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金剛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金剛

    眼見無數金芒激『射』而來,兩手加持法印的僧人卻對此視若無睹,似乎對身前佛珠所化的光幕信心十足。

    韓立見此,心中一聲冷哼。

    眾飛劍金芒大放,威能一下又大了三分。

    “噗噗”之聲大響,金芒一閃即逝的都紮在了光幕上,但發出了仿佛擊在枯木搬的沉悶聲。讓那綠幕一陣『亂』晃,竟然沒有洞穿而過。

    韓立神『色』一動,但暗中劍訣一掐。

    頓時銀袍僧人附近的上百道劍光同時一顫,隨機齊往高空一聚。

    頓時光芒四『射』,一輪金『色』驕陽憑空升起。

    但當光芒一斂後,一口數丈長金劍赫然浮現在那。

    這時,韓立毫不猶豫的衝對麵輕輕一點。

    “呲啦”之聲大起,金劍表麵金光一黯,卻浮現出一一層『乳』白『色』寒芒,厚厚的晶冰隨即浮現而出,竟化為一口數十餘丈之巨的擎天冰劍。

    此劍通體晶瑩剔透,體積之龐大,任誰一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在下方掐訣的銀袍僧人抬首見此,臉孔終於大變了。

    而就在這時,對麵的韓立又單手一橫,衝下方虛空一揮,口中冷冷吐出了一個“斬”字。

    冰劍一晃之下,就狠狠落下,尚未真斬到綠『色』光幕上,附近空間就先浮現一層層肉眼可見的波動,同時淒厲嗡鳴聲大作,仿佛真是一座冰山氣勢洶洶的直壓而下了。

    這一下,銀袍僧人雖然自持身上綠幕堅韌無匹,但也絕不敢真硬接此擊了。

    他口中一聲佛號,足下白『色』光蓮滴溜溜一轉下,整個人就和此蓮在七『色』佛光中消失了。

    巨劍帶著嗡鳴之聲,一下斬到了空處。

    下一刻,巨劍旁邊數丈遠處白光一閃,蓮花滴溜溜的浮現而出,隨即僧人也跟著詭異的出現在了白蓮上,同時手中所結手印間一變,身上放出一股驚人之極的靈壓,頭頂上突然浮現出一道五六丈的高大幻影。

    此虛影通體金光濛濛,麵目猙獰凶惡,滿頭卷發,半身赤『裸』,竟然和傳聞中的佛門金剛形象一般無二。

    而就在這金剛虛影出現的一瞬間,銀袍僧人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竟對準身前巨大冰劍,遙遙兩拳擊出。

    “轟隆隆”一聲巨響,金剛虛影做出了和僧人一般無二的動,怒目圓睜的接連搗出,從側麵結結實實的擊在了劍身一麵。

    兩團鬥大金芒在冰劍一麵爆裂開來,如此大巨劍竟在巨響聲中,被斜著一擊而飛,在半空中一連翻滾了數圈後,才勉強的重新穩定下來。

    而韓立急忙往冰劍上仔細一看後,心中不禁一驚了。

    因為巨劍一側被那金光虛影擊中之處,冰層全都寸寸的碎裂開來,『露』出了麵金燦燦的金劍本體。

    這是什麼功法,好像和明王決不太一樣,但又有些關係似的!

    他有幾分驚疑了。

    不過,他的飛劍上次祭煉後,摻入的玄玉之多到了讓人張目結舌的地步了,每一口都到了其所能容納的極一個限。故而青竹蜂雲劍蘊含的寒氣厲害,自然不可能隻有這一擊之力了。

    韓立神念一動下,那看起來似乎有些半破的冰劍,隻是『乳』白『色』寒芒閃動幾下,破裂的地方就恢複如初了,隨即冰劍不客氣的橫著一掃,再斬向一旁的銀袍僧人。

    巨冰劍威力竟然不減分毫,就仿佛先前對其的重創,根本未曾發生過一一般。

    這次,銀袍僧人大感頭痛起來了。

    他臉『色』一沉下,僧人未施展遁術躲開,而是身形一漲之下,兩隻手臂突然粗大了一圈,兩手朝著巨大冰劍來的往中間閃電般一合。

    “砰”的一聲,金剛虛影同樣舉動下,竟然準確無誤的用兩隻手臂將冰劍在半空中夾住了,讓它無法再落下分毫。

    要知道這佛門虛影雖然體積也不算小,單和冰劍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如此一檔之下,頗有些螳螂擋臂的模樣,真的就被金剛虛影硬生生的擋下了。

    韓立瞳孔中一縮,心中真有幾分駭然了。

    要知道不要說冰劍本身所含巨力,就是萬年玄玉產生的極寒,就足以凍結一切抵擋的法寶,法器,而金剛虛影卻毫不在乎的用雙手就擋了下來,並且絲毫異樣沒有。

    這種秘術實在非同小可了。

    當然韓立目光一掃下,同樣也注意到了下麵的銀袍僧人,卻似乎沒有頭上麵的金剛虛影這般輕鬆,雖然雙臂一動不動,但是身子卻不由自主的下蹲了幾分,同時麵上的金光也接連晃動不已,一副有些吃力的樣子。

