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佛宗高人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佛宗高人

    “老夫粲苦正是執掌本閣之人。其實道友的來意,在下早就通過張掌櫃的傳音符知道了一些。但這不是談話之地,道友跟我到殿中一敘如何?”胖老者一抱肥碩的大手,客氣異常的說道。

    他十根手指上,竟各戴一枚式樣完全不同的指環,有的閃閃發光,光芒刺目,有的則黯然無光,古樸無奇,實在讓人稱奇不已。

    “自然沒有問題。但這位大師,不知如何稱呼?”韓立掃了對方手上指環一眼後,點點頭,但接著目光一轉,落在了粲苦身旁的一名僧人身上,不動聲『色』的問道。

    這僧人身穿淡黃『色』僧袍,眉清目秀,仿若十六七歲的少年,但從其身上散發的可怕靈壓看,卻不知是佛門的哪一位元嬰中期的老怪物。

    “不敢當,貧僧焰竹!”這少年僧人微微一笑,就雙手一合的施了一佛禮。

    “焰竹?”韓立喃喃一聲,腦中卻一點印象沒有。

    不過,這並不奇怪。四大佛宗的高階修士原本就甚少為一般修士所知曉,再加上韓立本就不是大晉之人,不認得一名佛宗長老,也沒有什麼稀奇的。

    但是一旁的胖老者見韓立這幅無動於衷的樣子,目中不禁閃過一絲奇怪,雖然掩飾的很巧妙,但以韓立的謹慎程度,又怎會漏了過去。麵上絲毫異『色』不漏,心中卻一陣的思量。

    難道此僧人是一名名氣極大的佛宗修士,否則這位天機閣閣主怎會這般表情的。

    但是少年僧人卻對韓立的表現無動於衷,隻是但笑不語,一副風輕雲淡的高僧模樣。

    這時,白麵中年人和曹姓修士也終於趕到了殿門處,急忙上前給胖老者見禮。

    但是粲苦吩咐了幾句,就將曹姓修士打發了回去,隻留下了白麵中年人。

    然後在他謙讓下,一行人進入了天機殿之內,在一處明顯是偏殿所在的廳堂中,一行人分主賓的落座下來。當然白麵中年人和那些結丹修士,自然隻能站在兩旁了。

    “聽說韓道友這次來,是打算買下本閣煉製戒子空間的秘術,不知是否真有其事?”粲苦倒也夠直接了當,開門見山的問起了此事來。

    “不錯,韓某的確是為此事來的。”韓立也沒有拐彎抹角的意思,坦然承認道。

    “道友既然想討要此術,多半是自己發現了空間裂縫,想煉製成芥子空間,但又不想讓第二人知道空間的準確位置吧。”胖老者不以為意的輕輕一笑。

    這位天機閣閣主有元嬰中期的修為,再加上身為一方勢力之首,故而在麵對韓立時雖然表現出敬意,但也從容異常,並未有任何的失態。

    “道友倒是將在下來意,一語道破了。”韓立雙目微眯,淡淡的說道。

    “,自從本閣創立出芥子空間後,也並非沒有像道友一般,前來討要煉製之法的。這些道友也和韓兄的來意差不多,都是想將自己發現的空間裂縫,煉製成自的專屬空間,絕不願意讓第二人知道的。而這些人中也有過和道友同階的大修士。”粲苦輕笑的回道。

    “哦,道友可答應了。”韓立真有些好奇了。

    “沒有!雖然這些道友每一個都保證絕不將此法外泄他人的,但本閣若是真的將煉製之法告知了,恐怕這天機屋、天機府等東西早就不是本門獨創之物了。”胖老者直接的說道。

    “道友如此做,想必另有什麼方法解決此事吧。否則就算貴閣不會做此不智之舉。”韓立沉默了一下,才大有深意的說道。

    “韓兄此言極是。區區一個天機閣自然不敢得罪這般多同道。本閣雖然未將煉製之法交出,但是卻另有替代之物,同樣可以滿足這些道友的要求。”胖老者神『色』輕鬆的回道。

    “替代之物?”這一次,韓立真有些愕然了。

    “本閣其實早在許久前就研究出了一套布陣器具,可以產生一種禁製,直接將某空間臨時形成類似芥子空間的所在,其效用雖然不敢說和真正芥子空間完全一樣,但起碼也有七八成的相同。”粲苦竟這般自信的說道。

