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星宮之戰(八)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星宮之戰(八)

    韓立聽到淩玉靈此言,用神念在那獸車上又掃了兩眼,點點頭並未再說什麼 。

    下邊四人全都登上了此車,駕馭獸車的是一名身高兩丈的光頭巨人,雖然隻有築基期的樣子,但上身赤『裸』,胳膊上肌肉仿佛精鋼鑄成一般,煞氣『逼』人。

    大漢手中一隻白『色』鞭子迎空一揮,頓時一聲刺耳的尖鳴破空而出。

    那幾隻原本懶洋洋趴在石殿前的綠蛟,馬上一個機靈的翻身而起,搖頭擺尾之下,獸車呼嘯一聲,化為一團白光騰空而起,遁速之快竟然不下於元嬰初期修士。

    一刻鍾後,韓立等人就出現在了天星城的某座城門上。

    這時巨島上空的風火之力從四麵八方的不停轟擊著淡藍『色』光幕。

    即使身處光幕保護之下,那轟隆隆不斷的悶雷聲,仍讓城中居住的凡人和低階散修均都心驚膽顫之極。

    畢竟誰都知道,光幕雖然看起來仍然凝厚異常的樣子,但是如此持續下去話,被外邊大陣的風火之力攻破,隻是遲早的問題。

    這時站來在城門偏僻一角的韓立,島外之處眺望著。

    光幕外的情形沒有什麼好看的,一切都和他進來之時差不多,入目之處全是青紅二『色』。即使以他的神通,也無法在麵看出太遠的。

    他再淡淡望了一眼城下處,隻見在緊挨城門的隱蔽地方,已經聚集了多達兩千的低階修士,人人盤膝坐在地上,或閉目調息,火擦法器和整理符籙,全都在做最後的準備。

    而趙姓老者和紫袍大漢也紛紛走出了車子,正在和其餘幾名長老麵『色』凝重的商量著什麼。

    “韓兄,妾身有件事想要求你,不知道友能否答應!”背後腳步聲響起,但尚未等韓立回首,一個悅耳聲音就先傳了過來。

    “什麼事情?”韓立轉身過去,臉上絲毫驚訝未有。

    背後正是身穿一身淡綠宮裝的淩玉靈,此刻她玉容陰晴不定,黛眉緊皺,似乎下了極大決心才說出剛才的話淶。

    “接下來一戰,是決定我星宮生死的一戰,但說實話逆星盟這些年著實招攬了一些以前不出世的苦修之士。即使有韓兄相助,能取勝的希望也不過五五之數而已。若是此戰能勝,自然一切好說,無需勞煩道友什麼。但是萬一出現大敗的情形,我希望道友一旦脫身後,能將玉簡中所記地址中的這幾人帶離星海,稍加照顧一二。”淩玉靈貝齒輕咬,玉手一翻,手心中多出一塊淡藍『色』玉簡,期盼的對韓立講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韓立眉頭同樣一皺。

    “沒什麼,這幾人都是和我有至親淵源之人。雖然我自信幾乎沒有什麼人知道他們和我的關係。但一旦真的大敗,逆星盟想斬草除根的話,此事就不好說了。還不如讓道友將他們送走的好。道友不是星海本地的修士,肯定有辦法做到此事的。”淩玉靈竟然完全一副托孤的語氣。

    韓立盯著此女,有些無語了。

    不過他這般不言語一聲的樣子,卻讓此女有些誤會了。輕笑之下,此女又說道:

    “當然,妾身自然不會白讓道友去做這種事情的。我記得家父當年和道友可訂下三次出手的條件。現在道友幫我出手對付萬天明,已算履行過一次了。眼下隻要道友若是肯答應此事,不管此戰勝負如何,是否真的需要道友去做此事。我都算道友履行過另外一次,這個條件如何?”

    “淩道友,你考慮清楚了。我答應令尊以後會在你『性』命危險時,會救助你三次,你如此輕易的浪費掉一次機會,這恐怕和雙聖本意不太一樣吧。”韓立默然了一會兒,目光奇閃的說道。

    “我自然知道此事!但我既然已經成了星宮之主,此戰若真的大敗,星宮萬年傳承也就因此斷掉,剩下兩次救命機會又有何用的。不如先將我這些至親保住了。至於我本身就有元嬰中期修為,一般情況下足以自保的。”此女微歎了一聲。

    韓立看著此女變得楚楚可憐的神情,好一會兒後,才麵無表情的吐道:

    “行,既然淩道友都如此說了。我可以接受此交易。若是此番你們戰敗,我自會帶他們離開星海的。”

    “有韓兄這話,玉靈就再無後顧之憂了。想必以道友大修士修為,就算此戰不利,全身而退卻是輕而易舉的。”淩玉靈臉上嬌容綻放,頓時盡顯嬌媚之『色』。

    韓立卻淡淡一笑後,一扭首重新望向城外之處。

    而淩玉靈此女得了承諾,也識趣的不再打攪韓立,自行的悄然退下了。

    數個時辰後,通過傳音符的傳信,確定所有人都已準備完畢後,天星城城門一起大開,數萬名修士從幾座城門中一湧而出,飛快的遁出淡藍『色』光幕,紛紛沒入風火之力形成的青紅光霞內,不見了蹤影。

