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圖謀陰羅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圖謀陰羅

    那到黑芒自然正是那口魔髓飛刀了!

    說起來此飛刀縱然厲害無比,特別擅長隱匿行跡,但如此近距離的從虛空中出現時,總有一些跡象可尋的,特別對一些大修士來說,靈覺更是到了一個不可思議境界。

    故而韓立先用驚神刺在對方腦中狠狠一下,讓其劇痛之下,神念立刻下意識的收縮回體內。如此一來,韓立才讓魔髓飛刀從後方閃現而出,趁機飛到了對方脖頸處,悄然的一斬而下,就將其頭顱輕易取下了。

    可以說勝負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間而已。

    否則,韓立即使另有手段拿下對方,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恐怕要大花一番手腳的!

    說起來,也是這位對自己的身上的戰甲太有信心了,萬萬沒有想到韓立手中竟然有魔髓飛刀這等視魔氣如無物的存在,魔氣凝聚戰甲竟然絲毫效果沒有,未曾給他爭取到任何時間,一擊就得手了。

    不過,就在陰羅宗宗主身首異處的同時,原本動也不動的韓立,背後雙翅一動,一下化為一道青弧沒入虛空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韓立身形就在那無頭屍體上浮現而出。

    但就在此刻,屍體突然詭異的膨脹起來,隨即一聲巨大爆裂聲後,一股血雲彌散四濺開來。其中有多半朝剛剛浮現的韓立,迎頭撲來。

    韓立也真嚇了一跳,不加思索下,兩手一揚。

    雷鳴聲大作!

    兩道粗大金弧彈『射』而出,稍一交織就化為一張金『色』大網,金光閃閃的反撲向了血雲。

    那血雲固然是一種將修士血肉化為攻擊手段的歹毒秘術,但卻恰恰被辟邪神雷所克。結果兩者方一接觸,原本看起來氣勢洶洶的血雲,頓時在金光閃動下,馬上潰散消失了。

    不過趁此機會,一個通體烏黑的小人被一塊血雲包裹著,早一步的飛遁而逃了。

    這西小人自然就是陰羅宗宗主的元嬰了。

    隻是這一瞬間的工夫,它就遁到了三十丈外,然後才不再掩飾的施展瞬移神通。連閃兩下後,它竟就帶著那團血雲又瞬移出了數十丈。如此一來,距離韓立足有百餘丈遠了,眼看就要逃之夭夭的樣子。

    韓立看到這一幕,臉『色』一沉,驀然冷笑一聲,忽然背後雷鳴聲大起,雙翅上同時浮現青白兩『色』的粗大電弧,接著一顆顆雷球憑空浮現在了身後,圍著一對羽翅轉動不定起來。

    風雷翅一抖之下,雷球全都爆裂開來,青白『色』電弧那間都灌注到了雙翅之內。

    韓立在驚人雷鳴聲中,一下化為一道電弧『射』出,又一晃的消失不見了。

    而一呼一吸後,電弧就到了三十丈外彈『射』而出,隨即再雷鳴一起,又彈『射』而出的消失了。下一次,電弧就出現在了數十丈外處,馬上就要追上逃走的元嬰。

    陰羅宗宗主在血雲中一回首,正好看到韓立的風雷遁的神妙,頓時驚惶了起來。

    當即心中一寒之下,也顧不得再吝惜本源之力了,兩手掐訣,元嬰就化為一道血光在原地消失了,竟打算接連使用瞬移而逃。

    這時,韓立恰好已在後麵四十餘丈浮現而出,一見前麵情形,不禁一聲輕哼。

    他眉宇間一道纖細血痕浮現而出,隨即黑光一閃,一隻烏黑眼珠悄然浮現。

    正是韓立一直在體內培煉的破滅法目。

    此目方一出現,瞳孔中就馬上黑芒一閃,一道烏光憑噴『射』而出,一閃,沒入身前的虛空中蹤影全無。

    但馬上,前邊傳來一聲悶雷般的爆裂。

    接著黑光一閃,元嬰一個跌蹌的從虛空中跌蹌而出,仿佛瞬移術隻施展到了一半,就被硬生生擊出虛空的樣子。

    不過此元嬰一臉的驚慌,似乎還不敢相信韓立真有辦法破掉自己的瞬移神通!

    它臉『色』紅白交錯一下,忽然一咬牙,又一掐訣的不見了。

    韓立眉頭一皺,神『色』徹底陰沉了下來,眉宇間法目又噴一道烏光後,背後雙翅一扇,竟也化為一道電弧消失了。

    如此一來,當元嬰再次被烏光從虛空中『逼』出來之時,韓立身形卻浮現在了元嬰身後十餘丈遠處。

    那元嬰見此大驚,一抬手,數道綠絲衝韓立激『射』而來。

    韓立麵同樣抬手一彈,也有數道火絲一彈而出,

    兩者方一接觸,就發出“劈啪”般的爆裂聲,這些綠絲紛紛現出原形,竟是數根纖細如絲的綠『色』飛針。

    而那元嬰趁此機會遁光一起,想要再次逃掉。

    但是這一次,早有防備的韓,立麵無表情的袖跑一抖,一道金芒閃電般『射』出,一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下一刻,一聲輕微的霹靂聲從前方傳來,那名陰羅宗宗主一聲慘叫,雙手驀然捂住了胸口,一把數寸大小的金『色』小劍赫然『插』在那,但沒有洞穿其身體而過,隻『插』進了一半的樣子。

