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但是讓僧人大出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那十道火絲雖然沒有洞穿金『色』虛影,但忽然連時紅光一閃,一下化為一根根粗大的紅『色』火鏈,閃電般一個盤旋,就將金『色』虛影死死捆束住了。

    僧人見此,先是一呆,隨即不加思索的抬手衝著空中一彈。

    一道白『色』劍光從指尖出一閃『射』出,直奔那火鏈狠狠斬去。

    一聲悅耳的脆響後,紅芒白光略一交織,劍光竟被一彈而開,隻是在粗大火鏈上砍出豆粒大小的一個豁,根本無法完全斬開。

    這一下,銀袍僧人臉『色』一沉。

    他見對麵的三『色』火鳥和紫『色』火浪就要一前一後的席卷而來,情急之下,單足猛然一踩腳下的白蓮,同時口中發出一聲龍『吟』般的長鳴,兩隻手臂向外凝重一分。

    巨大金影仿佛感受到了僧人的心中的焦躁,猛然通體金光大放,龐大軀體竟一下狂漲了小半起來,變成了七八丈之巨,一副要將火鏈瞬間掙斷的模樣。

    但讓僧人心中一沉的事情接著發生了。

    火鏈隨著金剛體形的變大,也隨之變大起來,絲毫沒有顯出吃力的樣子。

    僧人兩手再一掐訣,金『色』虛影又在靈光中,驟然縮小倍許下來。火鏈竟也同樣的隨之縮小變細,仿佛跗骨之蛆一般,死死纏在虛影上,無法擺脫。

    這一下,銀袍僧人真的麵『色』大變起來了。

    眼見對麵三『色』火鳥真飛到了附近,他一時也顧不得頭上的虛影,急忙先將手中的玉瓶往空中一拋 。

    銀瓶一個盤旋後,瓶口直直的對準飛撲而來的火鳥,在銀光大放下,瓶中傳出一陣陣的梵音之聲,隨即七『色』佛光從瓶口中大片噴『射』而出,直接衝著迎麵的三『色』火鳥一卷而去。

    火鳥則口噴三『色』火焰,雙翅一展的也想破開這些佛光,一口氣飛至銀袍僧人的頭頂處。

    隨即兩者方一接觸,佛光驀然一陣流轉大放,七『色』靈光不停轉動之下,竟將火鳥包裹其中,往回一卷,就攝進了瓶中。整個過程風輕雲淡般易,竟似乎此瓶根本是三『色』火鳥的克星一般!

    銀袍僧人見此,神『色』這才一鬆,但馬上又衝空中銀瓶一點。

    此寶一顫之下,再次噴出大股佛光。這次目標卻是緊隨火鳥之後,滾滾而來的紫『色』火浪。

    看來他打算用此寶,同樣將紫羅極火一同收進瓶中的樣子。

    但是就在這時,對麵驀然一聲淡淡的“爆”字出口,原本懸浮在其身前的銀『色』小瓶中突然間的搖晃劇烈,瓶子表麵凹凸不平起來,同時早銀光狂閃中,有仿佛悶雷般轟鳴在瓶中隱隱傳來,並且聲音越來越大的樣子。

    “不好!”

    銀袍僧人先吃驚的用神念一掃銀瓶,隨即發現了什麼驚人事情,竟一下失聲起來。隨即就見這位雷音宗的高僧,足下白蓮再次一晃,人就在蓮上一閃的消失不見了。

    隻在在虛空中留下了徐徐轉動不停的數尺大蓮花,和上空被禁錮住的金『色』虛影。

    而就在此僧金蟬脫殼的同時,銀『色』小瓶在靈光閃動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徹底爆裂了開來。

    一輪三『色』光暈在銀屏消失的虛空中浮現而出!

    三『色』符文略一流轉,光暈體積就一下狂漲數倍,竟一下將空中白蓮以及金剛虛影,全淹沒進了其中。

    金『色』虛影被一圈圈的火鏈困在空中,根本無法移動躲避分毫。故而虛影雖然在三『色』火焰中稍微支撐了一下,但還是“噗嗤”一聲後,仿佛泡沫般的崩潰溶解,化為了烏有。至於那白蓮則更加不不行了,方一被三『色』火焰罩住,就馬上氣化掉了。

    三十餘丈外的另一處地方,白光一閃,銀袍僧人身形浮現而出。但在金剛虛影被滅的瞬間,他臉『色』驟然蒼白了數遍,一張口,竟噴出一小口精血來,同時淡金『色』的肌膚一下黯淡了許多,一副損傷了不少元氣的模樣。

    那金剛虛影竟然和本命法寶一般,和氣心神精血大有聯係!

    韓立卻麵無表情的手中法決一催,後麵滾滾而來的紫『色』火浪頓時方向一變,一下幻化出一條十餘丈長的紫『色』火蟒,口含白珠的撲向逃掉的銀袍僧人。

    尚未撲到僧人麵前,附近就寒風大起, 溫度一下降低到了極致,給給人一種四麵八方的空間都要棟凝住般的詭異感覺。

    銀袍僧人足下白光一閃,憑空再幻化出一朵和先前一般無二蓮花,雙足未動,但蓮上連閃幾下後,一下後退了十餘丈去,同時口中發出一陣苦笑聲:

    “住手!不用在比試了,韓道友果然神通廣大,老衲甘拜下風的!”

