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半途截殺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半途截殺

    某處高空中,一道青光徐徐前進著,青蒙蒙遁光隱約罩住一名年紀極輕的青年,單手把玩一塊淡紅『色』玉簡,麵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此人正是才離開天機殿不久的韓立,手中拿著的玉簡,自然是記載煉製芥子空間秘術之物。

    “沒想到芥子空間這般大名聲,煉製的步驟竟然並不複雜,所需的材料也大都普通之物。若是如此的話,煉製空間倒是絲毫不難的。”韓立在遁光中喃喃的說道。

    “嘿嘿,這也能叫芥子空間?我看頂多隻是一處可以定位傳送的空間裂縫罷了。真正的芥子空間,是可以隨身攜帶,並隨時隨地進入的至寶。”韓立耳中驀然傳來了童子懶洋洋的話語。

    “道友這話雖然有理,但是以我們人界修士的力量,又怎有能力煉化出這等寶物出來。就是道友所提的乾坤帶以及我手中的原先的黑風旗,也隻是稍具空間類神通的寶物,無法稱之為芥子空間的。”韓立卻不以為然了。

    “這話倒是有理。據我所知,即使在靈界,真正戒子空間也是一隻手就能數出來的。而每一個芥子空間至寶的擁有者,幾乎都是靈界最頂階的存在。否則早就窺視之人搶去了。既然這空間煉製秘術到手,下邊是否要去陰羅宗槍那鬼羅幡了。不過,道友就這般大模大樣的直接闖上山去嗎?”童子輕笑的反問道。

    “直接闖上山。自然不會了。縱然現在的陰羅宗隻有一名大修士了。但是畢竟是魔門十大宗之一,誰知道宗內布置了什麼厲害禁製,以及擁有什麼殺手。陰羅宗也是傳承的上古宗門。我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險的。”韓立搖搖頭。

    “那道友的意思是……”童子的好奇心似乎被挑動了起來。

    “很簡單。擒賊先擒王,先設法解決了陰羅宗宗主後,其餘的元嬰長老就好對付了。而且我們事先不是在坊市中打聽過了。這些年來,有不少大魔道宗門窺視陰羅宗的十大宗門地位,這位陰羅宗宗主似乎最近經常出門的,隻要找準了機會,在邡莽山外將其一下滅殺就是了。沒有了大修士主持,就算陰羅宗的禁製再厲害,也沒什麼太過顧忌的了。不過動手前,還是要先選好其他的下手目標,一旦動手絕不能拖延時間過長,萬一被化神修士察覺,『插』手此事,可就有大麻煩了。”韓立聲音陰沉了下來。

    “這倒也是。人界的大修士固然不會輕易出手,但是你若是真存了滅殺如此大一個宗門的心思,恐怕這些家夥也會坐不住的。”童子微微一笑。

    這一次韓立卻沒有接口,但嘴角泛起了一絲冷意,將手中玉簡一收後,遁速一下加倍,轉眼間附近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

    大半年後,封州和苀郡交界處的某片不知名山脈上空,正在上演著一幕大屠殺。

    大約有五六名一身黑袍的修士,正指揮著上千隻銅甲煉屍,圍住數十名衣衫各異的其他修士,拚命攻擊著。

    這些銅甲屍全都等階不低,再加上那些黑衣修士也一起出手,結果屍氣滔天下,隻是一頓飯工夫,身處群屍包圍中的修士,除了幾名修為最高的結丹修士外,其餘之人紛紛被眾屍吞噬掉了。

    僅剩的這幾名修士,也岌岌可危的樣子。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金石般長嘯從遠處天邊傳來,嘯聲直衝九霄,讓正在爭鬥的這些修士聞之,竟然雙耳針紮般的一陣刺痛傳來,隨即同時嗡嗡作響起來。

    一聽此嘯聲,那些圍攻的黑袍修士麵『色』大變起來,而被圍攻之人則紛紛精神大振,人人麵『露』喜『色』來。

    隻見遠處天邊靈光閃動,隱隱傳來了滾滾雷鳴,一團數畝大小的碧綠魔雲呼嘯而來。此魔雲足有數畝大小,遁速極快之極,眨眼間就遁出百餘丈來,離這些爭鬥的修士不遠的樣子。

    “我道是誰親自帶隊來打本宗的主意?原來是血骨門的畢道友。”就在這時,忽然一聲冷冷的話語在激戰上空傳出,黑光一閃,一道模糊人影就詭異的浮現而出。

    隨機此人似乎雙袖一舞,頓時化為一道不起眼的灰光一閃即逝,直奔對麵的魔雲激『射』而去。

    “房老魔!”

