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意外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意外

    這是什麼,難道這人真是高階妖獸變幻的?否則人類怎麼會生出第三隻眼睛?

    這一對少女少年驚駭之下,都情不自禁的閃過此念頭了。

    可就二人未來及驚向那些同門提醒之時,空中的青年忽然一回首,一道烏光從其第三隻妖目中激『射』而出,一閃不見了蹤影。

    隨即附近空中傳來了一聲轟隆隆的悶響,白光一閃,一道人影竟從虛空中詭異的現形而出,離青年隻有數十丈遠的樣子。

    仔細一看,這人影竟是一名看似六十餘歲的老者,頭紮三角發髻,雙足赤『裸』,一張長長的馬臉,極其的惹人注意。但這老者一出現,立刻也不言語的單手朝對麵狠狠一抓。

    空間波動一起,青年頭頂上,頓時一隻晶瑩淡黃大手浮現而出,閃電般的朝下一把撈去。

    但青年似乎早有預料,背後雙翅隻是一動,人就在原地華為一道青弧隨消失了。下一刻,卻出現在了附近另一處地方,但臉『色』一下陰沉的厲害。

    “風老怪!你追我已經足足一月有餘,明明知道無法困住韓某,還苦苦追著不放,到底是何意思?”青年雙眉一挑的大喝一聲,聲音仿佛炸雷般的在附近空中轟隆隆作響不停。

    下邊原本在觀戰的那些低階修士,不及防之下方大驚的向空中望去,就兩耳嗡鳴大起,紛紛站立不穩的栽倒地上,有些修為地低下的,幹脆兩眼一黑的直接暈了過去。

    隻有少數有法器護身和修為較高的煉氣期修士,還能保持著神智的一絲清醒,但他們也渾身骨軟的無法起身分毫,隻能勉強動下脖頸吃力的望著空中的“前輩高人”,臉『色』灰白無比。

    這些清醒的修士,自然就包括了首先發現空中異像的那一對少年少女。他們和其他同門一般,都同時暗暗叫苦不迭起來。

    若是平常時候,他們能遇見一名高階修士,自然是天大的機緣,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遇見兩名高階修士在爭鬥的話,卻是相反的情形了,無異於大難臨頭。這些清醒的少年弟子子不禁都『露』出恐懼之『色』來。

    有關高階修士鬥法的可怕,他們雖然沒有親眼見到過,但是從門中長輩口中不聽到過止一次的。無論是哪一位說起此事,都是千叮囑萬囑咐他們,一定要能逃多遠,就馬上逃開多遠的。萬一被高階修士的爭鬥威能波及到了,他們絕對是死路一條的。

    而在那些高階修士眼中,煉氣期的低階修士,絕不比一隻螞強多少的,絕不會因為他們的存在而有絲毫的顧及。

    “哼,你殺別人也就算了。但竟將風某後人,當著老夫麵滅殺了,老夫又怎能輕易放過你的。我就不信區區一名元嬰期修士,還真能再堅持多久的,老夫拚著損耗十餘年壽元,也要將你拿下問罪的。”馬臉老者卻一臉煞氣的說道,接著手指遠遠一點,那隻晶瑩的黃『色』大手一個盤旋,一下化為一道黃光再次向韓立一拍而去。

    青年背後雙翅一動,再一次在原地消失了,隨即又在二十丈外另一處地方現形而出,但是眉頭一皺厚,滿臉的鬱悶之『色』。

    青年自然是剛將陰羅宗大鬧了一場的的韓立了。

    而對麵的馬臉老者,卻是韓立在斬殺最後一名陰羅宗長老時,無意中惹出的一個天大的麻煩。

    此人竟是一名和那陰羅宗長老有些淵源的化神期修士。

    一想起這事來,韓立自己也是大為的懊悔,當時怎麼鬼使神差的選上這一人了,當時若是找其他幾位陰羅宗長老搶奪鬼羅幡,完全可以避免此事的。

    說起來,當時這位風老怪正和那陰羅宗長老走在一起,並且顯『露』的修為,也隻是元嬰初期樣子,他在暗中並沒有看出任何不妥來。故而沒將這人放在心上,當即設計將那陰羅總宗長老引出來了後,馬臉老者竟意外的突然也趕到了他動手之地,正好看見他一劍斬殺陰羅宗長老的一幕。

    如此一來,馬臉老者頓時暴跳如雷的顯『露』出了化神期的驚人修為,並馬上攻了過來。

    若不是韓立風雷翅和疾風九變實在夠神妙,出其不意之下,恐怕還真遭了這位化神修士的毒手。

    但他心中嚇了一大跳後,自然毫不猶豫的施展風雷遁開溜了。否則按照他原先的打算,即使陰羅宗將所有外麵長老都召回宗內了,他說不定還會潛伏在陰羅宗附近數月,看看是否還有機可趁的。