    銀袍僧人竟然方一和韓立正式交手這麼一下,就主動認輸了起來,同時其雙目盯著空中被銀屏被毀之處,麵上不禁滿是可惜之『色』。

    那隻銀屏可是他當年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一件佛門頂階寶物,竟然在一場切磋中被毀了,這實在讓他大感鬱悶的。哪還敢在繼續交手下去,

    更何況雖然雙方都未出全力的樣子,但韓立神通明顯在其上的樣子,他傷了元氣之下,自然不願再爭鬥下去了。

    韓立聽到這話,目光閃動幾下後,微笑著衝遠處一招手。

    紫『色』火蟒頓時身形一凝,隨之一個翻滾後就化為了團團紫焰不見了,隻有剩下那個白『色』圓珠滴溜溜的懸浮在空中,然後在韓立神念一催下,此寶和也還原成火絲原形的火鏈一同激『射』而回了。

    這二寶最終閃動幾幾下,就一下沒入韓立身體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則雙手衝對麵的僧人一抱拳,平和的說聲“承讓”後,人就徐徐落下了。

    在殿門處,迎接韓立的自然是滿目敬畏的眼神。

    雖然同為大修士,韓立才方一認真出手,就如此輕易擊傷了元智和尚,恐怕下邊包括粲苦在內的所有人,都是大出預料了。

    就連少年模樣的焰竹僧人,此刻一對上韓立目光後,也不禁『露』出一絲不自然之『色』,也沒有先前的從容了。

    “兩位道友的爭鬥,真是讓在下大開眼界了。真希望粲某以後也能有進階到此境界的一天!既然韓道友取勝了,本閣主自然不會失言與人的,我這就叫人去取戒子空間煉製秘術去。”雖然銀袍僧人不敵韓立,但這位天機閣閣主卻滿臉笑容,沒有絲毫的沮喪之意,反而未等未等韓立說出口,就主動示好的提起了此事來。

    “那就有勞粲閣主了。”韓立卻淡笑的回道。

    粲苦口中連說“應該”,馬上就從身上取出一塊令牌,交與了身旁的一位結丹修士,仔細吩咐了幾聲。

    那人立刻雙手捧著令牌,急忙離開了這,直奔下方的地麵激『射』而去。

    此空間除了半空中的這座天機殿外,地麵上自然還有眾多的樓台閣宇,一個個精美華倫,隱隱有人出沒的樣子。但是這些人似乎早就被人吩咐過了,即使剛才韓立和銀袍僧人的一場大修士大戰,下邊也沒人真敢『露』麵而出。

    拿著令牌飛走之人,轉眼沒入下邊的一處閣樓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這才將目光收回,而就在這時,銀袍僧人在空中稍微調息了 一下後,也從天空落了下來,正從袖跑中掏出一個白『色』『藥』瓶,倒出一枚火紅『藥』丸,服下了腹內。

    “元智大師,無礙吧?”韓立自然開口問候了一聲。

    “無事,服下丹『藥』手隻要靜養數月就可以了。倒是韓道友,你手中的那件羽扇,不是普通寶物吧。我這羅漢金身,自付就是頂階法寶擊在其上,也不會有大礙的。但竟擋不下此扇的輕輕一擊。看來不是真正的靈寶,也應該是某件靈寶的仿製品了。有此扇在手的話,人界恐怕很少有人敢硬接道友一擊了。”元智和尚眼見韓立望來,這位雷音宗的大修士卻不以為意的衝韓立一笑,似乎絲毫不在意傷在韓立手中之事,反而神『色』自如的問道。

    “大師真是好眼力,在下此寶的確是靈寶仿製品。”韓立嘿嘿一笑,並不在意的回道。

    銀袍僧人聞言,原本冷漠的臉孔上竟現出一絲笑容來,開口還想說什麼話語時,旁邊的粲苦卻將話先接了過去。

    “兩位道友,有什麼話不妨在殿內再詳談,另外在下剛好得到了一瓶上古時候的靈酒‘津龍『吟』‘,據說普通修士喝上一口,足可抵上月與的苦修之功,但最重要的是,此酒的滋味絕對美妙難言。幾位道友,不妨一同品嚐一二。”胖老者搓了搓手,笑嘻嘻的這般說道。

    此刻的粲苦仿佛就是一名好客的農家老翁,哪還有絲毫一閣之主的模樣。

    “津龍『吟』?貧僧倒是聽說過此靈酒。聽說是用現在人界早已滅絕的數種奇果釀製而成,據說此酒醇香無比,遠非現在的靈酒可比的。嘿嘿,道友不要奇怪。老衲雖然身具佛門,但對這杯中之物,還是有些難舍的。當年粲苦道友,就是用數十壇上古靈酒,引誘老僧當這個客卿長老的。不過,韓道友,可不要因此就將老衲當成一位酒肉和尚。其餘的戒律,貧僧可還是要遵守的。”元智一聽此話一喜,隨即看到韓立望過來的目光有些愕然後,竟半開玩笑的說道,語氣中竟大有親善之意!

    韓立聞言心中一動,但人卻笑而不語。

    一行人再次走入了大殿之中……

    

Snap Time:2018-07-16 07:20:05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