    “有這等事情。但既然是靠禁製之力,這種芥子空間恐怕缺陷不少吧。”韓立卻眉頭一皺,搖搖頭的說道。

    “缺陷自然是有一些了。但是這些缺陷對於像韓兄這樣的道友來說,卻不算什麼的。”粲苦卻毫不在意的講道。

    “粲兄如此一說。韓某倒真感興趣了。可否細說一下。”韓立神『色』終於有些動容了。

    “其實也沒什麼。這前代閣主,讓幾位陣法宗師聯手根據芥子空間原理,設計出一種芥子法陣,然後將此法陣用布陣器具幾乎完美的複製出來了。隻要不是太大的空間,此布陣器具都可以適用的。至於缺陷也不過兩點而已。既然是布陣器具,又要形成如此大的一片芥子空間,耗費的靈石數量,自然是非同小可,維持一年的費用,大概就要上萬靈石。當然要是空間本身也具有靈脈的話,耗費的靈石倒可以減少一些的。另外,一旦布置下這種布陣器具,這個臨時的戒子空間頂多維持兩三千年時間,到時候布陣器具會失去效用,而整個空間也會自行塌陷下來,再也無法使用了。這兩點不足,前者以道友等身家自然不值一提的,後者的話,隻要道友不打算用來當做家族或宗門的傳承之地使用,年限自然綽綽有餘了。畢竟即使修煉到了化神境界,我等的壽元也不過才兩千餘歲。”粲苦有一絲自得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些話,『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怎麼樣,韓道友對本閣這套布陣器具是否感興趣了。若是有意的話,本閣自會優惠賣給道友一套的”老者笑嘻嘻的盯著韓立,但目光深處一絲狡『色』閃過,似乎算準了韓立一定會答應的。

    但是下一刻,粲苦麵上的笑容就一下凝滯了起來。

    “在下還是打算要芥子空間的煉製之法。”沉『吟』了好久,韓立竟然搖了搖頭。

    這一下,不但雙手束立在附近的白麵中年人臉『色』微微一變,就是一旁始終低首垂眉那位名叫”焰竹“的僧人,也有點意外的抬起頭來,望了韓立一眼。

    “道友如此堅持,看來應該有自己的思量,但總應該給在下一個說的過去的道理吧。”胖老者目光閃動幾下後,隻能長歎了一口氣。放在一側的一隻手掌,卻下意識的敲打著玉製的椅把,非常有規律的樣子。

    韓立將老者此舉動看到眼中,卻視若無睹,口中平靜的說道:

    “很簡單,在下發現的那處空間已經有不穩的跡象,在下可不相信隻靠區區一套布陣器具,還能練空間塌陷也能阻止下來。韓某對煉製之法,勢在必得。”韓立盯著對賣弄的胖老者,不容拒絕的說道。

    聽到韓立此言,粲苦眉頭一皺,顯然韓立的回答也大出他的預料之外,麵上首次『露』出了遲疑之『色』。

    “想要芥子空間煉製之法也行,那就先和老夫切磋一下再說吧。”就在這時,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接著銀光閃動,一道遁光轉眼間從殿外激『射』而進,一個盤旋後,從銀光中顯出一名一身銀袍的老僧出來。

    一見老僧,而原本坐著的粲苦和焰竹二人,慌忙起身相迎。胖老者更是難掩目中的喜『色』。

    “元智大師,你來了!‘

    “參見元智師兄!”

    這二人竟然這般稱呼道。

    韓立卻端坐椅子上沒動,反而用頗感興趣的目光打量起此僧人。

    這僧人雖然不像焰竹那般年少,但看起來也是三十許歲,十分儒雅的模樣。實在無法將他和那蒼老的聲音聯係到一起。

    不過元智這個名字,他還真聽說過的。此僧人似乎是四大佛宗中雷音宗的三大元嬰後期長老之一。

    和其他佛門大修士不同,這位在大晉聲名甚大,而且同時擔任著佛門極為稀少的金剛護法職位。對道儒兩門,似乎不太對眼的樣子。至於其他的,他就所知不多了

    “原來是雷音宗的元智大師,沒想到大師原來就是天機閣的客卿長老,韓某真是失敬了。“打量了銀袍僧人半晌,韓立才似笑非笑的坐在椅子上一抱拳,施了一禮。

    “不知韓道友是出自哪家宗門,貧僧以前似乎從未聽說過道友的樣子。”見韓立這般大大咧咧的樣子,銀袍僧人雙目精光一閃,毫不客氣的直接問道。

    “元智大師不認得韓某並不奇怪,在下也是第一次見到雷音宗的高僧!”韓立嘿嘿一笑,懶洋洋的樣子。

    “元智師兄,你可能是第一次見到韓施主,但是韓道友的名聲,你絕對不是第一次聽到的。”一位麵若少年的焰竹,卻突然輕輕一笑,大出其他人預料的這般說道。

    韓立臉『色』微變,頓時轉首盯向了此人。

    粲苦聞言則一怔,但隨即『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來。

    “哦,焰竹師弟這話是何意思?”銀袍僧人也有些意外了。

    

Snap Time:2018-07-16 22:53:14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