。

    而木冠老者身後的一幹修士中一人,一看清楚韓立的麵容後,卻『露』出吃驚之『色』來。

    “加入我們?”木冠老者一聽這話有些動容了,原本微合的雙目驀然完全睜開,凝望著韓立不語起來。

    “在下韓立,見過呼兄!”韓立神『色』平靜,雙手一抱拳的施了一禮。竟表現的不卑不亢,一副平輩相交的樣子。

    這一下讓藍袍儒生等人睜開了雙目,一個個嘴巴緊閉起來了。

    “哼!向老鬼、風老怪,你們莫非老糊塗了。隻是區區一名元嬰後期修士,有什麼資格加入我們?”呼慶雷臉『色』一沉,毫不客氣的質問道。

    “嘿嘿,向某會如此做自然有自己的理由了。”向之禮臉『色』絲毫不變的一聲輕笑,隨即嘴唇微動不已,再沒有聲音傳出。

    他竟然直接傳音了起來。

    呼慶雷臉上的神『色』開始時有些陰沉,但隻是聽了數句,就目『露』奇光出來。先是吃驚,接著興奮,最後竟然連連的點頭。

    

Snap Time:2018-04-25 22:43:06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