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交手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交手

    “師兄莫非忘了二百多年前的昆吾山魔劫和小極宮妖獸之『亂』了。若師弟沒猜錯的話,這兩件當年轟動一時的大事,韓道友可都親自參與過的,並且還起了不少的作用。”焰竹從容的說道。

    “昆吾山、小極宮?難道這人就是陰羅宗和小極宮一直追查的那人?”銀袍僧一聽這話驀然一驚,目『露』奇光的重新打量起韓立來。

    “如此多年過去了。還有人記得韓某當年的事情。怎麼,幾位道友想將在下擒下,交給這兩家嗎?”韓立平靜異常,似乎對焰竹的指認,早就有所預料的樣子。

    “哈哈,韓兄莫開玩笑了。陰羅宗、小極宮縱然勢力不小,但和我們天機閣有何關係,本閣怎會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不過,韓兄大名粲某可是如雷貫耳許久了。聽說陰羅宗的乾老魔和小極宮的寒驪上人都是命喪道友之手,不知此事可是真的。”胖老者一聽韓立坦然承認了,心中頓時咯一下後,笑容一下變得有些勉強起來了。

    “當年的事情,另有些緣由。至於乾老魔和寒驪上人之事,就算我現在說不是,恐怕幾位道友也不信吧。”韓立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回道。

    “聽說韓兄當年修為尚是元嬰中期。倘若外界傳言都是真的,道友以如此境界就能滅殺兩位大修士,現在再進階後期,一身神通豈不是更加驚天動地了。貧僧倒是更謝不和道友切磋一下了。”銀袍僧人神『色』變了數遍,竟凝重的這般說道。

    “元智大師,無須這般吧!既然韓兄真心想要買芥子空間煉製之法,本閣也不是不能友商量一二的。”粲苦聞聽僧人此言,卻一驚的急忙想勸阻道。

    看起來,這位一知道韓立竟然就是曾經轟動大晉好長一段時間的那名神秘修士後,這位天機閣閣主心思頓時有了轉變,不想再讓這位客卿大長老和韓立交手了、

    “粲苦道友不必再勸老衲,即使沒有芥子空間之事,貧僧也一定要和韓道友切磋下神通的。畢竟貧僧在元嬰後期停留了許久,正想和一些同階道友交流一二,好看看能否從中領悟到什麼。韓道友若真有傳聞中如此厲害,老衲更不會放過這個良機的。”銀袍僧人盯著韓立,竟然說出了這般一番話來。

    聽到銀袍僧人說出這番話來,粲苦頓時臉拉長了,一轉首,對一旁的焰竹連施眼『色』起來。

    “粲施主不必過濾!若隻是切磋神通的話,元智師兄和韓道友不會出什麼意外,交流一二也好。說實話,貧僧也很想見識一二來自天南的大神通之術。”少年僧人竟微笑的說道。

    胖老者聞言,頓時無語了。

    “你知道韓某的來曆!”一聽焰竹提及了天南,韓立心中一凜,麵『色』陰沉了下來。

    “韓兄不必驚訝,雖然道友來曆在普通修士眼中自然神秘之極,但是對我等正魔十大宗門來說,卻不難追查的。道友真以為陰羅宗和小極宮也查不出道友出身嗎?隻不過,他們畏懼道友神通,現在故作不知罷了。畢竟當年兩宗除了損失一位大修士外,其餘的元嬰長老也有多位隕落的,如今它們光忙於應付其他窺視兩宗的勢力都無暇了,那還會再去招惹道友的麻煩。否則,道友這些年在天南也不會過的這般安穩了。”焰竹似乎知道韓立心中所想,竟不緊不慢的說道。

    “這倒也是,其他宗門我不知道,但陰羅宗多半應該知道我的來曆。不過,既然不是為了芥子空間之事,在下也沒興趣和同階修士隨便交手的,除非粲苦道友承諾,若是在下僥幸贏了元智大師,天機閣就願意將煉製之法拿出來交易。”韓立神『色』一緩下來。

    銀袍僧人聞言一怔,不禁望了胖老者一眼。

    這位天機閣閣主卻臉『色』陰晴不定起來了,但半晌後就想通了什麼事情,展顏一笑的回道:

    “既然韓道友如此有自信。粲某又怎會再推三阻四。隻要韓兄真和元智大師切磋中占據了上風,這芥子空間的煉製秘術,交給道友又有何礙。”

    他竟滿口答應了下來。

    “有粲苦道友這句話就行了。那韓某就領教一下元智大師的神通了。說實話,在下對佛門秘術也很頗為的好奇,希望大師不要讓韓某失望了。”韓立嘿嘿一笑,立刻站起身來,毫不猶豫的說道。

    此言一出,兩旁站立的結丹修士,全都一陣『騷』動,有些人更是掩飾不住麵上的興奮之『色』。

    而那位焰竹和尚則在一旁含笑不語,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銀袍僧人則雙眉一挑,冷笑一聲後,儒雅麵容上竟多出了幾分煞氣來。

