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意外來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意外來客

    “是誰?”黑臉修士一聽這話,大吃一驚,不加思索的張口,先噴出了一道白光護住了全身,接著兩手一掐訣,原本分列兩旁的傀儡武士,立刻雙目靈光閃動的紛紛騰空而起。

    “且慢,曹兄這是韓前輩,千萬不要放肆。”那名白麵中年人聽聞陌生男子的話語,卻麵『色』一下更白了幾分,再一看黑臉武將這般舉動,卻馬上麵帶焦慮的大聲製止道。

    “韓前輩?”黑臉武將一聽這話,卻有些糊塗了。

    但既然連眼前和自己修為相近的中年人都這般小心的樣子,說明對方肯定不是一位普通的元嬰修士了。否則二人又身處芥子空間禁製之內,足可和元嬰初期修士一戰了。

    難道來人是一名中期的元嬰老怪。這可不是他和一些機關傀儡就能抗衡的。

    心中如此想道,這位曹姓修士神念一動,那些原本已經騰空的傀儡落回到了遠處,又一動不動了。

    “算你見機早。如此一來,我倒不好再以大欺小了。”男子似乎哼了一聲,話語聲再此傳來。

    隨即二人頭頂上空青光一閃,一名身穿青衫的年輕男子,雙手抱臂的浮現在了哪,瞅向二人的目光冰冷異常。

    黑臉武將驚疑的用神念一掃對方身體,心中激靈的打了個寒顫,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恐懼之『色』。

    對方絲毫沒有隱瞞修為,竟然是一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

    可大晉什麼時候新出現這麼一位姓韓的大修士,他怎麼一點風聲都未聽到的。

    一想到,自己剛才差點命令傀儡攻擊眼前之人,曹姓修士背後寒氣直冒,急忙衝高空躬身深施一禮:

    “晚輩剛才不知道是前輩到此,有冒犯之處,還望前輩海涵!”

    空中的年輕人聽了這話,麵無表情的沒有回答什麼,卻抬首望向不遠處的空中宮殿,目中現出一絲訝『色』來。

    如此一來,下方的黑臉修士雖然滿頭大汗起來,但也不敢輕易起身,生怕犯了這位前輩高人的忌諱,給自己招惹殺身大禍。畢竟以某些元嬰老怪的古怪脾氣,這種事情完全可能發生的。他可不想就這般隕落的不明不白。

    幸虧這時,一旁的白麵中年人終於出言替他解圍了。

    “韓前輩,你不是說給晚輩數月時間和閣主稟告此事嗎,怎麼一路跟晚輩到了此地。“中年人麵『露』一絲苦笑後,也衝空中男子施禮道。

    “沒什麼。我時間有限,可沒時間空等下去。不如親自和你們閣主談上一二了。這大概就是傳聞中的天機殿了。聽說此殿也是身處芥子空間內,而且還是一處非常罕見的遊離空間,每數年就會自行改換入口位置,平常人可根本無緣得見的。現在一看,倒也沒讓韓某失望。你也起來吧!既然是此地守衛,剛才的一切,我自不會放在心上的。但是韓某想見一下貴閣主,你給我帶路吧。”青年最後一句話,卻是衝那黑臉修士淡淡說道,話語中充滿了不容置疑。

    曹偉峰聽到前邊的話語,原本剛放下的心頓時又咯一下,不禁為難的瞅了一旁的中年人一眼。

    說實話,到現在他可還未搞清楚這位大修士的來意,倒底是敵是友的!

    白麵中年人聽了這話,嘴角抽搐一下,猶豫了一會兒後,還是衝黑臉修士微點了下頭。

    曹姓修士頓時不再遲疑,口中急忙答應道:

    “前輩有命,晚輩自然不敢不從,不過閣主現在正召見一名貴賓,讓晚輩先通稟一下,就帶前輩過去如何?”

    “有貴客?”青年微微一怔,目中閃過一絲意外,但還是麵無表情的點點頭。

    黑臉修士心中大喜,急忙抬手從儲物袋中掏出一枚傳音符,低聲匆促的對符籙說了幾聲後,就揚手將其放了出去,化為一道火光奔空中宮殿而去。

    然後他就衝空中青年賠笑一下後,主動走入玉門內,踏上那一層層的空中玉階,在前邊帶路起來。

    白麵中年人緊走了兩步,也跟了過去。

    這二人都是徒步而行,竟然未在玉階上直接駕馭遁光而行。

    “禁空禁製!”