    但從小劍上彈跳而起的電弧,卻結結實實的擊在了元嬰上。

    這位陰羅宗宗主主修的功法,顯然也是上古魔功的一種,被金弧直接劈中元嬰後,通體黑光閃動,元嬰竟一臉痛苦的呈現了潰散的跡象。

    韓立目光一閃,身形一晃,人就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元嬰頭頂上空。

    二話不說的兩手一搓,又一道碗口粗金弧在手掌間浮現而出,發出讓人心驚的轟鳴之聲。

    “道友且慢,我有話要說!”下方的元嬰一見此幕,臉『色』一下變得蒼白無血了,驀然大叫了起來。

    “韓某可沒興趣聽什麼”但是韓立卻猶若未聞,手中動作絲毫沒停,單手一揚,金弧化為一條金『色』巨蟒狂撲而下。

    陰羅宗宗主又驚有懼!

    雖然元嬰之體早已重傷了,但自然不會就這般此束手待斃。當即身上靈光一閃,就要再施展什麼秘術,打算拚死一搏了。

    可是就在這時,忽然元嬰數丈遠的另一側空中,一蓬青絲從虛空中詭異的『射』出,出其不意之下,一下將不及防範的元嬰纏了個結實。

    青絲的另一端青光閃動,一隻小鼎無聲息的浮現而出。

    正是虛天寶鼎!

    房大修士大驚,被這些青絲捆束住的同時,體內的法也莫名莫名的凝滯不靈了,讓其心直往下沉去。

    眼看避無可避,金『色』巨蟒一下到了頭頂上空,大口一張,就要將其一口吞下。

    元嬰不禁麵如土『色』起來。

    就在他幹脆閉目等死的時候,下一刻元嬰竟然安然無恙,反倒是身後傳來一聲巨大的爆裂聲。

    他不禁愕然的張開雙目,卻心中一跳。

    因為韓立不知何時的欺到了眼前,正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淡淡的打量他。

    “你……”

    這位陰羅宗宗主心中一動,想開口說些什麼時。韓立卻麵無表情的手指一彈,數道銀芒激『射』而出,紛紛沒入元嬰身體中。

    不好!

    陰羅宗宗主,自然知道不妙,但是未等他有其他念頭時,就兩眼一黑的昏『迷』過去。

    而韓立單手一翻轉,數張禁製符籙浮現而出,袖跑一揮下,一下將人事不知的元嬰貼了個滿身,然後再衝空中小鼎一點。

    頓時虛天鼎中一聲清鳴發出,那些青絲席卷而回,竟將此元嬰收進了鼎中,

    韓立這才神『色』一鬆下來,瞅向眼另一邊的五魔和三屍。

    此刻五魔借助極寒之焰的威力,同樣將三屍困的死死的。並且在他望過去的同時,五魔同時一滾,幻化成了鬼頭模樣,然後呼嘯一聲,紛紛衝進了五『色』火海中,朝行動遲緩無比的三屍直撲了過去……

    韓立微微一笑,將空中的寶物不管敵我的統統一收後,再衝那人形傀儡一招手後,人就單托著小鼎,朝下方的一個偏僻山頭落了下去。

    人形傀儡則身形一晃後,木然的緊隨落下。

    就在五魔大占上風的時候,韓立身形再次浮現,從山下徐徐飛來,隻是手中的虛天鼎不見了蹤影、

    他看了看已經吞噬的七七八八的五魔,當即也不言語,就靜靜的看和五魔最後的爭鬥,臉現沉『吟』之『色』。

    “你真的決定好了,要孤身闖一下陰羅宗!”童子聲音悠悠的傳來。

    “也談不上什麼闖不闖!從對這位房大宗主搜魂得到的消息看,隻要避開幾種特別厲害的禁製,陰羅宗對我來說,已經談不上什麼危險了。而且現在陰羅宗門內,好像隻有五六名長老坐鎮了,其餘的人都出去應付其他敵對勢力了。這正好是個機會,先將總壇中的那些長老解決掉,再對那些外出的家夥一一動手。通過搜魂,雖然還不能確切掌握其他陰羅宗長老的行蹤,但大概的下落總算心中有數的。不會讓陰羅宗剩餘修士一起聯手對付我的。”韓立平靜異常的回道。

    “韓道友如此有把握最好。不過,道友現在是隻想奪夠了幡旗就走,還是心中真存了弄垮了陰羅宗的念頭?”童子話題一轉,竟然這般問道。

    韓立聞言則不禁沉『吟』了一下,好一會兒後,才冷笑的說道:

    ”我心中如何所想,毫無意義!沒有了大修士坐鎮,再一下少了其餘六七名元嬰級長老。天瀾道友認為,陰羅宗還能保持十大宗門的地位?恐怕到時候,落井下石的宗門以及以前的結下的一些仇家,自己就會主動找上門去了。何須我再多動什麼手腳?”

    

Snap Time:2018-07-21 05:42:09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