    “以兩位道友神通,在這天機殿中交手,自然有些施展不開。不如到外麵的切磋如何。對兩位道友來說,區區的禁空自然無法難倒二位的。”粲苦打量了一下左右,這般建議道。

    “自然可以,貧僧沒有意見!”銀袍僧人緩緩點下頭。

    “那就依粲閣主之言。”韓立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於是一行人立刻走出了大殿,再次來到了殿門處。

    其餘人都站在地上不動,而韓立和銀袍僧人一個周身青光閃動,化為一道青虹飛『射』上天,另一個則足下生出白『色』蓮花,將其輕輕托起,徐徐騰空而起。

    片刻後,二人就分別站在天機殿的上空,相隔數十丈的麵麵相對。

    而銀袍僧人凝望了韓立一會兒,忽然口中一聲佛號,麵上驀然浮現一層淡淡金光。

    韓立見到此幕,原本懶散的神情一斂,眉頭一皺的忽然問道:

    “久聞元智大師是佛門的金剛護法,修煉的莫非是傳聞中的明王決?”

    “哦,想不到道友也對我們佛門功法頗為了解。老衲修煉的正是此決,還望韓道友多指點一二了。”銀袍僧人聽韓立一口叫出了其施展功法的名稱,先是一怔,但馬上傲然說道。

    就見他兩手一合,口中梵音出口,一個個淡銀『色』符文從其銀袍上直接漂浮而起,同時不光麵孔,渾身的肌膚開始變成了淡金之『色』,一時間仿佛金身羅漢降世一般。

    韓立麵『色』不變,但心中一凜。

    對方這這種表現,分明時明王決已經修煉到了第四層的征兆。這說明對方的身體已經堪比一般的法寶堅硬,若是普通飛劍斬將過去,恐怕對方赤手空拳的就可抵擋了。

    不過,若是對方隻有這種程度的話,自然不可能是其對手的。

    當即也不言語的袖跑一抖,頓時一陣清鳴聲響,數十口金『色』飛劍從其袖口中魚遊而出,化為一道道尺許長劍光,在身前盤旋不定起來了。

    隨即韓立同樣法決出口,衝空中輕輕一點。

    所有劍光一顫下,金芒大放,竟瞬間以一化七,變幻成了數百道一般無二的劍光,略一飛舞下,金『色』劍氣幾乎鋪滿了小半的天空,猶如一片片耀目的金『色』波浪,聲勢驚人之極。

    下麵觀戰的粲苦以及其他結丹修士一見此幕,不禁麵『色』大變起來。

    無需這位韓大修士再施展什麼神通,光是如此多劍光一起滾滾攻來,恐怕一般的元嬰修士就絕無法抵擋的。

    對麵的銀袍僧人見到此幕,卻無動於衷,隻是兩手一抬,手中同時有紅綠兩『色』靈光閃動,竟然分別浮現出一根數尺長的赤紅禪杖,和一串翠綠欲滴的佛珠。

    就在這時,對麵的韓立兩手一掐訣,數百劍光嗡鳴之下,化為一片金『色』霞光,飛也似的席卷而來。

    “來的好!”

    銀袍僧人卻口中一聲大喝,猛然手一抬,那件赤紅禪杖一下化為一條赤紅蛟龍,直接迎向對麵,而另一隻手中的翠綠佛珠也被祭了出去,點點綠光閃動後,竟化為一層綠『色』光幕,將其護在了麵。

    隨即這位佛門大修,竟雙目一垂,兩手不停的轉換手印,似乎要施展某種極其玄奧的神通了。

    那隻赤紅蛟龍卻搖頭擺尾之下,一頭就紮進了青竹蜂雲劍所化金霞之中。

    也不知此禪杖本體是何材料製成,雖然蛟龍身上瞬間被上百道劍光同時斬到,但竟然金芒紅光交織之下,竟沒有被參加了庚精的眾劍光斬成碎片,反而赤蛟不甘示弱的張牙舞爪,死死在金霞中撕咬撲動,毫不落下風的樣子。

    “萬年火珊瑚!”韓立見此情形,喃喃一聲,目中閃過一絲訝『色』來。

    雖然摻入了庚精的飛劍犀利無比,但在人界自然還有幾種材料,完全可以抵擋它的。這萬年火珊瑚就是其中之一。

    隻是此種材料稀少程度,恐怕比庚精更加難以的尋覓。這位元智僧人的禪杖,竟是此種材料煉製而成,而且看起來比例還不低的樣子。否則絕無法抵擋如此多飛劍齊斬,而安然無恙的。

    韓立心中驚訝,不過他的青竹蜂雲劍可並非完全靠犀利取勝的,當即神念一催,一小部分劍光繼續纏住紅『色』蛟龍,大部分則一個盤旋,從一側一繞而過,化為道道金芒直奔僧人激『射』而去。

    

Snap Time:2018-01-20 21:24:39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