    對麵一聲驚呼,隨即魔雲毫不猶豫的方向一變,竟馬上向後飛遁而逃了。

    “哼,道友既然已經到了本宗的地界,就不必再走了。”一聲冷哼傳出,隨即破空聲大起,灰『色』遁光顏『色』一陣變幻,竟化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同時遁速也倍增起來。

    兩者一前一後,片刻工夫就遁出百餘去,在天邊盡頭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些黑袍修士一見此幕,人心重新安穩下來,催動那些銅甲煉屍發起了更加猛烈的攻擊。而被困的這些修士,一聽‘房老魔’等字眼後,則麵『露』絕望之『色』,雖然頻頻拚命,殺傷了不少銅甲煉屍,但最終還是被黑袍修士滅殺的幹幹淨淨。

    然後這些黑袍修士祭出一個個烏黑皮袋,將這些銅甲屍全都收進了其中,但並沒有馬上離開,反而站在那一陣的竊竊私語,目光不時瞅向遠處的天空。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天邊靈光閃動,一道烏虹浮現而出,向這邊激『射』而來。

    原本說話的黑袍修士,立刻停止了交談,分列兩邊的束手而立。

    黑光一閃,烏虹浮現在了幾人麵前了,現出一名黑氣罩體的人影。

    “參加宗主!”這幾名黑袍修士立刻大禮參拜,人人都一臉敬畏之『色』。

    “血骨門的人都處理幹淨了吧。”黑氣籠罩人影淡淡的問了一句。

    “宗主放心,血骨門潛入本宗的七十三名修士,全都被滅殺的幹幹淨淨,未有一人逃掉。”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上前幾步後,恭謹的回道。

    “畢火這位血骨門的長老,也被我毀掉了肉身,隻放他的元嬰回去了。經此一事,想必血骨門不會敢輕易打本宗主意了。哼,要不是本宗人手不足,本宗主都想直接殺上血骨門去。”人影陰冷的說道。

    其他黑袍修士不敢接口了,隻是老老實實的站在那,等著人影下邊的吩咐。

    而下邊,黑氣中人影沉『吟』過了好一會兒,口中才再次吩咐道:

    “這暫時沒有什麼事情,你們先回宗內吧。我還有些事情要獨自處理一下,可能要回去晚一些時日。”

    “遵命!”

    這些黑袍修士自然不敢有絲毫反對,紛紛領命道。然後在黑氣中人影注視下,這些黑袍修士就化為顏『色』各異的遁光,幹淨利落的飛離了此地,最後在天邊消失掉了。

    附近天空中隻剩下人影一人,孤零零懸浮在半空中了。而他在黑氣中望著遠方,一動不動,仿佛整個人都靜止住了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驀然開口了:

    “道友在旁邊看了這般長時間熱鬧,也該現身了吧。難道想讓房某『逼』你出來不成?”

    一說完這話,人影驀然轉首盯向附近某處空無一人的地方,口氣不善起來。

    “哦,房道友真不愧為陰羅宗宗主,竟然發現了在下。但將門下弟子都打發了,才喝破韓某的行蹤。道友害怕連累了這些門下弟子嗎?”一個陌生的男子聲音悠悠傳來,隨即青光一閃,一名一身青衫的年輕男子,兩手倒背的出現在了那。

    這名青年正是韓立,而黑氣中的房姓修士,自然就是他此行的目標,那位陰羅宗的宗主了。

    說起來,韓立為了能夠準確的堵截住此人,可是親自在陰羅宗總壇所在的邡莽山脈附近監視了足足半年多時間,才最終抓到了眼下這個良機,並一直跟蹤到此的。

    “是你?”陰羅宗宗主一看清楚韓立的麵容,驀然身形一震的說道,隨即狠狠的盯住了韓立,竟一眼認出了韓立的樣子。

    “看來房宗主也認出在下了。”韓立卻目光平靜異常,一臉的淡然之『色』。

    “你果然已經進階元嬰後期了,現在出現在這,是想殺我嗎?”陰羅宗宗主身上的黑氣突然一散,『露』出一張二十七八歲模樣的年輕麵孔,隻是臉『色』蒼白異常,雙目隱有碧光閃動,顯得妖異之極。

    “不錯,我既然在這了,你我之間自然隻有一個人可以生離此地。”韓立徐徐的說道,神態如常,仿佛隻是和一位朋友聊天一般。

    “好,很好。就算你來找我,我以後也打算前去天南找你的。現在到處流傳,乾老魔和小極宮的寒驪上人都隕落在你手中了。說實話,我根本一點不信。所以你這次自行上門送死來了,本宗主正是求之不得呢。殺妻之仇和其他幾位長老的大仇,本宗正好一起報了。“陰羅宗宗主一聽韓立之言,先是麵『色』連變數下,但最終雙目碧光大盛,驀然揚首狂笑起來。

    隨即就見此位身形滴溜溜一轉,周身一下浮現大股黑氣,轉眼間就將其身形淹沒進了其中,接著麵一陣鬼哭之聲傳來,幾個高大身影在黑氣中詭異的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4 04:03:19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