    韓立眉頭不禁皺了一下。

    這位元智僧人秘術,看起來似乎和六極真魔功有些相似,但本質上卻又截然不同的。

    那六極真魔功雖然同樣身後幻化出六道魔影,但這些魔影是借助外來之力,是修煉者借助古魔始祖的真魔氣形成的,並施展的魔功。而僧人召喚的金剛幻影,卻似乎是自身體內法力所化,而此秘術的威力大小和明王決也相輔相成的。

    否則別的不說,若是這僧人沒有將明王決修煉到第四層的境界,剛才小山般巨劍一擊,就算那金剛虛影可以接下來,肉身也早就無法支撐的崩潰開來了。

    韓立心中大為稱奇,但是青竹蜂雲劍可不僅僅是這些威能,兩手一掐劍訣,神念立刻催使出飛劍的另一神通來。

    雷鳴聲一起,冰劍驀然浮現出一道道手臂粗細的粗大金弧,直接幻化出數條金『色』電蟒,直撲虛影而去。

    “咦!”銀袍僧人麵上一驚,顯然決沒想到韓立的飛劍竟然有如此多的神通,不及多想下驀然一吸,對準前方用盡全力的一噴。

    雖然從僧人口中絲毫東西都未噴出,但是被其『操』縱的金剛虛影則不同了,同樣的舉動下,卻從口中噴出一股股金『色』霞光。靈光閃動間,竟將幾條電蛟一下翻卷吹開讓它們無法近身絲毫。

    幾乎與此同時,銀袍僧人又一聲大喝後,夾住冰劍的一對金濛濛大大手突然同時一用力,頓時冰劍從中間就裂開了一道巨縫痕。

    雙手金光刺目之下,裂痕瞬間擴大,冰屑紛紛的碎裂而落。

    銀袍僧人竟打算憑借金剛般若巨力,將冰劍從中間就徹底折斷的樣子。

    但是這位雷音宗的高增顯然打錯了主意,韓立見此冷笑一聲,手中法決一變。

    原處冰劍突一下巨顫,一聲清鳴後,就化為道道金絲從虛影大手中一哄而散,盡管那金剛虛影反手抓了兩下,但是每一道金絲都仿佛通靈般的一個盤旋,就巧妙的躲了過去。讓其絲毫收獲都沒有。

    “化劍為絲!”原來韓道友竟是一位精通劍訣的劍修之士!‘虛影下的僧人一怔,口中喃喃的說了一句。

    “在下這點火候難敢稱什麼劍修。倒是元智大師的施展的秘術,讓韓某開來一番眼界,不知此神通是何來曆?”韓立淡淡一笑,將眾飛劍一招而回後,非常平靜的問道。

    眼下並非生死相搏,他倒不必絲毫不放的窮追猛打的。

    “區區的雕蟲小技,算不了什麼,隻不過是和明王決相配合的一種小神通罷了。”銀袍僧人嘿嘿一笑,同樣說的含糊不清,根本不願仔細透漏的樣子。

    韓立聽了,不禁苦笑了一聲。

    “佛門神通果然非同小可,想來再用普通的手段,你我也很難短時間飛出勝負的。韓某下邊可就要動用幾件大威力寶物,元智大師自行小心了。”韓立神『色』轉眼恢複如初,並大有深意的說道。

    說完這話,韓立先衝對麵僧人十指連彈,十道纖細紅絲,一閃即逝的激『射』而出,但忽然又均都一晃的消失不見了。

    接著袖袍再一抖,頓時一團三『色』光焰滾落而出,化為一柄三『色』羽扇,浮現在了手中,滴溜溜的一轉後,就被他一把扣住了。靈力狂注之下,往對麵輕輕的一扇而出。

    一聲鳳鳴傳出,一隻數尺大的三『色』火鳥從羽扇中飛出,一個盤旋後,就直奔對麵的僧人一撲而去,

    隨即韓立再一張口,一顆白濛濛的圓珠噴了出去,方一出口就迎風狂漲,化為了尺許大小。

    一股股紫『色』寒焰,在圓珠表麵詭異的冒出。

    韓立也未做其他舉動,隻是對準此珠,長袖輕輕一拂。

    頓時一片紫『色』火海憑空浮現在了身前,隨即卷起數丈高的高大火浪,氣勢洶洶的直奔對麵席卷而去,聲勢驚人之極!

    對麵的銀袍僧人見韓立這次動手,竟然如此凶猛,麵『色』也不禁鄭重之極,當即同樣的單手一翻轉,竟然一隻銀光燦燦的小瓶出現在了手心處。

    但未等僧人祭出此物,突然上空處,金剛虛影身前處紅光一閃,十道纖細火絲一下激『射』而出,一閃後就同時的紮在了虛影之上。結果”鐺”“鐺“幾聲後,兩者方一碰撞,竟然發出了金屬相撞般的聲音,這些火絲根本無法洞穿金『色』虛影分毫。

    僧人對此毫不在意,目光卻全落在了朝飛『射』而來的三『色』火鳥上,雙目現出了凝重的表情。

    雖然他第一次見到三焰扇,但是從三『色』火鳥上傳出的驚人靈力,卻讓其如臨大敵,心中不敢輕視分毫的。

    

Snap Time:2018-07-21 21:52:48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