    但現在竟然意外撞到了一位化神修士,他自然馬上拋棄了此念頭,逃之夭夭了。這倒給陰羅宗無意中留下了一絲喘氣之機。以他現在情形,化神修士就是他在此界唯一的忌憚了。

    這倒給陰羅宗無意中留下了一絲喘息之機。

    可讓韓立無奈的事情發生了,那被殺的陰羅宗修士似乎和這馬臉老者大有淵源,對方竟然不惜消耗精元的一路緊追不放。偏偏他施展的遁術,雖然比起風雷遁差了一點,但在化神修為的加持下,卻也沒有相差太遠。而他身上也不知道被對方做了什麼手腳,每當他甩開對方一段時間,想要潛藏起來時候,卻總被對方不久就準確無誤的追上來。

    韓立匆忙的檢查身上數遍,卻並未發現身上有什麼異樣。

    這讓韓立對風老怪越發的忌憚起來,幹脆和對方打起了消耗戰。甚清楚至化神期修士限製的他,打算依仗萬年靈『液』在身,將對方法力硬生生耗盡,然後再甩開對方逃之夭夭。

    但是半個月後,韓立就無語了。

    不知這位馬臉老者身上是否也擁有萬年靈『液』,和他一前一後的橫穿了數個州郡,竟然和其一般。身上靈氣絲毫沒有減退的樣子。 不過以對方的花神修士身份,就是真有萬年靈『液』在身的話,也是不稀奇之事。

    他反而差點數次被對方真的堵住了,不得不用寶物略微周旋一下,才能再次馬上溜掉的。

    在這期間數次接觸中,韓立自然也和現在一般,試著看看能否說服對方放棄對自己的追殺,對方明顯並非陰羅宗的修士,倒不不一定非得拚個你死我活的。

    但這自稱”風老怪“的馬臉老者,似乎因為遲遲無法追上他,而有些惱羞成怒了,竟什麼都不顧的一口就回絕了,反而說了一些讓他早些束手就擒,還能稍吃些苦口的威脅言語。

    韓立聽了這些話,自然直翻白眼,也不加理會的。

    如此一來,兩人再一前一後的追逐了數日,終於來到了此處。這時,韓立終於停下了腳步,決定和這位化神修士硬碰一下了。看看自己到底和化神修士的差距有多大了。隻要讓對方明白,即使能滅殺他,耗費的精元也絕對時對方承受不起的。對方自然會放棄了對其的追殺。

    畢竟如此下去,他如此頻繁的動用風雷翅,青竹蜂雲劍中儲存的辟邪神雷可有些不夠用了,到時候可就真麻煩了。

    當然韓立不知道,現在後麵現身的這位”風老怪”,在驚怒之餘,心中也早已嘀咕不已,同樣的暗自大感頭痛了。

    韓立遠超普通元嬰後期修士倍許的法力,在對方眼中自然一目了然,根本無法掩飾的。但最讓老者頭痛的,卻是韓立的風雷翅詭異遁術。這位“風老怪”自持自己遁術也非同小可,但以化神修士神通,還頻頻無法堵住對方,數次讓這位元嬰期小輩在眼皮地下,從容退去。

    這讓馬臉老者實在有些騎虎難下了。

    說起來,那位被殺的陰羅宗長老也並非和其真的有多深感情,隻不過是他一個關係頗近的後裔,但以其壽元,自然不知事多少輩的後代了。但對方一收到有人大肆對宗內元嬰長老下手的消息,以為是其他的化神修士出手的。頓時跑到他這位老祖宗麵前,苦苦尋求庇護了。

    因為對方是為數不多還知道他存在的後裔,他一時抹不開麵子,倒也心軟的答應了。

    在他以為,大晉的化神修士就這麼幾位,無論陰羅宗觸怒了哪一位,從而對陰羅宗長老大開殺界,看自己麵子上自然不會對自己子侄動手的,。為此他還特意,給自己這位子侄身上施展一種獨門秘術,可以其他幾位相熟化神修士一眼就能辨認出來,同時又派人向這些化神修士詢問一下,倒底對陰羅宗下手的是哪一位同道。

    做完這一切後,他用秘術掩飾下修為,準備護著這位後輩返回宗內,然後就不再過問此事了。至於陰羅宗的死活,又管他何事?

    馬臉老者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途中因為一時大意,竟被韓立當著他麵,出其不意的斬殺了那位陰羅宗長老。

    若是其他的化神修士,馬臉老者自持沒有必勝把握,也就忍氣吞聲一回了。畢竟他們這個級別一旦動起手來,這個壽元的流逝可實在是得不償失的。

    但是一看清楚動手的韓立隻有元嬰後期修為。這位一向自持身高,同時『性』子火爆的風老怪立刻大怒了。當即就要出手滅了韓立。

    偏偏韓立的遁術和神通都遠超其預料之外,他一連追逐了月許時間都沒有得手,害的他不但壽元已經虧損了數年,連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小瓶萬年靈『液』而已被迫用掉了小半。

    若就此放手不追了,馬臉老者一方麵騎虎難下,胸中這口惡氣實在難消,另一方麵,自然是見韓立接連動用的數件寶物都非同小可,也不由得動了幾分貪婪之心。

    

Snap Time:2018-07-19 08:27:19  ExecTime:0.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