    青年見到此幕,眉頭一皺,但隨即嘴角卻泛起一絲冷笑。,周身青光一動,直接從空中飄向前方,竟似乎絲毫不受影響的樣子。

    下方兩人見到此幕,自然心中苦笑不已。

    附近的禁製固然厲害,元嬰以下修士全都無法離地三尺的,但是對一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了,也隻能故作不知的繼續在前而行。

    空中的青年似乎也願過於得罪此處主人,並沒有直接遁向大殿,就跟在二人後麵,不急不慢的緩緩飛行。

    這名年輕男子,自然是從大晉遠赴而來的韓立了。

    他雖然修為大進,也足足花了半年時間菜通過了慕蘭草原,來到的大晉。

    說起來這一次經過大草原時,他並未遇到什麼麻煩,竟然順利之極的直接通過了。

    這倒讓韓立有些意外了。

    原本他心中還抱有幾分,好好教訓一下突兀族仙師的打算,畢竟當年他差點被這些突兀族修士追殺的小命不保。

    但是他一路飛行而過時,除了一些低階的仙師外,竟然連結丹以上的突兀族修士,都未見到一個。

    這讓他有些驚訝了。

    後來略一打聽才知道,在百多年前不知什麼原因,天瀾聖女和大仙師聯手發出命令,召集所有的高階仙師都匯聚在各處的天瀾聖殿中集中閉關苦修,沒有聖殿命令,不得輕易外出的。似乎是想通過這次的命令,讓突兀族修仙界的力量強行提升一個階梯。

    韓立弄清楚後,自然有些遺憾了,不過既然沒有遇上,他倒也不會專門殺到天瀾聖殿去。

    畢竟突兀族的實力也非同小可,殺到天瀾聖殿就並非突兀族哪一名修士和他有仇的問題,牽扯甚大。這可和在天星城被他滅殺的那位星宮長老之間的私仇不同,他對突兀族的整體勢力,還是有幾分忌憚的。

    於是心中細思量了一番,韓立還是放棄找突兀族人麻煩的想法,一路無事的走出了大草原,進入了大晉境內。

    因為芥子的空間事情,相比其餘兩件來說,最簡單耗時也最短,他自然先處理這事了。

    他找到大晉某州府境內一座有名的坊市,直接找到了天機閣的某處分號頭上。並對負責此分號的這名白麵中年人提出了要買芥子空間煉製之法的事情。

    若是一名普通的元嬰修士說出這般話來,那負責分號的中年人絕對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絕掉。

    但是麵對沒有掩飾大修士修為的韓立,這位結丹後期的掌櫃心驚之下,自然不敢如此做的。隻能賠笑的連連的解釋。

    說這種芥子空間秘術的事情,他根本無法做主,也沒有資格知道煉製之法,必須親自請示一下閣主才可。而且因為事關重大,光是依靠傳音符傳訊此事恐怕也不行,他必須返回總殿親自跑上一趟。讓韓立等侯兩三月的時間。

    韓立聽了此話,覺得也有些道理,也就答應了下來。

    不過他可不會真在原地靜等如此長時間,幹脆施展秘術直接跟蹤中年人,來到了此地。

    據他所知,天機閣雖然隻是一家商號,但實際上和正魔十宗的數家暗中都有些瓜葛,並且也有一名元嬰後期大修士擔任此閣的客卿大長老。至於此人倒底是哪家宗門的修士,知道的人卻少之又少,神秘異常的。

    對韓立來說,這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隻要這位客卿大長老不是陰羅宗的那位宗主,就算是天魔宗和太一門的長老,和他也毫無幹係的。

    他這次來,雖然存了以勢壓人的念頭,倒也不會真的白白討要此秘術。早就準備大量的靈石和一些珍稀財材料。

    如此一來,對方想來也不至於為了一個雞肋的秘術,真願意得罪一名大修士的。

    似乎韓立的所料沒錯,他們幾人才走到懸浮玉階的一半時,突然從那座空中大殿中傳來了一聲接一聲的迎賓鍾響。

    隨即殿門處光化一閃,十幾道遁光從麵激『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就分別現出了一名名修士的身形,分列在了大殿入口處的兩側,竟然不受禁空禁製限製的樣子。

    而在這些人的中間,並肩走出來二人,居高臨下的瞅向韓立等人。

    韓立眉頭一皺,但馬上神『色』如常,身形忽然在空中大步一邁,竟然一下憑空挪移了十餘丈之遠,隻是接連幾步,人就詭異的一下出現在了大殿的殿門處,正好和中間的二人麵麵相對。

    兩側的修士見此,自然一陣『騷』動,有些人甚至麵『露』驚慌,將手按在腰間儲物袋上。

    “不得無禮!你們先下去吧。這位是韓道友吧。”中間兩人站在左側的一名胖乎乎老者,忽然開口斥了兩旁的修士幾句,然後展顏一笑的問了韓立一句。

    “閣下就是天機閣的閣主?”韓立仔細打量了老者幾眼,同樣淡淡的問道。

    

Snap Time:2018-07-16 18:30:27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