    星宮如此大動靜,自然被守護在風火天絕陣中的逆星盟修士瞬間發現。

    逆星盟一方,馬上派出了大批修士前去迎戰,同時留守之人則馬上催動起整座大陣,將法陣威力徹底激發起來。

    雖然此法陣對結丹以上修士沒有多大影響,但對築基期修士來說,卻仍能造成巨大殺傷的。

    故而法陣方一被各處風火巨柱催動起來後,原本緩緩飄動的青紅光霞,一下激烈翻滾開來,一團團青紅『色』光球開始凝聚形成,然後又自行的爆裂開來。

    大陣中,一時間靈光閃動,到處都是轟隆聲不斷的爆裂之聲。

    若是普通的築基期修士,沒有任何準備的走進此法陣中,恐怕立刻就會被風火之力一下吞噬掉了。

    但是此次大戰,星宮一方也精心準備多時。幾乎每一名修身身上,在法陣威力盡現的時候,顏『色』各異光罩在他們身上浮現而出,竟然低檔下了風火之力的此番攻擊,並未真的殺傷多少星宮的低階修士。

    就在這時,從各處巨柱附近出擊的逆星盟修士也迎頭碰到了星宮之人,兩者間立刻在大陣中廝殺了起來,喊殺聲大起。

    幾乎同一時刻,在大陣邊緣的某處,一根三百丈高、粗若小山的風火柱頂部,有數名修士站在其上,正兩眼微眯的朝遠處眺望著。

    為首的是一名紫袍玉帶,方臉濃眉的中年人,雙手倒背,正是當年韓立在虛天殿見過數麵的萬天明其人,隻是此刻的他,神態遠比從前沉穩的多。

    而在他身後不遠處,還站著一名麵皮泛青的老者,和一名身穿大紅大綠服飾的老嫗。

    這兩人同樣朝法陣中望去,臉上神『色』都有些凝重。

    “看來這一次,星宮真的全體出動了。也虧他們舍得一次動用如此多中階符籙,恐怕僅此一項,就足以讓一個普通宗門傾家『蕩』產了。”那麵皮泛青的老者喃喃的說道。此人就是當初韓立闖陣時,倉皇而逃的那名隆姓修士。

    “對方如此做,也是孤注一擲罷了。大概和當日闖進星城的那人有關吧!”萬天明倒是神『色』如常,緩緩的說道。

    “我看是狗急跳牆才是!不過,隆道友!那名擊殺了驊道友的修士真如此厲害,你們二人聯手之下,還被對方瞬間滅殺一人。”老嫗目中隱有綠光閃動,忽然開口衝那老者問道。她竟是一名元嬰中期修士。

    一聽老嫗提起了韓立,隆姓老者臉『色』有些發青了,『摸』了『摸』重新用秘術移接的新手臂,好一會兒才苦笑的回道:

    “豈止是厲害可以形容的。驊道友一身神通也算不弱,卻根本未在那人手中支撐片刻工夫。若不是我見機快,早一步施展秘術遠遁掉,恐怕同樣無法站在這了。這人絕對不僅是元嬰中期修士,十有八九是一名後期大修士的。”

    “後大修士,我看隆道友驚嚇過度,有些糊塗了。如今的內海除了萬道友外,哪還有其他的後期修士。否則星宮早就求上門去了,還至於這般長時間,被本盟壓著慢慢蠶食掉。”老嫗麵上『露』出一絲譏諷,不客氣的說道。

    隆姓老者聞言,臉『色』自然一下難看異常。

    “這倒不一定的。其實看過隆道友給我們複製的那人圖像,我就覺得的有些眼熟,再經過這幾日的細想後,我想已經知道此人是誰了。其實這人秋『婦』人也應該知道的。”萬天明微微一笑,竟然這般說道。

    “哦,萬兄可否詳細說明一下。”那名老嫗聞言,驚訝了起來。

    “當年邱道友可還記得,數百年前虛天鼎出世的消息?以及本盟曾經發出絞殺令,追殺一名韓立修士的事情?”萬天明悠悠的說道。

    “虛天鼎?韓立?難道闖陣的修士是此人?咦,的確兩人很像的樣子。但這不可能吧。那人昔年隻是一名結丹修士!”老嫗倒也反應夠快,隻是略一思量,就有些恍然了,但卻一個勁兒的搖頭,臉上滿是難信的表情。

    “不必覺得奇怪。百餘年前,天星雙聖未隕落的時候,我就得到密報。這位韓立就以元嬰修士身份,出現在黃沙門附近,後來這人通過星宮傳送陣,去了外海一趟。而就是在此期間,星宮的兩個老家夥似乎拉攏過此人,但未果的樣子。另外我還懷疑,本盟的妙鶴等元嬰長老的詭異失蹤,恐怕和他也大有關係的。”萬天明頭也不回的望向大陣,口中不慌不忙的說道。

    

Snap Time:2018-08-19 06:10:43  ExecTime:0.253